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趣的一堂课,青春校园

来源:http://www.aviodelta.com 作者:书评随笔 人气:115 发布时间:2019-07-03
摘要:摘要 :大胡子是大学同学给他起的外号,因为他的胡子在我们班是最长的。曾经有人这样评价他: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其实的确是这样。他有一句非常经典的口头禅,无论听见别

摘要: 大胡子是大学同学给他起的外号,因为他的胡子在我们班是最长的。曾经有人这样评价他: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其实的确是这样。他有一句非常经典的口头禅,无论听见别人说什么他都喜欢问上一句:有这事?在人家说 ...

老铁们,最近怎样哈!

      之熟悉之后的欢乐

“你是不是有病?为什么总拿我的东西!”安千儿大叫着对左岩说。“嘿嘿!好玩嘛!”左岩对安千儿说。“你你你你…………太可恶了,就知道欺负女孩子”安千儿生气的说。“啪啪”几声原来是嘴欠儿的左岩又挨了安千儿的打呀!

  没错!(小编是在此部小说里的主角哦!但在此小说里不是真实姓名,嘿嘿!)我叫夏安逸,(你可能听到会认为是男生,但我的的确确是女生哦⊙∀⊙!)我的同桌是皓男和绵莹。

  “你在干嘛呀?泰逗”皓男乐呵呵地对我说。(PS:泰逗是我的外号。在学生时代谁没有外号呀!^o^)“我怎么了?你为什么又叫我外号?”我(งᵒ̌皿ᵒ̌)ง⁼³₌₃生气地说。说完他飞一般的跑了出去。等到上课。“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原谅我吗。”他小心翼翼地说。“我夏安逸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原谅你。”我气愤地说。在老师上课的时候,在表面上一丝都没有变化,在私底下我用力的掐他大腿。绵莹看不下去了,小声说:“你们别打了,小心老师呀!”我点了点头,就在这时,老师点明“皓男”“干什么呢?起立!”他咬着嘴唇站了起了。我们在下面哈哈的笑。

  “泰逗!刚刚发生什么了?”一线天好奇的问。还没回答他的问题,迎接他的是狠狠地一个巴掌,“又叫我外号,是不是活腻歪了?嗯?”我怒气冲冲地大叫。“啊!你个泰逗。”一线天眯着眼睛说。“你还说”我紧接着说。又是一个巴掌。

  “叮铃铃”第二节课下课了。老师终于不留我们拖堂了耶!我正想着。只听后门“咚”一声,我不自觉的看了一眼,原来是我的好朋友安千儿,我正准备点头说知道了。我的同桌皓男又打了我一下还喊了一声我最讨厌的声音“泰逗”。我气愤的也大喊了一声“老耗子”。(因为他的名字里有皓,所以叫他老耗子,哈哈!)便飞一般的往外跑,着时闲灵的左岩也跑来了,“duang”的打了我一下,(因为左岩是我们校园足球队的,所以跑的贼拉的快。但骨瘦如柴的他,只要让我抓着必是一顿暴打了。)“小鸡”我大喊到。(小鸡是左岩的外号,因为它的头型像鸡,所以叫他小鸡。)“你是不是有病?我招你惹你了?为什么打我!”我擦着汗说。我一路小跑,来到了后门,找到了我的好帮手安千儿。“怎么了?”安千儿纳闷的问。“你……你同……桌……又打……我”我气喘吁吁地说。

  我们一步步地下楼,一边走一边说。“我也讨厌他,就知道欺负咱们跑地慢的,哎!”安千儿喘着气说。“嗯⊙∀⊙!咱们快走吧!一会儿做操了。”我面朝安千儿说。还下着楼梯。

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在我们正在下拥挤的楼梯时, 之听“张大胖”(PS:张大胖是张言的外号,因为他很胖,所以我们都叫他张大胖!)一声:泰逗忒傻。彻彻底底地激怒了我,我不管安千儿的劝阻,飞奔到了操场。

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 1

     3月8日是妇女节,也是我最开心的一天。因为我妈邀"山村教事"来上今天下午第二节的社团活动课。

三食堂真真的是挤的不行,尽管还没下课就装好了书本,尽管一下课寝室四人就以体测50米的速度奔向食堂,还是排在队伍的后面,好像没有哪个寝室有我们宿舍吃饭这么积极,本来宿舍的口头禅就是吃饭不积极,脑壳有问题。看到队伍后面的人越来越多,心里还是蛮舒爽的。

大胡子是大学同学给他起的外号,因为他的胡子在我们班是最长的。曾经有人这样评价他:“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其实的确是这样。

那个曾经无话不聊的讨论组出现在消息列表的顶部,讨论组似乎沉寂了很久很久,很多时候,我也试着去点开讨论组,任凭我不停地往上滑着消息列表,还是未曾找到,可能在最下面了。

  开始了,世界大战!到底会发生什么呢?

最有趣的一堂课,青春校园。          下午,上第一节课的时候我就迫不及待地想上第二节课,导致我觉得第一节课上了很久,终于等到第一节课下课了,我站在座位上,头伸得老长,正在看山村教事的教练来了没。正好第二节课上课时,山村教事的教练都来了。其中我最熟悉康哥,他的口头禅是康哥最帅。我理解成"康哥最衰"。哈哈!开始上课了,他说先要跟我们玩一个小游戏,就是变魔术。这个魔术我之前玩过,名字叫"来无影,去无踪"。康哥表演的时候还装模作样地。好像在施展魔法一样。可是由于这个魔术太简单,一下就被识破,我觉得康哥太没面子了。现在开始野趣户外的课。康哥给我们介绍野外生存的方法。最重要的两点就是吃和睡。还给我们看了一段野外求生的视频,其中视频中贝尔还能在树上做睡的地方。突然下课铃响了,我激动的心情一下就没了。我只好拖着康哥叫他把魔术道具给我,但他死活不给。

太挤了,都快要排到窗口了,我只想看看是些什么菜,微店脚尖,前面打到饭的哥子被挤在人群里,走不出来,端着汤的碗不住的往我脸上凑,好怕被汤淋到,我没办法,张开嘴喝了一口,ori,好烫,靠前打的汤都不一样,哥子好高,下了课取了眼镜的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应该是呆愣了两秒,走了。

他有一句非常经典的口头禅,无论听见别人说什么他都喜欢问上一句:“有这事?”在人家说出第二句话的时候他还会习惯性的补上一句:“这回事大了!”这两句话很快就在班里火了,成为多数人的笑柄了。

毕业不到一年时间,我们连讨论组的问候都是那么的吝啬了。不,我们不是吝啬了,只是我们按下发送键时,变得犹豫不决了。

  敬请期待!请勿转载!请勿抄袭!谢谢!

       今天的这节课真有趣!

你以为事情就是这么完了吗?

大胡子本性很是善良,而且有点耿直,没有什么心眼,说着也惭愧,我还和他有过一段小插曲呢~~~

寝室长都发话了,室友们也各自说了说自己最近的情况,“也就那样,还能怎样”,大家可能都是很忙吧!

          星星果开心工厂

确实就这么完了,因为我从来没有再见过他了。

那是一次我心请非常不好的时候,而且喝了点酒,自从来到大学我的心性改了许多,很久没有和人计较过了,那天由于其他的一些事,情本来就有点不好,无意间大胡子勾起了我的恶性!

聊了一会儿,讨论组也静下来了,我往下滑聊天记录,回忆着大学生活。怎么没见他发言呢?可能他没看见消息。

(此开心工厂是小编在现实生活中的欢乐,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啊哈哈哈!”靖安在床上哈哈大笑。(因为我们在夏令营里,住在一起。)到底发生了什么?在看我早已笑疯在我的床上。原来是因为我的游戏啊!我玩欢乐狼人杀,9号是个猎人7号是狼人还是东北人儿,9号杀了7号,7号竟破口大骂“9号你个臭**”还有带有一些东北口音(可好玩了)整个一局我们哈哈大笑。


那天他来到我宿舍,看见我床上的一本书,他想看,但是没和我说直接就上去拿了,我这人很讨厌别人乱动我的东西,尤其是书,于是我就上前去阻止,他还对我挺硬朗,我一向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不管任何人只要好好和我商量就没有我不答应的,他这种反应,要是平常我可能不会和他计较,但是这天我喝了点酒,骨子里的血回到了高中时代,最终不愉快的事还是发生了,他先急的,可能他想吓吓我,但是我也急了,他被我推到了床上,在别人的拉扯中,我不小心把他的扣子扯掉了,他的手碰到了门上也碰坏了。之后他就出去了~~~

第一次和他在宿舍见面时,他正坐在桌子边玩着电脑,进来时似乎没发现我,十人宿舍的原因吧!我也没急着和他打招呼,与其他的室友问了好。收拾差不多了,我走到他的旁边,自我介绍了下。他一口流利的家乡普通话只说了他的名字,坐在他身边看他玩了一会儿游戏。期间,我问一句,他就答一句,不过那家乡普通话挺有个性,他自己也完全不建议。

(如果不好笑你就当冷笑话看呗!因为在这个炎热的夏天让你看看冷笑话是一种享受,嘿嘿!)

三食堂真真的是挤的不行,上午最后一节课没有课,在寝室玩游戏,肚子饿才猛的想起来没有吃早饭的我该去吃个早午饭。一看时间,卧槽,要下课了!一大批僵尸将占领食堂,我百米冲刺奔向食堂,还算满意,队伍不长,可是我打到饭想全身而退的时候,WTF???走不出去,正在搜索可能的出路,听到我的汤碗被猥亵!还有呼~的声音发出!WTF!!!低头看到一个背着书包应该是刚下课的家伙,还在砸吧砸吧着嘴,表情是对我这碗汤还算比较满意?

后来我躺在了床上躺了一会儿,感觉自己好像有点过分了,心里感觉极度不安,于是我拿着那本书去他们宿舍找他,到了他宿舍发现他不在,我出来一看,他在阳台那站着,嘴里叼着烟,我走到他面前,低着头:“不好意思,是我性急了,你好好说能有这时么,”我边说边把书放在他的怀里,叼着烟小声的说到:“我怎么没好好说了,”“好了,走进屋说,”说着我就又把他拉近了我们宿舍。我把他的手包扎了一下,衣服是他自己缝的,我帮他找到针线。后来听说他在缝衣服的时候还流泪了,这让我更加惭愧了!

随着彼此交流熟悉,大家相互之间还是有了一定的了解,我们开始大学四年的生活。

算了,就当被狗舔了我的汤!太饿的我想来想,最后还算喝掉了。

我和大胡子一样,都是被招生的招来的,可能学校的招生方式有些让人接受不了,但是我们也是敢怒不敢言,因为毕竟已经来到了这里,再多的怨言都得憋在心里。可是大胡子却不一样,他自从发现学校的诸多事宜与之前说的不一样的时候,他就开始用自己方式来宣泄自己内心的不满。最明显的就是他和我们行政院长之间的一些事,他与高院长之间谈话体现出心里极度的不满,而且足可以看出他是个不会掩饰的人,可能在一些人眼里他就是一个二百五,但是我却不这样认为,因为这个世界被掩饰的东西太多了,每个人把伪装当做人生最大目标,在这个世界里站在你面前的,你看着是人,其实可能那都是他的伪装,站在你面前的可能不是人。

他对于上课比我们都要积极,毕竟大学四年所逃的课五个指头数的清。每次早上或中午快要上课时,我们还在睡觉中,他就开始叫醒我们。我们都是前一天晚上商量好的,那些人去上课,那些人不去,而他也是有选择性地叫醒我们。

你以为事情就是这么完了吗?

高院长是我们学校领导典型的代表,同时更是个伪装高手,大胡子选他作为攻击对象算是选对了!高院长他也授课,教我们近现代史的,大胡子与他的事大多数都发生在他的课上~~~

叫醒我们之后,一个人背着书包走向教室。课堂上的他,即不说话,也不听课,玩着手机,看着小说。除了宿舍的室友,对于班上的同学几乎是没什么接触,除非别人问他几句,他就回答几句。

确实算是完了,因为此后无数次在去食堂去操场去教室的路上看到和室友在一起随时像个二傻子的她,我没有勇气上去认识一下,我在想如果要去认识,我该怎么说呢?

情景一:

下课,也比我们积极,毕竟下课人多。背着书包,走向食堂,一个人吃着饭,从不打包把饭带进宿舍。

难道说,hey,你上次在三食堂喝了我的汤,还记得吗?

这是高院长讲到双十二事变~~~

期末考试,当我们努力做着小抄时,他还是淡定的玩着游戏,不是因为他认为自己能过,只是不在意这场考试,更何况小抄呢?最终,他成为我们班出上课勤率很高,却挂科最多的人,似乎也不是很在意,还好最后一学期有补考机会。

高院长:“大家都知道每年的十一月十一是什么日子吧?”

大学四年,他很少去参加活动,甚至拒绝。除了上课,吃饭,就是宿舍。上课去教室的路上,下课去食堂的路上,我们看到他的永远都是他背影,一个褐黄色的书包,帅气的小光头发型,低着头,快速地行走着,甚至不注意身边擦肩而过的人。除了聚餐,就没和他在学校食堂坐在一起吃过饭,其他的室友应该也是一样。

(用他那滑稽的声调说到)

毕业聚餐时,我们开玩笑问了他,班上的同学的名字都知道吧!他沉默了一会儿,用一口流利的家乡普通话回答道:应该挺多不知道的,毕竟我也没和班上太多人说过话。

同学们:“光棍节!”

这就是他。大学四年,一直都是独自一个人在校园里行走着,更多的时候,我们看到的都是他的背影,他似乎很忙。可能大学里不只一个像他这样的背影,他们忙不同的事情,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

高院长:“好,都知道,那十二月十二日呢?”

想他这样的人,称作为“孤独行者”

大胡子:“寡妇节!”大胡子高声说到!

其实我们都是孤独行者,只是我们善于伪装自己罢了

高院长:“这是什么节日,啥时候有的啊,我怎么没听过。”

大学生活&故事&城市故事联合征文活动链接:http://www.jianshu.com/c/a4e1aeefbc0e

(高院长满脸尴尬的表情说到)

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 2

情景二:

lonely.jpg

同样是历史课,这回讲到了重庆谈判~~~

高院长:“这个重庆谈判啊,其实就是蒋介石的阴谋!”

(高院长正津津有味的讲着)

大胡子:“有这事?”

(大胡子突然插话说到)

高院长:“有这事啊。”

(高院长随便的回答到)

大胡子:“这不坑爹呢么?”

高院长:“我可没坑你们!”

(霎时间全班同学突然大笑起来)

时间久了,大家开始期待以后的每一节历史课了,高院长也对大胡子习惯了,上课时没有大胡子,他就会感觉缺点什么,一次上课大胡子晚去了一小会儿,他就开始找上了。课后大家开玩笑说高院长爱上了大胡子!

前两件事都是发生在课上的,还有一件比较经典的事,是发生在课下的,这件事也结束大胡子与高院长的传奇~~~

情景三:

原因:(白天上课时,高院长提到考研的事,大胡子提了很多问题,有的问题高院长一时解释不出来,就说下课让他去哪个哪个老师,有时间他也会帮大胡子问问。)

晚自习,大胡子到了班级,拿出手机~~~

大胡子:“喂?高院长么?”

高院长:“嗯,对。”

大胡子:“白天那事咋样了?我下课去找你没找到啊,找

那老师也不在,怎么回事啊?”

高院长:“啊,这事你别急啊,你现在又不考!”

(高院长诧异的回答到)

大胡子:“不是我说你啊老高,你们学校的办事效率就这

样啊?”

(大胡子显得非常气愤)

高院长:“你这态度可不行啊,可不行啊!”

(高院长也显得气愤了)

大胡子:“老高,你说是不是,是不是啊?”

(大胡子用挑衅的语气问到)

高院长:“你这态度可不行啊,我要全校通报批评你!”

(高院长更加气愤的说到)

大胡子:“你爱怎么地怎么地吧。”

(说完,咔嚓就把电话挂了)

当时班级里的同学都被大胡子的举动给震惊了,很快大胡子就出了名,但是这次他真的挨批了,从这次以后他也安分了许多。

大胡子因自己的胡子而得名,他的胡子也不是很长,只是他可能很长时间没剃了,也经常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剃胡子,别人问的时候,他有时候只是笑笑,有时候用那独特的语调说上一句:“你管这事的啊?多好看啊,剃它干啥。”我曾经也问过他这个问题,他说他为了一个承诺,至于什么承诺他没有说,我也就没有在多问。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最有趣的一堂课,青春校园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