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阿爹办户口,秘书长回家

来源:http://www.aviodelta.com 作者:书评随笔 人气:74 发布时间:2019-08-08
摘要:摘要 :曹老爹从乡政府大门出来,手里的一叠复印材料还没来得及妥善收好,急急忙忙的在右边的裤袋里摸出了一把旧得褪了色的老人手机,拿在手里伸得远远的,眼睛眯眯的看着屏幕

摘要: 曹老爹从乡政府大门出来,手里的一叠复印材料还没来得及妥善收好,急急忙忙的在右边的裤袋里摸出了一把旧得褪了色的老人手机,拿在手里伸得远远的,眼睛眯眯的看着屏幕,大拇指微微颤动的拨了一个号码。喂,海新啊 ...

曹老爹从乡政府大门出来,手里的一叠复印材料还没来得及妥善收好,急急忙忙的在右边的裤袋里摸出了一把旧得褪了色的老人手机,拿在手里伸得远远的,眼睛眯眯的看着屏幕,大拇指微微颤动的拨了一个号码。
  “喂,海新啊,”曹老爹的嗓门特别大声,对着手机那边喊着,“这次又没给办好,他们说要你亲自过来办,我说了我是你亲爹,可他们还是说要本人才能办理。”曹老爹说着话,手里的一张复印材料没抓好,滑落在地上,又急忙弯腰去捡。
  电话那边的海新听到曹老爹弯腰那一刻急促的呼吸声,赶紧问,“老爹,出了什么事?”曹老爹直起身子,控制了呼声,“没,没事。”
  “那你先回去,等我处理完事情再来办理。”海新叮嘱曹老爹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还交代他雇一辆车子回去。曹老爹摇着手,“不用不用,爹的身子骨还硬着,走回去也就两个小时,我慢慢走回去。”
  挂了电话,曹老爹小心翼翼的把手机装在裤袋里,还特意摸了一把口袋确定手机已经装在里面了才放心。又把手里的复印材料一张一张叠起来,折成四四方方的,放进了左边的裤袋。去大门边的小卖部要了一包香烟,拆包后抽出一支咬在嘴里,一边点火一边自言自语,都来了第四次了还不给办理,这些人简直就不是替老百姓办事的,那门口的大字就不该写得那么工整就好了,曹老爹又回头看了一眼写在政府办公室大楼外墙的字,嘴里嘀咕着,还说啥为人民服务呢。
  曹老爹回到家里,邻居曹生夏大老远就问他,“海新家的,你今个又进乡里去啦,你家孙子那户口办理得怎么样了,上好了没有,拿我瞅瞅,我看看是你们家孙子的名字好听还是我家那虎娃子的好听。”
  曹老爹一脸不乐,张着嗓门就说,“那一群混小子就是故意刁难我家海新吧,我这都去了四回了,材料都齐全,就是不给我办了,还说非得要海新自个回来才能给办,我寻思着他们就是要海新给出红包子。”
  “哎呀,你就让你家海新回来趟嘛,”曹生夏笑嘻嘻的回他,“海新在城里生意做那么大,还差没那几个红包子吗,要我说就得叫海新回来,给乡里那几个管事的去吃吃饭,曹家乡里谁不知道海新现在是大生意人了,指不定他一回来,这饭一吃,那户口就给上了呢。”
  “你们不知道,海新现在也很忙,给他打电话都说不到几分钟就挂断了,他可忙着呢,做生意那些事,我们老头子是不懂了,曹老爹甩了个手势,如果他有时间回来,也不会叫我折腾这么久了。只是这户口没给他办了,我那心头总不是滋味,这孙子没上我家户口呢,我这爷爷当的都不实。”
  “哈哈,你曹老爹以前揍海新的时候那怎么没这么在乎呢,这回海新给你生了个孙子,你老头子也算有福气,看你忙前忙后的,还好海新懂事,没跟你算这些账。”曹生夏指着曹老爹在说。
曹阿爹办户口,秘书长回家。  曹老爹摇摇手,“你老哥又来笑话我,我这也是亏欠了海新太多,所以他几次要接我出去,我都觉得还是一个人在家里好,享受不起他的福气。从小没给他读书受教育,还那么小就没了妈,好在海新本事,也算给祖宗争了光,还添了个孙子来,我就这身老骨头,也没什么牵挂了,也不给海新增加负担。”
  曹生夏听曹老爹这么说,在那边呵呵的笑了,曹老爹也笑了,看似笑得很幸福,眼泪都掉了几滴下来。
  曹海新在办公室里打电话,把一个订单安排了发货,终于闲了下来。在办公室里找了一张名片,是县招商局局长的,名字是邱天成。
  曹海新打了电话过去,就跟人家说,“邱局长好啊,我是曹海新,都这么久没打电话了,有空接电话吗?”
  那边邱局长一听是曹海新,立马客气起来。“小曹哦,哎呀,叫什么邱局长,你叫我老邱就是了,都自己人还那么见外。”
  应该的应该的,怎么可以把局长大人叫老邱呢,自己兄弟也不能失了规矩。曹海新和邱局长都哈哈的笑了一通。
  曹海新又问,“邱局长最近很忙吧,怎么都没来出差吗,我这边可是随时都欢迎你的到来哦。前几天陈书记来了,和他喝酒的时候还提到了你,我还说好长时间都没看见我们的邱局长了。”
  “老弟啊,你是不知道,现在几个事情压着都没解决,我怕到时候我这个局长都要下岗了,哪里还有时间玩啊,还希望你们这些企业家多多支持我们的经济啊,要不然是真要喝西北风去了。”
  “你邱局长就是会开玩笑,曹海新也不说客套话了,邱局长,话有说回来呢,我倒是有一个项目要你帮忙了,你看能不能支持一下哦。”邱局长很爽快的说了那是一定要的。
  曹海新才说了他的项目。“我接了一个礼品项目,想要弄一个办公场所,邱局长你看有没有好的地方,也给我留一个,打算注册一家资金八百万的新公司。”
  邱局长在电话里听得心花荡漾,恨不得马上就见到那个项目,连忙点头说有有有,“你曹老弟的事就是我的事,县里还有有一栋大楼空着,正好合适给你曹老弟做公司用,你要是方便的话就回来看一下场地。”
  曹海新哈哈一笑,拍了大腿,“这哪还用得着看,你邱局长说适合的就适合了,以后的事情就多麻烦你邱局长了。”
  “你小曹尽说见外的话,这哪是麻烦,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不要客气,在这边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的,我邱天成一句话,包你曹老弟放心。”
  “那是那是,邱局长做事我肯定放心的,那这场地的事我就依你说的,我也省点事不再去找了,到时候还望局长你多多关照。”
  邱天成打断他的话,“又说哪里话,跟我还这么见外。”
  “好好好,不见外了,不见外了。那这事就这么定了,”两个人都在电话里说了定下来。又是一阵哈哈的笑,曹海新本来就要打算投资的,刚好把投资项目设在邱天成的地盘,邱天成顺利的引进了一笔资金,政绩也有了,两人都高兴得很,不过曹海新还有事情没做完。
  曹海新趁邱局长高兴的劲头,说他已经让他爹去乡里办证了,邱局长一听,“曹老弟速度这么快。”
  “是的,所以才会打电话来找你局长大人要支持小弟嘛。”曹海新继续说,“虽然老爹去了乡里几次,但是都没有办好,说要我亲自回去,邱局长你是知道的,我这边事情这么多,就是没时间回去,回去一次也怕办不好,所以所有的事情都叫我家里的老爹去代办,谁知道乡里的人都不给办好,包括小孩子出生都半年了,户口都一直不给上,我哪有那么多时间天天回去,都不给我一点面子。”说完,曹海新呵呵的笑开来,好像把一长串的事情都像玩笑一样讲过去。
  但是听到这样的玩笑的邱局长知道,像曹海新这样的企业家,在当地是数一数二的,他能在曹海新身上获得的政绩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邱局长当下没说什么话,就胡乱说了一句,“那些科室的人哪里懂得那么多,他们都是眼睛没擦亮不知道那是你曹老弟的事,我敢保证下次就不会了。”
  讲完电话,曹海新在办公室里奸笑着,他也计划着新项目的投资事宜,拿起笔在便签纸上下了一个数字八百,很快又给划掉。
  曹海新公司的事情比较多,忙了几天才给他父亲打电话。老爹,你在家里没什么事就再去一趟乡里把户口办了,过一段时间我回来接你出来。
  曹老爹一听儿子说要再去申办,心里都有点犹豫。“这才几天啊,他们肯定还是一样的叫你自己回来办,生夏叔也叫你自己回来办,你觉得呢?”
  “没事,你不用怕那么多,你尽管去办就是了,不信他们还会刁难你。”曹海新说他那边还要事情要处理,就匆匆的挂了电话。
  曹老爹拿了那些材料,带上那天买的烟,看了里面还剩下四支,拿了打火机,装在一个手提袋子里出了门。
  到乡政府的时候,门卫老远看见曹老爹过来,就给办公室领导打了电话,不一会儿,一个穿着西装,皮鞋擦得油亮的中年男人从大楼里走下来,热情地迎了上去,“哎呦,曹老爹来了,快快快,先到办公室用茶。”
  曹老爹被他带到三楼的办公室里,坐在一张真皮沙发椅子上,那人还给他倒了一杯茶,“曹老爹口渴了吧,先喝杯茶休息一下。”曹老爹被突然的客套吓住,他接过茶不敢喝又放在茶几上。
  还没回神,那人又跑到门口叫了一声,户籍办的陈伟在不在位置,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曹老爹趁机看了一眼门上的牌子,写着书记室,再看办公桌上的水晶字牌子,有一张照片就是刚才那个人,名字一栏写了林清水,职位一栏写的是党委书记。
  曹老爹心虚得冷汗直流,起身想离开办公室,林书记刚好进来,“曹老爹您坐坐坐,喝茶喝茶,吃点饼干,”说着,从茶几抽屉拿出一盒饼干。曹老爹看那盒饼干的包装精致,寻思着挺贵的,也没敢下手。只是说我想去楼上办理我孙子的户口呢。
  林书记也坐到边上,手指着外面笑着说,“您啊,哪也不用去,就在这里喝茶,等一下我叫户籍办的人帮你办好,办得妥妥的。来,您再吃点饼干,朋友从外面带回来的。”林书记递了一块饼干给曹老爹。
  曹老爹拿出那几张复印件,林清水接过来交给了陈伟,什么话也没说就让陈伟去了。曹老爹心里紧张,拿出烟盒想抽一支烟压惊,那林书记连忙拿起茶几上的一包烟,您抽这个。说着就拔了一支给曹老爹,还主动给他点了火。
  户口本办妥了,陈伟把材料拿给曹老爹,林书记在一旁问他,您看看是不是这样。曹老爹那个高兴啊,颤抖着就连声说谢谢谢谢。
  曹老爹的户口本办好了就要走,林书记想留他再喝口茶,曹老爹坚持要走,说已经给他添了很多麻烦,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他。林书记拍着曹老爹的肩膀,“曹老爹说的哪里话,以前是我们的工作人员多有不到位,还希望曹老爹多多包涵。”
  曹老爹不知道林书记说话的意思,心里没底,赶紧离开了那间办公室,在门口的保安看见曹老爹走出来,也感觉跑出岗亭来,按了开关让电动门自动打开,还认真的敬礼,直到曹老爹走出了一段路。
  在回家的路上,曹老爹的心还是不能平复下来。想来想去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给儿子打电话,儿子让他什么都不要管,户口办好了就可以,让他早点回家。
  曹老爹老实巴交,年纪也大,对乡里那些人的热情,他回到家里几天后才听人家说,儿子把一个项目投资在县里,他们说曹海新的投资超过两千万,一下子就成了县里的名人,招商局的领导特意到乡里和村里调查了情况。曹老爹忽然联想起来,那几天萦绕在心里的不安才得以完全释放了。   

“喂,爸……”
曹阿爹办户口,秘书长回家。  秋杰接电话的时候,正在家里教孩子做作业。和家里的电话,一般都是周末的时候秋杰打回去的,这才星期二,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他知道父亲肯定有什么事情。
  “在做什么呢?吃晚饭了没有?”电话里,父亲都是这样问他的。
  秋杰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在桌上,让儿子跟爷爷说话。“爷爷,我们吃过了,爸爸在教我做作业……”
  “聪聪,真乖,作业会做吗?爸爸会不会教哦?”秋杰爸在电话里跟孙子聊了起来。
  “会啊。爸爸也会教,妈妈也会教。”
  “妈妈也回来了吗?她今天有没有加班哦?”秋杰爸跟孙子聊了一些话,好一会儿才让聪聪把电话给秋杰,“聪聪啊,你把电话给爸爸,爷爷跟爸爸说点事情。”
  秋杰把电话拿到耳边来:“爸,我在听,您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就是家里这个医保的事,我问问你的意见,要不要交呢?”电话里,父亲的声音听上去很不情愿的样子。
  “爸,那医保不都是要交的吗,也没几块钱,就交了吧,虽然……”
  秋杰话还没说完,就被父亲抢了话:“钱也不便宜了,以前都几十块,今年要一百三十一个人了,五个人就要去掉六百五十,也不少啊,而且交了又没用。”
  “哎呀,爸,这钱不钱的,要多少钱我这出,您就不要担心啦,关键这也是保障。”秋杰知道父亲是不舍得花钱,“没事嘛,交就交咯。”
  “诶,不是说有政策,像我们这样有独生子女证的家庭父母可以免交医保,同样享受医保待遇的吗?”坐在一旁妻子突然说了一句话,“来,我跟父亲说说。”
  妻子接过手机,“爸,家里没这个政策吗,我这边同事他们都有这个待遇呀。”
  父亲是个老实人,对于政策的事一点都不知晓:“不知道咯,没听说过,这都这么多年了,从来没人说,一直都在收。”
  “对啊,家里没这个政策吗?”秋杰也突然想起来前几天妻子说的这事,把手机接过来,“家里是谁在收这个钱,还是自己去银行交的?”
  “收是都他们来收,去年是村书记他们来收,今年可能小队队长会上门收取。”父亲的声音没什么底气,听上去就是很憨。
  “怎么这个钱也是他们上门来收啊?”秋杰不解。
  父亲回了一句:“我们这农村不就是这样嘛。”
  “那不然这样吧,我先问问情况,看我们县里有没有这个政策,到时候再说。”秋杰跟父亲说要去打听政策,挂了电话,就马上打电话给在市里工作的堂妹。
  堂妹说也不太清楚,政策的事情不是很了解,也没经历过,堂妹叫他上网查看看有没有资料。秋杰果真打开网络查了,不过也还不能确定,索性又到省卫计委网站查询。
  “这群村官,不给他们找点茬还真当我们是好欺负的了”,秋杰一边查阅一边说,“上次的信访还没让他们改过自新,还敢这么目无法纪,要是真有这政策,这几年被他们收的钱都要他们退回来……”
  “不会是有这个政策他们故意收取,把这部分不需要缴纳的钱都私自截留下了吧?”妻子在一旁打岔道。
  “这群犊子,指不定还真有这事。好了,我给省里写信咨询了,看回复的结果怎么样,要是真有这政策,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秋杰在网上查了,又去同学群里问:“我们那有办独生子女证的可以享受什么政策?”
  “男孩领500,女孩1000。”
  “要什么政策,现在放开二胎了,你赶紧的吧。”
  “对呀,我当时就被逼着办了独生子女证,不办还不给上户口。”
  “是呢,我也是被逼着办的,当时要办出院,不办证还不给出院手续。”
  同学群里你一句我一句地就议论开了,都在吐槽。
  “听说有独生子女证可以免交农村医保,一样享受医保待遇,有这个吗?”秋杰继续问了。
  “有,我就是。”秋杰刚问出口,就有同学回复了。
  “我现在就没有缴纳医保金,同样享受医保待遇。”她继续回复。
  秋杰追问她:“为什么我没有呢,那我不是白白多交了这么多年的钱?”
  “这群王八犊子,欺负我农村来的乡巴佬嘛。”
  秋杰问到的情况让他气愤到了握拳的状态,恨不得马上就给父亲回电话去说不要缴纳的事情了。秋杰看了时间,都半夜了,想想还是没打了。
  “你先别跟父亲说了,明天给管这事的村干部打电话问问清楚,看一下他们怎么说,再来跟父亲讲。”听妻子这么说,秋杰也只好这样了。
  第二天到办公室,秋杰要打电话了才发现不知道是要找谁,最后只好打电话到乡里去问,乡里办公室的电话在网上一查就有了,秋杰说要问医保金的事,电话里说他不是负责人,就把村里的这个电话报给了秋杰。
  “根叔,我秋杰,我这给你打一通电话还真不容易了。你会记得我吧?”秋杰把电话打了过去。
  “记得记得,都一个村的,人不常见,名字还是记得的。”根叔在电话里也还算客气。
  “根叔,你现在是管医保金这一块?”秋杰直接切入主题来。
  “哎呀,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山小村的,哪有什么管不管的,就这几个人,什么事情都要顾上一顾嘛。”根叔说起话来官腔味足了。
  “我记得你是管计生那些的吧?”秋杰问道。
  根叔一阵笑来:“都有,都有,你怎么样,是要办二胎手续吗?”
  “不是不是,根叔,我就是想问问,我这是独生子女户,不是听说有独生子女证的可以免交医保金,同样享受医保待遇吗?”
  “是啊,这个早就有了。”
  “诶,不对啊,有这政策,怎么我的医保还在缴纳呢?这是什么情况?”秋杰听他说有,一下子就急了。
  “那是因为你没报告。”根叔说。
  “什么没报告?”秋杰疑问。
  “你有独生子女证要向村里报,申请,不然哪知道谁有这个证,你报了才会给你报到上面去,不然没有享受免交的政策……”
  根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秋杰骂了一句:“扯你的犊子,一个小山小村,就屁丁点大,东来西往南来北往走上一圈还不到一壶茶的距离,你会不知道我有这个证?我当时办这个证还是你给盖的章,你会不清楚?”
  “哎呀,这都是手续嘛,流程是这样规定的……”
  根叔说这是流程,又让秋杰不乐了,他对着手机问“手续?”
  根叔回答:“是啊。”
  秋杰又问“手续?”
  根叔不明白,又想回答“是”,秋杰先问出了口,“手续?”把根叔的话堵了回去。
  听秋杰又问,根叔又想回答,刚要说话,又被秋杰的疑问堵了回去,“手续?”
  一连好几次,根叔都没说出话来,便不再吱声了。

由于入职要办理一张证明材料,需要到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前一天晚上已经提前咨询一下,需要到我们区的分局。今天起了个大早,就怕到时候人家民警忙,早点去刚上班他们有时间。

黄顺自从当上局长,就没有一天闲过。局里的公务倒不怎么繁重,就是应酬多了点,今天去参加一个开业庆典,明天去出席一个落成仪式,日程表排得满满的。每天一走进办公室,桌上总有几

曹老爹从乡政府大门出来,手里的一叠复印材料还没来得及妥善收好,急急忙忙的在右边的裤袋里摸出了一把旧得褪了色的老人手机,拿在手里伸得远远的,眼睛眯眯的看着屏幕,大拇指微微颤动的拨了一个号码。

结果局里好心的大爷帮查到了我们这边的民警是谁,让我找他,他可倒好~“你们坐着等会儿,我打个电话”“稍等会儿,我去问问这个怎么开”“我们没有权利整这个,我去让局长打个电话”“你们有事先去忙别的事,我这个等会儿你们回来拿,还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办好。”因为还有别的事,我和我妈也没耽搁,把介绍信放在他那就走了,先去忙别的事情。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我们俩办完了事情回来了,在分局的大厅门卫处,窝了一群警察,有的穿制服,有的穿便装,无一例外全在抽烟。在烟熏火燎的氛围里看见了办事的某警察,我们很礼貌的问他,请问证明开完了吗?他连正眼都没看我们一下,只是摇摇头,“白费,我办不了,介绍下全在我办公室你上去拿吧,你们可以自己去二楼找某警察,问问他能不能办。”我只能压下心中的疑问,为什么片警办不了要找治安大队的警察办?我难道要办的证明会扰乱治安吗?干巴巴的对他说了声谢谢,就朝楼上走去了,先得去他办公室拿我的介绍信,可是他办公室居然锁门了。。。这就很有意思了,他让我们来拿,他把门锁起来?很好,很有他的风格。恰巧他办公室旁边是局长办公室,我妈进去询问,能否帮忙把门打开,毕竟要下楼还得门卫解锁开门。局长说也许他把你的介绍信放在了对面的办公室,我们这又返回他对面的办公室,好不容易发现了那张我的介绍信。。带着这张纸去了二楼,去找某警察,他并没有在办公室,办公室里其他警察说让我们坐着等会儿,好不同意进来一位大哥,我一问,恰巧他就是我们要找的,说明了来历,他也很无奈,说自己是管治安的,不是片警,这事找片警,找他干啥?我又说了一遍,是片警让找的您。。哎,真是服了,难道他们职责就不能明确一点吗?百姓知道啥呀?

黄顺自从当上局长,就没有一天闲过。局里的公务倒不怎么繁重,就是应酬多了点,今天去参加一个开业庆典,明天去出席一个落成仪式,日程表排得满满的。每天一走进办公室,桌上总有几张红艳艳的大红请柬等着他定夺,简直有点应接不暇了。当了局长后,黄顺就极少极少抽出时间回乡下老家了,老家也没啥人,就只父亲和八十多岁的老奶奶。

喂,海新啊,曹老爹的嗓门特别大声,对着手机那边喊着,这次又没给办好,他们说要你亲自过来办,我说了我是你亲爹,可他们还是说要本人才能办理。曹老爹说着话,手里的一张复印材料没抓好,滑落在地上,又急忙弯腰去捡。

他随即给管我们这片的民警打电话,询问情况,原来是之前他随口说了一句,民警以为他懂,就把我推给他了。。。

这天,黄顺更是忙得不可开交,一天内要赶三个场。早上刚去参加了一个洗脚城的开业,吃了饭马上又要赶到一家商场,出席一个促销活动,下午,还有一家宾馆开张在等着他。忙完这一切,回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黄顺坐在车里,直觉得头昏脑涨,全身酸痛,就想着回家洗个澡上床。

电话那边的海新听到曹老爹弯腰那一刻急促的呼吸声,赶紧问,老爹,出了什么事。曹老爹直起身子,控制了呼声,没,没事。

我都有点同情他了,他有什么错。帮忙建言献策还错了?派出所里管事的是不是只有这位大哥一个了?他先后打了几个电话,给局长,给主任,最后我们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理清头绪,去楼下找到一间办公室,跟一位女警察要了一张表,那女警察还爱答不理,说大哥脾气好,还说这是你亲戚啊?你这么帮忙?听听,这是国家公务人员该说的话吗?他们难道不是应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吗?我那么拼命的要考公务员是对的吗?如果我考上了,绝不会像这位大姐一样,把清闲当目标,把为人民办事当苦差~还好那位治安警察大哥人好,没把那女警的风凉话当回事,认认真真写证明,中途还被那大姐说字写得好~哎,说点啥好,终于写完了证明,盖章的事就不归他管了,这下他真的没权利了,让我下楼找主任盖章,主任办公室还有一个等着办事的人,他说主任还没来,得,又得接着等,等了十多分钟,主任叼着烟从门口进来了,也不说话,默默地拿出大印,沾点红水,啪叽盖在了证明上。至此,一张简简单单的证明终于尘埃落定,从踏进分局门口,倒办好出来,这中间我们等了两个小时,只为了这么一张微不足道的证明,前些年学政治,我背了好多好多我们国家努力建设服务型政府,政府职能等等,共产党宗旨是为全心全意人民服务,当时不甚在意,去了趟政府,才明白这些党建活动的重要性,急迫性。很感谢那位大哥,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们打电话问一下具体办法,最终促使我办成事。

突然,手机响了,拿起一接,原来是老爹打来的,开口就叫他的奶名:“狗剩啊,我是你爹,现在工作不忙了吧?有空就回来一趟,你奶奶想你了!”

那你先回去,等我处理完事情再来办理。海新叮嘱曹老爹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还交代他雇一辆车子回去。曹老爹摇着手,不用不用,爹的身子骨还硬着,走回去也就两个小时,我慢慢走回去。

虽然再也不想踏进那个地方,但是以后也未必不和政府打交道,真心期待那些公务人员都能像那位大哥一样,切身的为百姓解决实际问题,不偏安于一方,坐看百姓无法幸福。。

黄顺一听,心底不由得涌上来一阵烦躁。爹这个月已经打过七八回电话,啥事没有,就问他有没有空回家。黄顺正感觉浑身不爽,语气就有点埋怨起爹来:“爹,我不是说过了吗,有时间我一定会回去的。我现在忙得连放屁的工夫都没有,这不还没回到家呢!奶奶那里,你代我问候她吧,就说孙子一定会回来看她的!”

挂了电话,曹老爹小心翼翼的把手机装在裤袋里,还特意摸了一把口袋确定手机已经装在里面了放心。又把手里的复印材料一张一张叠起来,折成四四方方的,放进了左边的裤袋。去大门边的小卖部要了一包香烟,拆包后抽出一支咬在嘴里,一边点火一边自言自语,都来了第四次了还不给办理,这些人简直就不是替老百姓办事的,那门口的大字就不该写得那么工整就好了,曹老爹又回头看了一眼写在政府办公室大楼外墙的字,嘴里嘀咕着,还说啥为人民服务呢。

老爹大概也听出来了,儿子有点儿不耐烦的意思,怔了一怔,嗫嚅地说:“呵,是吗……那、那你自己注意身体,别累着。有空……你就回……”

曹老爹回到家里,邻居曹生夏大老远就问他,海新家的,你今个又进乡里去啦,你家孙子那户口办理得怎么样了,上好了没有,拿我瞅瞅,我看看是你们家孙子的名字好听还是我家那虎娃子的好听。

挂了电话,黄顺轻轻拍着额头,禁不住长叹一口气,真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呀!转眼过了一个多月,一天黄顺难得在家休息,忽然想起,爹好像很久没有再打电话来了。回忆起爹上个月接二连三叫他回家,肯定是奶奶生病了,想看看他这个孙子。黄顺想,一年多没回,也该回去一趟了。于是,他马上通知了李秘书,取消明天的应酬。

曹老爹一脸不乐,张着嗓门就说,那一群混小子就是故意刁难我家海新吧,我这都去了四回了,材料都齐全,就是不给我办了,还说非得要海新自个回来才能给办,我寻思着他们就是要海新给出红包子。

第二天一早,黄顺买了一堆礼物,自己开车,吃饭时候就回到了村子。还没进门,他就觉得家里出了什么事,乡亲们正在他家进进出出,脸上十分肃穆。黄顺心里一咯噔,快步进屋一看,家里已经变成了一个灵堂。

哎呀,你就让你家海新回来趟嘛,曹生夏笑嘻嘻的回他,海新在城里生意做那么大,还差没那几个红包子吗,要我说就得叫海新回来,给乡里那几个管事的去吃吃饭,曹家乡里谁不知道海新现在是大生意人了,指不定他一回来,这饭一吃,那户口就给上了呢。

原来,奶奶刚好在昨天去世了。黄顺顿时感到一阵内疚,奶奶一定想在去世前见他最后一面。可是……他悔恨地掉下两滴泪:奶奶,我、我早该回来的呀!原谅孙儿不孝吧!

你们不知道,海新现在也很忙,给他打电话都说不到几分钟就挂断了,他可忙着呢,做生意那些事,我们老头子是不懂了,曹老爹甩了个手势,如果他有时间回来,也不会叫我折腾这么久了。只是这户口没给他办了,我那心头总不是滋味,这孙子没上我家户口呢,我这爷爷当的都不实。

擦了一把泪,他想找爹,可屋里屋外都不见人。乡亲们说,一大早就看见他爹进城去了。黄顺直跺脚,这个时候他进城干什么!接着他就明白了,爹一定是想进城给他报丧。可爹怎么不打电话了呢?给他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再说,爹连儿子住哪都不知道哩。

哈哈,你曹老爹以前揍海新的时候那怎么没这么在乎呢,这回海新给你生了个孙子,你老头子也算有福气,看你忙前忙后的,还好海新懂事,没跟你算这些账。曹生夏指着曹老爹在说。

黄顺顾不上埋怨爹,拜托乡亲们在家准备丧事,他调头进城去找爹了,顺便,他要回城里拿些钱,把奶奶风光大葬,补偿一下心里的内疚。

曹老爹摇摇手,你老哥又来笑话我,我这也是亏欠了海新太多,所以他几次要接我出去,我都觉得还是一个人在家里好,享受不起他的福气。从小没给他读书受教育,还那么小就没了妈,好在海新本事,也算给祖宗争了光,还添了个孙子来,我就这身老骨头,也没什么牵挂了,也不给海新增加负担。

赶回到城里的家,一问妻子,果然并没见老爹找来。他马上打电话给李秘书,问他今天有没有人到局里找他。

曹生夏听曹老爹这么说,在那边呵呵的笑了,曹老爹也笑了,看似笑得很幸福,眼泪都掉了几滴下来。

李秘书说:“没有,黄局长,早上有人送了个请柬……”

曹海新在办公室里打电话,把一个订单安排了发货,终于闲了下来。在办公室里找了一张名片,是县招商局局长的,名字是邱天成。

又是请柬!黄顺没好气地打断他:“不接不接,这几天我没时间!”啪地挂了电话,黄顺眉头皱了起来:爹一个乡下老头,人不识,路不熟,能到哪儿找他呢?

曹海新打了电话过去,就跟人家说,邱局长好啊,我是曹海新,都这么久没打电话了,有空接电话吗?

正着急,突然门铃响了。黄顺以为是爹问到这来了,开门一看,原来是李秘书。李秘书道:“黄局长,我把请柬送来了!”

那边邱局长一听是曹海新,立马客气起来。小曹哦,哎呀,叫什么邱局长,你叫我老邱就是了,都自己人还那么见外。

“你……”黄局长生气地一挥手,“扔桌上不就行了,送什么送!”

应该的应该的,怎么可以把局长大人叫老邱呢,自己兄弟也不能失了规矩。曹海新和邱局长都哈哈的笑了一通。

李秘书怯怯地说:“我看……我看这个请柬很重要,就送来了……”

曹海新又问,邱局长最近很忙吧,怎么都没来出差吗,我这边可是随时都欢迎你的到来哦。前几天陈书记来了,和他喝酒的时候还提到了你,我还说好长时间都没看见我们的邱局长了。

“重要!什么请柬这么重要?难道还重要过我奶奶的丧事!”黄顺心烦意乱,莫名就发起了脾气。李秘书没敢吱声,可还是从包里拿出一张请柬递过来。

老弟啊,你是不知道,现在几个事情压着都没解决,我怕到时候我这个局长都要下岗了,哪里还有时间玩啊,还希望你们这些企业家多多支持我们的经济啊,要不然是真要喝西北风去了。

“唉!”黄顺恼怒地瞪了一眼李秘书,接过请柬看了一眼,顿时全身一震,这请柬居然是爹发来的:黄局长,谨定于明日为您奶奶举办丧礼,略备薄酬,敬请光临指导!

你邱局长就是会开玩笑,曹海新也不说客套话了,邱局长,话有说回来呢,我倒是有一个项目要你帮忙了,你看能不能支持一下哦。邱局长很爽快的说了那是一定要的。

曹海新才说了他的项目。我接了一个礼品项目,想要弄一个办公场所,邱局长你看有没有好的地方,也给我留一个,打算注册一家资金八百万的新公司。

邱局长在电话里听得心花荡漾,恨不得马上就见到那个项目,连忙点头说有有有,你曹老弟的事就是我的事,县里还有有一栋大楼空着,正好合适给你曹老弟做公司用,你要是方便的话就回来看一下场地。

曹海新哈哈一笑,拍了大腿,这哪还用得着看,你邱局长说适合的就适合了,以后的事情就多麻烦你邱局长了。

你小曹尽说见外的话,这哪是麻烦,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不要客气,在这边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的,我邱天成一句话,包你曹老弟放心。

那是那是,邱局长做事我肯定放心的,那这场地的事我就依你说的,我也省点事不再去找了,到时候还望局长你多多关照。

邱天成打断他的话,又说哪里话,跟我还这么见外。

好好好,不见外了,不见外了。那这事就这么定了,两个人都在电话里说了定下来。又是一阵哈哈的笑,曹海新本来就要打算投资的,刚好把投资项目设在邱天成的地盘,邱天成顺利的引进了一笔资金,政绩也有了,两人都高兴得很,不过曹海新还有事情没做完。

曹海新趁邱局长高兴的劲头,说他已经让他爹去乡里办证了,邱局长一听,曹老弟速度这么快。

是的,所以才会打电话来找你局长大人要支持小弟嘛。曹海新继续说,虽然老爹去了乡里几次,但是都没有办好,说要我亲自回去,邱局长你是知道的,我这边事情这么多,就是没时间回去,回去一次也怕办不好,所以所有的事情都叫我家里的老爹去代办,谁知道乡里的人都不给办好,包括小孩子出生都半年了,户口都一直不给上,我哪有那么多时间天天回去,都不给我一点面子。说完,曹海新呵呵的笑开来,好像把一长串的事情都像玩笑一样讲过去。

但是听到这样的玩笑的邱局长知道,像曹海新这样的企业家,在当地是数一数二的,他能在曹海新身上获得的政绩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邱局长当下没说什么话,就胡乱说了一句,那些科室的人哪里懂得那么多,他们都是眼睛没擦亮不知道那是你曹老弟的事,我敢保证下次就不会了。

讲完电话,曹海新在办公室里奸笑着,他也计划着新项目的投资事宜,拿起笔在便签纸上下了一个数字八百,很快又给划掉。

曹海新公司的事情比较多,忙了几天才给他父亲打电话。老爹,你在家里没什么事就再去一趟乡里把户口办了,过一段时间我回来接你出来。

曹老爹一听儿子说要再去申办,心里都有点犹豫。这才几天啊,他们肯定还是一样的叫你自己回来办,生夏叔也叫你自己回来办,你觉得呢?

没事,你不用怕那么多,你尽管去办就是了,不信他们还会刁难你。曹海新说他那边还要事情要处理,就匆匆的挂了电话。

曹老爹拿了那些材料,带上那天买的烟,看了里面还剩下四支,拿了打火机,装在一个手提袋子里出了门。

到乡政府的时候,门卫老远看见曹老爹过来,就给办公室领导打了电话,不一会儿,一个穿着西装,皮鞋擦得油亮的中年男人从大楼里走下来,热情地迎了上去,哎呦,曹老爹来了,快快快,先到办公室用茶。

曹老爹被他带到三楼的办公室里,坐在一张真皮沙发椅子上,那人还给他倒了一杯茶,曹老爹口渴了吧,先喝杯茶休息一下。曹老爹被突然的客套吓住,他接过茶不敢喝又放在茶几上。

还没回神,那人又跑到门口叫了一声,户籍办的陈伟在不在位置,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曹老爹趁机看了一眼门上的牌子,写着书记室,再看办公桌上的水晶字牌子,有一张照片就是刚才那个人,名字一栏写了林清水,职位一栏写的是党委书记。

曹老爹心虚得冷汗直流,起身想离开办公室,林书记刚好进来,曹老爹您坐坐坐,喝茶喝茶,吃点饼干,说着,从茶几抽屉拿出一盒饼干。曹老爹看那盒饼干的包装精致,寻思着挺贵的,也没敢下手。只是说我想去楼上办理我孙子的户口呢。

林书记也坐到边上,手指着外面笑着说,您啊,哪也不用去,就在这里喝茶,等一下我叫户籍办的人帮你办好,办得妥妥的。来,您再吃点饼干,朋友从外面带回来的。林书记递了一块饼干给曹老爹。

曹老爹拿出那几张复印件,林清水接过来交给了陈伟,什么话也没说就让陈伟去了。曹老爹心里紧张,拿出烟盒想抽一支烟压惊,那林书记连忙拿起茶几上的一包烟,您抽这个。说着就拔了一支给曹老爹,还主动给他点了火。

户口本办妥了,陈伟把材料拿给曹老爹,林书记在一旁问他,您看看是不是这样。曹老爹那个高兴啊,颤抖着就连声说谢谢谢谢。

曹老爹的户口本办好了就要走,林书记想留他再喝口茶,曹老爹坚持要走,说已经给他添了很多麻烦,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他。林书记拍着曹老爹的肩膀,曹老爹说的哪里话,以前是我们的工作人员多有不到位,还希望曹老爹多多包涵。

曹老爹不知道林书记说话的意思,心里没底,赶紧离开了那间办公室,在门口的保安看见曹老爹走出来,也感觉跑出岗亭来,按了开关让电动门自动打开,还认真的敬礼,直到曹老爹走出了一段路。

在回家的路上,曹老爹的心还是不能平复下来。想来想去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给儿子打电话,儿子让他什么都不要管,户口办好了就可以,让他早点回家。

曹老爹老实巴交,年纪也大,对乡里那些人的热情,他回到家里几天后才听人家说,儿子把一个项目投资在县里,他们说曹海新的投资超过两千万,一下子就成了县里的名人,招商局的领导特意到乡里和村里调查了情况。曹老爹忽然联想起来,那几天萦绕在心里的不安才得以完全释放了。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曹阿爹办户口,秘书长回家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