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号上半月刊,山鬼和妖精

来源:http://www.aviodelta.com 作者:诗词歌赋 人气:116 发布时间:2019-12-12
摘要:我不是李白,所以我写不出 精灵掬一把晚霞的曼妙烹煮山泉交融着古朴与甘甜的纯美悠悠沁入心间弥漫着紫色的山林被麋鹿细碎的脚步欢悦地踏响隐匿十方深处渺渺罗帐里端坐着我的新

图片 1

我不是李白,所以我写不出

精灵掬一把晚霞的曼妙烹煮山泉交融着古朴与甘甜的纯美悠悠沁入心间弥漫着紫色的山林被麋鹿细碎的脚步欢悦地踏响隐匿十方深处渺渺罗帐里端坐着我的新娘推开古老的门窗奔跑,做一对活泼的妖精天地间散落的爱语是最虔诚的祈祷

这是一个被风吹荡的季节。

据国外媒体报道,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有更多方法可以解决异地恋的沟通问题。人们寻找伴侣的地理范围也越来越广。但科技是否已经开启了异地恋的黄金时代?

你和李白早有一场约会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邀一捧星辰陪伴洒下一片流岚的心事放纵灵性的在时光里穿梭你歌唱,歌唱夕阳嫁妆你蹈舞,蹈舞山风浩荡我用山鬼的躯体填空爱恋的诗行痴痴你的模样轻念紧锁我的依偎你和我鬼与精山有灵,我有你

  窗外,一夜的风依旧在吹,它们像孩子一样在枝头跳动,从一端枝梢有晃到另一旁的叶上。玩得稀稀落落。瞧,那树,那叶,那枝也被带着一起玩动玩动着生命,玩动着色彩,也玩动出春的光辉。

在我遇到我现任男友的聚会上,我问了他一个《苏菲的抉择》的问题,是我自己发明的。我问道,你愿意在一个荒岛上度过你的余生吗?完全一个人,但有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和WiFi这样的现代设备;或者你愿意在任何一个地方和任何你想要的人在一起?但是没有语言交流的能力——不能说话,也不能打字?当然,因为我们都喜欢阅读,相互交流讨论我们的感受,通过语言来理解世界。最终我们都选择了那个荒岛。

我知道你是骑着唐马走的

我不是徐志摩,所以我写不出

恰逢淡云遮月是谁为了某种迷醉的情景,无眠着 今夜就让不安分的睡意逃离我的束缚 是谁把笑靥剪成碎星,偷偷丢在云端 让我追逐着夜莺的歌声,跌跌宕宕 是谁把凝注放入镜中,悠远的回忆让我的灵魂在黑夜掩藏中清幽消瘦又是谁把那爱恋撕裂逃散,缕缕柔情我的精灵,我的新娘你在何方,你是否习惯了流浪我对着隐去玄月沉吟着 整个山颠,大地,还有无尽的苍穹 释成万千叮咛

  我喜欢风,喜欢它轻拂着我的额头。喜欢它能触碰着世上每一片天空。亲吻着每一片土地。但我更喜欢它的是那种逍遥自由,飘荡天地。不限于那小小的一片方格的生活。

我们当时不知道我们彼此会开始约会,会坠入爱河,他会搬到5000英里以外。我们不知道我们会在一段跨越大洋的异地恋中度过一年的大部分时间,住在我们各自生活的岛屿上,把我曾经玩笑般的思想实验变成现实。

你和李白早有一场约会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一次次传播着给山鬼的呼唤呼唤我的精灵今夜我诚邀那桂树下的仙人分享寂寞今夜我祈祷那涂山山主驻足牵线姻缘今夜我摇醒星辰的睡眼带上幽幽的幻梦,追逐明月的承载恰逢淡云遮月一杯清酒,我独自守候那一旁钟情的聆听者,早已疲惫了心灵 在那里轻轻低吟着,迷离的呢喃

  我爱写,写诗,写画,写文章。这并不是因为我有着什么高雅的人生,只是因为拿起笔,就可以在纸上幻想这自己的世界,就可以用拇指和食指间的笔头在这世界中描绘下属于自己—风的生活。更可以不用管外面的世界怎么样,就能够像鸵鸟一样,把自己深深埋在这纸上。

异地恋爱是很困难的。令我感到困惑的是,几个世纪以来人们一直在这样做。奥德修斯和佩内洛普、罗密欧与朱丽叶、哈利和梅根。但是我和我的男朋友使用了一个秘密武器:互联网!(是的,哈利和梅根也有这个,但是你能想象他们的信息要求多少加密级别吗?)生活在21世纪意味着你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即时发送情书,通过WiFi拨打长途电话。即使恋人不在你的耳边,也能清楚彼此的话语。

你迟迟没有赴约

我不是泰戈尔,所以我写不出

踏歌行我是在月下风鸣中聆听你的曼妙那清冷如碧的韵律,缭缭绕绕可爱的精灵你终想起大山深处的这只鬼看那破土的笋苞伸展鲜嫩的身躯终在思念中高耸入云看那游鱼穿梭巡回在记忆的流水停驻在我孤独深处,浮沉涟漪遥望,重重山,迢迢路蛊惑,渺渺心,恋恋事我终在夕阳的怂恿下踏歌远行逃开了大山羁绊,那千层万峰盛不下

  风,有多好!天热了,它可以吹,吹得这世界天翻地覆,也能吹,吹向人间百花开。这一切仅仅只要它愿意,愿意成狂,愿意成仁。

但这不仅仅是聊天。如果出于某种无法解释的原因,你想要像跟踪你所爱的人的位置,你也可以做到。(想象一下佩内洛普在特洛伊战争中追踪奥德修斯的情景。)你可以通过亚马逊Prime发送第二天收到的礼物。你可以同时播放同样的电影。我的男朋友离我很远,但他也总是在我的iPhone里面。

因为你有九条命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

满溢的爱情寻觅流浪的新娘,那红笺的传递倾诉万般柔情衷肠撑定一叶扁舟满载无尽的红尘偷偷掬一把银颤颤的流光闪烁 你微微的笑颦 撩拨我浮潮的凡心摇一摇橹槁推倒月中圆圆的心事呼应是一片羞涩睡莲般的旖旎独立船头邀一把晨光酝酿我的诗行我的精灵,我的新娘我终在梦的蛊惑中选择流浪

  多愿可以随风,随风去飘游,上至云霄九重天,下至大海最深处。可以脱离这片束缚的锁链,可以离开这小方桌。心中平静哪怕只有一刻,我也要挖开心窍,让他去随风。

的确,我们已经真正进入了异地恋的黄金时代——地理障碍不再是不可逾越,更不用担心失去联系的时代。

剩下的一条 你要用来下酒

我只是沧海中的一滴水

雾中解语你选择了在稠密的浓雾中行走道路迷失了你的双眼,你的灵假的繁华,谎的誓言我想请来山风温柔吹散我想架起流岚载你飞远然而风不理我,云不见我

  多愿可以成风,逍遥天地,能从北冥吹向大地,能随性成疯。吹吻天空云上宫,轻抚地下青草土。愿意是,能从山顶带下一朵雪花,高兴时,可随山间清泉而落,欢笑时,步踏五泽巨龙回归,歌唱是,带下一曲天上歌......

人们也在向更远的远方寻找彼此。多亏了互联网,如今许多异地情侣都是在距离彼此很远的地方相遇。当你厌倦了自己城市中的单身人士时,你完全可以在约会应用上找更远地方的人。约会应用Tinder原本只打算匹配附近的人,现在可以连接到任何你所喜欢的地方,让精明的旅行者踏上新的目的地之前就探索当地的单身人士状况。我们在网上和陌生人交朋友,而他们中的一些人将不仅仅是朋友,这才有意义。

把岁月品出卤香

我只是天空中的一抹云

你选择了在稠密的浓雾中行走我看到你如瘦弱萎缩的梅红在坎坷的人生躲藏,在风雪的命运中彷徨我想借来山泉湿润花蕊我想邀来艳阳洒落灿烂然而泉水不流,阳光不现

  人生有梦,若能成风,此生足矣!

在Reddit网上的r/LongDistance社区中,约有6万名异地恋情侣,你总能看到这样的故事:在Minecraft或Twitter或Instagram上相遇的情侣。我最近读了一个关于一对在匿名聊天应用Omegle上相遇的夫妇的故事。她住在底特律;而他则住在威尔士。他们通过Snapchat认识了彼此,在Skype上更进一步了解对方,在Reddit上表达了爱意。现在他们订婚了。整个恋爱完全发生在虚拟现实中。

你早就趟过了浅浅的海峡

我只是大地中的一粒尘

你选择了在稠密的浓雾中行走我极力驱赶着灰烬的弥漫我渴望挽救这呻吟的灵魂然而拉不回尘世的牵挂,守不住留恋的凡心我是山中鬼,根在大山你是世间的精灵,终在尘世落难你选择了在稠密的浓雾中行走我贪恋着那流淌着的泉水我想那前面定有宽广的沃土支撑你倔强绽开的花瓣我承担不起这前世夙缘我想未来定有一个和我一样托起你的花蕾稳步前行续写今生的爱与恋

但这些故事到底是特例还是市场的风向标?一些研究表明,他们是后者,是现代社会的普遍现象。社交媒体和其他形式的网络交流为异地恋夫妇提供了他们过去没有的交流方式。当我们大部分的生活都发生在网上的时候,各自在遥远的地方为彼此分享生活就会变得更容易。

你的乡愁

我平凡的渺小,我渺小的平凡

伤别离你柔情似水的眼眉消散在我的天空 一个山中鬼我如何担承灵魂深处的情愫 更何况我是那么挚爱着你,我的精灵 饶恕我吧,带着深深的眷恋和痴真我缓缓隐行

康奈尔研究中心通讯研究员娜塔莉·巴扎罗娃说,“看来,远距离伴侣可以带来更多的合作理想化,而自我表露水平也更高,相比于地理上更亲密的伴侣这会带来更大程度的亲密感和满足感。她补充称,“距离和多媒体接入的共同作用甚至可以发挥他们的优势,让他们进行更深入、更有意义的对话,而不是同居伴侣之间的日常交流。””

是坟里头的母亲

我不是诗人,但我有诗人的豁达

2018年8月号上半月刊,山鬼和妖精。你温纯甜美的话语化成一杯烈酒 一杯杯释入我的眼、干唇、蓄容在我心底 我是如此厌倦这尘世的滋味我只是那是十方天地的山鬼 饶恕我吧,带着浓浓的伤感与无奈我鄙劣遁走

这不仅仅是关于对话的情形。当我的男朋友沉迷于英国真人秀电视剧《爱情岛》时,我在Hulu上找到了这部电视剧,并开始和他一起观看——如果没有流媒体服务,我无法做到这一点。有一次,在一个特别寒冷多风的天气里,我在海边徒步旅行。两天后,一对耳套出现在我家门口,是我男朋友通过亚马逊Prime平台送的。我在Spotify上给他发送播放列表。他给我发送他正在阅读内容的链接。我成为了电子邮件的巴勃罗·聂鲁达。

是策马行侠的盛唐

我不是诗人,但我有诗人的情怀

我的精灵,我的新娘再让我抚摸你的颜容 再让我为你披上的红装默默地将你低声呢喃,默默地为你深情呼唤 这尘世的人生,我煞费心思躲避带着虔诚的祝福和前世的夙缘话别离饶恕我吧,又几曾不愿与你,风雨通行

更进一步,如果互联网能够帮助我们解决了生理需求,那么就很容易说异地恋的问题已经得到解决,也许有一天这是真的。如果有一天,我们通过虚拟现实设备完成了所有的工作,那么也许我们根本就不需要靠近对方。

台北的冷雨你听过

我可以用桌上的一支笔书写一段诗

我的精灵,我的新娘再让我亲吻你的红唇 再让我为你披上的红装我费心的思考,苦苦的孤守 每一个漆黑的夜晚留给你,每一方朗朗的天空包容你 愿漂泊的日子你的灵魂免受 无聊的践踏,痛苦的欺凌 饶恕我吧,在没有给予你幸福时我匆匆地踏上路途的泥泞

但就目前而言,仍然有很多人因为分开而感觉受到了影响。时区没有技术解决方案。没有办法从5000英里以外的地方来一个大大的拥抱。和你爱的人待在一起是无法替代的。除非我能变成一个全息图,但我不能在重要事情发生的时候在场。在任何关系中,交流都是有价值的,但分享时刻和情境也是如此。技术填补了空白,帮助我们建立更牢固的联系,但它还没有能完全复制别人的感觉。有时候,爱一个人还不够。你也必须和你爱的人在一起。

黄河的栈道你走过

我可以用我笔下的一段诗描绘一幅画

我的精灵,我的新娘如果你依然赋予我的爱 那么,也恩泽我自由的空气 如果你注定在尘世中修行那么,我会为你点燃大山深处的青灯我懂得终究困不住这繁华的魔力我明白山鬼与精灵终修不成,终修不成

江南巷口的杏花

我可以用我手中的这幅画渲染整个人生

再见,再也不见挥一挥手中的流岚 你已在天边陪伴着夕阳的别离唤不回,唤不回我孤傲站立如青松你娇羞隐去似梅红吐一吐衷肠全是宿命的诗行道一声珍重 道一声珍重曲断落幕的的尾音里唯有再见,再也不见

闻一闻,就醉了

乌鸦叫的难听,但它拥有整个天空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你不喜欢哭哭啼啼的李煜

2018年8月号上半月刊,山鬼和妖精。小草那么渺小,但它拥有整个草原

你总爱往清淡的日子 撒一点胡椒

乌龟长相丑陋,但它拥有整个海洋

有一次撒多了

而我也许只是茫茫人海中的甲乙丙丁

吓走四个女婿

我是卑微的,但我从不自卑

就像李白的醉书

我也知道不是能写诗就可以成为诗人

吓走就吓走吧

但我并非想成为别人眼中的那个诗人

只有误解的人

我只是想书写一种情

没有误解的爱

我只是想表达一份爱

看过了花开

我只是想诉说一段殇

也看过了花谢

不,我不是诗人

你放下酒杯

不,我不是别人眼中的诗人

拍拍李白留下的五花马

然而,我认为我是诗人

淡淡一笑说,上路吧

我是自己灵魂的摆渡人

你要在市侩的额头写诗

我是自己心灵的歌唱家

你在暴风雨中夺门而出

我是自己情感的治愈者

迎接雨后的彩虹

呵,我是诗人

你在康桥的草原上

勇敢的诗人……

骑车追赶夕阳

你在薄霜铺地的树林里

独自守候最细微的春信

你在翡冷翠奔赴大自然的约会

像裸体的孩子扑入母亲怀抱

你是李白的后裔

你是拜伦的知音

你是蔡元培的辩护律师

即使撞破头

也要捍卫灵魂的自由

你喜欢风

你喜欢云

你喜欢天上的飞鸟

你喜欢

超越尘世的一切

你爱过

不顾一切

燃烧一切

因为爱

所以爱

不需要公证

不需要脚注

你要在海滩上种花

你要在市侩的额头写诗

你要在遍布荆棘的大地上

像野马一样驰骋

1931年的大雾

是你的宿命

你从大地起飞

再也没有回来

轻轻的你走了

正如你轻轻的来

仍未散

继续吹

从时间的洪流中一跃而起

看不见的钓钩

钓起一座海市蜃楼

越洋而来的葡人旧居

退到历史深处

淡青色的墙

砖红的屋顶

榕树影里

随时可被抹去的几笔油彩

天空阴郁

赌客很忙

新移民的艾菲尔铁塔

与抢先一步的威尼斯山寨

挤作一团

全世界的方言

随风抛撒

我从时间的洪流中

一跃而起

攫住三朵

金黄色的芭蕉花

如此绚烂

在凋零之前

致大海

你是无尽的远方,奥德修斯的流浪,

你是麦哲伦的眺望,英格兰囚徒的哀叹,

你是门德尔松的礼赞,所有从大地出逃者的向往

冥想的时候,你是风帆,

滑翔伞,阳光和信天翁

愤怒的时候,你是金斯堡,

贝多芬,不由分说的激情

你的内心深处,隐藏着

森林,草原,衰亡的历史

每一艘沉船,都是你对人生的叹息和预言

因你而设的港口,是矛盾重重的隐喻,

回家和出发,疲惫和憧憬,

在同一条航道,裂变,交叉

涨潮、退潮,是你起伏的韵脚,优雅的修辞,

是茫茫天地间,自由的呼吸,

生与死、盛与衰,隔着一座教堂和一盏灯塔

你是无尽的远方,奥德修斯的流浪,

你把尘世的一切,化为传说和梦想,

不可告人的奥秘,潜藏在贝壳的涡漩,

奔跑的孩子,将它踩入沙滩的深处

关于阿罕布拉宫

从云到云

从风到风

从水到水

帝国的版图

像血污一样漫延

像血污一样风干

八百年的岁月

被一笔勾销

阿拉伯文的雕饰

固守着回忆的据点

你的忧伤

如夕阳的落叶

与杀伐无关

满天的星星

轻轻晃了晃

一场大雪

穿过夜幕和树梢

落在

记忆的每个角落

二十年前的脚印

从飞狐出逃的雪径

从午夜狂欢的冰面

延伸到

今晚的路灯下

抖一抖睫毛

仿佛有雪花飘落

你抓住了什么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2018年8月号上半月刊,山鬼和妖精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