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踏了我的雷区,短篇小说

来源:http://www.aviodelta.com 作者:书评随笔 人气:138 发布时间:2019-10-10
摘要:摘要 :我本想借你一用,以便可以忘记他,没想到这一借却成了此生最难还的债。除了难还,而且还不想还。这是我今生今世最后一次想你,最后一次写你,我以后决不再打扰你,决不

摘要: 我本想借你一用,以便可以忘记他,没想到这一借却成了此生最难还的债。除了难还,而且还不想还。这是我今生今世最后一次想你,最后一次写你,我以后决不再打扰你,决不会再犯贱,决不会乞讨你的爱情,以前的纠缠真 ...

      昨天下午接到表哥的电话,聊了一些他的情况还有亲友们过年聚会的情况,表哥调侃我之前没有回他的电话是不是怕他找我借钱,其实我还真有这个担心,年三十那天没接到他的电话我也没给他回过去。去年春节期间向我借钱,说要在家陪客人打牌,让我支援一下,我不同意,他说哥哥从来没想我开过口就帮他这一次,也想着还不还都是最后一次就答应了。这次打电话说年前给我打电话本来是要还钱给我的,但见我没回话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没还,结果钱过年输掉了。我只是听听不语心里冷笑,心想输了那么多钱都还不了我这点钱吗?又说起过年在家老表们打麻将输了多少,引起了我的强烈不满。我说你们在外打工都是靠透支健康挣来的血汗钱,怎么这么不珍惜呢?他说老家都这样没办法?我说还不是要面子,有人把你捆上去吗?自己我可以接受他困难借钱不还但不能接受他有钱打牌却没钱还帐,对此有着深深的厌恶,我也知道这个情绪根源在哪里,但就是放不下,我也一再跟他们说只要你们还打牌就不要再来找我寻求任何帮助!我无法接受他们把一年的血汗钱都撒在牌桌上,无法接受他们一把牌就是留守在家的老人孩子一年甚至更久的生活费!

晚上对象,哦不,现在应该称作前对象来我家,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面,而且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一直在冷战,确切说我的态度一直不明确,对他冷到极致,没有问候关心,电话不接,即使接起来说话声音总是像是欠了我很多很多钱似的,他觉得我跟他在一起不开心了。后来就干脆减少了联系。他是个脾气还算可以的人,跟他在一起相处我很开心,他对我的家人还算不错,来我家总不忘记带点东西。

图片 1

“你就是那个学习特别好的吧。”他问得很她突兀,语气里充满了肯定,又不像是在问。

我本想借你一用,以便可以忘记他,没想到这一借却成了此生最难还的债。除了难还,而且还不想还。

      又聊起我弟弟的事,说我应该多管管家里的事,继母为我家付出很多不容易。我说前一阵家里有事我因身体状况确实没法回去就让老公回去了,再说缺我一个人就那么重要吗?他说还是应该回去,我很愤怒,我说现在我家的事都应该我弟弟做主,你们不要再逼我去参与家里的决策了,我有自己的家和生活!我知道继母付出很多不容易,但很多事是她和弟弟之间的事,她要包揽我也没办法。

晚上他说要来,我还是开心的,我心里其实还是想他的,只是我不能将这一切被他们发现。我害怕家人知道我对他其实上心,要不然我不会考虑再三来到他公司附近的这所学校。我害怕别人窥探到我内心的想法,活到快要三十,我知道跟他其实还是合得来的。我害怕自己结婚,自此就要陷入像现在的环境,让我有时候发疯到失去控制,感觉自己要死了。我害怕结婚等于悲剧的开始,我跟自己讲永远不要结婚,永远不要有小孩,永远不要体会这种情感。所以晚上他来到我家后,自始至终我没敢抬头看他,我怕自己心软后说出正常人要说话的语气。我依旧冷冷地问他要不要喝水,我给你倒杯水,我嫌弃地看他穿的衣服,说衣服都有味道了就不知道换掉。吃完饭我跟弟弟聊天把他晾在一边,因为我们在冷战,好像冷战期中有说明书指导着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什么该说什么坚决不可说。

早上上班的路上,在高考考点看到各商家忙碌着挂条幅借此宣传自己,有一条幅是“欢迎报考山东XX学院”。瞬间黑线,听都没都听过的学校名字,不会是昨天晚上刚成立的吧?!学生还没开始考试,就欢迎报考这个学校,这考生能考好吗!

我一时无法回答。

这是我今生今世最后一次想你,最后一次写你,我以后决不再打扰你,决不会再犯贱,决不会乞讨你的爱情,以前的纠缠真的很抱歉,但你记住,你偷走了我的思念,到现在还没还给我。

    最后俩人谈得有点不欢而散,放下电话,升起的情绪却放不下了。

弟弟为了化解尴尬,跟他聊天。弟弟虽然比我小十岁,可是遇事不慌,沉稳,办事灵活。这些是我一时学不来的。我这人太木,太倔。他问我明天有没有空去他家吃饭,我没有说话。我犹豫不决因为怕就这样投了降,可是在这之后没有任何对话,为了缓解僵硬的气氛,我摆弄着手机跟他说,明天我没有空。他坐到我旁边来,我斜眼瞅了一眼,还好有约十厘米,没有肌肤接触,安全的距离。他侧过头来问我到底怎么想的,我说没怎么想,他穷追不舍,似乎得不到答案不死心。他说现在不乐意结婚还来得及,不要等到快要结婚了你再反悔,那样两边家长都不好说话。我心里冷笑不止,这么在乎别人的面子,爱跟谁结就跟谁去结!他又问我到底什么态度,这么一直不接他电话,到底什么意思,我被彻底逼疯,心想好啊,你想要个结果我这就给你!我依旧没敢抬头看他,对他说我不想找你这样的。他似乎得到了解脱,干脆地起身说那订婚东西收拾好我过来取。

高考已经离我而去了8年,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算这个数字,心里咯噔一下,好长。

我尴尬地笑笑:“怎么我是那个学习好的呢?学习好的一直是你姐。”

第一章 借我一阵忘情风

    我为什么痛恨他们打麻将?小赌怡情我不介意,可自己在牌桌上潇洒打肿脸充胖子却苦了家人。又想起当年自己大学时一到周末就武汉三镇到处跑打工挣生活费学费的日子,回到家看到父亲和继母在牌桌上随便输赢都是我一两个月生活费时彻骨的心寒是的,还有妹妹中考去城里需要几块钱没有,毕业后要外出打工需要买日用品他们也是说没钱,还是我同学借的钱,还有我大学毕业找工作需要钱也是没有,至今我都无法释怀,虽然家里确实困难,但为什么打牌就有钱?为什么要苦孩子?

昨晚做梦梦见我们彼此成了路人,周围没有一个人,世界冷冷清清,像是末日,我跟他却低头走着自己的路,在一个大的路口分开越走越远。弗洛伊德说梦是人的潜意识,潜意识的力量还真是伟大,一直像是个隐形人把我终于拉到了跟他的分岔路口。

曾经以为高考是这辈子最重要的事情,永远忘不了,现在却也只是停留在只有每年看到新闻,或听到别人说起,才会反应过来“噢,高考了啊”。原来,比起整个人生,原来高考并没有曾经想象的那么难忘

他说:“哦,就我姐那样!”语气里充满了鄙夷。

你踏了我的雷区,短篇小说。凌晨五点了,我正和一个网友聊得开心,这时冷剑发过来了一个笑脸的表情。自从那次给他借钱后,我好几天没见他了。

      可对我弟弟呢?我们连正常上学需要的钱都没有但是弟弟有钱去玩游戏,娇惯得不像样子后来辍学,到现在都混得一团糟,可还要我来帮他,我不愿意!从小就是各种重男轻女,一样东西只有一个肯定是他的,有两个就是他一个我和妹妹再分,所有的关爱都给了他,宠坏了他却要我来承担责任,我不愿意!也因为此,我对弟弟有很大的怨恨,每当有人来说我该帮帮他时内心就极度难受,凭什么!他又不是小孩了,为什么要拉我下水?所以我各种抗拒逃避,甚至以身体健康做借口。

弟弟说你都快三十了,脾气这么强势,他又能包容你。你真要好好考虑,慎重做决定!你三十了还不结婚,真想成为剩下的人?弟弟真是长大了,竟然也关心起我来,来不及感动,我很认真地告诉他,没有哪条法律条文规定三十必须结婚,注意是“必须”。见我态度这么强硬,他转而说你还是考虑一下他吧。毕竟你们这么久了。弟弟给了我十足的台阶,我抓起电话给他拨了过去,弟弟笑道这就对了啊。但是开口我态度蛮横地对他说,来我家把你东西拿走!他好像很生气,说刚好没走现在就去你家拿东西。现在好了,你不下决心别人帮助你。订婚东西被拿走,我愤怒无语。

考生换了一届又一届,考试形式改革又改革,考题变了一套又一套....唯一不变的就是,当年不会做的高考题,现在依然不会做。

我着实惊了一下。“就你姐那样?这话什么意思?”我没有这么失态地吼出来,话到了嘴边又吞下去。我没搭理男孩儿,转身想向欣雨寻求答案,又想起来这屋里根本没有两个人说悄悄话的空。

“你还不睡啊,五点过了啊,和谁聊呢?”

    今天再做疗愈父母关系的冥想时,心里仍然很抵触,我说不出接受他们给予的一切这样的话,我对他们还有怨恨,我看到了自己的自卑从何而来,自己为什么从来就觉得自己不重要,从小就被他们互相推脱,没人真正关心过我,所以我成了一个家懒外勤的人,寄住在姨妈家做个乖孩子,走到哪里都是战战兢兢怕给人添麻烦,至今不敢接受别人的好,总是受宠若惊。当老师要求与父母拥抱时我发现自己做不到,很疏远,记忆里从来没有过亲密,早已不知道应该是什么样的感觉,这条和解之路真的很痛苦很漫长……

不知道是潜意识帮我做了决定,致使我一步步走到了现在,还是我不会处理一段感情。

图片 2

我坐在欣雨的床上,随手拿起一本书摆弄,有一句没一句地跟欣雨搭着话,无非明天上什么课,今天英语老师怎么没来之类的问题。欣雨的妈也过来说话,讲着讲着就讲到了欣雨的弟宇可是多么不争气。一直沉默的宇可扔来白眼表示反抗。欣雨妈无动于衷,继续讲宇可是多么多么不争气,多么多么爱打游戏。

“网友,你怎么还不睡,明天的课怎么上啊”

记得上大学后,每次回家,七大姑八大姨家的弟弟妹妹遇到不会做的中考数学题、高考数学题,偶然看见的蹩脚的汉字.....这个时候我的“存在感”总是特别强。

4.宇可

“我在网吧,翻墙去的”

“快去问问你的姐姐,她可是大学生。”好像,以前不会的东西,只要上了大学,便理所当然地全都会了。

宇可,欣雨的弟弟。上初中的时候两人在一处。姐姐初二弟弟初一,姐姐初三弟弟初二。也就是弟弟初二那一年,欣雨妈揭穿了一个天大的谎言。

“你厉害,不怕学校被抓?看电影还是?”

等到读研,“涉猎”的范围便更加广。

欣雨所在的初中只是镇级的。欣雨家在农村,离镇子上的中学有些远,欣雨和弟弟宇可就在附近租了一间屋子,姐弟俩住。欣雨妈在镇子上找了一份裁缝的工作,就陪着姐弟俩读书。

“呵呵,我在玩游戏”

“问问你姐姐该报哪个大学?该选什么专业?”,“问问你姐姐这个管理专业学什么?以后就业怎么样”......

虽说姐弟俩天天回家吃饭,可宇可总要钱花。欣雨妈也就给,一天十来块钱,还是给得起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度过。一年过去了,也便如此。虽然白天踩一天缝纫机很累人,欣雨妈依旧会每天按时做饭。刮风下雨也在下班后匆匆赶回来,生怕误了姐弟俩的课。

“真服你了”

“咱家电脑坏了,让你姐姐给你修一修!”,“咱家网络太慢了,让你姐姐看看给弄弄”......

可农忙的时候就没办法了。烈日炎炎,欣雨妈要回村里收麦子,虽然是收割机的,但总得有人看。收了麦子晒,来来回回也要耽搁一个周。欣雨妈给姐弟俩留了三百块钱,乡镇物价低,三百块钱够姐弟俩吃一个星期饭了。钱就压在欣雨的席子的下面。

“你钱有没?借我一点”

我本人是计算机专业,可是到了本科毕业,我仍旧不会重装电脑。

欣雨很快就发现钱要没了,两天过去,三百就变成了一百。夜里宇可没回来,第三天姐弟俩在餐馆里打了个照面,弟弟说他夜里去网吧了。姐姐用母亲威胁了一下弟弟,弟弟并不在意,第三天夜里并没有回来,第四天第五天也是如此。

“不好意思,没有啊,明天不是周末吗?”

“让你姐姐看看入党申请书怎么写?”,“让你姐姐看看你的演讲稿?”....

一个周过去,母亲回来了,欣雨也没告诉他这事儿,作为姐姐,毕竟有时候是要袒护弟弟的。欣雨知道这事自己做得不对,于是背后教导宇可,一定要好好学习,下不为例。

“哦,真没有吗?那算了”

每当这种“存在感”很强的时候,我总是很无奈,一方面心里忿忿的想“大学生怎么了,为什么我什么都该会!”,一方面却又生怕对不起“我是大学生”,“我是研究生”,装作我什么都会的样子,硬着头皮上网去找度娘求救。

那天姐姐去上学,发现弟弟拐进了网吧。欣雨很失望,回去对母亲讲要看紧点儿弟弟,现在又很多男生多迷上了上网。

“真的啊,我有的话,肯定会借给你的”

图片 3

母亲也会谨慎,大早上起来做饭,本来是要吃完再眯几分钟的,现在也不了。跟着儿子就看儿子去哪儿。儿子拐进了学校,母亲放心地回去了。第二天,第三天还是如是,宇可每天都是往学校i去的,母亲终于放心了。

“哪快睡吧,我也服你了,明天考试,你还聊到天亮。”

后来,随着弟弟妹妹的长大,这种情况似乎少了些。但也难免遇到一些长辈总是拿“研究生”来“压我”。

放假的时候,悬疑又出现了。欣雨报告了自己的成绩,宇可却说不知道自己的成绩。欣雨妈耐心劝导,考得不好也没事儿,说了让妈摸摸你的底儿。宇可就是不说,欣雨妈想指定是考得不好,不敢说,也就没放在心上。

“呵呵,我也正打算睡。”

“还是大学生呢,这都分不清(一种庄稼的幼苗)”...

暑假宇可还是经常去网吧,母亲按耐不住性子了,步行两小时去镇子上。到了学校家属院就敲宇可班主任的门,班主任人不错。先客套了一番,宇可妈问:“我家宇可学习咋样啊?”班主任犹豫了半天。“老师,老师您不用担心,我就是想知道成绩,学习不好我也得知道他考多少分。”

我下线后,睡着了。我睡了两个小时,就去考试了。考完试,我直奔家。

"还是大学生呢,这个都不知道(车上的一个部件)"....

班主任支支吾吾半天,说:“我们班没有这个人。”欣雨妈感到晴天霹雳。”没这人?没这人?你不就是李老师吗?我们宇可就在你班里呀。我知道,我从去年带宇可的那个班主任那儿问的,错不了。您再想想。”“真没有啊,我们班里同学我都认识。”宇可妈不知道出了什么乱子,心里默默希望是老师忽视了宇可,而不是其他的什么事。

到家刚吃完午饭,冷剑来了。

"还是大学生呢,连个小孩都糊弄不了(看孩子的时候,我被一个小孩领到超市,给他买了一串棒棒糖)"....

老师也有些懵了。“去年确实分了一次班,我跟你去学校看看。”宇可妈跟在老师后面,心里不好意思极了,这么麻烦人家老师,自己什么都没带来,何况儿子学习又不好。

“吃点午饭吧”我说。

......

办公室的破门“叽哇”一声开了。老师开始查看报名表。“哦,去年确实把他分我班里了,可他没来报到。”欣雨妈又感到一阵心乱,屋子本来就热,欣雨妈的额头上渗出汗珠。

你踏了我的雷区,短篇小说。“刚吃,不了。”冷剑说。

似乎,世间的一切事情都因为“我是大学生”而变得简单了,变得理所当然。

“那不可能!我看着宇可走进学校的。”前半句坚定的语气后,后半句就没了底气。

他出去了,我也跟着出去了。

图片 4

真相大白了,宇可从初二分班以来就没有去过班里。每天的上学就是去网吧,放学就是出网吧,按学校时间点走。至于母亲跟他的事儿,他早知道了,所以拐进学校避避,等母亲走了,他又出了学校去网吧。

“那天你聊到天亮了啊,你真是网迷啊,”冷剑说。

我是大学生,也上了很多年的学,当年的高考题,现在拿给我,我很有可能依然做不出来。

3.

“彼此彼此,听孟良说,他来你们宿舍时,你瞌睡的连眼睛都睁不开”

但是只要给我时间,我绝对比当年的我学的更好。

欣雨妈讲着讲着就哭了。我也惊讶于世间竟然又这般奇葩的孩子。这样做他不会心痛吗?

“是啊,我真的瞌睡的要死,对了,你就那么迷QQ聊天吗?有啥好聊的,我玩游戏,”

上大学并不是意味着,我把以前不会的知识都学会了,而是对学习这件事情有了更深体会。

“是啊,喜欢聊,我一个网友说,他认识你,”

以前或许不开窍,视野狭隘,死学知识,现在的我通过学习、摸索,渐渐明白“学知识要掌握它体系”,“做题要注意总结和思考”,“看书要注意结合考试题目去看”,“学技术要边学边用”....

“谁啊,”

即使我仍然不知道改选择专业,这个专业的就业前景。

“他叫郭军”

但是我知道,我可以去网上查阅相关资料,咨询相关领域大老师,然后结合自己的特点做出最理智、最合适的选择。

“哦,我一个朋友,他都结婚了,”

即使网络慢,我修不了,但我知道这跟安装网络的运营商有关,打电话咨询一下便可以解决。

“他结婚跟我有何关系?不过他骗我说,他没结婚,这网上的还真不能相信”

即使我仍然不会重装电脑,我可以去网上搜教程,一步步操作,去尝试,多试几次,我总会成功。

“就是啊!那你还迷恋聊天”说完,他去看电视了,我去收拾碗筷了。

......

过了一会儿,爸爸抬柜子,他去帮忙了。后来,他回家了,什么时候走的我也不清楚。

图片 5

高三了,可我什么都不在意,不想看书,随手拿了一本小说装模作样,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做,脑子里很乱,无法平静。不上网聊天,我好像丢了魂似的,又好像是断了线的纸鹞,在空中涅槃,怎么办才好啊!这样迷上网聊天,只是想看看云鹤在不在线,有机会的话,可以和他聊聊,尽管和他一万个不可能,尽管他豪不在意。

有个学医的好友,聊天时谈到她专升本那段学习时光。她告诉我“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专升本的学习比我高中时更努力,下的功夫更多,学的更透彻”。

第二天早晨,我在外面看英语,冷剑过来了。

她说,复习专升本时,到了快考试的前几天,她能达到,看到一个题目,就知道考察的哪个知识点,快速找到该知识点在课本的哪一页。

“快考试了,你看有何用啊,”

复习过程中,会先看一遍课本,然后结合真题再有针对性的去看课本,这样来回几遍之后便把课本理解地十分透彻。

“不管有没有用,只要是知识肯定有用,再说,我乐意。”

高中那会儿的学习,只是按照老师的要求去学习,当成任务去学习每个知识,完成每套题。

他走了,我也没问他去哪里了。我再没有看书,走进屋里。现在的我书是看不进去的,我在房子里踽踽独行,心好乱,好像什么东西填满了,我好像在等一个人,难道我在等冷剑,不可能的,我只是想和他聊聊天而已。我喜欢的是云鹤啊,怎么会想冷剑呢?怎么办,怎么办。

缺乏学习的主动性,没有太大的“欲望”站在一个主导者的位置,去思考该如何整体把握整科知识。即使有几个觉悟高的学霸,很多也是靠题海战术做出来的。

这一天书还是没看,一天时间就这样从我脚边走过。

现在的我们在不断的学习和实践中,已经学会尝试着去主动学习新知识、新技能。即使是一个不懂的领域,我们也可以去查资料、去咨询、去尝试、去总结...

傍晚,我静静的伫立在窗前,手扶着窗棂,向窗外望去,山花灿烂的春天没了,骄阳似火的夏日没了,流光溢彩的秋色也没了,只有百花凋零,一派肃杀的严冬。天空如此晴朗,而我的心却阴森森的,而且好冰凉。

图片 6

晚上我望着数学题发呆,我知道我无法静下心来做题,拿起日记本写了一首诗:

之前跟读大二的妹妹交流复习考四级的时候,曾以过来人身份给她建议,“模拟真题,然后结合答案好好分析,总结错误然后改进”。

梦女猝爱品黄豆,

最近跟她聊天时,她跟我说到,听力之前比较薄弱,但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做真题练习、并在网上看其他人分享的经验,她就去尝试,慢慢竟也摸索出一些有效的方法。

闻之临人建豆园。

听着妹妹讲的时候,我特别开心。

辄咏豆花小而艳,

在她看来,学习也开始慢慢变成一件可以主动发现问题、积极摸索的事情。

梅开花谢趱去种。

或许,很多年之后,以前不会的题仍旧不会,以前不懂的问题仍旧不懂,但是走在成长路上的我们,已经慢慢地学会用一种主动的态度、快速的方式去解决它们了

然后我睡了。

ps:此文是高考那日有感而发,因为一些时间推迟完成。祝愿所有考生即将开始的人生新旅程!

第二天,拾掇完家后,不久,那三个弟弟孟顺,孟翔,孟良来了,他们几个边看电视边玩手机,几个人的爱好不同抢遥控器,我抢不过他们,只好算了。我坐在沙发上随手拿了一本书,正在这时,云素来了。妹妹孟倩,你跟云素,我。我们几个聊起了学校的事情。她还说云鹤过几天就来,我只是说:“哦,那好啊”。虽然知道他的来与我无关,但一听到关于他的事情,脑子里拐几个弯的想到一些往事。大概三点,她走了,并且借走了冷剑的MP4。一会儿,他们三个也走了,此时已是黄昏,我和妹妹准备做晚饭,一天又过了,我的心从未平静过。

时光荏苒,我每天都是如此,看电视,听歌,看小说,每天无所事事,除了等待,除了幻想,什么都不想做。我就这样蹉跎岁月,把手中仅有的时间狠心的揉碎,然后一撒,转身离去。冷剑这几天去学校了,很长时间没来。再过一星期我也去补课,这样也好,虽然学校乏味,但再不用想他,不用等他。

周末终于到了,星期天早晨,我有事去伯父家,回来的路上,我碰到了冷剑,他骑着摩托车,后面还有一个男生,这个男生我没见过,我也不想知道是谁。冷剑对着我笑,我也笑了一下,算是寒暄吧!不过很开心,见到他了。回到家等了一下午,他没来,可能回校了吧,我不想这样,但心里只有他的影子晃来晃去,太难受了。外面吹着寒风,如果可以放风筝,我想寒风永远吹不断有情的筝线,除非忘情风。

第二天下午我收拾好东西,和弟弟孟良回校了。

第二章

回到校,又开始为高考忙碌,每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的确,我又忘记了冷剑,有时候抽出时间上网,登上QQ看看云鹤在不在,每次给他发个表情,他总是不回,我决定忘记云鹤,不再犯贱。

学习这么累,这么紧张,我又想起了冷剑,傍晚,独自走在幽静的校园里,走着走着,远远看见了冷剑,心里说不出的开心,如在沙漠里寻见一汪泉水般欣慰。我们寒暄后,各自回教室了。从这以后,不知什么原因 ,我时刻想起他,他除了向我借钱,借书,再不会找我。有时候真的有点讨厌他。我成了借钱的工具。

教室里,看着每个同学都刻苦学习,努力钻研,为高考准备。唯独我,手握手机开始上网聊天,好像一切与自己无关。对一切都漠然,这岂是我所要的人生?压力太大,心太乱,为了自己不再烦恼,我沉迷于上网聊天,虽然知道网络子虚乌有,良莠不齐,但现在无法调整过来。也许是悲局的开始,厄运的起点。

因为心乱,下晚自习后,我在日记本上乱写了一些废话。

如果我临渊羡鱼,那只能成为悲剧的主人公。我应该另起炉火,这才是我最好的解脱。

我生活在了两个世界,一个叫梦幻,一个叫现实,仔细一想,并非两个,而是同一个世界。

时间如白驹过隙,寒假补课快完了,我依然那样,有时候浑浑噩噩,有时候忙于看小说,有时候忙于上网聊天,有时候想尽办法编一个合理的理由去找冷剑,高考的事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了。

有一天的化学课上,老师讲什么我根本听不懂,但还是努力地听着。化学老师是个女的,而且初中她也是我的老师,她个子不搞不矮,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粉红色的脸总是带着笑容,她虽不是柳腰桃面,好看是好看,但还是丑了一点。讲完课,她让我们自己看书,我看练习册上的基础知识。她走过来,拿了我的课本乱翻,忽然 她说:“孟雪,你也太认真了吧,化学课上竟然做数学题,胆子真够大的,我听你们数学老师说,你数学并不很优秀啊,是一般般。你低着头,我以为你在研究化学呢,原来在研究数学题啊。 ”我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我一直看化学啊,再说,我从来没有在化学课上写数学作业。

“老师,我没有在你的课上做数学题,我从来没有写过。”我说。

“你还敢狡辩,你看你的课本,这不是数学题吗?”老师说完,把课本扔了过来。我能听清有的同学在笑。

我看了一下,确实有数学题,这才想起,昨晚快下课的时候,把化学课本当练习本了,现在真的是“跳进黄河洗不清”。

“老师,我真的没有。”说罢,我眼睛湿润了。正逢上下课,同学们纷纷过来,看我的课本,我最好的朋友过来安慰我,我的泪水顺着鼻梁一滴一滴流淌下来,像屋檐上的雨水。我哭得泪流满面。

从此,化学老师对我的意见越来越大,而且总是向班主任告状。我做的作业她一次都没有满意过,每次交上去后让我重写。我也越来越讨厌上化学课,每次的化学课上,我看小说打发时间。后来我发现其他老师对我的看法也变了,他们不是正眼看我,他们都放弃我了。我也是越来越堕落。我知道了,老师们的眼里只有优秀生,他们可以随便的践踏一个差生的尊严,他们越来越高贵了,差生只能像尘埃一样卑微。以前我很尊重每一位老师,而现在我对老师只有恨。这种恨埋葬了十几年来老师们对我的培育之恩,这种恨让我忘记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不会后悔现在的不努力学习,一辈子都不会后悔。我只知道不努力的结果,即:谁不努力谁就会被别人狠狠地踩在脚下,没有尊严,没有求救的权力,没有流泪的资格。

无助的时候,伤心的时候,冷漠的时候,我只能求助纸笔。

世界漠然,周围喧哗,我觉得这并非人间,而是似人非人的空城。我满腔热血本想温暖世界,但反倒把自己冷凝了。

人类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错误,我们必须要原谅,因为他们就是我们;再说,人天生就不是圆满,为了追求圆满,我们不得不犯错误,错误才能帮我们追到圆满。我们不犯错可以,除非一事不做。要想有所作为,必须得犯错。也许它是一笔财富。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脾气,学校有学校的脾气,社会有社会的脾气,世界有世界的脾气。这些中间,人类最渺小,所以人类只能接受所有脾气,包容所有脾气,原凉所有脾气。

课终于补完了。背着书包走在喧嚣的大街上,我远远地瞥见了冷剑,他没有看见我。你谁呀!为什么一碰到你就心神不定,即使每次因为借钱而吵架,即使我看不惯你,即使我成为你的借钱工具,即使你喜欢欺负我,即使你不在乎我,我总是习惯想见你,你怎么总是像幽灵一样浮现在我眼前。为什么啊?

第三章 盼风天天吹来

回家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一件事。

傍晚,我正要做饭,冷剑来了,我们聊了一会,他就走了。

吃晚饭妈让我复习功课,我随手翻开一本,坐在椅子上,说也奇怪,眼睛对着书上,心里却想着冷剑走路的情形,想着和自己聊天的那种态度,想着他的每句言语,慢慢的一样一样想起,仿佛他的声音笑貌就在面前。

已经是一月二十八号了,冷剑没来整整五天。昨夜又梦见他了,梦里我和他面对面坐在我家的沙发上,说着笑着,好开心,好怀念。这一梦真让我失魂落魄。我爱慕的是云鹤,为什么我总是梦见你?为什么心里想的总是你?为什么等待的总是你?你真的让我魂飞梦绕。今天,你会不会来啊!我好期待!

我对妹妹说:“冷剑好几天没来了,你说他最近忙什么呢?”

“姐,我怎么知道啊]怎么?想他了?去他家看看呗!”

“我当然没想他,去他家干嘛!只是他没来几天不习惯而已。”

“姐,希望如此,别乱想了,去复习功课吧!”

“嗯,好,我们俩都看书。”

十一点左右,我听到了脚步声,往窗外看,果然是冷剑,心里说不出的喜悦。他一进来对着我笑,我也笑了。

“我感冒了”说罢,他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两手抱在头上。

“ 严重吗?吃药了没?”

“吃了,就是很难受。”

“那怎么办,我给你倒杯茶吧!”

“不用了,不想喝。”

“那你先坐会吧!”

我心里想:你先别走啊,多做一会。

“我先走了啊。”

“这么快就走啊,先坐一会呗”

“再不了。”

他像风一样,忽然吹来,忽然出去,我怎么也抓不住。他明天还会来吗?

第四章 最初的美丽像风一样吹走

腊月二十九了,他没有来。肯定因为过年很忙吧!我整天胡思乱想。下午我做饭的时候,想不到云鹤来了。我感觉打了一年工的他有点变了,脸上有点忧伤。

“你什么时候回家的?”

“来好几天了。”

“哦”

“最近感冒了,难受死了啊。”

“你也感冒了啊,那天冷剑说,他也感冒了”

“他啥时候来你家了?”

“前几天来了,最近好久没来。对了,喝点茶吧!”

“不了,你先忙,我走了。”说完他和弟弟走了。

小时候一直爱慕他,自从他弃学我和冷剑走近后,我发现对他的那种感觉淡了。其实淡了最好。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正月初六,妹妹感冒了,我去给她买药,顺便去舞场凑热闹。可我却不知道村子里的药铺在哪?这时却碰见了云鹤。

“你知道药铺在哪吗?”

“顺着这条路往前走第三家。”

“你还是带路吧!我不知道。”

“走过去就见了”

他给我带路了,但表情很无奈。

我心有点凉,小时候他不会这样的,不会犹豫。原来长大了真的不好,就连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他不在那么热情了。我能感觉到,我和他不像小时候了,有点陌生。这可能就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吧!如果能回到童年,那多好!

第五章 邂逅于黑夜

正月初八的傍晚,我和妹妹去小卖部,在冷剑家的门口碰到了他和他的弟弟。

“去哪啊?”冷剑说。

“小卖部,一起去吧,”

“那好啊”

我们四个人在那条小径上走着,四个人说着笑着,一会就到了小卖部。买上东西后,四个人就赶着回家。我突然很想打牌,心想:回去后我们四个人打牌岂不更好,又可以看见冷剑。

“跟你们商量个事啊,从明天开始,我们几个在我家打牌吧!你们看如何?”

“好啊!”妹妹说。

“没心思打,要玩你们几个玩吧!”冷剑说。

“你买上牌,我随时都可以来玩。”冷剑的弟弟冷锋说。

“嗯,好的”我说。我走到冷剑的身边,对他说:

“冷剑,反正这几天没事做,你不打牌干嘛?再说,你没有的话,三个人怎么打?”

“不是有你弟弟吗?”冷剑说。

“他不怎么会啊!你就陪我们打会呗!又浪费不了你的时间。”

“好好好,我明天来不就行了。”

“一定哦,别反悔呀!”

“一定来,不过你们玩不过我的。”

“那不一定,还没玩,你怎么知道我打不过你?”

“不信的话,明天你就知道了。”

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到了他家门口,我们就此分开了。

第二天早上,冷剑来我家了,他,妹妹,弟弟和我,我们几个在我家看电视,这时家里来客人了。

“你家来客人了,我先走了,对了,我今天下午可能有事,明天下午再来你家。”

我心里有点失望,但没表现出来,笑着说:“嗯,好啊。”

家里来的是远方的一个舅舅,因为多年没见,我没认出来。我爸妈不在家,他就走了。

现在没事干,我关掉电视,拿了一本《简桢散文》想打发今天的时间。高考的事我真的不想管。

我记得书中有几句这么写:

我完全侵入在自己的多情里,以致于其多情可以更改亘古不变的规律,忽略了多情,以至于时间在冷眼相看。

我确实感到一种意念的疲倦了,当桂花的黄金小瓣落满雪白的桌布,四散着清澈的浓香,我每每沉思到他那冷静高洁的丰韵。朋友,我心是这样痴,当枝上的小鸟悼伤失去的绿荫时,我心酸的欲流下泪来,听见他的声音,我的神经像在荒沙绝漠寻见绿洲一样的欣慰!

我真的很喜欢这些句子,好像在写我一样。于是一遍一遍的念着,好像在数我的思念。

第六章 打牌留人

第二天的下午终于到了,冷剑也来了,他的弟弟没有来。我们弟妹三个,再加上他,正好四个,我们几个坐在另一间房里,开始打牌。。冷剑说:

“你们打不过我的,看我怎么把你们的钱赢完。”

“没开始还不一定呢?别高兴得太早啊”

他的水平和我一样,赢了几次,输了也几次。

一会儿,妈妈叫我们去吃饭,我叫他来客厅吃饭,他没去,他说就在这吃,我盛了一碗递给了他。弟弟去客厅了,妹妹我们几个人在这边吃边聊。

“你不是说,我玩不过你吗?还不一样。”

“一两次肯定会失手的嘛,我是让着你们的,不信,明天看我的,我肯定会赢的。”

“好,明天再打,我就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

“这饭谁做的,挺好吃的”

“我妈呀,好吃就多吃点”

“我喜欢吃木耳,你给我盛点木耳,少点啊”

“好啊,把碗给我”

我端给了他随便坐在一个椅子上。

“你喜欢吃木耳啊,我也喜欢吃”

“嗯,喜欢”

吃完饭,大概十点,冷剑走了。十点对于我来说,很早,我拿了一些书,跟爸妈说:“你们先睡,我去看会书”。

“别太晚了”。妈说。

“嗯”

我们每天下午打牌,打了五个下午的牌,再也没打,正好也赶上开学。

快高考了,而我看杂志,看电视,想冷剑,作业没写,心里乱想,很沉重,难道一定要读书才能改变命运吗?我也只能读书啊,人活一世就为了金钱和荣誉吗?世人为钱所控,包括我,我想不通,我们为什么要为钱而活?因为钱,很多人走上了犯罪的道路,难道老天不怜悯我们这些愚蠢而又可怜的人吗?

第七章

正月十四的早上,我去小卖部,在他家门口我看到了他,我们没说句,也不知道他在干嘛,只是好几天没见到他了,我的余光告诉我,他在看我。这一天我没想冷剑,而是想云鹤。长大后我和他陌生了,陌生的连招呼都不打。晚上我梦见他,梦里我们像小时候一样一起玩耍,很开心,但现在一切都变了。我小时候爱慕的男孩就像是一场梦,梦醒后他已消失。

今天是元宵节,我们村的秧歌就今晚结束,我想去看今年的最后一场秧歌,整个一天在想会不会看见云鹤?我好讨厌自己,有时候想冷剑,有时候想云鹤。我到底该怎么做才可以收回心,让心中的杂念完全抹去。怎么办,云鹤擦肩而过的背影后,留下了无法消失得慢镜头。云鹤啊云鹤,梦之君,影之君,君恋谁?我梦有你,你梦有谁?晚上云鹤来了,他来叫我的弟弟和他一起去看秧歌。

“你们去看秧歌啊,我也要去。”

“我要骑摩托车,那边过去还有几个男同学,恐怕你骑不上”

“我很想去,可是孟倩不去啊,我没伴”

“去我家叫云素,你们俩一起去看”

“那好吧,我想她也可能不去”

“我俩走了啊,你去我家。”

我拉上妹妹,陪我去云素家。到了她家,云素在看电视。

“你去不去看秧歌?”

“不去,先来看会电视,天这么冷,干吗去啊,每年看不烦吗?”

“不烦,你真不去啊,那我一个人就不去了,先走了啊”

云素送我和妹出来。

以后的事不想写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你踏了我的雷区,短篇小说

关键词:

上一篇:短篇小说,看初恋这件小事简短几句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