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短篇小说,我所看到的梦境

来源:http://www.aviodelta.com 作者:书评随笔 人气:144 发布时间:2019-09-14
摘要:摘要 :人是有灵魂的。刘启明常常这样想,有时思想到深处,仿佛隐约触碰到万事万物的本源。梦境是连通另一个世界的桥梁,普通的人做梦,梦中之人,之事,梦醒后皆忘之,刘启明

摘要: 人是有灵魂的。刘启明常常这样想,有时思想到深处,仿佛隐约触碰到万事万物的本源。梦境是连通另一个世界的桥梁,普通的人做梦,梦中之人,之事,梦醒后皆忘之,刘启明则不然,在梦中能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有关 ...

摘要: 白天为别人活着,夜晚才真正属于自己。到家了,刘启明心里一阵轻松,环顾自己这一间不到18平米的宿舍,心中些许感慨;许多的日子已随风逝去,许多年来,独自品尝这寂寞的夜晚。总有人在压力下负重生活,却少有人去 ...

        人有多重梦境是真的,自己的真实的体验,那天中午累急,没吃午饭,草草的进去梦境,梦见了好多事情,我觉得自己应该是进去了第三重梦境,在梦里我也是在午睡,不同的是在三个不同的场景,但都是工作场景,第一重也就是现实是我自己在自己的位置上睡觉,第二次重是我周围有一个熟悉的同事,第三重也是在位置上,但是我周围有很多的人。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意识到我要醒来的时候,便开始了痛苦的旅程,第一次醒来我从第三重梦境到第二重梦境,周围的人一下子只有我那个同事,我还跟他说我做梦了,梦见了好多人,但是我眼睛睁不开,我说我在蒙一小会,别迟到了,过会你喊我一下,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又努力的想醒来,但是三重梦境里我周围的很多人都跟我说什么醒来,你做梦了,领导找你,你快去吧,赶紧醒醒,这个时候我已经有点分不清二重梦境与三重梦境的真实性,这个时候就是造梦的能力了,瞬间三重梦境里场景就变换了,领导给我安排任务,但是这个时候我潜意识里还认为这个是在做梦,于是我很努力的想清醒,于是我又一次艰难的回到了二重梦境,碰见了我那个同事,但是我问了他一个致命的问题 领导找过我么?这个时候我潜意识里希望听到他说没有找过,但是还没有回答,我瞬间又回到了三重梦境,领导问问什么还没有去办他交代的任务,于是我又迷茫了,我一边走一边想,这个肯定是梦,我得赶紧醒来,因为马上要迟到了,于是我又艰难的睁眼,然后我又看到了我那个同事,他说,赶紧睡觉吧,中午时间宝贵,我一下子就蒙了,看了下时间,距离我睡下不到5分钟,因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最主要的,日期竟然是前一天。这是个什么情况,这个时候,我认为是潜意识的修炼唤醒,我又掉进了第三重梦境,在这里依然很多人,但是我潜意识里认为这个是梦,因为一开始我就认定这是个梦,但是发现二重梦境也不是现实后,潜意识才修炼唤醒,于是我开始更加艰难的睁眼,告诉自己醒来醒来,然后我变进去了第一重梦境,这里只有我自己,躺着睁着眼,周围是很多四处走动的同事,我对自己说,看吧,睡超了吧,赶紧起来吧,但是我慢慢的发现自己没有力气,而且周围同事都没有跟我说话的,仿佛我根本就不存在一样,而且眼皮特别沉,于是我又慢慢的闭上眼,这个时候我已经分不清我即将进入到哪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清脆的声音讲我拉回到现实,浑身轻轻一颤,思绪回到了现实,我同事摔坏了一个杯子,这次是真实的世界,我看下表,还好,没有睡过,周围同事也都在躺椅上醒着,部分同事在收拾,我慢慢的回忆整个梦境,感受着浑身的汗水,回想起盗梦空间里面的造梦师,心里不禁一阵后怕,在我自己的梦里,我就是我自己的造梦师,但是我同事不小心打碎的杯子是我醒来的最主要的因素,我在想,如果没有那个声音,我会不会不会醒来,我会沉浸到哪里去?梦境的夹层么?反之人真的没有灵魂么?

终于看了《盗梦空间》了。有一点感触,还是想写下来。

她从梦中醒来。母亲抱着一本诗集,背靠沙发睡着了。此时,午后的阳光暖暖地洒进房间,也铺陈于母亲的脸上,似乎还掩映着一些母亲在睡梦中的欢愉之情。她好像想不起来刚刚在梦中发生的一切,只记得自己历险一般由梦境到梦境而所生出的畅快感。

“人是有灵魂的。”刘启明常常这样想,有时思想到深处,仿佛隐约触碰到万事万物的本源。梦境是连通另一个世界的桥梁,普通的人做梦,梦中之人,之事,梦醒后皆忘之,刘启明则不然,在梦中能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有关于这一情况,经过自己的分析认为,在早晨快醒时候做梦,大脑和小脑一起活动,大脑能清楚地体察到小脑在做梦。

白天为别人活着,夜晚才真正属于自己。

        记录下这次的过程,权当自己探索未知世界的一次经历吧,人啊,真的很渺小,或许这些也都不是梦境,都是真实存在的,都是平行宇宙中的我,也许在这个中午,一次特殊的力量,一种神奇的媒介,将不同世界的我连接在了一起,随意切换吧

一、我看到的是爱情

惟独在梦中的畅快感犹存。梦境模糊不清。这让人有种难以言说的无奈。做完一个梦,仿佛走过一生。无法回头,无须回头。她带着“重生”之后的自己回到房间。房间内的布置一如往常。她平静地坐下来,将沉重的身体轻靠椅背,用力回想着那些分明是清晰透亮的梦境。她甚至怀疑,自己依旧身在尚未结束的梦中。

有一次刘启明进入了梦乡,梦见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刘启明清楚地意识到,这是一个梦,自己正在做梦,于是仔细观察梦中的世界和现实中的世界有什么不一样:这是一个比较荒凉的地方,有砂石、和各种杂草,就像是荒郊野外,天色已暗,繁星点点,自己就一边走一边看,突然前面有一个黑色的建筑物,里面有灯光在闪烁,刘启明放慢了脚步,想看个究竟,这时不只从哪里窜出来两个古代的士兵,左右各一个把刘启明劫持了,往那个黑色的建筑物里面押送,刘启明不觉的好笑,心里想,这个梦有意思,押送就押送吧,反正是个梦,到时候醒来的时候还可以回顾回顾,于是顺从地跟着押送自己的士兵往里走,快走到跟前的时候,建筑物里面的梯子打开了,里面灯火辉煌,刘启明也被押送到里面,这时刘启明仔细观察里面建筑物的情况,里面布置的很精细,连地板上的花纹都清晰可见,通道两边站着一排手持冷冰武器的古代士兵,表情严肃。

“到家了”,刘启明心里一阵轻松,环顾自己这一间不到18平米的宿舍,心中些许感慨;许多的日子已随风逝去,许多年来,独自品尝这寂寞的夜晚。

爱情,爱情,还是爱情。似乎所有的电影,无论是将其作为主线也好,支线也罢,甚至仅仅是一点点缀,总之这就是人类永恒的话题。我当然不是在批判什么,很明显就算有人不喜欢科幻,有人不喜欢时装,有人不喜欢警匪,但是很少有人不喜欢爱情。受伤了,叫嚣着再也不要恋爱结婚的人们又有哪个是真正超脱。嘿嘿,一不小心扯远了。我们回来,说这部电影。

房间里安静极了。她的内心也是如此,静得都能听到嘣嘣嘣的心跳声。然而对于梦境,除了怀念,还能有什么呢?这就好像是,深爱已久的恋人最后与另一个人步入婚姻殿堂一样,你得接受梦的结果。梦不受任何人和事的牵引。梦就是这样,不知不觉地闯入你的世界,又不知不觉地离开。

这个建筑物分了好多层,据观察,通道两边有烛台,刘启明被押着往里走,走了大概十五分钟,过了很多道门,每个门都有士兵把守,而且都是古代士兵,刘启明继续被押着朝前走,这回好象能走将近20分钟,刘启明心理突然害怕起来,这不像是梦啊!因为按常理,梦不应该这么长时间,并且不应该这么清晰和真实,一般的梦,内容应该比较乱和荒诞,这个也太真实了吧!在害怕中,刘启明定睛一看,自己被押到了一个大堂上,面前坐了个人,正在审判自己,大堂下还有很多人,有站着的,还有走动的,看穿着,像是古代人,刘启明心里想,莫非这是阎罗殿,面前坐的是阎王爷,

总有人在压力下负重生活,却少有人去深层次的思考生活的本质,那推动芸芸众生前行的内在驱动力是什么,是财富?是荣誉?这些表象的答案是那样的苍白无力,刘启明又一次问自己,这一命题沉淀在心中已久,传统的哲学似乎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也许宗教才是人类灵魂最后的希望。

茉儿这个角色一直作为盗梦者的投射以及回忆人物出现的。一开始我很不理解为什么投射出来的茉儿每次都要破坏盗梦者的行动。很明显他是因为想念才会不断地在梦中创造出茉儿,可是茉儿又对他的行为进行着激烈的反抗。后来造梦者(Ariadne,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分享了他的梦境,发现茉儿在他的梦中被囚禁着,一时间我以为他是因为过度思念妻子才会如此。而电梯B层的景象又让我怀疑他是为了重演回忆来试图找出无意识中记住的杀害茉儿的凶手。直到最后,他向茉儿和A说出真相的时候,我知道我的推测全部错误了。他的内疚感来自于他曾经为了帮助茉儿不再沉迷于漫长的梦境而向她植入了“That's not the real world(这不是真实的世界)”的意念(我觉得其实这所谓意念植入相当于催眠或者暗示。)结果导致茉儿回到真实世界以后无法摆脱这样的想法,仍然坚信自己还在梦境中,唯有死亡才能“醒来”。当然,现实世界的自杀,就是真正的死亡了。她再不可能醒来。

有时,梦会突然离开或中断,甚至永不回来。她想起在以前做过的一些梦,就咯咯咯地笑起来。母亲连说带喊着,你一个人在房间里笑什么呢?她抑制住笑声,一脸坏笑地挤出虚掩着的门。母亲合上就要滑脱于手中的诗集,继续追问,你刚才,是在笑什么呢?嘿嘿,她又笑,接着就再也止不住地大笑起来。

审判完,继续押着走,刘启明看到这个建筑物像在太空中穿梭,建筑物分了很多层,每一层情况都不一样,刘启明被押着从底向上走,有一层刘启明看到一个人被扔进了油锅,有的楼层象古代地牢,里面有人,正往上走,一个古装女子迎面走来,刘启明冲那人说话,那人不理会,擦肩而过。

“今天几点来叫你?”,手机开始响了起来,电话声中,朋友李超的声音,似乎有一点不耐烦;“我看,十一点半吧,今天是周末,量应该再加大一些。”刘启明习惯性地回答道。

我很喜欢他们在梦境中的那段。感觉自己像是上帝一样,他们在自己的梦境中创造自己理想的世界。梦中没有什么不可能。所有美好的记忆碎片都可以完整拼凑。梦中的时间流转随着层次的加深而延长。他们在梦中白头到老。因为太过幸福和完美,茉儿尘封了自己的一部分,关于真实世界的一部分。她太幸福太快乐。因此我相信她不是分不清现实与梦境,而是自己选择生活在梦境的。如同梦境太美,舍不得醒来一样。男人始终还是比女人现实,再美的梦境里也还能够保持理智。所以他对她暗示了,他们回到现实世界了,悲剧也就发生了。演茉儿的那位女演员我一直觉得她长得有点像梅婷,呵呵。在歌舞剧《九》里面,她也是饰演了一个有点悲剧色彩的角色——一个中年的事业不如意又花心的导演的妻子。不知道是不是演员本身的特点所致,她的眼神里总是带着反抗和忧郁。

刚从梦中醒来的母亲满脸疑惑,索性不理她,任由其笑着。显然,她的傻笑让母亲感到不解并且无语,以至于将她笑的原因抛在脑后了。母亲挪动身体,找了一个更加舒适的姿势镶嵌在沙发里。诗集滩在一边,染红了沙发的一角。她停下笑声,整理好心情,锤子似的跌入沙发,贴紧母亲摆放妥当的身体。

继续往上押送,有一层全是古代人在饮酒做乐,刘启明心里想,如果押到这一层也不错。不幸的是刘启明被押到了另一层,这里好象是个牢房,一个古代女人不知犯了什么罪被人用铁链穿透了身体,绑在一根粗大的柱子上,刘启明被押着看这个女人的惨状,这个女人的嘴里被一根铁柱穿过,上面还带了锁,女人不断的扭动着身体,其状甚惨,不知道什么时候押送刘启明的两个士兵不见了,还没等刘启明回过神来,那个柱子上的女人挣脱了捆绑,带着血淋淋的身体和铁链向刘启明扑了过来,死命地拉住刘启明,朝某个方向走,刘启明吓得啊的一声醒来了。

刘启明10年前毕业于全国H高校历史专业,从小爱思考问题的他,总是被同学、老师当作另类,问题不在于他爱思考问题,而是在于他的思维奇特,所思考的问题希奇古怪,让人不能理解,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之类的问题,常能让他沉思良久,大学期间,有人送他一个外号“杞人”,因为他所思所想,类似于古时候的“杞人忧天”,对此刘启明总是一笑了之。

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短篇小说,我所看到的梦境与现实。关于茉儿总是破坏盗梦者的行动这一点,我相信是他的潜意识里是希望破坏的。不仅仅是因为梦里的茉儿本身就是他无意识的投射,还因为他无法消弭的内疚感。他的工作他不能自己反抗,于是投射出来的茉儿帮他反抗。这其实也是他内心的想法。他把他的内疚感转化为了对这工作——盗梦本身的憎恶和反抗。移情。

拉着母亲松软的手,她说,妈,你刚才做梦了吧!母亲不理她,又说,是,做了一个梦,很开心,直到听到你也在笑,我才醒过来。她静静地听着。母亲说,醒来后你还在笑,所以,很想知道你是因为什么才笑的呢?她笑了。母亲问,刚才在房间里是什么在让你笑?她笑了笑说,一个梦,美梦。

但是醒来后的刘启明发现自己躺在,自己小时侯住过的一间房子里的床上,身子一动不能动,只有眼睛和嘴能动,整个场景非常真实,和现实生活中一模一样,再强调一点完全真实,和现实生活一模一样,只是有点纳闷,自己都长大离开故居了,怎么醒来后还睡在这里,问题还不在此,那个恐怖的女人就站在屋子中央,凶神恶煞地向刘启明扑过来,死死地掐住刘启明的脖子,刘启明又啊了一声,这时,母亲从隔壁冲了过来,把刘启明扶起来问,你怎么了?刘启明看到母亲穿的是昨天见面时穿的衣服,因为昨天母亲的确穿的是那身衣服,但是穿昨天衣服的母亲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场合,因为刘启明躺的房间是自己小时侯住过的房间,那个房间后来拆了盖楼了,昨天才和自己见过面的母亲怎么会和自己同时出现在已经不存在的旧居里,来不及问清原由,这时的刘启明已经被拉到屋子中央,一边是母亲拉自己,一边是恐怖的女人拉自己,而自己却一动不能动,母亲反复问刘启明,你怎么了?刘启明对母亲说,你没看见这个女人在拽我吗?母亲对刘启明说,什么都没有啊?

刘启明大学毕业后来到中国西部一座K城市,在市宗教局工作,这份工作来之不易,如今的大学生遍地都是,像他这类毕业生能就业就不错了。刚参加工作时,对于那些笃信宗教的善男善女的虔诚,心中总有丝轻蔑,都是一些没文化的老头子和老太婆信的,年轻人谁信呢?

我一直在想,如果有这样一个美丽的梦境,不仅是和我爱的人白头到老,重要的是这世界的一切都是我们创造的,自己心中的理想世界,没有战争,没有歧视,没有价值观的扭曲……一切如此完美,那么,我,是否还愿意醒来?是否还有勇气面对这真实的却处处残缺的世界?

20140227

真他妈见鬼!女人依旧疯狂地拽刘启明,完全发疯了地死命拽,刘启明对恐怖女人说到:“我妈看不见你,”。但是恐怖女人依旧死命地拽,极度疯狂,这时刘启明心平气和地对恐怖女人说:“我又没有招你惹你,你为什么抓我?”

历经了10年生活的磨练,现在的他成熟了,却有一丝信命、信缘;特别是对世界三大宗教的学习,使他觉得冥冥之中总有力量在推动着他前进。“人可以永生。”当被叫醒的刘启明对好李超说这句话时,李超当即喷饭,一顿唯物主义辨证法脱口而出,直骂他幼稚,怎么可以得出如此荒诞结论,是猪脑而不是人脑。

二、他们不是为了做梦,而是为了被唤醒

话音刚落,刘启明醒了,这回是真正的现实世界,刘启明躺在床上,旁边自然也没有母亲,但刘启明认为,刚才的一切,不应该是梦。

刘启明等朋友安静下来,慢慢说到:“你怎么理解宗教所描述的极乐世界和人的濒死体验,这不是无根据的,当人有濒死体验时,人无法觉察自己的状态,在外人看来他在熟睡,可能已经接近死亡,甚至已经死亡,在当事看来,那种状态正是他永生的时候,就像是做梦,是梦就会醒,醒来以后,有时可以记起梦的内容和时间历时长短,但是濒死体验的人如果真的死了,在他濒死体验的过程中,他并不知道自己会死,以为会醒来,况且自己那时已分辨不出是那个是真实的世界,对与外界来说他已经死了,但他神经细胞活动永远停留在某个瞬间,他感觉到的永远是真实的世界,是永生,他在濒死体验过程中所看到听到的一切都将伴随他至永久,虽然在我们看来,他死了。”

有一个场景令我记忆深刻。在药剂师的地下实验室。很多床凌乱的摆着,床上躺着一个个打着吊瓶的人。十二个,他们每天都来分享梦境。时间长了,这就成了他们唯一能够做梦的途径。他们表情安详平静,似乎在梦中的世界里生活得很不错。实验室里的老人的笑容,我总觉得很诡异。他凑近盗梦者,说他们不是为了做梦才来这里,而是为了被唤醒时,表情说不出的让人不舒服。

又有一次,还是做梦,刘启明知道自己在做梦,心里想,反正是个梦,又不是真的,让我在梦境里好好玩玩。刘启明既然知道自己在做梦,也就不管周围的场景和人物是否合乎逻辑和道理,索性来了个大破坏,还干了些坏事,梦的场景移到了另一个刘启明小时侯住过的房间,那里早就拆迁了,当然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自己正破坏的带劲,不知什么时候周围,围了刘启明的亲友,当然自己的这些亲友的模样还是这房子拆迁前好多年的样子,比如自己的某个亲戚现在已经28岁了,梦中的这个亲戚才十几岁,当然眼前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于是继续大破坏,突然刘启明的一位梦亲戚对自己说,“你看你这么做,让我们这里怎么办?”刘启明对这个梦亲戚说:“我又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我是来做梦的。”然后刘启明当着梦亲戚们的面,把每个亲戚长大后的情况说了一遍,心里想,一般做梦都是清晨快醒的时候,一会醒了还要上班呢。

“有一点道理,”李超接着说到,“照你的说法,如果一个人生平作恶多端,那他在濒死体验过程中,必然再现那些场景,这些就如同人做噩梦一样,梦中人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这些场景和噩梦将伴随他至永远,就像下地狱;反之一个人如果,一生积德,他在濒死体验时再现的都是美好的场景,甚至梦幻,而这些也将伴随他至永远,就像上天堂。”“所以说,的确存在另一个世界,一个永生的世界” 刘启明意味深长地说。

梦里的时间比现实流转的快得多。每天三、四个小时的梦境,相当于在梦中已经过了三、四十年。他们已经把梦中的世界当成了真实。现实反而成为了相对的梦境。

刘启明对亲戚们说,现在是某年某月某日,一会儿梦醒了我还要上班呢?亲戚中有个人说,启明是不是有神经病,应该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关起来,刘启明一听气得不得了,连忙说,我没有神经病,我是在做梦,刚把话说完,刘启明突然觉得有口难辩,因为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如果放在现实世界里,的确就是一个疯人所为,刘启明对亲戚说,如果梦中的世界也算客观世界,不容破坏,那就请把你们的领导者叫来,我跟他说说。见亲戚们没反应,刘启明说,把你们的日历拿来,我看看你们这里今天是哪年哪月。

刘启明点了一只烟继续说道:“现在的一些神经类、至幻类药物,已经可以达到这样效果,只是人还没死,就已经分不清虚幻和真实了,在正常人看来他们在发疯,如果让他们经历一个濒死体验后,静静地离去,他们会永生在自己的梦幻里。” 刘启明说道这里突然掉下了眼泪,对李超说:“我也有过濒死体验,因为患严重的抑郁症,发病时我曾10天没睡觉,那时的确分不清真实与虚幻,真的看到和感觉到了奇异的东西,就像宗教里的极乐世界,我见到我已经过世的奶奶,并且像鸟儿一样在空中飞翔,很真实,在这个过程中,还能感觉到痛觉,真实地看到了梦幻般的东西,跟现在拿眼睛看一样,非常清晰。”“有时真得想再回到那个世界里,太神奇了,” 刘启明说完后又补充了一句。

有一段时间,我总是被梦中的梦魇困扰。梦魇本身其实是一种大脑已经觉醒,能够感受周围世界,但机体还未从深度睡眠中唤醒,因此无法动弹的现象。俗称“鬼压床”。一般在人们比较疲累和被子太重等情况下容易出现。通常休息好了也就会自然消失。而我的梦魇,全都是在梦中。也就是电影里的梦中梦。从第一层梦中醒来之后,我就会进入梦魇。挣扎,呼吸困难,动弹不得。周围的一切我都听得见,眼睛只能望着天花板,想喊,努力张开嘴巴却发不出一言一语。在学校时听见同宿舍的姐妹们说话或是起床的声音,在家时听见父母走动的声音。一切都好真实。等到终于挣脱梦魇醒来,问过他们,才发现自己听见的其实都是没有发生的。最明显的一次,是在男友小屋里午睡,梦魇状态下,我看见他对我的挣扎觉得好笑,甚至恶作剧般捏住我的鼻子让我呼吸更加困难。我一边难受一边生气,最后好不容易挣脱了梦魇,赫然发现他在另一边的角落睡的很沉。虽然还是忍不住有点生他的气,不过也知道我在梦中的梦魇状态下看到的,只是一个投影。我其实,在生那个投影的气。还好现在,梦魇已经很少再来找我。呵呵。

本来刘启明认为,梦是自己的头脑活动,无关他人,如果梦中世界也算真实存在的一个世界,那么也一定有自己的逻辑规则和规律,也就是说,即使知道那是个梦,也不能破坏里面的规则。这时一个梦中亲戚递过来一本台历,刘启明不看则已,一看鼻子都气歪了,这是一本什么破台历,打开一看,台历是由日语、拼音、数字、符号等组成的乱码,虽然知道这是梦,但看见这梦中台历仍然叫人生气,刘启明把台历扔在地上,走出去看看,具体观察一下这梦中的世界和现实中的世界有什么样的差距和不同。

“可惜没那个机会了。”李超不失时机地说到,“有,”刘启明斩钉截铁地说道,“自那以后,我又发病了几回,每次都是相同的体验,后来靠吃维思通的等精神类药物康复起来了,现在我才明白了像张国容这样的电影明星同时又是抑郁症患者为什么爱自杀了,因为在他们发病时已经分不清真实与虚幻的世界了,他以为是在虚幻的世界里飞翔,其实是在真实的世界里从楼上纵身而跃,永远活在了那个世界里,虽然对于世人来说他死了,但他却在那个世界里永生。”

有时候,梦见自己期待的东西,会很不愿意醒来,可是美景再美,也都是虚幻。有时候我觉得,梦中的我们,其实是精神的另一个生活空间。肉体有限制,无法存在于多重空间之中。而精神可以不受限制,任意驰骋。好几年前那多的小说《铁牛重现》就描述了那样一个多重空间的生存模式。我们的存在,很有可能并不是单一的,也许会有许多平行空间,每个空间都有我们的一个存在。由于我们在生活中某些时候所做决定的差别,空间被割裂了,每一层空间就是一个可能性的存在。还有关于空间弯曲以及虫洞的可能存在,穿越剧最近很流行,可是真的穿越时空,结局我们谁都无法预料。

刘启明的梦中亲戚们都在这老房子里面呆着,事实上梦中的这里早已拆迁,已经成了高楼林立的住宅区,而且这一切正在做梦的刘启明也知道,他就是出来观察一下,有什么不同。

刘启明接着神秘地对李超说:“我从一位老中医那里弄了一个方子,有十几味药材,熬了喝后,在加上我已经有过体验,躺下后,会很快进入到那个世界里,只是到时候要有人把我弄醒,否则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原来是这个原因,怪不得你老叫我晚上把你弄醒。” 李超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那你今晚又见到什么了?”“我又见到了我的奶奶,她很好,我带她去街上吃了顿饭,又给了她一些钱,送她回家了。” 刘启明伤感地说到。两位好朋友,又说了会话,李超便回家了。

梦境中的东西,瞬息万变我们也处变不惊,以为理所应当。现实的世界里,我们总是觉得时光匆匆,韶华易逝。如果有一天,梦境成为了我们生活的方式,现实反而成了附属,会是一种幸运还是悲哀呢?

出来后的场景更是古怪的离奇,心里想自己做的这叫什么破梦,地方也太烂了。

时间过得很快,又是一个人在外地过节,夜晚如约而至,从朋友李超家回来后,已有几分醉意的刘启明熬起了药,这次却没有给李超打电话叫醒自己,也许是不想麻烦别人,也许是酒喝高了,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听见门口敲门声,原来是传达室看门老头进来了,手里提着一箱雪梨,笑嘻嘻对自己说,这是单位昨天发的过节礼品,看见你今晚喝醉了,就亲自给你送过来了,刘启明连声道谢,邀请看门老头进来坐坐,看门老头连声说不用了,又回到传达室值班去了。

 

在后来,刘启明在街上碰到了些离奇的事,刘启明估摸着梦也做得差不多了,如果继续做下去,上班就迟到了,于是眼睛一闭心里想,不做了,快醒吧,于是刘启明从梦中醒来。起来准备完后,按时上班去了。

老头走后,刘启明将雪梨放好,于是收拾了一下,随便躺下便睡着了。

如同前者,刘启明又一次做梦,开始不知道是梦,做着做着,突然意识到,眼前经历的一切都是梦,是虚幻的,不真实的,经历的多了,也就不在意。这回梦中场景也如往常般离奇。

由于节日放假一共3天,第二天刘启明睡了个懒觉,足足到了10点才睡醒,洗漱完毕,吃了点剩饭,出了单位门,照例给看门老头打了招呼,老头也冲刘启明笑了笑。

这一次场景是在火车上,整整一车人,却没有人说话,也不知道开往何方,因为以前在梦境里搞过破坏,这次也就没心情再搞,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窗外的风景自然也离奇古怪,火车也没有声响,这一次,刘启明没有着急醒来,因为他知道在现实世界里,今天是星期天,可以睡懒觉,没必要那么早醒来,就这样耗着吧。

刘启明觉得,今天的阳光格外灿烂,街上车水马龙,一派过节的喜庆气氛。因为是端午节,所以街上到处都有卖棕子的,而此时的他有点纳闷,怎么端午节不给职工发棕子却发雪梨,这单位当领导的确实让人好笑。

坐着、坐着,突然感觉有点不一样,眼前猛地闪过一道白光,刺得刘启明闭上了眼睛,等刘启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漂浮在空中,而眼前的场景更让自己诧异,他看到自己小的时候在玩耍,往事像电影般从眼前晃过,一直晃到现在,刘启明在街上飘晃着,突然一辆公交车迎面而来,刘启明躲闪不及,竟然穿车而过,车上每个人他都看得真真切切,连乘客打手机的说话声都听得很清楚,就是想说话说不出话来。

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这时,刘启明的手机突然响了,原来是同时小高的电话,电话里说,局里周处长要搬家,人手不够,需要人帮忙一下,刘启明接到电话后,赶紧挡车去了周处长家,自然是一阵忙活,忙完后,周处长请大家吃了饭,在饭桌上,有几次刘启明想问问今年怎么过节发的东西不对劲,却没张口。饭局结束,几个同事相约一起打麻将,刘启明推脱不开,跟同事到了别人家,垒起了长城。

刘启明学过佛教,知道佛教认为人死后,会有中阴身,突然意识到自己不会也成了中阴身了吧,赶紧回去找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正在床上躺着,此时自己正漂浮在身体之上,怎么回去呢?刘启明万分焦急,他这时想到了自己从梦中回到现实生活中的办法,就是禁闭双眼,不去思考问题,让思维停滞,心理默念醒来、醒来。这回是禁闭双眼,不去思考,心里默念回、回、回,慢慢地,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启明感觉自己躺在了床上,身体有知觉了,这时他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确认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中;刘启明心里想,原来回来也挺容易的,要不再出去玩玩,这时他有用了同样的办法,禁闭双眼,让思维停滞,心中默念离开、离开,在强烈的意志力作用下,刘启明又神奇地漂浮在了空中;为了确保还能回来,他又反复实验了几次,每次都可以回到现实世界中,这时的刘启明高兴极了,这时已经天亮了,因为刘启明,是一个人住,所以也没人打扰,刘启明索性飘向了远处。

快到下午四点钟时,电话又响了起来,一接听,原来是有一位大学同学出差路过本地,晚上10点多的火车,顺便看看自己,刘启明很是高兴,便告辞了同事,准备回宿舍收拾一下房间,招待招待同学。回来的路上,还没忘去彩票销售点去看看,自己的彩票中奖了没,今天是上期开奖的日子。等到自己把奖票一看,啊!中了,中了,四等奖,10万元,不太可能吧?又掐了一下自己,真的很痛,没做梦。一股喜悦直上心头,笑容止不住地挂在脸上,心里想,真是撞大运了,比看门老头运气好多了,那老头是个彩票迷,买了10几年彩票,啥球奖也没中,这下老头应该羡慕嫉妒恨了。

这时远处有一个发光的地方,绚丽夺目,光彩映红了半边天,强烈地吸引着刘启明,本打算玩玩就回去的刘启明,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向发光地飘去。

到了单位,刘启明故意站在传达室门口看老头,老头也冲他笑,两个人谁也没说话,刘启明突然想张口说句什么,却又想不起来要说什么,他想起了刚刚中的彩票、也想起了昨天那箱奇怪的雪梨;他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他突然想起上个星期单位门口的仆告,那上面的逝者,不正是眼前的老头吗?刘启明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突然一阵眩晕,刘启明被吸了进去,一阵天眩地转,等刘启明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以前小时侯住过的房间,周围的东西全部是自己记忆中的东西,自己已经过世的奶奶正在房间里忙来忙去,整个场景非常真实,走出门一看,是以前的大院子,来往的人和事都是自己记忆中的人和事,这时邻家伙伴来找自己玩,居然还是是儿时的模样,心里想,你不都已经结婚生子了吗?我到底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刘启明在思考,

刘启明冲老头点了点头,出了单位门,向奶奶家走去……

一边思考着,刘启明一边朝街上走,所看到的人和事都是记忆中的人和事,而这个街道,早就拆迁了,而自己却是还是昨天的模样。

这时奶奶叫自己回来吃饭,刘启明也感到肚子饿了,便回家吃饭,刘启明一边吃饭,一边感觉,还是原来的味道,吃完饭对天长叹一声,这次恐怕要永久地留在这里了,不知自己原来的世界现在怎么样了?

时间过了半个月,有人发现刘启明的房间里散发着腐臭,再后来,就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

2013.5.25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短篇小说,我所看到的梦境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