南梁随笔名篇,古文观止

来源:http://www.aviodelta.com 作者: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人气:79 发布时间:2019-06-08
摘要:〔清〕汪琬 传是楼记 昆山徐健庵(1)先生筑楼于所居之后,凡七楹。间命工斲木为橱,贮书若干万卷,区为经史子集四种。经则传注义疏之书附焉;史则日录、家乘、山经、野史之书

  〔清〕汪琬

  传是楼记

  昆山徐健庵(1)先生筑楼于所居之后,凡七楹。间命工斲木为橱,贮书若干万卷,区为经史子集四种。经则传注义疏之书附焉;史则日录、家乘、山经、野史之书附焉;子则附以卜筮、医药之书;集则附以乐府、诗余之书。凡为橱者七十有二,部居类汇,各以其次,素标缃帙(2),启钥灿然。于是先生召诸子登斯楼而诏之曰:“吾何以传女曹(3)哉?吾徐先世故以清白起家,吾耳目濡染旧矣。盖尝慨夫为人之父祖者,每欲传其土田货财,而子孙未必能世富也;欲传其金玉珍玩、鼎彝尊斝之物,而又未必能世宝也;欲传其园池台榭、舞歌舆马之具,而又未必能世享其娱乐也。吾方以此为鉴,然则吾何以传女曹哉?”因指书而欣然笑曰:“所传者惟是矣!”遂名其楼为“传是”,而问记于琬。琬衰病不及为,则先生屡书督之,最后复于先生曰:

图片 1

千金存万册,闻道有坚守。

南梁随笔名篇,古文观止。  昆山徐健菴先生,筑楼于所居之后,凡七楹。间命工木为橱,贮书若干万卷,区为经史子集四种,经则传注义疏之书附焉,史则日录家乘山经野史之书附焉,子则附以卜筮医药之书,集则附以乐府诗余之书,凡为橱者七十有二,部居类汇,各以其次,素标缃帙,启钥灿然。于是先生召诸子登斯楼而诏之曰:“吾何以传女曹哉?吾徐先世,故以清白起家,吾耳目濡染旧矣。盖尝慨夫为人之父祖者,每欲传其土田货财,而子孙未必能世富也;欲传其金玉珍玩、鼎彝尊斝之物,而又未必能世宝也;欲传其园池台榭、舞歌舆马之具,而又未必能世享其娱乐也。吾方以此为鉴。然则吾何以传女曹哉?”因指书而欣然笑曰:“所传者惟是矣!”遂名其楼为“传是”,而问记于琬。琬衰病不及为,则先生屡书督之,最后复于先生曰:

  〔清〕汪琬

  甚矣,书之多厄也。由汉氏以来,人主往往重官赏以购之,其下名公贵卿,又往往厚金帛以易之,或亲操翰墨,及分命笔吏以缮录之,然且裒聚未几而辄至于散佚,以是知藏书之难也。琬顾谓藏之之难不若守之之难,守之之难不若读之之难,尤不若躬体而心得之之难。是故藏而勿守,犹勿藏也;守而弗读,犹勿守也。夫既已读之矣,而或口与躬违,心与迹忤,采其华而忘其实,是则呻占记诵之学所为哗众而窃名者也,与弗读奚以异哉!

作品简介《传是楼记》为清初散文家汪琬(1624~1691)为藏书家徐乾学的藏书楼写的一篇记叙文,出自《尧峰文钞》。文中首先简要的介绍了藏书楼的情况,然后着重叙述藏书的意义,然后赞扬了徐乾学能运用从书中得到的知识来行事处世。文章说理严密自然,层层深入,语言简练确切。

书阁五百年,草木也风流。

  甚矣,书之多厄也!由汉氏以来,人主往往重官赏以购之,其下名公贵卿,又往往厚金帛以易之,或亲操翰墨,及分命笔吏以缮录之。然且裒聚未几,而辄至于散佚,以是知藏书之难也。琬顾谓藏之之难不若守之之难,守之之难不若读之之难,尤不若躬体而心得之之难。是故藏而勿守,犹勿藏也;守而弗读,犹勿守也。夫既已读之矣,而或口与躬违,心与迹忤,采其华而忘其实,是则呻佔记诵之学所为哗众而窃名者也,与弗读奚以异哉!

  【原文】

  古之善读书者,始乎博,终乎约。博之而非夸多斗靡也,约之而非保残安陋也。善读书者,根柢于性命而究极于事功(4)。沿流以溯源,无不探也;明体以适用,无不达也。尊所闻,行所知,非善读书者而能如是乎?

图片 2

                 ——《题天一阁》

  古之善读书者,始乎博,终乎约,博之而非夸多斗靡也,约之而非保残安陋也。善读书者根柢于性命而究极于事功:沿流以溯源,无不探也;明体以适用,无不达也。尊所闻,行所知,非善读书者而能如是乎!

  昆山徐健菴先生,筑楼于所居之后,凡七楹。间命工木为橱,贮书若干万卷,区为经史子集四种,经则传注义疏之书附焉,史则日录家乘山经野史之书附焉,子则附以卜筮医药之书,集则附以乐府诗余之书,凡为橱者七十有二,部居类汇,各以其次,素标缃帙,启钥灿然。于是先生召诸子登斯楼而诏之曰:“吾何以传女曹哉?吾徐先世,故以清白起家,吾耳目濡染旧矣。盖尝慨夫为人之父祖者,每欲传其土田货财,而子孙未必能世富也;欲传其金玉珍玩、鼎彝尊斝之物,而又未必能世宝也;欲传其园池台榭、舞歌舆马之具,而又未必能世享其娱乐也。吾方以此为鉴。然则吾何以传女曹哉?”因指书而欣然笑曰:“所传者惟是矣!”遂名其楼为“传是”,而问记于琬。琬衰病不及为,则先生屡书督之,最后复于先生曰:

  健庵先生既出其所得于书者,上为天子之所器重,次为中朝士大夫之所矜式,藉是以润色大业,对扬休命(5)有馀矣。而又推之以训敕其子姓,俾后先跻巍科,取[月无]仕(6),翕然有名于当世。琬然后喟焉太息,以为读书之益弘矣哉!循是道也,虽传诸子孙世世,何不可之有? 若琬则无以与于此矣。居平质驽才下,患于有书而不能读;延及暮年,则又跧伏(7)穷山僻壤之中,耳目固陋,旧学消亡,盖本不足以记斯楼。不得已勉承先生之命,姑为一言复之。先生亦恕其老悖否耶?

作品原文

图片 3

  今健菴先生既出其所得于书者,上为天子之所器重,次为中朝士大夫之所矜式,藉是以润色大业,对扬休命,有余矣,而又推之以训敕其子姓,俾后先跻巍科,取仕,翕然有名于当世,琬然后喟焉太息,以为读书之益弘矣哉!循是道也,虽传诸子孙世世,何不可之有?

  甚矣,书之多厄也!由汉氏以来,人主往往重官赏以购之,其下名公贵卿,又往往厚金帛以易之,或亲操翰墨,及分命笔吏以缮录之。然且裒聚未几,而辄至于散佚,以是知藏书之难也。琬顾谓藏之之难不若守之之难,守之之难不若读之之难,尤不若躬体而心得之之难。是故藏而勿守,犹勿藏也;守而弗读,犹勿守也。夫既已读之矣,而或口与躬违,心与迹忤,采其华而忘其实,是则呻佔记诵之学所为哗众而窃名者也,与弗读奚以异哉!

  注释:


天一阁西大门

  若琬则无以与于此矣。居平质驽才下,患于有书而不能读。延及暮年,则又跧伏穷山僻壤之中,耳目固陋,旧学消亡,盖本不足以记斯楼。不得已勉承先生之命,姑为一言复之,先生亦恕其老誖否耶?

  古之善读书者,始乎博,终乎约,博之而非夸多斗靡也,约之而非保残安陋也。善读书者根柢于性命而究极于事功:沿流以溯源,无不探也;明体以适用,无不达也。尊所闻,行所知,非善读书者而能如是乎!

  (1) 徐健庵:名乾学,字原一,号健庵,昆山(今属江苏)人,顾炎武甥。康熙九年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曾充《明史》总裁官,兼总纂《大清一统志》、《清会典》。藏书甚多,有《传是楼书目》。(2) 素标缃帙:白色的标签,浅黄的函套。(3) 女曹:汝等。女,即“汝”。(4) 性命:中国古代哲学概念。《易乾》:“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意为大自然的运行变化(迎来冬天),万物各自静定精神,保全太和元气,以利于守持正固(等待来年生长)。-用黄寿祺、张善文《周易译注》译文。“性命”,尚秉和《周易尚氏学》释为“精神”。事功:事业和功绩。(5) 对扬休命:对扬,对答和颂扬。休命,美善的命令。《尚书说命下》:“敢对扬天子之休命。”(6) [月无](wǔ)仕:高官厚禄。《诗小雅节南山》:“琐琐姻亚,则无[月无]仕。”毛传:“[月无],厚也。”(7)跧(quán全)伏:蜷伏,此指隐居。

传是楼记

去天一阁,是因为《藏书之家》。

南梁随笔名篇,古文观止。  ——选自《四部丛刊》本《尧峰文钞》  

  今健菴先生既出其所得于书者,上为天子之所器重,次为中朝士大夫之所矜式,藉是以润色大业,对扬休命,有余矣,而又推之以训敕其子姓,俾后先跻巍科,取仕,翕然有名于当世,琬然后喟焉太息,以为读书之益弘矣哉!循是道也,虽传诸子孙世世,何不可之有?

  译文:


一天同事给了两张戏票,是浙江小百花的越剧《藏书之家》。下了班,我便和琼乐颠颠地去了东艺。戏票的位子很不错,中间第一排边上。说实话,看戏就要坐前排,才会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昆山徐健家电先生,在他的住宅后面造了一幢楼房,共有七间,同时命工匠砍削木材,起造大橱,贮书若干万卷,区分为经史子集四部,经部中附以经传义疏等方面的书,史部中附以日录、家乘、山经、野史等方面的书,子部中附以卜筮、医药等方面的书,集部中附以乐府、诗余等方面的书,共有七十二个橱,按照部类置放,都有一定秩序,白色的标签,浅黄的封套,打开橱门,灿然在目。于是先生召集儿孙,登楼而教训他们说:“我用什么东西来传给你们呢?我们徐家先世,本来就身家清白,以读书应试起家,我耳濡目染已很久了。我曾感慨那些做父祖辈的,有的想把土地家产传下去,而子孙不一定能世世代代富下去;有的想把金玉珍玩、鼎彝尊斝之类的宝贵文物传下去,而子孙又不一定能够世世宝爱这些东西;有的想把园池台榭、舞歌车马之类传下去,而子孙后代又不一定能世世享受这些娱乐。我正把这些事例看作鉴戒。那么我拿什么东西来传给你们呢?”这时他指着书高兴地笑着说:“我传给你们的,就是这些了!”于是就以“传是”两字作为楼名,而要我作一篇记。我体衰多病,不能一下子写出来,先生多次写信催促,最后我只得用下面这些话来回复先生。

  若琬则无以与于此矣。居平质驽才下,患于有书而不能读。延及暮年,则又跧伏穷山僻壤之中,耳目固陋,旧学消亡,盖本不足以记斯楼。不得已勉承先生之命,姑为一言复之,先生亦恕其老誖否耶?

  昆山徐健庵先生,在他的住宅后面造了一幢楼房,共有七间,同时命工匠砍削木材,起造大橱,贮书若干万卷,区分为经史子集四部,经部中附以经传义疏等方面的书,史部中附以日录、家乘、山经、野史等方面的书,子部中附以卜筮、医药等方面的书,集部中附以乐府、诗余等方面的书,共有七十二个橱,按照部类置放,都有一定秩序,白色的标签,浅黄的封套,打开橱门,灿然在目。于是先生召集儿孙,登楼而教训他们说:“我用什么东西来传给你们呢?我们徐家先世,本来就身家清白,以读书应试起家,我耳濡目染已很久了。我曾感慨那些做父祖辈的,有的想把土地家产传下去,而子孙不一定能世世代代富下去;有的想把金玉珍玩、鼎彝尊斝之类的宝贵文物传下去,而子孙又不一定能够世世宝爱这些东西;有的想把园池台榭、舞歌车马之类传下去,而子孙后代又不一定能世世享受这些娱乐。我正把这些事例看作鉴戒。那么我拿什么东西来传给你们呢?”这时他指着书高兴地笑着说:“我传给你们的,就是这些了!”于是就以“传是”两字作为楼名,而要我作一篇记。我体衰多病,不能一下子写出来,先生多次写信催促,最后我只得用下面这些话来回复先生。

昆山徐健菴[ān]先生,筑楼于所居之后,凡七楹。间命工斫木为橱,贮书若干万卷,区为经史子集四种。经则传注义疏之书附焉,史则日录、家乘、山经、野史之书附焉,子则附以卜筮、医药之书,集则附以乐府诗余之书。凡为橱者七十有二,部居类汇,各以其次,素标缃[xiāng](1)帙(2),启钥灿然。于是先生召诸子登斯楼而诏之曰:“吾何以传女曹哉?吾徐先世,故以清白起家,吾耳目濡染旧矣。盖尝慨夫为人之父祖者,每欲传其土田货财,而子孙未必能世富也;欲传其金玉珍玩、鼎彝尊斝(3)之物,而又未必能世宝也;欲传其园池台榭、舞歌舆马之具,而又未必能世享其娱乐也。吾方以此为鉴。然则吾何以传女曹哉?”因指书而欣然笑曰:“所传者惟是矣!”遂名其楼为“传是”,而问记于琬。琬衰病不及为,则先生屡书督之,最后复于先生曰:

本是抱着随意欣赏的态度去的,不想却被震撼其中。看了这么多年越剧,《藏书之家》是文化含量最高的一出,没有之一。戏后特意查了该剧的编剧:王旭烽,杭州女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

  书遇到的灾难太厉害了!从汉代以来,皇帝常常用官家的丰厚赏金去买书,皇帝以下,名公贵卿又常常用许多钱物去换书,有的亲自动笔,有的雇请抄手,加以誉录。但是聚集不久,就常常遭故散失,由此可知藏书之难了。不过,我以为藏书之难还比不上守书之难,守书之难又比不上读书之难,更比不上亲身去实行了而有所体会之难。所以藏书而不能守,同不藏书没有什么两样;守住了而不能读,同守不住没有什么两样。虽然已经读了,而如果嘴上是一套,实行的又是另一套,心中想的和实际做的不一致,采了它的花而忘记了它的果实,那么就是用记诵之学来骗骗众人而欺世盗名的人了,同不读书又有什么不同呢?

  ——选自《四部丛刊》本《尧峰文钞》

  书遇到的灾难太厉害了!从汉代以来,皇帝常常用官家的丰厚赏金去买书,皇帝以下,名公贵卿又常常用许多钱物去换书,有的亲自动笔,有的雇请抄手,加以誉录。但是聚集不久,就常常遭故散失,由此可知藏书之难了。不过,我以为藏书之难还比不上守书之难,守书之难又比不上读书之难,更比不上亲身去实行了而有所体会之难。所以藏书而不能守,同不藏书没有什么两样;守住了而不能读,同守不住没有什么两样。虽然已经读了,而如果嘴上是一套,实行的又是另一套,心中想的和实际做的不一致,采了它的花而忘记了它的果实,那么就是用记诵之学来骗骗众人而欺世盗名的人了,同不读书又有什么不同呢?


于是,便和琼在一个春日巴巴跑去了天一阁。

  古代善于读书的人,开始时博览,到最后就专攻,博览群书并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广博,专攻一门也不是抱残守残。善于读书的人以性命之理为基础,而最终则要体现在事业和功绩中:循着流追溯源,没有什么不能弄明白的;明白了道理再去实行,没有不能做到的。尊重所听到的教诲,力行所学到的道理,不是善于读书的人能这样吗?

  【译文】

  古代善于读书的人,开始时博览,到最后就专攻,博览群书并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广博,专攻一门也不是抱残守残。善于读书的人以性命之理为基础,而最终则要体现在事业和功绩中:循着流追溯源,没有什么不能弄明白的;明白了道理再去实行,没有不能做到的。尊重所听到的教诲,力行所学到的道理,不是善于读书的人能这样吗?

甚矣,书之多厄也!由汉氏以来,人主往往重官赏以购之,其下名公贵卿,又往往厚金帛以易之,或亲操翰墨,及分命笔吏以缮录之。然且裒(4)聚未几,而辄至于散佚,以是知藏书之难也。琬顾谓藏之之难不若守之之难,守之之难不若读之之难,尤不若躬体而心得之之难。是故藏而勿守,犹勿藏也;守而弗读,犹勿守也。夫既已读之矣,而或口与躬违,心与迹忤,采其华而忘其实,是则呻占(5)记诵之学所为哗众而窃名者也,与弗读奚以异哉!

天一阁,在宁波市里,月湖之西。我们先在月湖边徜徉拍照,到天一阁,已是下午时分。

  现在健菴先生已经拿出从书中得到的道理,上能得到天子的器重,次能被朝廷士大夫所敬重和取法,借此以为国家大业增添光彩,以报答称扬美善的命令,绰有余裕,再推而广之,用以训敕后辈,使他们能先后跻身巍科,取得高官厚禄,在当世被人一致称道,我只有赞叹不绝,以为读书的好处实在太大了!遵循这条道路,即使传给子子孙孙,还有什么不妥当的呢?

  昆山徐健家电先生,在他的住宅后面造了一幢楼房,共有七间,同时命工匠砍削木材,起造大橱,贮书若干万卷,区分为经史子集四部,经部中附以经传义疏等方面的书,史部中附以日录、家乘、山经、野史等方面的书,子部中附以卜筮、医药等方面的书,集部中附以乐府、诗余等方面的书,共有七十二个橱,按照部类置放,都有一定秩序,白色的标签,浅黄的封套,打开橱门,灿然在目。于是先生召集儿孙,登楼而教训他们说:“我用什么东西来传给你们呢?我们徐家先世,本来就身家清白,以读书应试起家,我耳濡目染已很久了。我曾感慨那些做父祖辈的,有的想把土地家产传下去,而子孙不一定能世世代代富下去;有的想把金玉珍玩、鼎彝尊斝之类的宝贵文物传下去,而子孙又不一定能够世世宝爱这些东西;有的想把园池台榭、舞歌车马之类传下去,而子孙后代又不一定能世世享受这些娱乐。我正把这些事例看作鉴戒。那么我拿什么东西来传给你们呢?”这时他指着书高兴地笑着说:“我传给你们的,就是这些了!”于是就以“传是”两字作为楼名,而要我作一篇记。我体衰多病,不能一下子写出来,先生多次写信催促,最后我只得用下面这些话来回复先生。

  现在健菴先生已经拿出从书中得到的道理,上能得到天子的器重,次能被朝廷士大夫所敬重和取法,借此以为国家大业增添光彩,以报答称扬美善的命令,绰有余裕,再推而广之,用以训敕后辈,使他们能先后跻身巍科,取得高官厚禄,在当世被人一致称道,我只有赞叹不绝,以为读书的好处实在太大了!遵循这条道路,即使传给子子孙孙,还有什么不妥当的呢?


从西南门买票进入,过状元厅、云在楼,豁然处花红柳绿、亭台水榭、曲院回廊,一个典型的江南私家园林展现在眼前。我们看过各个展厅,了解天一阁的历史和创建者的生平,在“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的园子里沉醉流连。参观了司马第、东明草堂和范氏故居,终于来到了天一阁的核心建筑宝书楼前。

  象我这个人就没有资格参预其中了。平时愚笨无才,苦于有书而不能读。现在到了晚年,又只能蜷伏在穷山僻壤之中,孤陋寡闻,过去学到的都已衰退了,本来没有资格来为这座楼作记。不是已勉强应承先生之命,姑且写这些话回复,先生能否原谅我的老谬呢?

  书遇到的灾难太厉害了!从汉代以来,皇帝常常用官家的丰厚赏金去买书,皇帝以下,名公贵卿又常常用许多钱物去换书,有的亲自动笔,有的雇请抄手,加以誉录。但是聚集不久,就常常遭故散失,由此可知藏书之难了。不过,我以为藏书之难还比不上守书之难,守书之难又比不上读书之难,更比不上亲身去实行了而有所体会之难。所以藏书而不能守,同不藏书没有什么两样;守住了而不能读,同守不住没有什么两样。虽然已经读了,而如果嘴上是一套,实行的又是另一套,心中想的和实际做的不一致,采了它的花而忘记了它的果实,那么就是用记诵之学来骗骗众人而欺世盗名的人了,同不读书又有什么不同呢?

  象我这个人就没有资格参预其中了。平时愚笨无才,苦于有书而不能读。现在到了晚年,又只能蜷伏在穷山僻壤之中,孤陋寡闻,过去学到的都已衰退了,本来没有资格来为这座楼作记。不是已勉强应承先生之命,姑且写这些话回复,先生能否原谅我的老谬呢?

古之善读书者,始乎博,终乎约,博之而非夸多斗靡也,约之而非保残安陋也。善读书者根柢于性命而究极于事功:沿流以溯源,无不探也;明体以适用,无不达也。尊所闻,行所知,非善读书者而能如是乎!

硬山重檐的二层建筑,坐北朝南,静谧古朴。白底黑字的“天一阁”匾额高悬门上,门前有柱联云:“人间庋阁足千古,天下藏书此一家。”阁前一池碧水,池边堆山造坡,坡上小亭相对,周遭绿树参天。

  (李伟国)

  古代善于读书的人,开始时博览,到最后就专攻,博览群书并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广博,专攻一门也不是抱残守残。善于读书的人以性命之理为基础,而最终则要体现在事业和功绩中:循着流追溯源,没有什么不能弄明白的;明白了道理再去实行,没有不能做到的。尊重所听到的教诲,力行所学到的道理,不是善于读书的人能这样吗?

  汪琬(1624--1691) 清初散文家。字苕文,号钝庵,长洲(今江苏吴县)人。 顺治进士,曾任刑部郎中、户部主事等职。康熙时举博学鸿词科,授编修。曾结庐太湖尧峰山,人称尧峰先生。论文要求明于辞义,合乎经旨。所著有《钝翁类稿》、《尧峰文钞》等。


明媚的春日,耳边有清脆婉转的鸟鸣。那时宝书楼前恰无其他游人,只有我和琼两个在这一处幽静里心潮澎湃。

  现在健菴先生已经拿出从书中得到的道理,上能得到天子的器重,次能被朝廷士大夫所敬重和取法,借此以为国家大业增添光彩,以报答称扬美善的命令,绰有余裕,再推而广之,用以训敕后辈,使他们能先后跻身巍科,取得高官厚禄,在当世被人一致称道,我只有赞叹不绝,以为读书的好处实在太大了!遵循这条道路,即使传给子子孙孙,还有什么不妥当的呢?

今健菴先生既出其所得于书者,上为天子之所器重,次为中朝士大夫之所矜式,藉是以润色大业,对扬休命,有余矣,而又推之以训敕其子姓,俾后先跻(6)巍科,取宦仕,翕(7)然有名于当世,琬然后喟焉太息,以为读书之益弘矣哉!循是道也,虽传诸子孙世世,何不可之有?

这就是天一阁,百年的藏书楼啊,它依然静静矗立在这江南园林的一隅。范家的子孙们,是怎样地艰辛历尽、薪火相传,才将这楼宇和楼宇里的书保存了四百多年。

  象我这个人就没有资格参预其中了。平时愚笨无才,苦于有书而不能读。现在到了晚年,又只能蜷伏在穷山僻壤之中,孤陋寡闻,过去学到的都已衰退了,本来没有资格来为这座楼作记。不是已勉强应承先生之命,姑且写这些话回复,先生能否原谅我的老谬呢?


“尝叹读书难,藏书难,藏之久而不散,则难之难矣。”是黄宗羲在《天一阁藏书记》里开头的句子,也是这篇记的主旨所在。天一阁近乎文化奇迹的存在背后,是中华文人执着坚守的力量。

  (李伟国)

若琬则无以与于此矣。居平质驽才下,患于有书而不能读。延及暮年,则又跧(8)伏穷山僻壤之中,耳目固陋,旧学消亡,盖本不足以记斯楼。不得已勉承先生之命,姑为一言复之,先生亦恕其老誖(9)否耶?

图片 4


天一阁宝书楼

作品注释(1)浅黄色:~帙(浅黄色书套。借指书卷)。~素(古代书写用。借指书卷)。(2)书画外面包着的布套。(3)彝(yí):古代盛酒的器具,也泛指祭器。斝(jiǎ):古代盛酒的器具。(4)裒póu聚集:~集。~辑。~敛。;减少:~多益寡(减有余以补不足)。(5)呻占(zhān):诵读。(6)跻jī :登,上升:~于世界先进之列。~身。~攀。(7)翕xī :合,聚,和顺:~动。~张(一合一开)。“兄弟既~,和乐且湛。(8)跧quán :古同“蜷”(9)誖bèi :1.违背;乖谬。 2.谬误。 3.昏惑;糊涂。

明代官俸微薄,天一阁的创建人范钦虽官至兵部右侍郎,对于收书藏书的钱财开支依然捉襟见肘。在收集了大量的地方志、进士登科录、政书和时人文集之余,范钦更大量抄书。暮春、晚秋、炎夏、寒冬,我能想见他官事之余,在昏黄的烛火下奋笔疾书的样子。一个深受中华文化教诲濡养,又想把所学传承下去的文人书生,执着于自己的理想。

作品译文

他一本本地收集,一部部地抄录,终于有了颇具规模的藏书,而在保存书籍的问题上又叫人殚精竭虑。

昆山徐健菴先生,在他的住宅后面造了一幢楼房,共有七间,同时命工匠砍削木材,起造大橱,贮书若干万卷,区分为经史子集四部,经部中附以经传义疏等方面的书,史部中附以日录、家乘、山经、野史等方面的书,子部中附以卜筮、医药等方面的书,集部中附以乐府、诗余等方面的书,共有七十二个橱,按照部类置放,都有一定秩序,白色的标签,浅黄的封套,打开橱门,灿然在目。于是先生召集儿孙,登楼而教训他们说:“我用什么东西来传给你们呢?我们徐家先世,本来就身家清白,以读书应试起家,我耳濡目染已很久了。我曾感慨那些做父祖辈的,有的想把土地家产传下去,而子孙不一定能世世代代富下去;有的想把金玉珍玩、鼎彝尊斝之类的宝贵文物传下去,而子孙又不一定能够世世宝爱这些东西;有的想把园池台榭、舞歌车马之类传下去,而子孙后代又不一定能世世享受这些娱乐。我正把这些事例看作鉴戒。那么我拿什么东西来传给你们呢?”这时他指着书高兴地笑着说:“我传给你们的,就是这些了!”于是就以“传是”两字作为楼名,而要我作一篇记。我体衰多病,不能一下子写出来,先生多次写信催促,最后我只得用下面这些话来回复先生:

积攒的银两,换来了一座心仪的藏书楼。而在那个主要以烛火油灯照明的年代,纸制的书籍,木制的书楼,随时都可能因一个意外和闪失灰飞烟灭。例如丰坊的万卷楼和钱谦益的绛云楼,前者由于主人酒醉登楼读书,风吹倒了蜡烛将书楼烧毁;后者因钱氏小女书楼嬉戏,不慎打翻烛火酿成大灾。总之,万卷藏书,珍本古籍,尽付一炬。

书遇到的灾难太厉害了!从汉代以来,皇帝常常用官家的丰厚赏金去买书,皇帝以下,名公贵卿又常常用许多钱物去换书,有的亲自动笔,有的雇请抄手,加以誊录。但是聚集不久,就常常遭故散失,由此可知藏书之难了。不过,我以为藏书之难还比不上守书之难,守书之难又比不上读书之难,更比不上亲身去实行了而有所体会之难。所以藏书而不能守,同不藏书没有什么两样;守住了而不能读,同守不住没有什么两样。虽然已经读了,而如果嘴上是一套,实行的又是另一套,心中想的和实际做的不一致,采了它的花而忘记了它的果实,那么就是用记诵之学来骗骗众人而欺世盗名的人了,同不读书又有什么不同呢?

范钦深思熟虑、防微杜渐,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古代善于读书的人,开始时博览,到最后就专攻,博览群书并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广博,专攻一门也不是抱残守缺。善于读书的人以性命之理为基础,而最终则要体现在事业和功绩中:循着流追溯源,没有什么不能弄明白的;明白了道理再去实行,没有不能做到的。尊重所听到的教诲,力行所学到的道理,不是善于读书的人能这样吗?

他把自己的藏书楼定名为“天一阁”,二层的木楼建筑,底下六间分隔,楼上统为一室,取《易经注》和《尚书大传》中“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之意。阁前引月湖水入池,既赠景致,又以备火警急救之用。范钦将天一阁独立于生活区域之外,在楼阁两边建起防火隔离的备弄,并立下烟酒不登楼的规矩。

现在健菴先生已经拿出从书中得到的道理,上能得到天子的器重,次能被朝廷士大夫所敬重和取法,借此以为国家大业增添光彩,以报答称扬美善的命令,绰有余裕,再推而广之,用以训敕后辈,使他们能先后跻身巍科,取得高官厚禄,在当世被人一致称道,我只有赞叹不绝,以为读书的好处实在太大了!遵循这条道路,即使传给子子孙孙,还有什么不妥当的呢?

天灾人祸其实无从预计,但又不得不叫人细细考量、步步为营。就这般防火防霉、防偷防盗、防虫防鼠,几十年后,走到人生尽头的范钦把藏书楼传给了自己的儿子。范钦的子孙们秉持着同样的藏书理想和“代不分书,书不出阁”的祖训,兢兢业业,世代相继,守护着天一阁。

象我这个人就没有资格参预其中了。平时愚笨无才,苦于有书而不能读。现在到了晚年,又只能蜷伏在穷山僻壤之中,孤陋寡闻,过去学到的都已衰退了,本来没有资格来为这座楼作记。不是已勉强应承先生之命,姑且写这些话回复,先生能否原谅我的老谬呢?

没有人清楚几百年的风雨里,关于这藏书楼发生过多少长歌当哭、令人唏嘘的心酸往事。修葺书楼、精心保养楼里的每一本藏书需要银两的支出,经济拮据仍要收书藏书,入不敷出时甚至要变卖房产和良田。战争的烽火无法阻隔,朝代的更替不能阻挡,千金散尽,辗转困顿,为存书万卷,范家十几代人在百年的风雨飘摇中步履艰难。太多的苦难淬炼着藏书人的心志,磨砺着他们的灵魂。逼到绝境时,放弃不甘,坚守太难,挣扎煎熬中依然要秉持初心。

图片 5

图片 6

作品介绍

《藏书之家》剧照

作品名称:传是楼记 作品作者:汪琬 作品体裁:散文 创作年代:清 作品出自:《尧峰文钞》

坐在假山上的亭子里,清风入怀。看着眼前的藏书楼,想起了《藏书之家》中范容的那段唱,忽然便有要落泪的感觉:“藏书人一跪求书双泪流,尘埃定万般滋味涌心头。天一阁历尽艰辛藏珍卷,多少代穷经皓首护书楼。百年来父子传承寂寞中,百年来儿孙陋巷清贫守。百年来天地正气在心胸,百年来千秋文脉不绝缕。谁曾想万般劳楚尚不足,今日里膝下黄金把书求……”

作品说明: 这是徐乾学请汪琬为他的藏书楼写的一篇记叙文。文中首先简要的介绍了藏书楼的情况,然后着重叙述藏书的意义。藏书的意义是分两层写的:第一层写徐乾学提出了对子孙以传书为贵;第二层写作者的看法。他认为守书比藏书难,读书又比守书难,最难的是能够从书中取立身处世之道,并身体力行。然后赞扬了徐乾学能运用从书中得到的知识来行事处世。文章说理严密自然,层层深入,语言简练确切。

天一阁曾因清修《四库全书》应诏献书六百多种,受到乾隆帝的嘉奖赏赐。乾隆下旨仿天一阁模式建“南北七阁”以藏《四库全书》,使得天一阁愈是声名显耀。

图片 7

但更多的时候,这百年的楼阁和园林沉寂于静默的荒凉。只是这荒凉里存着天地正气,透着熠熠光芒,传递着世代相续的执着和坚韧不拔的力量。

作品背景

一切努力,为的是千秋万代,斯文永继。中华的千年文脉,便是在这薪火相传的坚守中绵延不绝。

传是楼楼主徐乾学是明末大学者顾炎武的外甥,康熙九年进士,曾奉命编纂《大清一统志》、《清会典》及《明史》,编刻《通志堂经解》,纂集《读礼通考》。他经30余年搜罗、集聚,收藏了各类书籍数万卷,为此修了藏书楼。楼成之日,召集子孙,郑重其事地说,我想传一点东西给你们,却不知道传什么好,传土地房产固然好,但未必代代富有;传珍宝鼎彝也不错,但后人未必能世世珍藏……想来想去,还是传下这些书吧——“所传者,惟是矣”。于是,这座楼被命名“传是楼”。

我曾经琢磨文脉到底为何物,能叫中国历朝历代的文人执着相守,哪怕用自己的热血和生命也要牢牢护卫。那些几千年前的书生,宁愿被残酷坑杀,也不愿交出自己的藏书让烈焰吞噬。那些白天黑夜勤于记诵的读书人,莫非就是为了当拥有的书籍被无情毁灭后还能尽力背记还原。强大的帝王以巩固自己的专制政权为终极目的,而弱小的书生却以他们的良知和信念护卫中华文化的一脉相承。

图片 8

我觉得文脉这东西其实并不只属于中国的文人,它应该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定海神针。那些历史和文化,是个人的情怀、国家的境界和民族的精神。是一盏荧荧的灯火,是一条不灭的线索,哪怕在最艰苦困难的时刻,也能让我们踏稳脚步,寻着光明,栉风沐雨,砥砺前行。在那些政治黑暗的岁月、战火纷争的年代、强敌入侵的时刻、乃至全民为金钱利益驱使的危机中,它都是支撑中华民族的脊梁,播洒睿智思想的工具,承载可贵精神的媒介和医治灵魂缺失的良药。《藏书之家》里说:“大道不亡,书魂不灭。”如果非要排个因果先后,我认为应该是书魂不灭,大道不亡。斯文不断,文明不衰。

作者简介

历史文化在,泱泱中国在,中华民族就在。

汪琬(1624~1691) 清初散文家。字苕文,号钝庵,晚年隐居太湖尧峰山,学者称尧峰先生。长洲(今江苏苏州)人。顺治十二年(1655)进士,曾任户部主事、刑部郎中等。后因病辞官归家。康熙十八年(1679),召试博学鸿词科,授翰林院编修,预修《明史》,在馆60余日,后乞病归。

图片 9

汪琬与侯方域、魏禧合称清初散文“三大家”。他的散文疏畅条达。他主张才气要归于节制,以呼应开阖,操纵顿挫,避免散乱。所谓“扬之欲其高,敛之欲其深”(《答陈霭公书二》)。他反对“以小说为古文辞”,认为“既非雅驯,则其归也,亦流于俗学而已矣”(《跋王于一遗集》)。这种观点,偏于正统。他的文风,一般论者认为受欧阳修的影响,而近于南宋诸家。计东为作《生圹志》,则以为“若其文章,溯宋而唐。明理卓绝,似李习之(翱);简洁有气,似柳子厚(宗元)”。《陈处士墓表》《尧峰山庄记》《绮里诗选序》《江天一传》《书沈通明事》等文是其代表作。

东明草堂书屋

东明草堂旁有一间书房样的屋子,参观的时候,我看见阳光正透过窗前的帘子照到满是书籍的架子上。红木的书桌上随意摆放着两本书,桌前椅背后的墙上是一幅书画和一副对联。联曰:“养十年豪气,读万卷诗书。”

我望着那空落落的红木椅,想象着范钦和他的子孙们在这里读书抄书的样子,在这缕缕的阳光里,也在那晦明不定的烛火中。

藏书是为了读书,读书叫人明理、重情、正义、良善,推动人类社会生产力向前发展。

总有那么一些人,他们坚守着物质以外的东西,传承着人类可贵精神和历史文化的厚重。哪怕自己举步维艰,也要让这一抹亮色穿透时空,照耀后来者的前途。

亭台楼阁、假山池塘、水榭回廊,这江南的园林,美不胜收,风情万种。我想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大概也存了灵性,无言见证着这百年书阁的风韵流长。天一阁,已不仅仅是一座藏书楼。百年演绎下,它已传奇成一座名为“坚守”的丰碑,贵重厚实,意义巨大。

余秋雨在《风雨天一阁》的最后说:“我们的文学艺术家什么时候能把他们的目光投向这种苍老的屋宇和庭园呢?什么时候能把范氏家族和其他许多家族数百年来的灵魂史袒示给现代世界呢?”我想,《藏书之家》应该是个很好的例子。

“天一阁,天一阁,为你痴情为你歌……”

我沉醉于幻化多彩的舞台,也沉醉于江南春日午后的百年藏书楼。

图片 10

《穆桂英挂帅》剧照

当天晚上,宁波逸夫剧院还有阿花姐的《穆桂英挂帅》。出了天一阁,我和琼有幸赶去看了演出前的走台和排练,然后拿了戏票去请阿花姐签名。

我看着阿花姐“龙飞凤舞”的签名,把戏票重新递回,说:“吴老师,再给我写两个字吧。”

“好啊,你想写什么?”她问。

我说:“坚守,就写‘坚守’两个字。”

她想了想,似乎会意,在戏票上认认真真地写上“坚守”二字。

晚上,依旧是美好的文化时光。我和琼坐在剧院第一排中间的位置享受着一方舞台带给我们的欢愉。戏结束的时候已过十点,演员谢幕后,剧团工作人员立刻麻利地“拆台”。我和琼到后台和阿花姐告别,他们要连夜乘车赶回绍兴去。

阿花姐执着于越剧表演几十年,我想她这一辈子都会坚守在这舞台上了。只要她还能唱,还能演,哪怕艰辛,哪怕清贫。

还有和她一样辛勤工作着的戏曲演员们。

我希望传统戏曲能得以继承和发扬,因为戏曲的舞台上从来都是仁义信和真善美的天下。

个人的力量也许渺小,众人的力量就不可小觑。子子孙孙,无所穷匮。承上启下,薪火相续。

清贫不失志,肝胆照先贤。愿你我也能为中华坚守一份执着,关乎文化,关乎理想,关乎道德,关乎信仰……

这一天的宁波游,很是超值。

春日的江南,总叫人有百看不厌的欢喜。

我爱这江南的城市、城市里的园林和园林里的藏书楼,还有这江南特有的戏曲。

下一篇 丹心一片共流光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发布于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南梁随笔名篇,古文观止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