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是谁来自山川湖海

来源:http://www.aviodelta.com 作者:书评随笔 人气:120 发布时间:2019-07-11
摘要:摘要 :若是有缘,便会再见,再次相见,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形,周安安不敢去想。她害怕,怕见到时,于恒飞的身边真的多了一个人,那叫她如何是好。她伪装不来的,若真的是那一幕

摘要: 若是有缘,便会再见,再次相见,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形,周安安不敢去想。她害怕,怕见到时,于恒飞的身边真的多了一个人,那叫她如何是好。她伪装不来的,若真的是那一幕,她可能会当场哭红了眼,心碎了一地。那是学 ...

6宋幼安家住南方,不像是北上广那种大城市,却也是个省会城市。宋幼安家不是富裕,在整座城市中,只能算中等水平,打小,父母就没有亏待过宋幼安,待她是极好的。她也很是争气,考上了当地最好的学校,让父母很是欣慰。

图片 1

“嗨!新年好,安安,在干嘛呐?”宝玉 有空的时候,先打电话给了余安安,一来是新年问候,二来也想先问问她有关江临风的消息,自从他和江临风吵过一次后,两人就好象有些芥蒂,没事的时候谁都不主动联系了。 他也不想跟那个大嘴巴的林黛玉说出现在的情况,怕她先把事情传歪了。

6.8

若是有缘,便会再见,再次相见,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形,周安安不敢去想。她害怕,怕见到时,于恒飞的身边真的多了一个人,那叫她如何是好。她伪装不来的,若真的是那一幕,她可能会当场哭红了眼,心碎了一地。

宋幼安十四岁的那年暑假。“安儿,我看有很多公司都招暑假工,不如,你也去试试看,就当作是历练?”宋父把幼安叫到书房,看着报纸缓缓地说。“爸爸,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宋书安有些疑惑不解,毕竟以前爸爸可是舍不得她出去,怕她在外面受委屈。

单纯的孩子纯真的笑脸

“新年好,宝玉,正在家休息呐,怎么样,有事吗?”余安安礼貌地回答他到。

昆仑墟客房内,凤九忙前忙后,是有些累了,便躺在东华的怀里,迷糊了起来,“东华,你说,我们两个三生石上没有缘分,我们过得如此辛苦,也就罢了,怎么这墨渊上神和少绾姐姐是三生石上天定的缘分,怎么他们两个之间也会如此之苦呢?这天命真就如此不公吗?有情人,如何就有缘无分了。”凤九轻叹一声,“我们帮一帮他们吧,我觉得爱应该是甜的,可他们却太苦了。”

那是学生们高考后的暑假,周安安休息,不再忙忙碌碌。每年暑假,她都会去外面走走,度假,是她生活的一部分。去不同的地方,体味不一样的风土人情,总能让他心灵愈加的明净。

“我有一个朋友,他们公司正缺人,我就想着让你去锻炼锻炼胆量,那是个艺人公司,我知道你对那些个明星都没兴趣,所以我给你要了个做助理的职位。”说到这,宋父顿了顿。“不过,你要是不愿意去也行,你还从来没有独自外出过,这次要你出去做暑假工怕是有些为难你了,爸爸话就说到这儿了,你也大了,自己考虑考虑吧,晚些再来和我谈谈。”宋父低下头继续翻动报纸,挥挥手示意宋书安离开书房。

      是高二那年有了支教想法的吧,也只和要好的朋友提过,和父亲彻夜长谈过,却因为种种原因未能付之行动。这个夏天,如此一般,算是圆了自己一个小小的梦。回来的这几天也想过用文字记述这段如阳光般温暖灿烂的日子,只是日记本迟迟不来,那便记在这里吧。

“没什么要紧的是,只是想跟你拜年,顺便告诉你,我们家人同意我提前毕业出来创业啦!”

“好。”东华心疼地抱紧了怀中的人儿,“你睡会儿吧,我守着你。”

这个暑假,不知怎么了,她很累,懒懒地在家里一天睡到黑,一晚睡到亮,母亲总说她过着猪一样的生活。她不理,每日都那样,偶尔睡得累了,起床来上上网,淘淘宝。

第六十四章,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宋书安走出书房,轻轻地给父亲合上门。嘴里念叨着“去不去呢……”

    其实我不喜欢生活太过有计划,一来我知道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二来我总觉得船到桥头自然直,凡事顺其自然就好。只是大概的规划还是该有的,比如今年暑假去舟山,明年暑假要准备考研,考上研究生那年暑假来一次大西北之行……在学校的时候也尝试过鬼脚七书里写的那样,列一个周计划、月计划,发现这样真的很高效,做起事来流畅许多,前提当然是照着写的计划来。这样子做是不希望自己做起事来毫无头绪,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希望能够学着从容应对一些事情。好像挺矛盾的,性子有点懒散又不喜欢磨蹭,下雨天能懒懒散散的睡到中午,然后躺在床上看书听雨声,一天不动不出门(前几天有个朋友说以为我这样生活规律的人是不会赖床的呢,我说你想多了 ^_^ );晴天的时候又喜欢出门走走,约上三两同学去爬山、吃饭、看电影,没有可以一路的便一个人走走停停。

“哦!是吗?那太好啦,恭喜你马上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了!”余安安高兴地对宝玉到。

 

那天,无聊的,正在网上看衣服,电脑桌旁的手机响起。周安安看也没看一眼便接听了,“喂,你好,请问哪位?”她平淡地说。

“什么?伯父要你去给艺人做助理?幼安,你可千万别去,要是是个不错的明星还好,听说有些小明星名气不大脾气可大着呢!要是换成是我,我可受不了,伯父怎么放心让你去呢?”郑韫一脸的担忧。“还有,叔叔有没有告诉你是个什么艺人?”宋幼安耸了耸肩膀“我也不知道啊,好像是到了再安排。”“好啦”宋书安敲了敲郑韫的头“韫儿你不要这么吃惊好不好,我呢,把这个当做历练,于我总没有坏处。你不要担心我,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倒是你啊,傻丫头,照顾好你自己才对。”“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你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我支持你,你也记得照顾好自己,呜呜呜,未来两个月没有安安的日子好孤独啊。”郑韫做出伤心难过的样子,调皮地说。

图片 2

“这没什么好恭喜的,没有你们,我也不能干什么,嗯、、、你知道江临风他家里有什么消息吗?他近来跟你联系过吗?”宝玉还是把想问的问题跟她问了出来。

纵然凤九的药膳如何美味,此时的墨渊也是无心食用的,满腹心思全在后山药泉里,估计活了这么久都没有如此惦记过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后山药泉,还不是因为那里有个她。要不要去看看她,可是她不愿意见自己,去还是不去,纠结了还久,还是起身,披了件外袍,避开了自己的弟子,偷偷地走到了后山药泉石门外,既然不愿见,便如此远远地看看她也是好的,泉内的少绾扑腾扑腾的玩着水,果然还是那只不安分的凤凰,连泡药泉调息身体都如此折腾,“绾绾还是那么好看。”门外的墨渊居然看着看着,嘴角上扬,轻笑出了声。

电话那头沉默着,一言不发。“喂,请问哪位,听不到吗?”周安安有些不解。

爸爸,我决定了,我要去试试”

这个漫画真的好可爱

“你问他呀,他倒是在年夜的时候发了条信息来,也只是拜年问候而已,其它的就没说什么了,我也不知道他家里的意思,不过、、、”余安安说了一半突然不再说下去。

 

“喂,是我,还好吗?”带点深沉的味道,可周安安还是听出来了,是他,于恒飞。

“恩,我就知道我的女儿不会轻易退缩的,这才是我的好女儿,机票我已经给你订好了,你今晚准备一下行李,明天九点的飞机。到了北京后,就打电话给我,我都给你安排好了。记得照顾好自己。”

  在我的生活里,许多是计划好的事情,但也有太多是临时决定的事情,这次的支教便是其中之一。那天中午表姐和我说没有合适的暑假工,便转念一想,去支教吧……先是等着西部公益组织联盟的第三批招募,等来的却是只招男生不招女生,因为女生太多了。可是我的心已经定了呀,我要去支教,不能就这么算了的。然后我就缠着他们问问能不能多招一个我,把我当男生使唤也行呀,可能是我锲而不舍的精神感动了他们吧(•͈˽•͈)负责人给我推荐了好几个支教群,进入发现都是招募结束了,欲哭无泪。后来的后来,群里有个人和我说可以上CTA看一看,又一次带着期待的心情点击进入这个网站,记不得为什么选择了西部爱心公益社了,也想过去青海,可是人家只招18个还是教高中生,竞争力大不说我怕误人子弟。小学生嘛,还是比较容易对付的,再说本来就是抱着陪他们度过一段时光的想法,知识,这一辈子都是学不完的,慢慢学,不着急,可是童年只有一次呀。一轮轮面试笔试,虽不说战战兢兢,但也是小心对待,忐忑不安的等待。也想过不成功的话怎么办,不成功就只能等两三年再去了,反正是要去的,只是可能会有点不甘心吧,幸运的是这些都是后话了。

“不过什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宝玉听她欲言又止的态度,关切地问到。

好歹也是魔族始祖,对有人偷窥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没有察觉呢?敏锐的洞察力这只凤凰也是有的。“是谁在哪里?还不给祖宗我滚出来。”少绾警惕起来,但是想想这是天族圣地,是他的地盘,又有哪个宵小之徒敢再次放肆呢?

穿透心灵的一阵剧痛,周安安呆滞地看着电脑屏幕上那一件飘逸的雪纺纱裙。

第六十四章,是谁来自山川湖海。“知道了,爸爸,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您和妈妈在家里好好地放心吧。”

  做过什么准备就不说了,谁要做些什么还不得做些准备么。我也去过各个社交平台看一些别人写的对于大学生短期支教的看法以及感受,太多参差不一的说法了,更多的是指责吧,只是我记忆深刻的是那个支教队员说的“短期支教,无论如何,都是利大于弊”,是一种肯定吧;我也问过短期支教的哥哥们,我以为会支持我,得来的却是“没有这个必要,你就是喜欢给自己找罪受”,明明是做过这件事情的人呀,就是这样才问的你们啊,为什么就不赞同我去呢;也问过要好的同学们,大多也不赞同我去,只有从小玩到大的那个女朋友说“你想去就去吧,不是一直都想去么”……明明报名的时候很干脆呀,为什么到敲定的时候又犹豫了呢,我和哥哥说我怕自己无法带给孩子们什么,他说还没有尝试你又怎么知道呢,想去就去吧,做了再说。那一刻,让我有种想哭的冲动,两年前多少人不支持我报法学,是他陪着我去填的志愿,对我选的路没说什么话。那就大胆的往前走吧。

“没什么,也可能是我多心,我怕我猜错了就不好啦,你还是亲自和他谈吧!”余安安这样跟宝玉解释到。

墨渊正犹豫是否要现身相见,却见红衣女子飞身而来,药泉浸湿的衣衫紧紧地贴着身体,显得格外的凹凸有致,墨渊直接看呆了眼,全然没有注意一杆朔叶枪直指自己胸口。

“你还好吗?还记得我吗?是不是,是不是不方便接听电话?”于恒飞咬着嘴唇,过了许久才问她。

下了飞机后,宋幼安按照父亲给的地址乘坐出租车找到了那家公司。只见公司门口有一名中年男子正在焦急地等待着什么。看到宋幼安,男子热情的走过去“你就是老宋的女儿,宋幼安吧?”

图片 3

“那好吧!我自己去问他好了,现在我能问你家人对你提前创业的意见是怎样的吗?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快些得到你们的消息,不管是什么都行!”

“祖宗我竟不识,请问您是哪位啊?”少绾以为自己伪装的很好,其实那一瞬间的慌乱,早已出卖了自己,原来自己还是放不下。

周安安终于缓过神来,道了两个字,“还好。”之后又是长长的寂静。

“恩?我是宋幼安,请问您是哪位?”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他们还在考虑,我还不知道他们的态度,但我想他们的分歧很大,估计得由我爷爷来做决定,你知道我爸妈都听他的!”

“绾绾,我。。。。你一定要这样吗?”墨渊近乎讨好的口吻,似是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小安,我现在在你家楼下,你下来吧,我和小A一起的。”于恒飞叹息着说,他感受得到周安安对自己的戒备与冷漠。

“我就是你爸爸的朋友,我是这家公司的人事部总监,这个暑假恰好缺人,老宋说想让你来历练,我就同意了,来,进来说吧,我先带你熟悉熟悉工作,以后可以叫我赵叔叔。”说着,便带着宋幼安进了公司。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善交际,只是不喜交际,以至高中朋友聊天玩笑说到“你不和别人相处交往,又怎么能认识到优秀的男生呢”      ^_^ 我也不知道,我也很无奈呀。和相熟的同学们在一起可以疯的像个傻子,也可以在室友们都在视频打电话的时候一个人坐在床上听歌看书;可以在路边吃烧烤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却懒得赴一场精致菜肴的约;当人群都在热闹狂欢的时候,我真的可以就安静的坐在那里,我想可能真的也不太合时宜,可让我去敷衍附和我又做不到。就像一个大学同学因为成绩的事找我倾诉,我说我真的不会安慰人,她说看到我发这个她一下子就哭了出来,真的挺抱歉的,如果当时在一起的话我虽不会安慰人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坐多久都可以,再给你一个拥抱。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很矛盾,矛盾的烦人,可是人生、生活不就是一个个矛盾体构成的么,制造麻烦,解决麻烦;也觉得自己并不像大人们口中说的懂事乖巧,而是有时太过任性,太犟(不,是执着),所以听到别人说我就和小孩子一样,还是好开心 ^_^ 也没想到能和队友们相处的如此愉快,没想过愿意吐露彼此的心声,没想到孩子们那么喜欢自己,喜欢到让我觉得自己承受不起。

“哦,那估计不会那么快有结果,这事情也不是小事,他们这么慎重也是为你的将来考虑,不管结果怎样,我都要谢谢你对我的信任!”宝玉真心地对她说到。

“绾绾?敢问阁下您是哪位啊?祖宗我的名字也是你喊的?”这个名字是记忆中的阿渊喊的,而不是眼前的这个天族战神,皮囊是一样,可是曾经的已经不复存在。

小A是周安安大学时的好朋友,两个女孩子是同县城的好老乡;只是大学毕业后,小A就回了县城,而周安安是在三个月后才回来的。

“你的任务主要就是当明星的助理,他们的日程安排还有喜好你都要清楚。你先到处逛逛,我把艺人叫来你们认识认识。”

图片 4

“你不用这样说,这样说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余安安难得在宝玉面前显出羞涩来:“你也不用着急,一有消息我就会给你打电话的,好吗?”

“绾绾,我是墨渊啊,是你的阿渊啊!”墨渊急了,直接用手掌抓住朔叶枪,犀利地枪头,刺穿了墨渊的手掌,鲜红的血溢满了整个手掌,正滴向地面,此时的少绾有些慌。

周安安从没向小A说起过她和于恒飞之间的那点事,只轻描淡写地说彼此不适合,分手了,所以自己就回来了。

“好的,谢谢赵叔叔”

谢谢曾经还陌生的你

“也不用急,你也好好想清楚,不管怎样,我都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就这样吧,等过年大家都忙过了,我们再好好在一起玩玩!再见,安安。”

“你。。。。。。你走吧,祖宗我要回药泉去了。”少绾收起朔叶枪,准备转身走人。

小A一向大大咧咧惯了,就当周安安说的是真话,之后从没再过问。

从进来开始,宋幼安就听到了一阵悠扬的吉他曲,一直想去瞧瞧。她被吉他声儿带到了一扇木门前,门虚掩着。宋幼安轻轻地推开门,只见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男孩儿在弹吉他。男孩子很认真,没有注意到宋幼安。而宋幼安也不想打扰他,就静静地站在门口听着。一曲终了。

      白日里阳光炙热,夜晚的星星遥远而明亮,日子过得简单而快乐,白天给孩子们上课打饭,陪他们聊天做游戏;晚上和队友们一起备课闲聊,一起约厕所约澡……一个人洗完澡在教学楼门口坐着吹头发,看月亮爬过一个又一个树梢头,看星星对我眨眼睛,耳边呼啸而过的是风声和沙沙树叶声,还有从不停息的蝉鸣声呀。康德说过:“这个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心灵感到深深的震撼:  一是我们头上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法则。”这段如阳光般灿烂温暖的日子里,每天都被感动着,走在宽阔的马路上,走在校园里,抬头一望就是满天星光,如何不感动;每天孩子们简单贺卡里的祝福和他们纯真的话语,让你又想笑又想哭…… 日子惬意的竟然让我不想回到原来的生活轨道上,只是这不是老了以后才应该过得日子么?我也知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人生不就是这样么,一路上走走停停,人来人往……谁又不是谁生命中的过客呢?既然有缘陪伴彼此度过这一段时光,那就快乐的去过活这一段日子,该离开的时候挥挥手道一声各自珍重足矣。我向来不喜送别,离别的场面太过让人伤感,即使来日可期,更何况再无相见之日了呢。真的很喜欢这一句“你走,我不去送你;你来,风雨无阻,我都会去接你。”

“好的,再见,宝玉。”

“咳咳咳。。。。。。。”激烈的咳嗽声止住了少绾的步伐,略微怔了一下,侧身眼角的余光,看到满口鲜血的墨渊,脸色惨白。

只是一个星期前,小A突然接到于恒飞的电话,才得知周安安原来是背着于恒飞偷偷离开的。她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他们间定有误会。

“你是谁?”男孩子发现了她,一脸的疑惑。

图片 5

挂断和安安的电话,宝玉想了想,还是决定在江临风打个电话,不管怎么说,都还是好朋友,事情是自己先造成的,也应该自己去解决。

“哎,哎,哎,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在这儿装可怜给祖宗我看,祖宗告诉你,这招是没有用的。”还不忘用手推了推墨渊,少绾没有想到的是,她这一推不仅没有带修为,甚至没有用什么力道,墨渊却身体一软,瘫倒了在了地上。

所以,她才决定帮着于恒飞瞒着周安安,没有告诉周安安于恒飞要来找她的事情。

“很抱歉打扰了你,我听到了你的琴声,觉得很好听所以就进来了,如果你觉得困扰的话,我现在就离开,真的很抱歉”宋幼安一脸歉意,正准备走。

这张画风最正

“你好临风,过年好呀,没什么活动吧?”宝玉一但想开了,身心顿时轻松起来,说话的语气也放松了许多,不再象放不下心事时的那样拿得沉重。

偶尔迷糊如少绾,被墨渊这突如其来口吐鲜血,瘫倒在地的模样,吓到了,果然还是躺在棺材里好,外面的世界太吓人了。顾不上,认不认识,避不避嫌了,赶忙上去扶起墨渊,急切地问道:“喂喂,喂喂,你怎么了?你别死在祖宗我跟前啊,到时赖上我,那祖宗可又要被冤死一回了。。。。东华,白毛,你死哪儿去了啊,关键时候就看不见你人。”

周安安有些紧张,握着手机说不出一句话,心脏在疯狂的跳跃。看看窗外蓝蓝的天空,灿烂的阳光,她的心,像极了风起中文网上羚儿在其作品《抬头阳光,明媚忧伤》表达的那样,既开心又有几分淡淡的难过。

温韵北越发疑惑了“等等,你不认识我?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有一个晚上,一个小队的人要给自己加加餐,便一起走了一段马路去吃了烧烤,最近一段日子胃口不是很好,可就是这个晚上让我觉得吃什么真的无所谓,关键是看和什么人一起吃。一个晚上,来自天南海北的队友们漫无边际的聊着,总能找到共同的话题,总有心灵碰撞的那一秒,总有人一句话说到你心坎里了,很奇妙,似乎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受了,似乎是太久不愿意把自己心里的东西说给别人听了,怕的倒不是没有人能懂,而是觉得没什么必要了,为什么要说给人听呢,自己的日子自己的生活自己过好就是咯。只是这个晚上,真的听到别人先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原来大家都想去好多好多的地方,看更多的风景,听更多的故事,再学着安放自己的心;原来大家也有太多看不惯不习惯的事,却也只能在无能为力的年纪学会沉默,因为我们无力发声,即便发出声音,也会很快被淹没;原来大家都不想长大,却也被时间追赶着无法选择被迫长大,曾几何时我们却是那么渴望长大,如今回想起来,竟像个笑话,谁又不会不长大,着什么急呢?这个晚上的星空是我来这里看过的最美的,真的真的有好多好多星星。是仓央嘉措说的吧,世界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那一刻真的很像啊。

“好呀,是宝玉啊,我也正想打你电话呢,你就打过来啦,看来咱们还真是心心相通呀,一切都好吧?”听得出江临风的心情很是高兴。

少绾看着四下无人,求助无门,便扛起墨渊,往前山殿室走去,通往前山的路,无巧不巧有墨渊弟子小二子路过,看到了这惊为天人的一幕,记忆中的墨渊师傅可是不近女色的,如今这是怎么了,被一红衣女子。。。扛在肩上?

“我会一直等到你下来的。”于恒飞打破沉默,无比坚定地说。

宋幼安满脸黑线:我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

图片 6

“从没有这么好过,比得到冠军还要好,告诉你吧,我家里同意我提前毕业出来开公司啦!”

小二子惊讶地都有些结巴了:“这。。。。我师傅这是怎么了?”却没有上前一步。

“你等等,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温韵北觉得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儿很有趣。

就是很喜欢这张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看来我也要尽快说服我父亲同意我毕业开公司的事了,不过你放心,就算他不同意,到毕业的时候我也已经满十八岁了,可以不用听他的啦!”

“别给祖宗废话,快去找东华来,还有他住哪个屋,前面带路。”霸气如少绾,不容置疑。

“我叫……”还没等宋幼安说完,门口出现另一位男孩子,急切地对里面的那位男孩子说“韵北,老赵要我们赶快过去,不然死定了。”然后两个男孩儿都急急匆匆的往外走。

        后来的几天想着,我们这一群人走在一起真的很不容易,真真是缘分呐,让我们在同一片天空下相遇。走的那天二班有个小姑娘抱住我说“老师,我舍不得你”,眼睛一酸,笑着对她说“老师也舍不得你们,老师送你下去好不好”,我依稀记得她在回到妈妈身边前问我“老师,你明年还来么”,我说“老师不来了,老师以后可能会去别的地方了”我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残忍,可是我知道自己以后是不会再回到那里教书了,这样又怎么能给她期望呢,因为我深知承诺太重,无法轻许。看着小班长一遍遍回头说老师再见,眼睛疼的不知该如何。送孩子们走的时候没有哭,上车的时候看着队友不断挥的手和不舍的脸没有哭,下车的时候看了看队友,想哭还是忍住了,却在看见西安小姐姐那句“我在西安等你”哭的不能自已,我也不知道自己哭什么,这么大人了,我以为自己看开了许多。

“这样不太好吧?还是不要为了这些件事和家人关系闹不合的好!”宝玉听他这么说就好心的劝阻他到。

小二子听话地“哦,快随我来。”

“那个,对不起啊,我突然有急事,我们改天有缘再认识。”说完便被另一个男孩子急急地拽走了。

        此一行,得到的比付出的要多太多,许多都是意外惊喜。这个世界,我生活了这么久,心情多半都是喜悦的,经历过自认为的一些困难重重的挫折,有时候虽然很想哭,但是从未放弃过对人性本善的坚持,于是,每每遇到一些美好的人,在心中洗却对另一些人的敌意,自然的会认为,这个世界,是可以平凡生活心存温暖的世界,所以,没什么大不了。所以,很能干的领队大姐姐,说在西安等我的小学妹,有着相同歌单那么相似的小姐姐,任劳任怨会烧饭的李大爷,基本不来办公室的寝室一姐,不让我叫小姐姐的丹妮,我们,他日有缘,江湖再见。

“我想不会的,先别说这个了,不是还有半年的时间嘛,等我们在毕业前把一切都准备好了,最好能做出点效果成绩出来给他们看看,到时他们就不会有不同意的理由啦,你说是吧!”原来他早把事情计划好了,所以才这么肯定地和宝玉说这样的话来。

到了墨渊卧室,安置好师傅,小二子便去请了东华来,支支吾吾说了半天,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大致是跟东华帝君一起的红衣女子扛了师傅,去了师傅的卧室,师傅看上去很不好。东华了然,肯定又出了什么事情,无非是她和他,不然不会这么鸡飞狗跳的。凤九也被吵醒了,便陪同东华一起去了。

“韵北,韵北?是温韵北吗?”虽然没见过本人,但是经常她听郑韫提起这个名字,时间久了便也觉得耳熟了。“真有趣。”宋幼安笑了笑,便也走了出去。

图片 7

“你这样想就太好了,咱们一定会有所作为的!”宝玉立即想到他们的光明前途,意气风发地说。

 

要开心要快乐

“我也相信会的,你还有别的事吗?好象老爸在叫我了,大概家里又来人啦,没事先这样吧!”

墨渊卧室内,少绾看着躺在床上面无血色的墨渊,面有急色,床前来回不停地踱步,东华进来,一脸严肃,看了看少绾又看了看躺着的墨渊,“你怎么了他了?”

“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想叫林黛玉和余安安一起出来玩玩,也好一起商量准备开公司的事!”

直奔主题是东华的风格。

“我不知道,最少也得初六以后吧,到时再联络好了,再见,新年快乐!”说完,他就把电话挂断了,估计他那边催得急了,才这样匆忙地挂掉电话。

“什么叫做我怎么他了?祖宗我就听不懂了都?”少绾为自己反驳道。

宝玉拿着电话笑了笑,平时很少看到江临风慌乱的情形,他总是那样稳重冷静,一付遇事总有办法的气派,大概在家里还是被他爸管教得比较严的吧!宝玉放下电话想象前他在家里的情形,有种两面人生的感觉。

“那你告诉本君,这偌大的昆仑墟,除了他的弟子,就只有你了,难不成是本君和九儿伤了他?”

一个暑假都没有放松的四个人,再加上过年都跟着大人们走亲戚访好友,他们早就想一起出来玩自己的了。还好现在的家庭关系都比较单纯,没有太多的七大姑八大姨,所以一般到了年初五,就都没有什么家事要一块去做的了,宝玉就约了大家一起去游乐场玩真正的游戏去。

“好你个东华,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姐,怎么竟帮着他说话?”少绾气的直跺脚。

虚拟电子游戏模拟得再真实,也没有真实世界中的亲身体念来得真切,就算你在模拟游戏室里玩再刺激的游戏,也不会比真正的开碰碰车,坐过山车更刺激过瘾,就算人类的科技再发达,电子技术再先进,那些古老的真实游戏项目永远都会存在,它们只会跟着时代进步而变得越来越安全。

一旁的凤九忍不住了,“少绾姐姐,墨渊上神,现在丢了修为,还。。。。被凤火伤了,现在身体极其虚弱,如果养不好,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好了。姐姐你有什么事情等墨渊上神好了再说啊,这么做,凤九都觉得太失了你始祖风度了。”

“宝玉现在是大富翁,今天要他全部做东,咱们要好好的玩个痛快呀!”一到游乐场,林黛玉首先就坐不住,嚷嚷着先玩这样还是先玩那样。

凤九又转向东华,“看来要找折颜了,不然墨渊上神这儿肯定就不好了。”

宝玉交给她一张卡,一付一切随你的样子对她说到:“没问题,今天你做主,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高兴就行了!”

东华点了点头,“你传信吧,让折颜来趟也好。”东华缓了缓语气,对凤九说道。

“唉哟喂,还没开上公司就开始大手大脚地花钱起来怎么行,还有没有人管管啦,到时公司开张,可不能让这种人当CEO,他一定是个糊涂地执行官!”林黛玉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一句话就说得大家都怔了一下,怎么这时候说起这事来?

凤九到室外,拿出当初四叔给的笛子,传信给了白真,让他带着折颜过来。

“那就让你来当好不好?”余安安只把她的话当玩笑,也开玩笑地戏喻她到。

“你还在这里?给本君回药泉待着,免得等一下还得本君耗费法力渡你。“

“谁要你渡,你管他就好了,祖宗我好得很,不用你管。”

少绾刚刚听着凤九说的如此严重,心一下子就纠起来了,倒是有些不忍心走了,她想确认他是否有事,再去药泉也不迟。于是稍微收敛了了些,默默地坐到角落里了,东华见她此举,也没有多管,便给墨渊渡仙力去了。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六十四章,是谁来自山川湖海

关键词:

上一篇:本人爱上壹个人,才会口是心非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