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那只眼,以梦之名

来源:http://www.aviodelta.com 作者:书评随笔 人气:142 发布时间:2019-08-29
摘要:摘要 :刚搬了新家,新的一个小区,这几天一直在下雨,天气也不是很好,室友小梅过来帮我。看着自己的新房子,眼里逐渐露出了自豪感,每天上下班忙碌的生活,我已经渐渐习惯了

摘要: 刚搬了新家,新的一个小区,这几天一直在下雨,天气也不是很好,室友小梅过来帮我。看着自己的新房子,眼里逐渐露出了自豪感,每天上下班忙碌的生活,我已经渐渐习惯了,但是周末还是会觉得很累。那天周末一个人在 ...

天空阴霾,风很大。一条地段十分偏僻的马路,四周皆是要拆迁的旧楼。 小梅一个人走在这条偏僻的马路上,脚下的枯叶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四周一片寂静,寂静得犹如一座死气沉沉坟墓。 小梅已经几天没合眼了,早上天刚蒙蒙亮,她就从家跑了出来。她家住得很远,离这条马路有十几里路,她就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因为她的丈夫在这里失踪了,他的丈夫是一名拆迁工人,几天前来这里上班,便一去不回。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刚刚踏进这条马路,小梅忽然打了个冷战,她强烈地感觉到身后有人在跟着她。这让她恐惧不安,两腿发软。小梅已经说不出来此刻有多么害怕,她索性停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猛地转过身——没人。四周围连个人影也没有。脚下的枯叶咯吱,咯吱回响在这条空荡荡的马路上,令她更加心悸。如果丈夫此刻在她身边她便什么也不怕了,想着丈夫她的心脏不由得阵阵发疼。拐过一个弯,天空刹那间黑了许多,更多的乌云聚集在了一起,压抑得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突然盛夏的天竟然吹起了寒风,彻骨的寒意瞬息遍及全身每一个细包,小梅连连打了几个冷战,恐惧像洪水一样冲击着她的心灵,整颗心纠结在一起。 梅梅一声凄凉声音响起,那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 刚子,刚子是你吗?小梅大呼起来,声音因为激动急剧颤抖着。 刚子,刚子小梅加快了脚步往前跑去。 梅梅,梅梅别往里走了,回去快回去!声音嘎然停止。 一团雾逐渐扩散,瞬间小梅就什么也看不清了。她慌了,浓雾中她感觉有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她,使她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朦胧中似乎看见前面有一个亮点,她好奇地走了过去,一个老婆婆蹲在地上烧着纸,嘴里念念有词。 她刚要走过去,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拽住了她,小梅低头看见身边站着一个小女孩。她穿着红色的裙子,手里抱着一个怪异的娃娃,冲着她笑。小梅不知道这个小女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里房子全部拆迁,已经没有人在这里住了,怎么会有个小女孩在这里?她拉着小女孩的手,走到烧纸的老婆婆身旁看见婆婆手里拿着一张照片在哭,那照片上竟然是,小梅猛地回头,女孩依旧微笑地看着她,那微笑和照片上的微笑一模一样。 小梅吓得头皮发麻,用力地甩开女孩的手。女孩的笑容消失了,眼睛中竟被一种和年龄不符的仇恨代替了。她本能地躲在了老婆婆的身后,老婆婆慢慢地转过头来,她一双眼睛流出了猩红的泪水,碰地一声,头似乎被一把看不见的刀斩切开来,一半就掉在小梅的眼前。

        是否有人提醒过你,听着人声喧闹的隔壁房间可能根本就没有人...... 

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 1

                        1

刚搬了新家,新的一个小区,这几天一直在下雨,天气也不是很好,室友小梅过来帮我。

啊!小梅惊叫一声,双腿一软眼前一黑,便没有了任何知觉 等她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十字路口处,丈夫蹲坐在她身旁,她激动地马上坐了起来。想要扑在丈夫的怀里,可是丈夫竟然用了一种奇怪的姿势飘离了她的身边,他的眼神变得暗淡而茫然,他幽幽地说:我已经死了,你不能再抱着我,会损伤你的元气。 我不信我不信你已经死了小梅激动地喊着,眼泪随着摇晃的头四下飞舞着 真的,拆迁的时候老板让我们炸房子吓唬不肯搬的钉子户,可是当时我不知道屋里还有人,当我发现屋里有人,而我为了要救她们自己也被炸死了。丈夫低着头眼睛里充满着悲伤。 这时一团浓雾快速地飘了过来,浓雾中小女孩微笑着向她们越走越近,当她走近丈夫的时候在她的手里突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猛地像丈夫的身上刺去,丈夫回过头来,凄惨地冲着小梅大喊快跑 小梅心跳得极快,不住地后退。忽然她转过头去,老婆婆颤颤巍巍地向着她挪动着步子。

        她是一名自由职业者,虽然不用每天坐班,但作息时间跟上班族一样,早晨七点半闹钟响后,她起身穿衣服,准备洗漱,去往卫生间的路上,又听到了隔壁房间的日常对话。男的说“今天早点去公司,好多事没做完呢”,女的应“你先走吧,我收拾收拾”,然后是两个人爽朗的笑声。她一边刷牙一边回忆,邻居是半年前搬来的租户,一对年轻的小情侣,看样子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这一带不是什么高档住宅区,也不是市区,房租却并不便宜,她当时还在心里感叹,现在的大学生可真是有钱。

图片发自原创

        午夜,如此的寂静,偌大的床上,女子满头汗水在挣扎着,身体不停的摇晃,仿佛在躲避着什么可怕的事情。啊!一声尖叫,林般若从床上惊醒,回应她的是墙上嘀嗒嘀嗒走的时钟。摸了摸头,才发现自己早已一身冷汗。

看着自己的新房子,眼里逐渐露出了自豪感,每天上下班忙碌的生活,我已经渐渐习惯了,但是周末还是会觉得很累。

本文为守望天使原创,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故事大全》并标明作者,如纸媒刊登,须经本人同意!联糸qq763205332

        洗漱完毕,准备早饭,收拾房间,等这一切都结束了,正打算坐下歇歇,隔壁房间门打开了,看样子小情侣要去上班了,一看表整十点。奇怪,七点半的时候俩人就说着要出门了,这都十点了,年轻人真没准,她无聊的翻着杂志,门外窸窸窣窣的声音让她好奇的走向门口,盯着猫眼,奇怪,电梯这么快就来了,平时可是得等好久呢。她摇摇头,重新回到沙发上,想着半夜上厕所,听到的电话声。电话里好像是男的再跟家里人发脾气,说的方言听不太懂,但能感觉到很愤怒。隔壁不愧是年轻人,从搬进来就时常能听到他们在凌晨活跃,有时候像是小两口在看电影,有时候像是吵架,有时候又像是有朋友聚会,很多人的声音,但与他们碰面的次数并不多。

在你的生活中,你有没有做过一些乌龙的事情呢?让你自己哭笑不得的,让家人哭笑不得的?也许你够机灵够醒目,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但是我以及我的家人在生活中常常做这样的事情。事后,只有苦笑了事。

      她走下床,喝了些水,又想起梦里的场景。持刀的男子在黑暗中看不清脸,他一刀一刀的扎在地上躺着的人的身上,鲜血喷涌而出,溅了她一脸。而男子仿佛没有察觉,他把地上的人绑起来,拖着尸体冲她走了过来,她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一动也不敢动。当男子走近她时,她终于看清楚了尸体,那是一个肥胖的男人,满脸是血,男子拖着尸体缓缓的走过她的身边,她突然发现,这好像是自己工作的银行门口,就在这时,男子仿佛发现她了,看着她藏身的地方露出阴阴的笑容。她蜷了蜷身子,看见男子轻松的拎起尸体挂在了银行的大门口。完成一系列过程以后,男子向她走来,她挣扎着后退,然后在男子走到她眼前时,逆光中看不清他的脸,她猛然惊醒。

那天周末一个人在家,躺在床上看着手机,这个游戏最近很流行,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地过去了。眼里也有了少许倦意,这是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我起了身,正在想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找我呢?因为小梅有我家的钥匙,所以不可能是她吧。

         第一次见面,是他们搬来那天,她刚好出门,锁门的时候看到隔壁开着门,正往外扔一些杂物,像是前一个住户留下来的,她顺势往里看了一眼,房间不大,三十平米左右的开间,除去卫生间和厨房,狭小的空间里摆放了一张床和一个沙发挤得满满当当,当时男的说把鞋柜放在门口的公共区域问她是否介意,她笑着摇摇头。第二次碰面是三个月以后,下楼的电梯里,男的手里拿着早餐,女的说下班早点回来,小情侣拥在一起冲她笑笑,她点头。她并不知道这对男女从事什么工作的,只是女的好像经常在家,老听到外卖敲她的门,然后从门缝里面伸出一只手取走外卖,就关门了;男的经常在十二点左右回来,看上去好像很忙。有时候两人一起出门上班,但女孩总在不到下午的时候就回来了,一如既往的叫外卖。她总感觉这对情侣很神秘,一有动静就去猫眼观察,看却总是只能看见背影。

这不,今天又发生了一件这样的事情。

      林般若又喝了几口水稳定了一下情绪。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凌晨两点了。此时她毫无睡意,打开灯,静静地坐在地上看一本书。是一本关于预见未来的书,书里的主角可以通过做梦来预测到别人的死亡。她再次想起了她的梦,又无奈的笑了笑,觉得自己真是疯了才会这么想。放下书,她又回到床上,慢慢的进入梦乡。

我开了门,门外什么人都没有,我正在纳闷,难道是恶作剧吗?转过身,小梅正在身后,凉意袭来,我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小梅,你别吓人氨。小梅的脸色很难看,身上还有不少的酒味,我正在纳闷,难道这丫头失恋了?

        大约就在前一个月,有天突然听到楼道里大声的喧哗,她趴在猫眼上看着放大拉近的情景,三个五十岁上下的大妈拿着行李,大包小包的杂物,拿出钥匙开隔壁的门,像是新搬过来的,她心里一惊,隔壁不是住着人么?难道他们是对方的亲戚?这么小的房间能住下五个人?这三个大妈显然不介意五个人这件事,她们说着开始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哎呀,这门口还有个鞋柜呢,咱们可是赚到了”,“快来,你看,这电表箱还挺大的呢,咱以后可以把没用的东西放这”,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大妈门收拾完毕,砰地一声关上了门,楼道里安静了,她离开猫眼回到卧室,想着没看到小情侣搬家啊,这五个人可怎么住?

早上,5:20,我们的火车到站了,老家天气比较凉快,找到了网上订好的车子,我们一路紧赶慢赶,回到了家里,打开门将所有行李放进去。

        第二天一早,林般若正在吃早饭,电话响起。她接起电话,对面传来急切的声音。

小梅抱着我就哭,口里叙述着,因为喝了酒,口齿不是那么清楚,我只听见她的呢喃,但是断断续续的可以听见,这丫头真的失恋了,难怪这么难受。小梅的身体很凉,我扶她进了屋。

        第二天一早,大妈们兴高采烈的出门了,三个人挎着包,还挎着彼此的胳膊,据她的观察感觉大妈像是做家政服务的,要出门工作去了。不多时,送外卖的敲着隔壁的门,屋门开的不大,里面拉着窗帘有点暗,还是拿走了外卖就关上了门。傍晚大妈们回来了,拿着买回来的菜,看样子是是要做一顿大餐。再次听到隔壁开门声的时候是凌晨十二点多,那时候她睡得迷迷糊糊起来上厕所,听到隔壁的开门声就顺便去看了一眼猫眼,是隔壁那个男孩,他经常回来这么晚。最近可能是家里来了亲戚,就更晚了。此时另一个问题还依然无法解答就是这么小的房间为什么能住下五个人?那三个大妈看上去可是要常住的样子啊。

半年没有人住了,家里有一股味道。我们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透透气,检查了一下地面,灰尘不算太多,还不算太脏。想把拖把拿出来等会儿做做清洁,突然想起过完年离开家时将拖把拿到了老人家。四处看看家里还缺些什么东西,等会儿好一并买来。没有洗衣粉,没有香皂。

    “般若,你快来银行,昨天银行的宋经理被人杀了,尸体就挂在银行的大门口。现在银行来了很多警察,要了解一下情况,行长让大家积极配合。”林般若呆呆的听着李晓玲说完,手里的面包掉在桌上。

我转过身关门的时候,小梅望了望隔壁那家的门,突然发疯似的跑下了楼,我急忙去追她,可是已经晚了,小梅冲下楼,跑到马路上,一辆车行驶过来,我刚追到马路,就看见了这一幕,车辆行驶过来,小梅被车撞了出去。我跑过去,口里不停叫着小梅的名字。

        第三天吃过早饭她听到隔壁的房门开了,随即而来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等等我,然后就看到电梯门开了,一个女人进去了,跟那个女孩和三个大妈都不像的另一个女人,她看到最后进电梯的一只脚穿着一双白色带紫色花纹的运动鞋,感觉很眼熟。这又是谁?难道又来亲戚了?

我们决定先出去吃早餐,买好清洁用品,然后再回到家里做清洁。

      她有些失声,颤抖这问道,“你说什么?宋经理死了,还被挂在银行的大门口上。”梦里的场景不断浮现在眼前,男子,尸体,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的相同。

可是小梅满身是血倒在地上,嘴角似乎还有一点笑意,我看到这一幕,当场就晕了过去。

        连着几天她都能听到早上不同时间会从隔壁出来不同的人,她回忆着在隔壁见到的人,有那三个大妈,那个慌忙上电梯的女人,男主人和一个只见过一次的女主人。好奇心催使着她打开房门,走到隔壁门前,在那个鞋柜上她又看到了那双白色的有紫色花纹的鞋。她猛然想起来,好像第一次见面,那个男孩穿的就是这双鞋,因为当时她的钥匙掉了,蹲下捡钥匙的时候正好看到他的脚,当时还觉得这双鞋真漂亮。

6:00多钟还比较早,不少早餐店都没有开门。我们走到离家相对较远的地方,终于看到一家羊肉粉馆开门了,我们吃完早餐,买好清洁用品,差不多七点了。

      “是啊是啊,我听你声音有点不对?你怎么了?是不是被吓到了?我也是被吓坏了。”李晓玲又说道。

醒来已经是另一天了,我的男友小刚在我身旁,一股刺鼻的味道传来,我知道我正在医院,我问小刚,小梅呢?但是小刚只是摇了摇头,我知道这一切不是梦,我很怕,小梅就这样离开我了。

        直到前两天,天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她出门的时候,刚好三个大妈在开门,关门的一刹那,大妈回过头冲她笑,门缝里透出橘色的光印在大妈们皱纹遍布的眼角,眼睛里有红血丝,面部没有抽动但是一丝笑挂在嘴边。门关上了,她看到大妈们穿的正是那双白色的有紫色花纹一尘不染的运动鞋。

心里面盘算着,等会儿回到家里,老公孩子先冲凉,我先把地拖一拖,把桌子等抹一抹。还得睡个回笼觉,因为今天早上2:00多钟就醒了,现在吃完了早餐,感觉好累呀!

    “我没事,我这就过去。”林般若挂掉电话,匆匆忙忙的出门,因为她心里有道声音,告诉她,她的梦变成了现实,她迫不及待的要去证实这件事。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住在医院,小刚一直陪着我,后来我出院了,小刚送我回家,我来到这个街口,仿佛还看到了小梅的样子,我想哭。小刚抱住了我。那晚,我被他的温情打到了。

        回家的路上看到房产中介正带着两三个人往她家的楼门走去,进了电梯,她看到那有一个男中介按下了20层,正好是她所在的楼层。“20层有房要出租啊?”她随口一问,“是,2006房子空了一阵子了,这不是房主让我们帮她租出去”一个中介笑着回答,“你说什么?2006这阵子没人住?”这不正是她家隔壁么,那每天进出的都是谁?“是,上次一对小情侣租了没几个月就搬走了,空了快有四五个月了”,20层到了,他们纷纷下电梯,她走到门口刚要开门,中介男孩对她说,最近可能要带人过来看房稍微有些吵,打扰到她的话请见谅。她惊慌的开着门,想着前两天还看见那对情侣,那三个大妈,那个赶电梯的女人,怎么能说空了这么久呢?“那对小情侣什么时候搬走的?之后没什么人来住过?”“2月份就搬走了,当时说家里有人重病,没钱缴房租,钥匙一直在我们手里,最近才有人过来看房......”“哦”她胡乱应和着,赶紧关了门。

电梯停到了10楼,老公拿出钥匙开门,左扭扭右扭扭上扭扭下扭扭,却怎么都扭不开了。奇了怪了,刚刚还轻轻松松的打开了门。

      当她到达银行,挂在银行门口的尸体已经被取下来了,一些警察在拍照和清理现场的蛛丝马迹。银行的员工都站在外面交头接耳的议论,林般若看见行长正在和警察交谈,她四处看了看,另一部分警察正在忙着拍宋经理的尸体。她走过去,看着宋经理肥胖的尸体,突然莫名的恶心,她突然想起梦里那个男子阴阴的笑脸,再也忍不住冲到垃圾桶旁大吐特吐起来。当她吐完,扶着垃圾桶喘息着,突然一双干净的手递给她一副手帕,她扭过头,一个穿警察制服的男人正看着她。男人的眉眼很深邃,尤其是眼睛,散发着光芒,比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很耐看。

第二天,我起来了,某个部位似乎还有点痛,我脸一下就红,小刚正在为我准备早餐,我坐在椅子上,他拿来了早餐,我吃着早餐,感受着这一份温柔。小刚说他要去楼下扔垃圾,我坐在椅子上,细细地想到小梅的事情,但是越想越想不通,就算小梅真的失恋,怎么会去自杀了,不对,这件事情怎么想都不对埃

        今天她再次听到了隔壁的开门声,还是那个赶电梯的女人,穿着那双白色的有紫色花纹的运动鞋,“等等我”,她看着她往电梯口奔去,电梯关上的一瞬间,看到跟那天的大妈相似的笑容,面部冰冷,但是嘴角挂着笑。电梯门关上了,她在屋里来回踱步,想要给中介打个电话问问清楚,又想去隔壁看个究竟,但她还是走向了那个猫眼,侧了侧头,把一只眼睛对准猫眼的正中,她从猫眼里看到了另一只眼睛也在死死的盯着她......

记得还是在装修的时候出现过这样的情况,钥匙打不开门。不过在春节的时候,我们已经住换过了一次锁芯,好像之后就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了呀!哎,怎么今天又出现这样的事情呢?真是倒霉。

        她歉意的笑笑接过手帕,就听男子说到,“我是芜山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我叫林玄之。你没事吧?”

门外那只眼,以梦之名。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我的思绪,看着桌上的钥匙,我知道是小刚出门没带钥匙吧。我起了身,为他开门,他正在满目害怕的看着隔壁的门,我想起来了,小梅死之前也看过这扇门,这是怎么回事。

       她赶紧从门口走回沙发,坐立不安,拿起电话,还没拨出去,听到敲门声,“你好,我是新搬来的邻居,想问你借个榔头”“我家没有榔头”,她不假思索的回答完之后,一阵寒意从脚趾一直蔓延到头顶,隔壁?哪个隔壁?难道是2006?她又听到敲门声,走到门口,握紧门把手,一咬牙,带着惊恐和好奇,门打开了,门口放着那双白色的带着紫色花纹的运动鞋,她看到那对情侣,三个大妈和那个赶电梯的女人一起走进电梯,嘴角挂着微笑,对她招手......

看到老公试了半天都打不开。我也走过去试一试,无奈,真是一丁点都扭不动,不知道怎么搞的,怎么办?

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      林般若回道,“你好,林警官。我是林般若,是这家银行的员工。刚刚只是被尸体吓到了并没有什么大碍。”

我叫了一下小刚,小刚好像回过神来,我问他怎么呢?小刚什么也没有说,这个早晨就这样过去了,小刚送我去了公司,但是他的表情还是很奇怪,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他的表情。在公司,我反复想着小梅的死,尽管我很不想承认小梅已经死了。

累呀,疲倦呀,站在家门口进不去的感觉真是难受。

      “林小姐请放心,我们会尽快破案抓到凶手。到时还请林小姐配合我们的警员做些调查。”说完,男子转身走到警员旁边吩咐他们把尸体带回去,整理好线索,并调查死者的人际关系和死前最后见得什么人。

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小刚的公司打来的,我当时就懵了,公司打来电话说,小刚到工地出意外了,我很怕,小梅已经死了,然后又是小刚……怎么会这样呢?

老公打电话给管理处,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来看了,也无计可施。他说,要不你们打电话给开锁的吧。

    由于宋经理被掉在银行大门口,银行不方便出入,警察只好将所有员工带到公安局去做笔录调查。

我急急忙忙的到了医院,但是医生已经摇头了,我哭了,怎么会这样,小刚,我看着他的脸,我发现他的表情和小梅死的时候一样,离开医院,我反复想着这些事情,来到了家门口,我不敢回头,我不敢去想象,小梅和小刚就是看了那扇门。

他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电话。老公打过去,原来是一家开锁公司。开锁公司答应马上安排员工来为我们开锁。

      坐在警局会议室里,林般若轻轻的啜了一口水,年轻的警员问道,“林小姐,昨晚的九点到两点钟你在哪里?”

我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甚至困难,我打开了门,连忙关上了门,我靠在门上大口气的呼吸着,转过身通过猫眼看见了,我不想看见的一幕,猫眼前方一只眼睛正看着我,那只眼睛说不出的诡异,不像人的眼睛,我当场就晕了过去。

好了,这下就安静的呆在走廊上等吧。走廊上没有椅子,没有任何可以坐的地方,真累呀,我蹲在地上,看着手机,心情格外不舒畅。哎!早知道把我的那把钥匙也带回家来了。谁让自己偷懒呢!

      “我在家里睡觉,做了噩梦,惊醒的时候看了看时间,刚好两点。”这时,会议室的们被推开了,看见来人,小警员站起来喊了声,“林队”林玄之点点头,示意他坐下继续,而他也坐在一旁。

醒来的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医院,门外还有警员,迎面来了一位警员,他说着一切,我的瞳孔开始放大,根据警员说的我竟然杀了隔壁的一家人,现在在精神病院,怎么会这样?

10分钟过去了, 15分钟过去了, 20分钟过去了,开锁公司的员工还没有来!老公忍不住了,又打电话过去催。开锁公司的接线员不胜其烦,直接把员工的电话给了我们。老公马上打电话去问这个员工,员工说已经在路上了。

      小警员又问道,“听说林小姐和宋经理关系并不是很好,林小姐能否说一下原因。”

夜晚,我不敢睡,我很怕,自己会突然失控,但是似乎好像又睡着了,睡梦中我看见了那只眼,我很怕,突然惊醒了,墙上那只眼正盯着我,我怕的不敢说话。

好吧又开始的,等了10分钟还没有来。老公又打电话过去催,员工说,我已经在哪个哪个位置了。这个位置距离我家已经很近了。于是我们继续耐心地等下去。

        林般若又喝了一口水说道,“我刚进银行的时候,宋经理想要潜规则我,我拒绝了,就是这样。”林玄之听到后抬头看了林般若一眼,起身走了,就在他手放在门把手的一瞬间,林般若叫住了他。

那只眼突然说了起来,它附在我的身上,小梅小刚,还有隔壁一家人都是这样死的,我怕,但是还剩的一丝理智告诉我,不能让它继续害人了。

地面上乱七八糟的摆着洗衣粉,拖桶,如果有谁从走廊上经过,看见我们一家三口不时地到门上鼓捣两下,不知情的,还以为我们在撬门呢!

        她说,“林警官,你觉得人可以预测到别人的死亡吗?”林玄之缓缓的转过身来,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一双眼,深入骨髓,仿佛要看穿她的思想,而她也直直的望着他,坚定又无助的看着他。

我转过身,朝着窗台跳了下去。

又等了十多分钟,电梯门打开,一个中年男子斜挎着一个大大的工具包走了过来。看样子倒是十分专业。我从走廊的另一头迎上去,开锁公司吗?他点点头,我指指我家房门,他看见门上插着钥匙,很诧异的说;哦,有钥匙啊!我们赶紧解释一番。他冷静地说,开完了锁六十元。

        林玄之掏出烟,点燃,对着小警员说,“小刘,你先出去,我和林小姐谈谈。”小警员听后收拾东西走出了会议室,偌大的会议室就只剩他们两个人。

过了很久,一家人的隔壁房子的门上出现了一只眼,还是那样诡异。

好的。他要再多收一点,也只能给呀!锁匠一边开锁,我们一边唧唧咕咕地问他,怎么会这样呢?是锁有问题吗,是锁芯生锈了吗?还是怎么回事呢?他一一解释。他说,这样的时候是很容易坏的。也有可能是锁芯没有油了,不润华,所以钥匙打不开。于是我们就去问他换一把锁要多少钱,他说如果换锁芯就便宜点,如果要换一把锁,300元到¥500,600元¥700的都有。我心里暗暗地想,一定要换一把好一点的锁,遇到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太糟糕了!

        良久,“我不信!”林玄之说。“但我梦见了!”林般若微微颤抖的说。林玄之看着她的眼睛,仿佛想从她的眼神中找出一些她在撒谎的痕迹,然而并没有。

锁匠井井有条地忙碌着。他利索把猫眼上的金属取下来。我诧异地问:这个猫眼和开门有关系吗?他根本不理我。老公在旁边解释的,要用一个工具从猫眼伸进去。开锁匠王锁孔里注入了一些东西,然后拿着一个长长的铁丝制作成的工具从猫眼伸进去,不知怎么一弄,锁开了。他细细的检查锁芯,看看所说好像没有什么问题。他把钥匙掏出来,换另一把钥匙试一试,锁舌锁回去,锁开了。

        林般若不再看他,自顾自的低着头说道,“是一个男人,他一刀一刀的扎在宋经理的身上,我看见了。但是我看不清他的脸,就在银行旁边的那条小巷里,我当时在那个垃圾桶后面,可是我明明是在床上睡觉。我亲眼看见他把宋经理挂在银行大门口的。明明是在梦里,可是又那么真实。”林般若一边说一边止不住的颤抖。睫毛一闪一闪的,好像要哭出来一样,许久,一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她突然感到安心,颤抖的身体也得到了缓解。

我们一家人看得目瞪口呆,这也太滑稽了吧!原来是老公拿错了钥匙?

      “林小姐,稍后我会和我的同事一起去你的家里一下,去验证一下你是否出过门。” 林玄之道。

锁匠把猫眼上好之后,老公拿着正确的那把钥匙试了又试,,果然很容易就将门打开了。老公说,早上下了火车回来开门的时候头晕沉沉的,随便拿一把钥匙把门打开了。没想到吃完了早餐,头脑清醒了,反而拿错了钥匙。

      “你是不相信我说的吗?我真的没有出门,但我又真的梦见了。”林般若轻声的说道。

门外那只眼,以梦之名。那么,这一把旧的钥匙是什么钥匙呢?我们家里面就只有这个房间需要开门呀!难道这把旧的钥匙是之前没有换锁芯的时候的那把钥匙吗?

      “不,林小姐,不能排除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你外出了,比如梦游。我建议你可以做一份心理测试,来检测一下你是否有第二人格,至于你说的梦里看到的,我会派人去核实。”说完转身出了会议室。

我谴责老公,既然是没有用的钥匙就不用带在身上。不要了就扔了,还搞得我们今天早上花了¥60不说,还耽误了我们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真是搞笑。老公言听计从,把旧的那把钥匙取下来立马扔掉了。

      “小刘,带人去看一看银行附近的巷子,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事情似乎应该到此为止了。但没有。等我们睡过了回笼觉,将我们从泰国旅游带回来的手信提着,兴冲冲的往老人家里走去的时候,我们说说笑笑,聊得很开心。

“是,头儿!”

走进了老人家所在的小区,快到老人家门口了,老公突然恍然大悟,说:我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林般若回到家中,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梦中的场景为什么会真的发生,而她突然间开始害怕一个人睡,她不确定今晚是否还会梦见些什么。

啊?这又怎么了?我和儿子都吓了一跳,赶紧问老公,你又做了什么愚蠢的事情了?后果严重吗?

市公安局

老公苦笑着说:我终于醒悟过来了,我今天扔掉的那把钥匙是老人家里的钥匙。

      “头儿!我们在小巷的垃圾桶里发现了作案工具并且发现了大量的血迹,因为是条死胡同,很少有人注意到里面。兄弟们正在取证,作案工具上的血迹要拿回来和死者的DNA做对比,才能确定是不是死者的。”

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 2

    “头儿,你可真神了,你是怎么猜到那个小巷才是第一案发现场。”

    “不是我猜的,死者被挂在银行大门口,只流了几滴血,但身上的伤口却都很深,衣服上也有大量喷溅的血迹,但银行门口附近却没有血迹,足以说明银行门口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但是,小巷是第一案发现场是林般若告诉我的。”

    “什么?她怎么知道的!不会是梦见的吧!”

    “还真让你说对了,她的确和我说是她梦到的。”

      “天啊!头儿,我一直以为这个场景只会出现在小说里!原来真的有!”

    “小说?什么小说?”“就是一个很火的网络作家写的小说,叫梦,讲的是一个男人他经常做噩梦,能到有人死了,结果第二天那个人真的就死了。怎么样?厉害吧。”

      “我出去一下!”林玄之扯过衣架上的大衣匆匆出门。

      走到门口,突然想起什么,回头对小刘说,“小刘,把林小姐的地址发给我。”

      “啊?是!”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林般若的思考,林般若猛地一惊,她不知道门外是谁,她壮起胆子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到了林玄之,微微松了口气,打开了门。

    “林小姐,你好!”

    “林警官,你有什么事吗?”

      “能不能进去说?”林般若慌乱的拉开门说,“请进!”

      林玄之坐在沙发上,喝着林般若煮的茶,问道,“林小姐能不能仔细回忆一下你那天晚上做的梦?”

      林般若煮茶的动作顿了顿说,“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但是他一刀一刀的扎在宋经理的身上,还把他绑起来,拖着他在小巷里走,然后在小巷口他把宋经理提起来,挂在了医院的大门口,他不是很高,但是好像力气很大,轻轻的一提宋经理就被提了起来。”

      林般若努力的回想着她的梦,眉头紧皱。林玄之听完,问道“可以抽之烟吗?”

      “可以。”林玄之点燃烟,静静地看着她煮茶,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甚至觉得林般若可能是在她自己无意识的情况下到过案发现场,亲眼看见了,而不是梦见了。

      “那林小姐当时的位置在哪?”他又问道“我当时在小巷口的垃圾桶后面,那个男人走到小巷口时,还看了我一眼!他挂好宋经理后就向我走来,我就被吓醒了!”

      “我现在很怕,我不敢一个人睡,我怕我睡了之后又会梦见那个场景。”林般若的情绪有些激动。

      “林警官,你可以留下来陪我吗?”林玄之看了看她说,“好”在林玄之看来,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什么异能,他现在还不能排除这位林小姐梦游或者是精神分裂症等精神性疾病。所以他想留下来看看是不是像他猜测的一样。

      夜晚,悄悄地降临,林般若因为有警察在的原因放心了不少,但是她仍然不敢一个人睡在卧室,只好抱了枕头和被子睡在沙发上,又问了林玄之的意见,林玄之表示他可以不用睡,于是林般若躺在沙发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梦,又是梦,还是相同的场景,林般若想看清凶手的长相,可是还是看不清,突然一束光,她能看清了,她看到凶手的脸上有一个疤痕,像闪电一样的疤痕,在他的左脸上,瞬间惊醒。

      “你没事吧?”她睁开了眼睛,看见林玄之站在沙发旁边,“我没事,只是又梦到了那个场景,但是有一些不同,这次我看清了凶手的脸。”

    “什么意思?你说你看见了凶手的脸!”

      “是,他的左脸有一个闪电一样的疤痕,在眼角下,颧骨附近,很好辨认。”林玄之拿出手机,拨打号码,“小刘,去查一查跟死者接触的人中,有没有人左脸上有一个闪电的疤痕。”小刘在电话那边,迷迷糊糊听到了林玄之的吩咐,精神一震。

      “是!头儿!我马上就去局里!”半个小时后,林玄之的电话响起来了,“头儿!真的有这个人,叫李阳,是银行里一个女员工的男朋友。这个女员工叫刘敏,但是这个刘敏在2013年的时候意外去世了。”

      “马上带人去抓李阳,我这就赶过去。”林玄之说,挂了电话,林玄之正要走,“林警官,能不能带我一起去!”

      林玄之看了般若一眼,“走吧!”两人赶到警局,小刘他们已经抓住了李阳,正在审讯室里审着。“头儿,李阳不肯说,要求打一个电话!”

      “让他打!你们负责监听,看他说些什么。”

    “是!头儿!”这时林般若的电话响了,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你想要那个风车吗?”林般若霎时怔住,问道“你是谁?你是谁?”

      “你想要那个风车吗?”对方只是一次次重复这句话。

      “啊!你到底是谁?”林般若的尖叫吓到了林玄之,他回过头看见林般若抱着手机情绪激动的问对方是谁,最后晕了过去。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门外那只眼,以梦之名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