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通水银丸,疥癣第四

来源:http://www.aviodelta.com 作者: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人气:53 发布时间:2019-10-13
摘要:◎太清丹经要诀并序 外丹操作 黄帝九鼎神丹经诀 黄帝九鼎神丹经诀黄 帝 九 鼎 神 丹 经诀黄帝受还丹至道于玄女。玄女者天女也。黄帝合而服之。遂以登仙。玄女告黄帝曰。凡欲长生

◎太清丹经要诀并序

外丹操作 黄帝九鼎神丹经诀 黄帝九鼎神丹经诀黄 帝 九 鼎 神 丹 经 诀黄帝受还丹至道于玄女。玄女者天女也。黄帝合而服之。遂以登仙。玄女告黄帝曰。凡欲长生而不得神丹金液。徒自苦耳。虽呼吸导引。吐故纳新。及服草木之药。可得延年。不免于死也。服神丹令 黄 帝 九 鼎 神 丹 经 诀 黄帝受还丹至道于玄女。玄女者天女也。黄帝合而服之。遂以登仙。玄女告黄帝曰。凡欲长生而不得神丹金液。徒自苦耳。虽呼吸导引。吐故纳新。及服草木之药。可得延年。不免于死也。服神丹令人神仙度世。与天地相毕。与日月同光。坐见万里。役使鬼神。举家升虚。无翼而飞。乘云驾龙。上下太清。漏刻之间。周游八极。不拘江河。不畏百毒。黄帝以传玄子。诫之曰。此道至重。必以授贤者。苟非其人。虽积金如山地方万里。亦勿此道泄之也。得一足仙。不必九也。传授之法。具以金人一枚重九两。金鱼一枚重三两。投东流水为誓。金人及鱼皆出于受道者也。先齐沐浴。设一玄女座于水上。无人之地烧香上白。欲以长生之道用传某甲。及以丹经着案上。置座在此。今欲夹道。向北伏一时之中。若天晴无风。可受之。受之共饮白鸡血为盟。并传口诀。合丹之要。及投金人金鱼于水。万兆无神仙骨之者。终不得见此道也。 黄帝曰。欲合神丹。当于深山大泽。若穷里旷野。无人之处。若于人中作之。必于高墙厚壁。令中外不见。亦可也。结伴不过二三人耳。先斋七日。沐浴五香。置加精洁。勿经秽污丧死嫁女之家相往来。黄帝曰。欲市其神药。必先斋七日。以子丑日沐浴。以执日市之。当于月德地坐。勿与人争贵贱。玄女曰。作药以五月五日大良。次用七月七日。始以甲子丁巳开除之日为善。甲申乙巳乙卯次之。作药忌日。春戊辰已巳。夏丁巳戊申壬辰已未。秋戊戌辛亥庚子。冬戊寅已未癸卯癸酉。及月杀。及支天。季四孟仲。季月收壬午丙戌癸亥辛巳。月建。诸朔望。皆凶。不可用以起火。合神药慎不得与俗间愚人交通。勿令嫉妒多口舌人不信道者闻知也。神药不成。神药成便为真人。上天入渊。变化恍惚。可以举家皆仙。何但一身。俗人惜财。不合丹药。及信草木之药。且草木药埋之即朽。煮之即烂。烧之即焦。不能自生。焉能生人。可以疗病益气。又不免死也。还丹至道之要非凡所闻。 黄帝曰。起火时当于釜边施祭。以好白酒五升。牛羊脯各三斤。黄梁米饭二升。大枣三升。梨一斗。熟鸡子三十枚。鲤鱼三头各重三斤。凡用皆三案。案皆用二杯。烧香再拜。祝曰。小兆臣某共诚惟大道君老君太和君。哀。小兆臣某贪生药。道某令药不飞不亡。皆使伏火。药已好善。随手变化。黄白悉伏。服药飞仙。朝于紫宫。命长无极。得至真人。行酒。起。再拜。毕诸赤果木橘柚皆上之。讫然放火如法。黄帝曰。欲作神丹皆先作玄黄。 玄黄法 玄黄法。取水银十斤。铅二十斤。纳铁器中。猛其下火。铅与水银吐其精华。华紫色。或如黄金色。以铁匙接取。名曰玄黄。一名黄精。一名黄芽。一名黄轻。当纳药于竹筒中。百蒸之。当以雄黄丹砂水和飞之。雄黄丹砂水在三十六水中。黄帝曰。又当作六一泥。 六一泥法 泥法。用矾石戎盐卤咸礜石。四物先烧。烧之二十日。东海左顾牡蛎赤石脂滑石。凡七物分等。多少自在。合捣万杵。令如粉。于铁器中。合裹火之。九日九夜。猛其下火。药正赤如火色。可复捣万杵。下绢筛。和百日华池。以为泥。当开以泥赤土釜。土釜令可受八九升。大者一斗。涂之。令内外各厚三分。暴之于日中十日。令干燥。乃取胡粉烧之。令如金色。复取前玄黄各等分。和以百日华池。令土釜内外各三分。暴之十日。令大干燥。乃可用飞丹华矣。又法。作药釜及六一泥。讫之时着瓮内。盖口阴干。瓮去地三四尺。勿令湿。 第一丹 第一神丹名曰丹华。作之法。用真砂一斤。亦可二斤。亦可十斤。多少自在。随人富贫。纳釜中。云以卤咸覆捣之。以六一泥涂釜口际会。无令泄也。谨候视之。勿令有拆如发。则药皆飞。失其精华。但服其糟滓。无益也。涂讫干之十余日。乃可用。不干燥不可火之也。先以马通糠火去釜五寸温之九日九夜。推火附之又九日九夜。以火壅釜半腹又九日九夜。凡三十六日。可止火一日。寒之。药皆飞着上釜。如五彩琅玕。或如奔星。或如霜雪。或正赤如丹。或青或紫。以羽扫取。一斤减四两耳。若药不伏火者。当复飞之。和以玄水液龙膏泽。拌令浥浥。复置玄黄赤土釜中。封其际如始法。猛火飞之三十六日。药成。凡七十二日毕矣。欲服药。斋戒沐浴五七日。焚香。乃以平旦东向。礼拜长跪。服之如大黍粟。亦可如小豆。上士服之七日乃升天。中士服之七十日得仙。愚人服之以一年得仙。成以其丹华釜飞第二之丹及九丹一切神丹大善也。玄女曰。作丹华成当试以作金。金成者药成也。金不成者药不成。药未伏火而不可服也。或涂釜不密。或是犯禁所致。云。更准前飞之试之。龙膏丸之如小豆者。致猛火上。鼓囊吹之。食顷即成黄金。又以二十四铢丹华。点粉汞一斤。亦成黄金。黄金成以作筒盛药。又以一铢丹华投汞一斤。若铅一斤。用武火渐令猛吹之。皆成黄金也。斤与铢慎勿多。多则金刚。少则金柔。皆不中搥也。又云。金若成世可度。金不成命难固。徒自损费。何所收护也。 第二丹 第二神丹名曰神符也。取无毒水银。多少自纳。在六一泥釜中。封之干讫。一如调治丹华法也。飞之九上下。寒。发。扫取。和以鲤鱼胆。复封涂如初。复飞之九上下。寒。发。扫取。和以龙膏。名曰神符。取铅黄华十斤。置器中。以炭火之。即又取水银七斤。投铅中。猛火之。须臾精华俱上出。状如黄金。又似流星紫赤流珠。五色玄黄。即以铁匙接取之。得十斤。即化九转。名曰丹华之黄。一名玄黄之液。一名天地之符。即捣治汞化为丹。名曰还丹。圣人秘之。非凡俗道士之所知见也。非殊达者。不能知也。火名子明。汞亦名子明。一者铅精也。一名太阴。一名金公。一名河车。一名奼女。一名立制石。下愚治调直用山中立制石。实非也。真人曰。石胆皆出铅中。凡人愚昧治调神药。反用羌里石胆。非也。去道万里。为药故不成也。真人曰。以丹砂精化为流珠霜雪。铅精化为还丹黄白。乃成服之神仙矣。不用此二物调治药。虽得丹服之犹候死矣。太阴者铅也。太阳者丹也。取汞九斤。铅一斤。合置赤土釜中。猛火上。从平旦至日午上晡。一云日下时。水银与铅精俱出。如黄金色。名曰黄精。一名黄芽。一名黄轻。一名黄华。以井华水火之。名曰黄华池。一名黄龙。一名黄服。一名立制石。取玄黄。和以玄水液。合如封泥。丸之。纳赤土釜中。以六一泥内伏之。令各厚三分。令干十日。无令泄。以马通若糠火火之八十日。当成金药。取玄黄一刀圭。纳猛火。以鼓囊吹之。食顷皆消。成黄金。黄金若不成药仍生。未可用也。当更纳赤土釜中。如前封泥。火之八十日药。乃可用服矣。玄黄一名伏丹。一名紫粉。欲服之。当以甲子日平旦向东。再拜。服如小豆。吞一丸日一。百日神仙。万病皆愈。大癫大癞并愈。无所不瘥。即服以百日华池和玄黄。令如泥。以置苴两赤土釜中。内外各厚三分。纳水银一斤。亦可十斤。作药多少任意。三斤可以仙一人耳。可得玄黄精十两。取汞三斤。纳土釜中。复以玄黄覆其上。厚二寸许。以一土釜合之。封以六一泥外内。固济无令泄。置日中暴。令大干乃火之。湿者不可得火即坼破。如调丹华法。以马通若糠火火之九日夜。寒一日。发之。药皆飞着上釜。状如霜雪。紫红朱绿。五色光华。厚二分寸。余以羽扫取之。和以黄狗大胆。亦可以河伯余鱼者。诀云是鲤鱼胆和之。一云以此玄黄令如封泥。注云其所丸之物。诀云是水泉也。复丸纳土釜中。已下同。丸纳土釜中。复以玄黄覆之。令厚一寸。一云釜合盖之。以六一泥封之。如初法暴十日。令大燥乃火之。湿者不可也。得热釜即拆也。复火九日夜。可止一日。寒之。发开。以羽扫取着上釜精飞。若但紫名曰神符还丹。和以龙膏。丸如小豆。常以甲子平旦东向。再拜长跪。服之百日。与仙人相见。玉女来至。于是从诸神方而飞行矣。欲渡大水。和神符以龙膏。若河伯余。以涂足下。行水上足不没溺也。欲入火服一丸。即不热也。服药百日。三尸九虫皆自败坏。长生不死也。 第三丹 第三神丹名曰神丹也。先以六一泥泥两赤土釜内外。令厚各三分。又取牡蛎赤石脂磁石。法无磁石。存本不改。凡三物分等。调治之万杵。令如粉。和以百日华池令浥。一云以苴釜中涂釜内服。又以玄黄华着此苴上。令厚一寸许。乃取帝男二斤。雄黄也。帝女一斤。雌黄也。先以百日华池小沽之濡之。乃即上不敢飞。乃铁臼中调捣之万杵。令如粉。上釜中复盖以黄粉。令厚一寸许。以一釜合之。封以六一泥。勿令泄气。干之十日。乃以马通糠火火之九日夜。火去釜边五寸也。以推火拥之九日夜也。推火至釜一日猛火九日夜。以大壅至釜半腹火之九日夜。止。凡三十六日。一日寒之。以羽扫飞精上著者。和以龙膏通。纳釜中也。复泥封之。干之。复火之三十六日。一云二十七日。止一日。寒。发之。以羽扫取之。名曰飞精。治之者曰神丹。上士服之一刀圭日一。五十日神仙。中士服之百日。愚人服之一年乃神仙矣。凡夫男女小儿奴婢六畜以与服之。皆仙而不死矣。辟五兵。带系之。夫神多所卫护辟兵。服丹百日诸神仙来迎之。即玉男即玉女即玉童山卿泽尉皆来侍从。见形如人。度代无种事在人耳。 第四丹 第四神丹名曰还丹。取矾石礜石代赭戎盐牡蛎赤石脂土龙矢云毋滑石。凡九物皆烧之一日一夜。猛其火。皆合治捣。令如粉。和以左味。令如泥。以苴一釜中。纳汞一斤。次以帝男。次以曾青。次以矾石亭脂。次以卤咸。次以太一禹余粮。次以矾石。礜石在上而水银独在下也。凡七物各异器调捣之。令如粉。以水银一斤独在下。余先乃以次纳之。以一釜合上。以左味和六一泥泥之。封令密。暴之十日。置铁弋三柱上。令高九寸。以马通糠火火之。去釜底五寸。候其火九日夜。没增火至釜半腹九日夜。常以湿布加釜上。令药不飞。视布干取复濡湿之。凡八十一日止。寒之一日。发之。药皆飞着上釜。釜出五色。飞法一同药之要也。以鸡羽扫取之。合以百草花。以井华水一服之。一百日朱雀凤凰翔覆其上。神人玉女至。二百日登天入地。仙人来侍。一年太一以云车龙马迎之矣。服此丹令人不饥不渴。百岁辄饮石泉。食枣栗二十枚牛羊脯五寸。又以还丹涂钱用市物。钱即日皆自还至。以还丹书人目匡郭上百鬼皆走避去。又以药一刀圭粉水银一斤。火之立成黄金。一法以龙膏和药火之九日夜。乃成真金也。 第五丹 第五神丹名曰饵丹。取汞一斤。置六一釜中。又取帝男一斤。捣之如粉。加汞上。禹余粮一斤。捣之如粉。加帝男上。以六一釜合之。封其际。以六一泥泥之。令干。加马通糠火火之九日夜。止。更以炭火烧之九日夜。乃止火。寒之一日。发之。药皆飞着上釜。如霜雪。以羽扫取之。和以龙膏少室天雄分等。乃鸡子服。一云鸡子血。一刀圭三十日。羽飞仙矣。万神来侍卫。玉女皆可役。神仙迎之。上升天矣。百鬼社稷神风伯雨师皆来迎之。可使役。 第六丹 第六丹名曰炼丹。取八石而成之。八石者取巴越丹砂帝男帝女飞之。曾青矾石礜石石胆磁石。凡八物等分。多少在意。异捣令如粉。和以土龙膏。乃取土龙矢二升。以黄犬肝胆合为釜。牡蛎赤石脂各三斤捣令如粉。以左味和为泥。涂釜内外。各厚三分。干之。一法八味多少自在。以土龙膏土龙矢一升。以和黄狗胆。合土龙矢二升。牡蛎赤石脂末之如粉。和以为泥。涂釜内外。各厚三分。干之。八石各异末之如粉者。乃纳。丹砂在下。次以帝男。次以帝女。次以曾青。次以矾石。次以礜石。次以石胆。次以磁石。磁石独在上。以六一釜合之。以六一泥封其会际。干之。如上法乃以马通糠火火之三十六日。止。寒之一日。发之。药皆飞上着如霜雪。羽扫取之。和以龙膏。丸如小豆。食后服一丸日一。十日仙矣。鬼神来侍。卫之役使。亦可以作服黄金。非但男子。女人亦得飞仙。若欲辟谷。常绝房事。但饮水勿交接也。此丹下滓可疗百病。一法铅合之成黄金。以炼丹刀圭合水银一斤火之成黄金也。一云柔丹与炼饵丹相似。滑泽易食之。 第七丹 第七丹名曰柔丹。用汞三斤。以左味和玄黄。合如泥。以涂土釜内外。各厚三分。乃纳汞。合以一釜。用六一泥涂其际会。干之十日。乃火之如太丹华法三十六日。止。寒之一日。发之。以羽扫取上着釜者。和以龙膏。服如小豆日三。令人神仙不死。以缺瓮汁和之。九十岁老翁服之更二十日白头黑。益阳精阴气。虽交则生子无数。以柔丹书梧桐为人也。以柔丹书字奴婢终不逃走。八十妇人服之皆有子。长吏服之得迁。与铅合火成金银。一名黄金。 第八丹 第八丹名曰伏丹。其色颇黑紫。如有五色之彩。取汞一斤。亦可多之。以玄黄华苴其土釜。令内外各厚三分。复捣曾青磁石。令如粉。以着玄黄华及曾青磁石末。覆汞上。以一釜合。以六一泥涂其会际。干之十日。乃以马通糠火火之九日夜。转以上釜为下釜。复火之九日夜。又复以下釜为上釜。火之九日夜。如是九上九下。乃止。寒之一日。发之。以羽扫之。取其飞着上者。和以龙膏。后还纳釜中。更火之一旬。乃止。寒一日。发之。以羽扫取飞上著者。捣之如粉。盛以金银筒若生竹筒中。常平旦面东向日。再拜长跪。以井华水服一刀圭。便为神仙也。以如枣核大。着手中而行百鬼销灭。以此柔丹书门户。百邪众精魑魅魍魉不敢前。又辟盗贼。乃至虎狼皆避之。若妇人独守。赉持如大豆者。百鬼盗贼远避。不敢来。 第九丹 第九丹名曰寒丹。法用赤土釜。以六一泥泥其内外。令各厚三分。干之如治丹华法。取帝男帝女曾青礜石磁石各一斤。异捣之如粉。先以玄黄苴以六一釜。如丹华法。乃内流珠一斤于釜中。次以帝男加流珠上。次以帝女。次以曾青。次以礜石。次以磁石。磁石最上。以一釜合之。以六一泥涂其会际。令厚三分。复以土龙矢黄土各半斤。令为泥。一云以牡蛎赤石脂涂其上厚三分。又以土龙矢涂厚三分。暴之十日。令干。乃微火先文后武九日夜。寒一日。发之。以羽扫取着上者。和以龙膏黄犬胆。丸如小豆许。平旦以井华水向日。再拜。吞一丸。令人身轻。百日百病除愈。玉女来侍。司命消除死籍名著仙箓。飞行上下。出入无间。不可拘制。坐在立亡。轻举乘云。升于天矣。

(论二首 方六十七首 灸法四首)

◎灵宝还魂丹方并序

大通水银丸--《圣济总录》卷五

余历观远古方书,佥云:身生羽翼、飞行轻举者,莫不皆因服丹。每咏言斯事,未尝不切慕于心。但恨神道悬邈,云迹疏绝,徒望青天,莫知升举。始验还丹伏火之术,玉醴金液之方,淡乎难窥,杳焉靡测,自非阴德,何能感之?是以五灵三使之药,九光七曜之丹,如此之方,其道差近。此来握?亢,久而弥笃。虽艰远而必造,纵小道而亦求。不惮始终之劳,讵辞朝夕之倦?研穷不已,冀有异闻。良以天道无私,亲听因之而启。不违其愿,不夺其志,报施功效,其何速欤!岂自衒其所能,趋利世间之意?意在救疾济危也。所以撰二三丹诀,亲经试炼,毫末之间,一无差失,并具言述,按而行之,悉皆成就。然人之志,所重者性命,其危春露,其脆秋霜,俯仰之间,相顾如失。荣华贫贱,诚为不住之容;忧悲娱乐,并是难留之事。以此而言,深可叹矣!

外丹操作指的是外丹炼制的方法与步骤。道教外丹术经过长期的试验、总结,形成了一整套系统而可行的方法。其中,最主要的有:飞、升、抽、伏、点、关、养、煮、炼、锻、研、封,等等数十种方法。所谓「飞」指的是通过炉火的加热作用使丹鼎中的固体药物不经过液态直接转变为蒸气。「升」具有升华的意思,其步骤与「飞」基本相近,就是通过加热使固体药物获得升华。「抽」指的是将原料加热至沸腾状态,使其中某些部分气化,然后冷却凝聚为液体,从而加以收集。「伏」指的是通过某种手段对那些性质上比较活泼的、不稳定的物质进行加工处理,使之变得稳定。「点」指的是在大量的物质中加入少量的试剂使其性质发生变化。「关」指的是将炼丹或者炼金用的原材料密封于容器内、埋于地表下,在不加热的情况下,使容器内的反应物缓慢发生化学变化。「养」指的是对炼丹或炼金的原材料进行长时间的微热,使其反应物发生变化。「煮」指的是在有水溶液存在的状态下对釜内物质进行加热。「炼」从狭义上看指的是对干燥的物质进行加热,使其发生变化。「锻」指的是在适当温度下将产物经过一定时间的加热,从而除其所含水分和挥发性物质。「研」指的是在钵中将物料研碎使之成为粉末。「封」指的是将反应物长期静置于容器中或者埋入地表之下。除了这些之外,外丹操作还有其他诸多方法。与方法相对应的是炼制的步骤,比如进阳火、退阴符、采药、炼药等等。一般来说,道教外丹的火候是以「转数」作为质地衡量的重要标准的,所谓「转」指的是外丹实验程序中药物转变或者实验操作转变的次数,转了几次就称作几转,例如「九转金丹」表明其炼制过程中有九次变化。炼丹步骤是复杂的,必须有耐心才能真正达到所需要的转数。

论曰∶凡疮疥,小秦艽散中加乌蛇肉二两主之。黄 酒中加乌蛇脯一尺,亦大效。(《千金翼》云∶黄 酒中加乌蛇脯一尺,乌头、附子、茵芋、石南、莽草各等分。大秦艽散中加之亦大效。小小疥瘙,十六味小秦艽散亦相当。黄 酒见前七卷中)。

夫人生禀于五行,拘于五常,则为五味之所贼,八风之所攻,爰自饮乳至于耄年,莫不因风而丧命。或多食而过饱,或失食而甚饥,或饮啜太多,或干渴乏水,或食咸苦,或啜酸辛,或畏热当风,或恶寒亲火,或庭前看月,或树下乘凉,或刺损肌肤,或扑伤肢体,或时餐燥药,或多啜冷浆,或久绝屏帏,或日多施泄。自此风趋百窍,毒聚一支,遂使手足不随,言词蹇涩。或痛贯骨体,或痺袭皮肤,或痒甚虫螟,或顽如铁石,或多痰唾,健忘好嗔,血脉不通,肉色干瘦,或久安床枕,起坐须臾,语涩面虚,虽活如死,或总无疾苦,辛暴而亡。男即气引于风,女即风随其血,未有不因风而丧命者也。世人不能治其风,但以药攻其内,安有风在五脏六腑之中,四肢百脉之间,而汤饮之类,曷能去乎?假令相疾,而医用药乖误,虽《难经》、《素问》三世十全,欲去沉绵,其可得也?

【处方】水银1两,铅丹(研)1两,丹砂(研)1两,胡粉(研)1两,铅霜(别研,候药成入)1两,雄黄(研)1两,硫黄(先以铫子销熔,熟帛捩,入水银,柳杖子急搅,结砂子,捣研)1两,硇砂(以水银、硫黄、雄黄、丹砂同研)1两,曾青1两(别研,次以曾青、铅丹、胡粉同研)。

余比读诸方,故亦不少,观其梗概,例多隐秘。味之者,翻增其惑,说之者,返益其迷。遂使修炼之流,不见成功之处,岂其古人妄说耶?抑由学道之辈,自不能考其旨趣也。余所陈方意,于文记间,如视掌中,一试披寻,莫不洞照。相知之士,通鉴名人,有所不同,心之取证,故列为三篇耳。处士孙思邈撰。

凡诸疥瘙,皆用水银、猪脂研,令极细,涂之。

余久居太白,抱疾数年,万药皆施,略不能效。后有一翁遗余此药,服都五粒,疾乃全除。稽颡叩天,求其药法,然肯传授,誓不轻泄。余故录于右,置诸灵室。后人得之者,宜敬之!无或轻慢,自贻殃咎。但依法修炼,何虑不神。

【制法】上9味,先将水银砂子、雄黄、丹砂、硇砂研,入湖南瓶子中实筑,次以曾青、沿丹、胡粉实筑,用盖子盖讫,用六一泥固济,留缝一寸不泥,合火炙令干;先以文火养一日夜,后用武火从午时烧至申时,通赤,缝中有烟焰,药气起,即抽火向后,急泥合缝;用筛了净灰盖窨瓶子,候至来日,冷即开取药出,捣罗,下用筛了湿净沙土摊开,上以重抄纸三重衬,置药在上,上更以三重抄纸盖,细匀洒湿土,以盆合盖,经三日夜,每日微洒水,日满取药;再入钵与铅霜一味同研匀,用烂蒸青州大枣,取肉研如膏,拌和为丸,如梧桐子大。

△诸丹目录三品

治凡有疮疥,腰胯手足皆生疵疥者方∶

夫灸药制烧药,烧药制煮药,煮药制生药,生药使煮药,煮药使烧药,烧药使灸药,递互相制,递互相使,君臣俱具,父子固全,遂得阴阳,各有其绪。阳药制阴,以引其阴;阴药制阳,而引其阳。此药虽不能致神仙,得之者,但服一豆许,则寿限之内,永无疾矣!如已患风疾及扑伤肢节,十年五年运动不得者,但依法服之,一粒便效,重者不过十粒。有人卒亡者,但心头未冷,取药一粒以醋调,一粒摩脐中一千余下,当从脐四面渐暖,待眼开后,热醋下一粒,入口即活。但是风疾,不拘年月深远,神验不可具载其功力。每丸如芥子大,日曝干,收之。凡疾人不问年月远近,先次以红雪或通中散茶下半丸,如或风涩甚者即一丸,良久,以热茶投之,令患疾人泻三两行,依法泼姜豆汤下一粒,当以他人热手更互摩之患处,良久热彻,即当觉肉内有物如火走至痛处,所苦当时已失矣!一二百日及一年内风疾下床不得者,服一粒后,当时可行步,一如不患人。至重者,每泻后,服药一粒后,歇三五日间,依前服红雪,先泻后服丹药。但每日服不过一二粒,平复如本。打扑损多年者,天阴即疼痛动不得者,尤验。只可一两粒。服此药多者,疾愈后,药力当伏脚心下,男左女右,但有所苦,发心念药,随意则至。此药神验,功效非智能测。其法:

【功能主治】中风。

初陈神仙大丹异名三十四种:

栝蒌根 蔷薇根 雀李根皮 黄连 黄柏 芍药 黄 黄芩 当归 苦 ??

光明砂一两一分,阳起石、磁毛石、紫石英、自然铜、长理石、石亭脂、雄黄已上七味,各三大两。

【用法用量】每服1丸至2丸,用豆淋酒送下,空心、午时、夜卧服。未汗,用熟生姜稀粥投之,汗出即愈。

太一玉粉丹、太一召魂丹、返魂丹、更生丹、全生归命丹、四神丹、太一神精丹、神变丹、神液丹、假使通神丹、五灵丹、升霞丹、灵化丹、三使丹、捧香丹、太一丹、使者丹、奔云丹、控鹤丹、八石丹、丽日丹、素月丹、度厄丹、持节丹、绛色紫游丹、雄黄赤丹、赤雪流珠丹、红景丹、赤曜丹、重辉丹、红紫相间丹、艮雪丹、月流光丹、水银素霜丹。

上十三味,为末,蜜丸,如梧子大,以蔷薇饮服二十丸,日三,加至三十丸,瘥乃止。

金薄二十四片,光明砂研如面,以荞麦灰汁煮三日,淘取秤;雄黄研如面,醋煮三日,淘取秤;石亭脂研如面,酒煮三日,淘取秤之。

【注意】慎外风。

右所陈诸小丹法等,虽时所称用,然其丹异名,未必各知之,所以今并列之。

若干疥、白癣勿服。(《千金翼》云∶痈疽皆可服之。)

已上五味,各四大分,研如面,生用。

【摘录】《圣济总录》卷五

次陈神仙出世大丹异名十三种:

治寒热疮及风疥、诸杂疮方∶

远志 巴戟天 玄参 乌蛇 仙灵皮

黄帝九鼎丹、九转丹、大还丹、小还丹、九成丹、素子仙童丹、九变丹、太仙霞丹、太和龙胎丹、张大夫灵飞丹、升仙丹、神龙丹、马仙人白日升天丹。

韭根 矾石 雄黄 藜芦 瓜蒂 胡粉 水银

已上五味,各五大分。

右诸大丹等,非世人所能知之。今复标题其名,记斯篇目,而终始不可速值也。是以其间营构方法,并不陈附此有好事者,但知其大略也。

上七味,以柳木研水银使尽,用猪脂一升煮藜芦、韭根、瓜蒂三沸,去滓,纳诸药和调,令相得即成,以敷之神良。(《救急方》以此用治癣疮。

木香 肉豆蔻 鹿茸如干柿者 肉桂

次陈非世所用诸丹等名有二十种:

茹膏 治一切恶疮疥癣、疽漏 方。

已上四味,各六大分。

八景丹、金华丹、玉味消灾丹、神光散馥丹、凝霜积雪丹、奔星住月丹、堕月惊心丹、金液玉华丹、茅君白雪丹、白雪赤雪丹、红绛垂璧丹、七星辟恶丹、七曜灵真丹、流石鲜翠丹、金辉吐曜丹、太清五色丹、北帝玄珠丹、感灵降真丹、群鬼升云丹、太白精丹。

茹 野狼牙 青葙 地榆 藜芦 当归 蓄 羊蹄根 蛇床子 白蔹漏芦

延胡 索木 胡桐律

右按其方,服之神仙。既药物难具,营作非易,所以但列其名,不复陈其法式。若好事者,宜以广知其名也。

上十一味,捣,以苦酒渍一宿,明旦以成煎猪膏四升煎之,三上三下,膏成绞去滓,纳后药如下。

已上三味,各三分。

△造六一泥法

雄黄 雌黄 硫黄 矾石 胡粉 松脂 水银

石硫黄 雄黄 硃砂 自然铜

凡飞金转石,唯以六一为要。自远代诸贤,销炼之流,莫不咸蔽其事。大都相传法者,皆用矾石、赤石脂、左顾牡蛎、矾石、滑石、戎盐、卤咸等,或妄用蚯蚓粪者,以此等药并亦具炼作之方。其方法又各各不同,作之例皆不能精了。古来名方要术,无不备经试炼,就此之中,未有不尽其理,不见一事近仿佛者。余常为之发愤兴叹,不能巳矣!自谓古人隐秘斯术,且诳将来学者。又按古方,并用矾石用黄土泥,烧之经夕,即自然成其细粉。余遂依法烧之,经两三日,竟不觉有异。谨因闲暇,更依古方烧炼,可经十日巳来,以指微捻,乃成烂粉,光润可爱,亦细腻希奇。更取新矾石烧之,二十余日到,加乾石,全不一种。始知一切方法,不可率尔轻试之,不依古法,即云无验,如此者触目皆是。又矾有种类不同,所出之处各异。并州与嵩岳出者为良,自外者不堪入用。

上七味,细研,看水银散尽,即倾前膏中,以箸十只搅数百遍止,用瓷器密贮,勿令泄气。煎膏法,取微火熬,急则不中用。敷药不可近眼及阴。先研雄黄等令细,俟膏小冷,即和搅敷之。

已上四味,同一瓶子,入金薄覆籍,不固口,以火灸三日,火常去瓶子三寸,不得甚热。

△炼矾石法

治疥疽诸疮方∶

阳起石 磁毛石 紫石英 长理石

凡炼矾石器,以黄土作之,其状似竹管,可长五六寸,阔三四寸。以矾二三分,其口已上,瓦作盖盖之。矾石内筒讫,别以细沙并黄土等分为泥,泥筒週遍,可厚一二分许,缓火炙之,令干。又更泥,泥又更炙,炙令干热,然后入炉烧之。但使将息伺侯得所,必万无一失。

水银 胡粉 黄连 黄柏 姜黄 矾石 附子 蛇床子 苦参(各三 ?

已上四味,同一瓶子内,以金薄覆灰,埋瓶子一半歇口,烧三日。第一日火去瓶子二寸,第二日火去瓶子一寸,第三日火近瓶子,至夜锻通赤,无火毒。

△造烧矾石炉法

上九味,水银、胡粉别研如泥,余为末,以成煎猪膏合和研,令调敷之。

又钟乳十两,以玉槌研七日,如面即住,用熟夹绢袋贮,系定头边,悬于锅中,煮以水二斗,煎取一斗,内取钟乳水三合,研生犀角一千下,将此水别收贮,候入皁荚仁时同研用。又将其余钟乳水煎远志等五味,仍加蔓菁子五大分,拍碎同煎,令水至七升,去滓,取此药水,又煎青木香等四味,至四升,去滓、又取药汁煎半夏只以汤洗十度,拍破,当归细捣,二味各一大两,煎至三升,去滓,澄净。

其炉垒高二尺,明阔一尺,其下四面各开一小门子,拟牵风击火也。又时时去积灰。一头别一个铁釜,大小与药筒相称,高可三四寸许。即以铁釜置炉中,筒于釜上,以炭烧之七日明,使昼夜火气不绝,恰好,更不劳多。日满取之,研极细。别以赤石脂粗捣筛,相和为泥作饼子,可厚半寸,阔四寸,曝之令干。内于矾石炉中烧之一日,更细捣筛,极细研之,别入生赤石脂细捣筛讫,与成炼者等分相和。和讫,又以矾石及赤石脂二分和之为泥,稀稠得所,搅之令极熟,用之,泥釜固济。一泥以后,即一手取药,更不得重看,其药气永不畏失。先余用之多遍,唯觉善,莫能加焉。

治久疥癣方∶

又地黄汁一升、无灰酒一升、童子小便一升,此三味与药汁三升,都计六升,于净器中,文武火养成煎候至一升,即下诸般金石药,搅勿住手,待如稀粥,即去火,下雄黄等五味生药末,熟搅令极匀,即下皁荚仁炒其子,打取仁,杵为末,秤取六大分,龙脑二分于盆内研如面,入药中。并所研犀角汁,同入于乳钵中,令壮士研三千下,候可丸,丸如芥子大,不得太大。此药功效,造化无殊。又此药就后,分为三大分,如品字,取一口,即一分也。

矾石宜取敦煌者,轻手捣之,以马尾萝下筛之,讫,置铁铛中,以猛火熬令汁尽,又捣筛令细。每计赤石脂与矾石二分相和讫,计所和之粉五两,内可加戎盐一两,卤咸二两,合和亦无妨,不著亦得。凡作六一泥者,只为固济,欲使牢固。今只二种药为泥,又加一二种亦损者,何烦多种?其六一之名,乃是古人隐秘之语,其六上加一,便是为七,以七种药为泥,故云六一也。世人不识,不知何以名之六一也。滑石所出处,其石本出东华州,今人不究其根本,乃用昆仑所出者为六一泥,所谓图北向南,于理殊非所允。又其石性有数种,硬者细细捣之,筛研令熟用之益佳。

丹砂 雄黄 雌黄 乱发 松脂 白蜜 茹猪脂(二 ?

又加炼了芒消一大两,名为破棺丹,芒消即上好蜀消,有锋芒者即得也。于铫子内火上炼令汁尽,取为末,入于药中。或有暴亡,不问疾状,但肢体未变者,可破棺打齿,热醋调下一粒,过得咽喉即活,十救八九。其丸如绿豆大,余砂并依歌诀。

△左顾牡蛎法

上九味,先煎发,令消尽,纳松脂、白蜜,三上三下,去滓,纳诸末更一沸止,敷之。

◎还魂丹歌

左顾牡蛎者,意本取其细腻。比试向经二三度,亦经火炼而用者,亦经不炼而用者,皆无意。即知此一味乃是无用之物,若更有别法,用之为佳者,非余所知也。

(《翼方》用蜡,不用蜜。)

硫、雄、砂隔铜居上,磁、起、长棑紫作头。金上下三中各二第一句说石药四味,依此次第入瓶子。第二句说四味,亦依前次第入瓶子。第三句说金薄上下各三片,中间两片隔石药,此烧铜炙满三休,一瓶烧,一瓶炙,依药法,三日止,乳烹四五俱归一乳即钟乳,烹即煎也,四五二十也,乃二斗水煎至一斗也,是归一斗也,取一仍须十一修即此一斗钟乳水煎草药十一味,云十一修也,煎到三时还要出即煎至三升也,地和童酉一时勾地黄、酒、童子小便三物是也,去火石归安静室是去火入石药。待如肌肉五生稠肌肉,和入体也。五生,即生牛黄五味用也,别盛三合钟间水,外边千下转犀牛此即钟乳水磨犀也。

△戎盐法

又方 水银 矾石 黄连 蛇床子

◎修金碧丹砂变金粟子方治一切风,延龄驻颜,治万病,兼化宝

戎盐本方亦不的言出处,既不知所出,即知出戎盐之地,亦不知用何者为良?见人皆云识之,实不能知孰是南人所出?以南土无有此盐,故关中所出者为是。余复陈此愚见,亦不知是否识者,宜详而用之。虽贵之有能,然用势亦相似,好事君子知之焉。

上四味,为末,以猪脂七合和搅,不见水银为熟,敷之。(一方加藜芦一两,又云 茹 ?治诸疮疥癣,久不瘥者方∶

先作泥球子,泥用黄丹、白土、瓦末、盐、醋溲。用蜡为胎,不得令有微?果。阴干,傍边安孔,去蜡更烧过。即取好光明砂研捣为末,以纸卷灌入了。用一大蚯蚓和球子泥,捣泥令烂,却固济孔子,待干。更打一铁钚子,安于铁鼎子中,安置镕铅汁入鼎中,其上可二寸已来。即以糠火养,长令铅软为候。如此一百二十日加火,取出,更于地上以火锻过,候冷出之。其药如青紫螺子,拣取黑末不中用者,分药一半,以青竹筒贮,用牛乳蒸五遍,三度换乳,乳皮堪疗黔黯。取出,入地坑子中三宿,细研,以粟米饭为丸,丸如粟米大。年四十,日一丸;年五十,日二丸;年六十,日三丸。其力更别,不得多服。治一切风,延龄驻颜,治炁益颜色。余者细末于甘锅中,用好黄矾一两,以砂末上下布盖,固济头,干了,灰火中养四十九日,以大火锻,候冷开,皆成金粟子。取鼠尾一写,鍮三两,用半分真庚,先于甘锅内熔引鍮,乃下三四粒子粟,便化为真西方也。

△卤咸法

水银 腊月猪脂

◎修羽化河车法

此物本出同州东北隅,去城可七八里,生陂泽中,其状似河中细颗盐,其味苦而不咸,本方亦不言出处。人用平泽中地有咸炁之处,因辩其土白嫩之色者为是。今推其所由,于理又全乖错,用之无验,特为于此。同州所出者,若入六一泥用,极理粘好。今但矾石、赤石脂、矾石等,并依所陈之法细用之,则不复须此药矣,诸好事者,于此更勿犹豫也。本方亦云用蚯蚓粪为泥,亦曾用之,乃与常土不异,于理殊非所宜。

上二味,以铁器中垒灶,用马通火七日七夜,勿住火,出之,停冷取膏,去水银不妨别用,以膏敷一切疮,无不应手立瘥。(《千金翼》用水银粉和猪脂涂之。)

光明砂四两,拣取如皁荚子大者,爪州黄矾半两,已上取三年米醋拌,细匀如泥,将用一一裹其硃砂,待干;别取上色西方半两打作薄,剪作小片子,更裹砂子;然后取武都上色雄黄一两,曾青一两,细研,以左味煎,以胶调,将雄、青末,捏成小饼子,将裹前砂,待干;捣盐醋为胶泥,更裹一重;总了,直待干。用真铅为柜铅则别有法。更烧三遍出,寒之,乃捣筛如法。取铅银六两,打作合子,其合子须相度。处口拒,深下二寸四分,深广上一寸二分,即取真铅铺于合底,可二分,即排砂如莲子样,更以真铅盖,更铺砂,重重取尽了,即以真铅盖,却取满合,却先打银束子束定,六一泥固济,待干。取五斤盐,用消石炼过两度了,细捣筛。取铁鼎可容得前合稍宽者,实其盐,捣作陷合处,是为外柜。以盐镇持了盖,却铁筋贯定,固济待干,掘一地炉,深一尺六寸,阔一尺四寸,以马通火,糠火烧四十九日。开鼎,以铁筋拨盐柜看银合柜变为金色,即去火取出。如未,更烧七日取。待冷开合,剥下黄矾及雄、青,留著。取一粒细研,水银二两于铛中微火,取药半豆大糁上,便干,锻成宝,且惜莫用。

凡六一泥所言诸药等,其有所用之徒,并不能精识其委曲。虽时有识者,又不闲将用之法,求炉火之妙理,亦难为具悉。今著条件六一泥者,味虽不多,用之极善。直云固际神胶,足得为上,何必要须六一也。凡按古方合炼,多不见成者。古人但恐文繁,所以不能具载其事,以此,作者遂无一法能就。非深知其本末者,则孰能照其出处乎!

又方 特牛尿 羊蹄根

别取光明砂十二两研碎,和前伏火砂同研,依前用米醋煎,溲成团。取前内柜细捣筛,筑为柜。即取前剥下者雄、青细研,铺底了,安砂团,更以盖子上了,便著柜,未填满,依前来固济。待干,入鼎,别泥炉,著草灰半斤,火养一百二十日,以大火锻,出炉取药,如前,当成上色西方也。此名第二转紫金河车。

△造上下釜法

上二味,以牛尿渍羊蹄根一宿,日曝干复纳尿中,取尽止,作末,敷诸疮。(《千金翼》云∶和猪脂用更精。)

若要服食,出毒,入寒泉一月日,却以乳蒸,用楮汁丸,丸如粟米大,延龄,治万病,每日服只可一丸,若志心尽一两,寿年五甲子,神秘。不得偶然轻泄,传非道之人,受其殃考。

右下釜铸铁作之,深三寸,明阔八寸,底厚六分,四面各厚四分,其脣阔半寸,厚三分,平稳作之,勿令高下之也。右上釜作之高一尺,明阔八寸,厚三分许,唯飞雄黄,上高五寸以外,不平,下釜并圆作。凡欲有心试炼者,其上下釜并依样作之,大都形势更不过此法,其间上下釜但能将息用者,永无破坏之日。余自好道术已来,向二十载余,种种历试,备曾经涉,其中校殊,无所不为之者,并无成法,资财罄竭,不免至于困弊。今用此上下釜,始离其艰辛,其上下釜即须用以六一泥涂之。其泥和稀稠得所,棕刷遍涂之,日曝令干。干后,依前涂。曝干之,可三四遍,计厚三分许,必无坏时。其上釜以泥一二遍亦好,不涂亦得。今以六一泥涂上下釜者乃久,亦何必须土涂釜也,糖和乃是旧法,用既无验,虽旧何为?若有所不知,亦不简于今昔。古人贤则贤矣,然不废于此事,多不能知其理也。

又方 拔取生乌头十枚,切煮汁,洗之瘥。

◎神室河车方

△造灶法

论曰∶凡诸疮癣,初生时或始痛痒,即以种种单方救之,或嚼盐涂之,又以谷汁敷之,又以蒜墨和敷之。(《翼方》以蒜作酥。)又以姜黄敷之,又以鲤鱼 掺敷之,又以牛李子汁敷之。若以此救不瘥,乃以前诸大方治之。

别取光明砂一斤细研,以左味拌。取一瓷鼎子可贮得药者,将拌砂筑成柜,将伏了砂细研,醋调泥柜内。干了,著汞八两,以二两火入炉,养一百二十日成紫金。即将投名山,不宜用,告上玄,书名仙籍也。其神室收取,要用时,坐于灰中,著汞六两,用二两火养一复时,成真上色西方也。《参同契外丹》亦云:龙虎之诀,即金华黄芽之品秘。

右其门高六寸,阔五寸,以铁为之。其堗勿令向上,宜下开之,可高三寸半许,阔二寸半。若向上开者,火则微翳,向下开之为佳也。

治细癣方∶

◎九转炼铅法

△用六一泥固际上下釜法

蛇床子 白盐 羊蹄根 赤葛根 苦参 菖蒲 黄连 莽草 ?

取铅十斤,汞一斤,以器,微火熔之,用铁匙掠取其黑皮,直令尽。每一遍倾在地上,复器中熔之。凡如此九遍讫,即下汞,即用猛火熬作青砂色,如不散,即糠醋洒之,即变为青砂矣。更于一铁器中盛醋,倾砂醋中讫,用铁匙研令熟。又醋烹,添取铅黄于瓦上令干。取黄牛粪汁,并小大麦面亦得,和所熬青砂,作团如鸡子大,或作饼,日曝干,一本云:阴干。于燎炉火上鞴袋吹取铅精,名铅丹,其性濡,更著器熬,令至熟,其色尽赤,又出,醋中研,令至熟澄,著瓦上使干,于器中熬令熟紫色。又别以一器,取好酒一升,下赤盐二两,和投器中,相得,即取紫色丹,一时写著酒中,待冷出之,此即名九还铅。丸为丹,名曰九转紫铅丹也。

右留前所调和泥,用小铁匙均厚三分以来,涂讫,又缘合下釜上轻手按之,勿令过度。即以六一泥週回遍泥其际,干,即以文火细细使积渐就干。若有拆裂处,复以铁匙取泥,泥之週悉。直至药成以来,更不劳再视,此法易而且要也。

上八味, 咀,以水七升,煮取三升,适寒温洗身,如炊一石米顷为佳,澄清后,当微温用之,满三日止。

◎金丹法

△太一玉粉丹法

又方 以羊蹄根于石上,苦酒磨敷之,欲敷先刮疮,以火炙干后,敷四五遍。(《翼方》云∶捣羊蹄根,着瓷器中,以白蜜和,临用先刮疮,令伤敷之,如炊一石米,又拭去,更以三年大醋和涂之。若疮处不伤,即不瘥)。

大通水银丸,疥癣第四。硫黄一斤通明者,细研如粉 山池石盐二两亦细研如面 伏火北亭汁三两

硃砂一斤 雄黄一斤 玉粉十两

又方 羊蹄根五升,以桑柴灰汁煮四五沸以洗之。凡方中用羊蹄根,皆以日未出时采之佳。

右三味药,并同相和令匀,便取铁合,用米醋研上好香墨,浓涂铁合内三遍,候干。便入此三味药于合内,以文火逼合令热,候药化为汁,出尽北亭阴炁,住火。候凝冷,便用硝石四两细研如粉,入于合足内,实按了,以粘纸封定合足。候干,方入于鼎内,用法泥固济。其法泥用雁门代赭如鸡冠色,左顾牡蛎、赤石脂等三味,各细捣如粉,入伏火北亭汁匀和,入臼内杵一千以来,方用。固济相合,并足週回,唯务紧密为妙。合鼎上用铁关关定,切在紧密。候阴干,便取铅三斤于铫子内,铅化作汁,用小铁杓子抄于合足四面,候匀遍。又更消熔,熔铅汁,渐渐灌于鼎内,直至鼎满合上二寸以来。便选成合日,夜半子时起火,初六两,日加一两,至六十日满足后。药鼎冷定,用小铁凿子凿去黑铅,开合取药,真如金色,便入于乳钵内,研细如粉。

右玉粉极硬,难捣,但以生铁臼捣之,以轻疏绢罗之再度,即得入用。磁石粉十两,其性极硬,亦依玉粉法治之,以水沉取细者用之,筛用亦得。

又方 菖蒲末五斤,以酒五升渍釜中蒸之,使味出,先绝酒一日,每服一升,或半升 ?

◎伏火北亭法

紫石英五两 白石英五两 银粉五两 空青十两流艮雪一斤用银雪

又方 干荆子烧中央,以器承两头取汁,刮疮令伤,涂之。

北亭砂三两明白者,以黄蜡一分半熔作汁,拌北亭令匀,作一团子,以纸裹,炒风化石灰一斗。用一磁罐,先将一半风化灰入于罐内实筑,内剜一坑子,放北亭于内,上又将一半风化灰盖,准前实筑。初用火三斤以来,渐渐加火至五、七斤,三复时足,乃起一弄十斤火锻,令通赤。火尽,候冷取出,用生绢袋子盛。又掘一地坑子,可受五、七升,满添水,候泣尽水,安一细磁碗于坑子内,上横一杖子,悬钓北亭袋子于碗上,更用一盆子合盖,週回用湿土壅盆子,勿透气。三复时并化为水,取此水,拌调前件二味药。

右以打作薄,以河东盐合捣研令细,绢筛下,不尽者,依前更著盐研筛,以尽为度。即以药末等和,以酽醋,微湿拌之,曝干,可十遍余上。先以白盐为籍,次布药末等,讫,又以盐覆之。即以上下釜相合,以六一泥固济,以文武火九日九夜,寒之一日一夜,开看:焕彻如寒霜素雪之状,又似钟乳垂穗之形,五色备具,无可比象。又更还取药三遍,以醋拌,如前以白盐末覆籍,一依前法布之,更无别异。如此可四五转讫,一依炼《金英丹法》炼之讫,然后将服。其势力不若金英丹,二种药并能延人寿命,愈疾。除此一小有陈丹消毒之者,并幽深难解,自非妙闲诀法,岂造次而可悟也?今所陈列,一无隐秘,冀有雅好之士,请于此无惑焉!

治癣方∶

◎化庚粉法

△太一三使丹法

取煎饼热拓,不限多少,日一遍,良。亦治浸淫疮。

上好庚一十两,汞五十两,贮于一罐内,常用火暖,将庚烧令赤,投于汞内,柳篦搅,化尽为度。用盐花三斤,与金泥同研,唯细。便入一大铛内匀平,上用勘盆子盖铛,以泥固济,週回令密,慢火锻之,却令汞飞上,以汞尽为度。次用煎汤沃盐花,候盐味尽为度。其庚粉于盘内,日曝干后,细研入在药内;雄黄八两,如鸡冠色者,研如粉;雌黄八两,通明叶子者,研如粉;戎盐四两,研如粉;金粉十两。右五味药并细研如粉,别换鼎合。一依前法,用米醋浓研,香墨匀涂合内,还用文火逼合,令药作汁。一依前法,用硝石四两细研如粉,安在合足内,实按,以面粘纸封定合足,便固济合盖,入于鼎内,准前法泥固济合足,合上用铁关定后,阴干。一依前法,先取铅三斤,于铫子内熔作汁,以杓子抄在合足四面,相次更熔铅汁,渐渐灌满鼎内,至合子上二寸以来。一依前法,选成合日,夜半子时起火。火候准前,初起六两,日加一两,至六十日满足。候鼎合冷定,用铁凿凿去黑铅,取合,其药当作紫金色。每一分于乳钵内细研,可制汞一斤,立成紫磨黄金。此非人世所有,是神仙秘授,若于助道,须知足乎!

水银霜一斤硃砂十两石亭脂十两雄黄十两

又方 净洗疮,取酱瓣、雀屎和敷之,瘥止。(《翼方》云∶取酱和尿涂之。)

◎伏药成制汞为庚法

右硃砂等三味别捣讫,和,布置不异前法,还以银霜布诸药上,帛覆之,合上下釜,固济飞之。凡用猪负革脂者,是老母猪近脊梁边脂也。

又方 水银、芜荑和酥敷之。

汞一斤,药一分,于新铁铫子内,药置汞上,用茶碗子盖,固济。如法,安铫子于火上,专听里面滴滴声,即将铫子于水内淬底。如此十数度,其汞已伏。研砂如黑铅砂子,别入甘锅销毚,当为紫磨金。其于变化,不可具载。

△造紫游丹法

又方 日中午捣桃叶汁敷之。

◎四壁柜硃砂法

硃砂雄黄曾青石亭脂各五两

又方 捣刺蓟汁敷,并服之。

《四壁柜硃砂》,其法能除风冷,漫暖骨体,悦泽颜色,久服无疾,延年益寿。

右别捣研,水银十两别研;石胆三两,别捣筛,白石英别熬令沸,尽取三两此别味恐是错,多是白矾,石英不沸也;阳起石三两,别捣;石胆六两,别捣筛,取东岳者用之;矾石五两,直尔筛;生用之;朴消六两,别研筛;磁石三两,别捣筛,又朴消三两,和诸药,余三两,用覆诸药上,自外者并依前法治理,如前醋拌,令依法十遍余止,其布置飞炼日数重转,一依前,无异同也。凡承前已来飞炼诸药等精讫,皆须重转三两度,然可堪用。比见丹无验,唯觉毒害者,为转数不多,所以无验矣。但飞炼未曾重转者,如此杂石未得丹者,气盛在药中,不毒何待?然圣人设法,意在救厄难。且世中庸愚,情在名利。先不闲药理,复不究方书。或见浅方,或闻传说,因即孟浪顽心,自谓更无比类。复有无知之辈,视听未弘,疾疹既缠,岂与力惜未之于彼!又偃仰风神,旨在得物,为未欲,愧于容色。余亦不欲论之于此。然性命之事非轻,但杂石稍堪服食,实为非久,请有道君子审而详之,忽有失理于毫微,幸改之从正耳。

又方 烧蛇蜕一具,酒调服之。

针砂一斤,硫黄四两,硃砂三两,白矾四两,盐一两。

△造小还丹法

大通水银丸,疥癣第四。又方 服地黄汁佳。

右以浓醋一斗五升,煮针砂、硫黄二味,令干,以火锻之,待鬼焰出尽后,放冷,研。别入硫黄一两,又用醋一斗五升更煮。候干,依前锻之,鬼焰尽即止。放冷,以水淘取紫汁,去其针砂,澄紫汁极清,去其水,尽阴干。即入白矾、盐同研,内瓷瓶中,四面下火锻之,侯瓶内沸定即止。待冷,出之,细研,以醋拌为柜,先用药一半入铅桶中,筑实,即以金薄两重,硃砂入柜上,又以余柜盖之,筑实,以四两火养三七日,即换入铜桶中,密固济,用六两火养,三七日足,即用十斤火锻之,任火自销。寒炉出药,硃砂已伏。于润湿地薄摊,盆合一复时,出火毒了,细研,以枣肉和丸如麻子大。每日空腹,以温水下五丸。以铅作桶,可重二斤,以铜作桶,可重三斤忌羊血。

水银一斤 石硫黄四两,飞炼如硃色,依大丹法出毒了研如粉光明砂三两,别捣研 犀角末四两,别捣研 麝香二两,别研

又方 服驴尿良。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右五味搅和令调,以枣肉和为丸,如大麻子许,每食后一丸,去心忪,热风鬼气,邪痊虫毒,天行瘟疟,镇心,益五藏,利关节,除胀满心痛,中恶,益颜色,明耳目。热毒风服五百丸,瘟疟服一百丸,天行饮下十丸,虫毒准上,心忪二十丸,每食后只可二三丸,不可多服,垒至如前,功能不可具载。略而言之,余依本草。

又方 捣羊蹄根和乳涂之。

△又法

又方 醋煮艾涂之。

石亭脂四两 水银一斤 铅黄华三两 金一两,成薄者

又方 捣莨菪根,蜜和敷之。

右水银、金,铅黄等,加功细研,取大铁瓶莹磨之末。硫黄三两,先布瓶下为籍,次下前三味,讫,又布。余一两硫黄末为覆,次下盖。都毕,以六一泥固济,火先文后武,七日七夜止。又寒半日开之,其中尽化为丹,焕然晖赫,光曜眼目。准此丹一两,用牛黄、麝香各半钱,重于洪州土钵中,以玉锤研之极细,用枣穰丸如梧子。每日食后,枣裹之食三丸,治风颠痫,失心鬼魅魍魉等,久服凝骨髓,益血脉,润肌肤,出颜色,安魂魄,通神仙也。

治湿癣肥疮方∶

△造艮雪丹法

用大麻 敷之,五日瘥。

汞一斤,以炼成十三两锡,破以次计之,即时合者八两汞、六两半锡,其中杂药,谨录如左:吴白矾六两,于铛中熔,以火熬沸,尽使干讫,即捣筛为末。用此炼白矾,今时炼六两秤得五两,黄矾四两为末。于铛中熬使干,更捣筛为末。太阴玄精二两,捣筛为末。朴消二两,捣碎熬使水气尽为末。伏龙肝四两为末,取一两和盐及诸药。增盐六两,捣筛为末,于铛中熬取干。初炼锡三遍讫,更熔,投好醋中杀锡毒,更于铛中熔讫,以水银投锡中,以铁杖搅使相和置薄,掘地作浅坑子,以一张纸籍下,取写勿流于地上,纸上留者,水银和银是也。仍以好醋喷之使湿,即急盖其上,次熬盐使干讫,取黄矾、白矾、伏龙肝二两总和捣,勿留于臼中,捣之为末,以鹿筛度之,入少许醋拌,勿使湿;取二两伏龙肝籍釜下,铁匙按之,使平实;次以盐燥末二匙,按使平实;次朴消,还以匙拨使平实。即内药,但平拨,不须实,以匙多少抿使平整。即以盆子覆上,固济使密,著火三日两夜,开药收取。如恐不尽,所有恶者并铛中药滓,总和于一小盆中,取少醋喷之,使才润,细研之讫,以一匙内底,盖盐,依初飞法固济讫,著火两日一夜,即开看,所有水银并皆尽矣,取药即休。此药主镇心安藏,除邪瘴恶气、痊忤、风癫风痫等疾。飞药三两转巳后,可研令极细,以枣穰和为丸,丸如麻子大,每日服四丸。若不觉有异者,渐加至六七丸。每旦服之,不过三二丸。其药性微冷,若先患冷疾,不宜服之。治传尸、疟瘴、疠时气,一切热病,入口立愈,神效。若用入面脂,治皯<黑曾>。太阴玄精出河东解县界,盐池中,水采之,其色理如玉质无异,其形似龟甲,以殊黑重者不堪,黄明者上也。

治癣久不瘥者方∶

△造赤雪流硃丹法

取自死蛇烧作灰,以猪脂和涂即瘥。

右雄黄一斤捣,轻纱筛讫,以苦酒拌和之,令浥浥,日干,干更拌,如此十遍止。与白盐末拌和,以盐覆籍,固济,一日一夜后,以微火炙六一泥,令极干。渐加火,勿须猛,更一日一夜。即加猛火,令其下釜旦暮常须与火同色,不得暂时令火微弱,如此烧三日三夜止。寒之一复时,开取上釜药精,更微研之。下釜余滓亦捣,以药精相和,饭拌令浥浥。依前布置,文武火一如前法烧之。药成,焕然晖赫,并作垂珠色丝之状,又似结纲张罗之势,光彩鲜明,耀人目睛,见之者不觉心神惊骇,惟宜安心。若有卒暴之病,及垂死欲气绝,及已绝者,以药细研之,可三四麻子大,直尔鸡子黄许酒灌之,令药入口,即扶起头,少时即差。其口禁不受药者,可斡上齿而灌之,令药入口,以手按之下腹,及摇动之,使其药气流散,须臾即苏。治其鬼邪之病,小小疟疾,入口即愈。此药神验,不可具说,但恨造次,无人解炼用之。

治小儿癣方∶

△炼太阳粉法

以蛇床子捣末,猪脂和敷之。

石亭脂十斤 盐花五升 伏龙肝二斤 左味三斗

治瘙痒方∶

右石亭脂破如豆大,用盐花和左味煮之七日七夜,其脂以布袋盛之,悬勿令著铁,煮毒性尽出,研,和前伏龙肝令均入内釜中。先布盐花,安亭脂尽,上还将白盐为盖了,固济之,三日三夜文武火,依前法锻讫,寒之半日开。谨案《本草》云:石亭脂味酸,温有毒,主治妇人阴蚀、疽痔恶血,坚筋骨,治头秃、心腹积聚邪气、冷癖在胁、呕逆上气、脚冷疼弱无力,及鼻衄、恶疮,兼下部漏疮,止血杀疥虫,治脚气。男子阴痿、阳道衰弱,妇人体冷血气、腹内雷鸣,但是患冷,诸药不能疗者,服之不过三五日愈。服之法,令研粉令极细,以饭和为丸,丸如梧桐子大,每日空腹服五六丸,酒送之,若兼余草药为丸,服之益佳也。

以水银和胡粉敷之。

△造金丹法

治身体瘙痒,白如癣状者方∶

黄金八两,错碎为末水银八两,以前金末水银榄一宿,化为泥雄黄一斤雌黄一斤

楮子 猪胰 矾石

右以前雄雌二味细研,如粉,乃和之,皆于六一土釜中密固济,炭火九日九夜煅之,寒二日,刮取飞精。先别作筒,用淳左味铅钗丹作泥,涂筒里,令极干。又以左味飞精如软泥内筒中,坚之。以铜盖覆上,六一固济。作铁钩悬筒,令底去地二三寸,马通火温之,常令筒底微絜六七十日。寒之,发取药赤如丹,即成也。更研治,以枣穰和丸如小豆大,旦以井花水向日服一丸,七日玉女来侍,二百日行厨至,三百日寿与天地齐。此方似金液而小异,若马通难得,用糠火亦得也。

上四味,以苦酒一升合捣,令熟拭身,日三。

△造铅丹法治一节热及鬼气、癫痫病及疟疾

治 易方∶

铅四斤炼熟使 水银一斤盐研令净

以三年醋磨乌贼骨,先以布摩肉,令赤敷之。

右取黍谷二斗蒸之,令破蒸熟,以醋浆水投谷中,密盖五六日,令为醋。次用车辙中土,筛安拌中,搅和似煎饼面。取铅销之,投泥中拌半。即于好铛中,更洋铅令销,暖汞投一斤铅中,待泻凝,以绳子系之,悬于铛中二七日,其精自下醋中。收淘洗令净,和朴消、消石各一两,如飞丹法三遍,飞之,每转三日。收取精,以饭和为丸,丸如麻子大。每有诸热病者,皆治之。

又方 醋磨硫黄涂上。(《集验方》磨硫黄、附子,使熟,将卧以布拭病上,乃以药敷之)。

△炼紫精丹法

又方 取蜣螂捣烂涂之,当揩令热封上,一宿瘥。

水银一斤 石亭脂半斤

又方 白蔹 薰陆香上二味,为末,揩上,井水服之。

已上二味入瓶固济,用黄土纸筋为泥,泥瓶子身三遍,可厚一大寸已。上用瓷盏合瓶子口,以六一泥固济之,可厚半寸。用火三日三夜,一日一夜半文,一日一夜半武。日满出药,打碎,取新青竹筒盛,和醋于筒中,又于大釜中重汤煮之三日夜,常令鱼目沸,日满,以冷水淘去醋味,曝干一日,还内筒中,以清水和朴消,如前煮一复时,出药、净淘,曝干,捣为末极细,用枣穰和少麝香丸之。欲丸时,和少酥及用涂手,不然即著手。丸如梧桐子大,每日食上服之五丸,去诸风疾,明目补心。二斤已上变白,功力既多,卒难陈述。忌与《流珠方》同,亦用麝香一钱秤之。流珠方在后。

又方 硫黄 雌黄 槲皮 蛇蜕

△造流珠丹法

上四味,捣筛,以清漆合和,薄涂白处。欲涂时,先以巴豆半截拭白处,皮微破,然后敷之,不过三两度。

硫黄一斤,铛中以小麻油煮之,取黑为度;即用灰汁煮之,去油讫,即研盐,于铛中伏之,用六一泥固济铛口,以文火经一日两夜,又用武火渐加,以铛赤为度。去火,待寒出药,清水淘去盐味,取酒七升,蜜半升,亦云一升蜜,一如《紫精丹》法煮之,三日三夜。出药,清水淘去酒味,曝干捣筛,以枣穰丸之,更捣五六千杵,至万尤佳。丸如梧桐子大。空心服,每日三十丸,觉热即减至十五丸,长年服者,每日只可五丸。所有冷风等病,无不愈者忌蒜米醋。

又方 硫黄 水银 矾石 灶墨

△七返丹砂法

上四味,捣末,纳坩子中,以葱涕和研,临卧敷病上。

汞一大斤,安瓷瓶子中,瓷碗合之,用六一泥固济讫,以文火渐烧,数至六七日,即武火一日成。如此七转,堪服。其火每转须减损之,如不减,恐药不佳也。

九江散 治白癜风,及二百六十种大风方。

△造玉泉眼药方

当归 石南 附子 踯躅 秦艽 菊花 干姜 防风 雄黄 丹砂 麝香 斑蝥 蜀椒 连翘 鬼箭羽 石长生 知母 鬼臼 人参 王不留行 石斛 天雄 乌头 独活 防己 莽草 水蛭 虻虫 地胆

右取水精二两未之,乳半合和,瓷瓶中盛之,蜜固济,勿泄气。埋地下百日,出之,置一灶孔,熏之一日。开之,青白如玉。取铅锡成炼者二斤熔之,以此药丸如梧桐子大,投中搅之,为真白矣。若眼不见物及赤,但不损睛,取一丸如黍米大点目眦,尤良。

上三十味,诸虫皆去足翘,熬炙令熟为散,酒服方寸匕,日再。其病入发,令发白,服之百日愈,发还黑。

△太山张和煮石法

又方 天雄 白蔹 黄芩 干姜 附子 商陆 踯躅

章柳根六斤杏仁五升酸枣仁五升槐子一升,别捣

上七味,治下筛,酒服五分匕,日三。

右三味先捣,槐子以水搅之,去滓取汁,和前药,内不津器中,埋舍北阴地,入土一尺,以土覆之,百日发取,名曰太一神水。取河中青白石,如桃李大者五升,取北流水九升,煮之一沸,以神水二合搅之,又煮一沸。候石熟,任意食。食之五日后,万病愈,一年寿命延永,久服白日升天矣!取神水二升,渍生铁二斤,十日化为白银矣!

又方 酒服生胡麻油一合,日三,稍稍加至五合。慎生冷、猪、鸡、鱼、蒜等。百日服五斗瘥。

△添离用兑法凡四法

治白癜方∶

离一两兑半两

矾石 硫黄

石以埚洋之,先下离,次下兑,取柳木搅令均;次下黄矾一分,准前搅之,令均泻出成锭。取黄土和左味作埚,干之,即取黄矾硇砂,胡同律各一两,赤土一升和左味为泥裹之,内中三四,固之令密,火之十余遍,以氈拭令黑气尽为度。如难尽,取赤盐和左味为泥裹之,乱发缠之,入火烧之,其赤盐作声、如是更为数遍,以黑尽为限。然取硇砂作浆,牛粪火烧之佳也。

上二味,为末,醋和敷之。

△又法

又方 平旦以手掉取韭头上露涂之,极效。

离一两 兑七钱 熟铜一钱

又方 取罗摩草煮汁拭之,亦揩令伤 白汁涂之。

右合洋成锭,待冷,又入火烧之,令极热。投马通中冷,将锤锤之,入火烧之,又锤,令离锭薄如纸。剪破如指大,取黄矾一升末之,同律三分,硇砂二分捣为末,取黄土为泥作埚子、埚子盖之讫,布离叶于中,以前药重重裹之,密固埚口,于牛粪火中烧之一日一夜,常令埚赤,以好为度矣。

又方 锻石松脂酒主之。

△又法

又方 以蛇蜕皮熬,摩数百过,弃置草中。

离兑对作,波斯盐、绿赤土、胡同律、硇砂等分,以左味为泥裹之,厚三分,猛火火之,如此五十遍已上。即以金牙一两末之,以浆水三升煮之,从旦至暮时,以布裹离,横木悬之,勿使着器,任用之。

又方 树空中水洗桂末,唾和涂之,日三。

△又法

又方 以水银数数拭之,令热即消,瘥乃止。

硇砂一两紫铆一两石胆一分胡同律一两

治凡身诸处白驳渐渐长似癣,不瘥方∶

右以猪脂一为泥榇埚底,烊离出之,如硃而光,烊了为薄锭,以赤土十两末之,风化灰三两、硇砂三两、赤盐五两、赤石脂五两、石盐三两,右已上药必须精治之,以左味和为泥,可离锭大小布纸上,厚一二分,裹三锭寸,烊火之,以赤烟尽为度。开之,以左味洗之,准前裹火之,以浆洗之三十遍,即表里赤光,为梵天宝也。

取鳗鲡鱼脂涂之。先揩病上使痛,然后涂之。

△伏汞要法

又方 灸左右手中指节去延外宛中三壮,未瘥报之。

夫汞遇火则飞,不能使住。凡所为者,盖亦多矣。若非物制伏,不可为之。今以药伏之,万不失一。

治皮中紫赤疵痣,去靥秽方∶

乌头赤石脂石盐白盐胡椒雄黄荜拨黄矾石黄硇砂黑盐

干漆 雌黄 矾石 雄黄 巴豆 炭皮

右捣为末,以左味和为泥,团作锅形,以汞置中,巾裹之,以横木穿之,入釜煮以左味,三日夜出之,入霜钵中;还以左味和乌头、硇砂、云母等分研之,七日三易药,洗之。以油盐硇砂少许,入釜中煮之一日夜,任用也。

上六味,治下筛,鸡子白和涂,故帛贴病上,日二易。

△素真用锡去晕法

治赤疵方∶

右以取白不限多少,打令薄厚似纸,方二寸,十斤已上始可为之,多则热气相蒸,少则不堪。取一瓷器,可物多少令满,从下布之一重蒜韭,如此重重相次,令满,器口大小盖之,漆固令密,埋地中。经百日出,即成,不得欠一日。其马通屋下安置,日满出之。熔一斤和上鍮一两,若软加鍮,坚加白。其蒜取赤皮者佳,左味取三年者然可用,著少盐一如食法。

用京墨、大蒜、鳝血合涂之。

△素真用兑添白铜法

治赘疵痣方∶

白铜一斤 锡一两

雄黄 硫黄 真珠 矾石 巴豆 茹 藜芦

右令烊之泻酒中,出之打破,取伏汞一两、胡同律二两、油脂一升,煮令脂尽,胡粉色赤,即伏火。即以前兑体熔之投水中,取白黑二矾、胡同律、硇砂、白盐各二两合洋之,泻安锭池中,成矣。若脆不任用,即火之令赤,投牛脂中,十遍即柔矣。

上七味,治下筛,以真漆合和如泥,以涂点病上,须成疮及去面 皮中紫,不耐漆人不得用,以鸡子白和之。

△赤铜去晕法

去疣目方∶

右取熟铜打作叶,长三寸,阔三寸,取牛皮胶煮之如粥,以铜叶内中,以盐封之,内炉中火之,令烟尽极赤出,冷之,于砧上打之,黑皮自落,如此十遍已上止。即以醋浆水煮令极沸,烧叶赤,内浆中,出之,以刷刷之,于埚中烊之,泻灰汁中,散为珠子,其色黄白,至十遍止。不须更泻成。兑凡十两,可得三两成,入梅浆洗之,令白也。

松柏脂合和涂之,一宿失矣。

△波斯用苦楝子添鍮法

又方 以石硫黄揩六七遍。

乌梅一石 苦楝子一石 硇砂一斤 波斯鍮二斤

又方 以杏仁烧令黑,研膏涂上。

雀粪一升 贺州钅?一斤 兑五两

又方 以猪脂痒处揩之,令少许血出,即瘥。

右取苦楝子二升,熟酒研之,新醋二升,雀粪半升研之,盐一合,相和令调,取桑木作槽,长八寸,阔三寸,深七寸。置前药于槽中,熔波斯鍮一斤,下少硇砂,熟搅之。候清,泻槽中药汁里,冷出之,用氈揩洗令净,炙令干,明时用之,搅药忌铁物也。如此十遍,烊泻药槽中佳也。白兑十两,波斯鍮四两、炼锡一两,须先熔兑,次下波斯鍮,次下锡,下硇砂,搅之,泻为锭甚妙。如脆,入牛脂中,煮柔之,色不明,以梅浆洗之。

又方 苦酒渍锻石六七日,滴取汁点疣上小作,疣即落。

△素真用鍮要法

又方 取牛口中涎,数涂自落。

成炼波斯鍮二两 兑二两 硇砂三豆许 大盐三指撮

又方 着艾炷疣目上,灸之三壮即除。

右置埚中相和,熔之成,熔少时,又火之令赤,泻著盐水中,如此四五遍止。即以梅浆洗之六七遍,以白为度。入梅浆先烧令赤,然后投浆中,其浆亦瓷器中火之令热。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素真用雄黄要法此法内雌黄似合入近后伏二黄法内。

雄黄一两 雌黄一两

右置猪脂中,煮之三百沸,即取热铜十两、兑三两令烊,搅之,取黑矾末投中佳也。

△素真用铁法

右取生铁捣碎、筛、细研,十两。打锡为薄,如杯形裹上末。用擸木为灰,熟研之令光。然后入锡杯了,重入甘埚中,入风炉内火之,候铁欲动不动即取,勿令绝碎。纸裹著炉中铁上,其铁即沸,看锡凝定,即安兑添之沸,其兑以铁上如不相入,即更下勿郎藤,其兑铁即和。即以铁焊研兑下,掠却不浮,看兑不动,即下炉中热灰覆上。良久,还将钾抉余热气,以竹筋点水沃兑上,三两遍止,任意用之。勿郎藤,其茎大如指,其子亦堪食,稍饴少许,生在山中,或生平地,缠草而生,茎上有刺,刺相对生,叶如边雁,齿大如指,叶叶相对。取时勿惊动,仍取其根,必须阴干,勿令日干,七月八月,子熟赤色。其铁取犁头铁,白色佳,余并不堪用。

△伏雄雌二黄用锡法据法合有雌黄,今元本内阙

雄黄十两未之锡三两

铛中合熔,出之入皮袋中,揉使碎,入甘埚中火之。其甘埚中安药了,以盖合之密固,入风炉吹之,令埚同火色。寒之,开其色似金,堪入伏火用之,佳也。二物准数别行。

◎造硇砂浆池法

硇砂五两乌梅半升碎左味一升

右以土釜中煎之,五分减二,堪用。

△造梅浆法

梅二升,去仁碎之

右以水一升、盐半升,土釜煮之,烧令赤洗之。

△炼丹合杀鬼丸法

硃砂雄黄雌黄黎芦鬼比目桃仁乌头附子半夏石硫黄巴豆犀角鬼臼麝香白赤术鬼箭蜈蚣野葛牛黄

右各二分,捣筛为末,以兰草汁合为丸,丸如鸡子大。烧一丸,百鬼皆卒。抱朴子用此药飞三奇丹也。

△炼矾石伏汞法

并州矾石十斤,捣为末,以瓜州矾和左味拌之三十遍,入釜飞之。每二十一日一开,更加生矾石三分之一,还拌生者飞之。生者性利,相接即止。三十日已上者,蝼蚁之状,光明可爱,百日弥佳。右取帛裹之,内筒中蒸三日夜,末之。一两粉制汞一斤,若令赤,左味煮之,令干,色紫赤止。釜中不上,准法烧之,以赤瑾上团之,入风炉火之,百日,风化为灰。准矾石三斤,用脂一斤,铁器中炒之,以脂尽为度。汞十斤、矾石、铁器猛火火之,搅令烟入即成。然后土团前汞,密封,内釜中,火之九日夜止,任用之。能先以脂熟熬,后入埚中火之一百日,弥胜。取铛中熬之,加矾石末一度,如锡,再度如石。

△造白玉法

右取大蛤蒲捣为末,细研之,取一斤内竹筒中,复内消石,密固之,内左味中,二十日成水后,取白石英半斤捣作末,投筒中,即凝。出之,好炭火火之,令赤,即成白玉,亦服饵之也。

△造真珠法二首

右取光明蚌壳削去上皮,以醋中煮之令熟,出,细条之,丸作珠大小,任意取鲤,破腹开,内珠置中,还随令合,蒸之令极熟,出珠。未蒸前钻孔,以猪毛穿中。又取云母,以白羊乳煮之数沸,出令温,以珠著中渍之,经宿然后洗令净,成矣。

△又法

以鳔胶和蚌屑作珠,随意大小,钻孔,近草火后炙令干。以两砖支一罂,置珠瓦上,复以一瓦盖上,泥砖四边作灶形,以草火烧之令赤。出之,取蚌屑盛筒中四个口,内于瓷器,以左味浸之十日,即色变珠成。

△造石碌法

铜青一斤 石黛半斤 雌黄五两 柏汁一斤

右和合,日干,入尽,用之精妙也。

△造石黛法

苏方木半斤,细碎之

右以水二斗煮取八升,又石灰二分著中,觉之令稠,煮令汁尽出讫。蓝汁浸之,五日成用。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发布于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大通水银丸,疥癣第四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