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咀嚼,买花终归是一件韵事

来源:http://www.aviodelta.com 作者:故事寓言 人气:139 发布时间:2019-06-22
摘要:冰冰是个自由职业者,为几家杂志社画漫画。她的漫画很受人欢迎,但奇怪的是,她所有的漫画里只用一种色彩,就是紫色。深紫,浅紫,粉紫,蓝紫,不论花朵还是人,都是紫色的。

  冰冰是个自由职业者,为几家杂志社画漫画。她的漫画很受人欢迎,但奇怪的是,她所有的漫画里只用一种色彩,就是紫色。深紫,浅紫,粉紫,蓝紫,不论花朵还是人,都是紫色的。

吴晓莉是我大学的同学,毕业后,她自己开了家花店当老板了。

每年快到愚人节的时候,她总是有点心绪不宁,不是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切到了手指,就是上班忘记了带手机。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她一脸的无奈和悲伤,泪光盈盈的眼睛在空气里无措的张望,而最终也只能咬着下唇怅然凝噎。这种状态一直到愚人节那天收到红玫瑰才结束。她闭着眼睛去嗅这花香,仿佛花香从鼻翼渗入她的灵魂,镇定了某根不安定的神经一样,她渐渐平静下来,恢复了往日一面湖水般的优雅和从容。刚开始的时候丈夫会疼爱地责备她怎么心不在焉,后来看见她对于玫瑰的陶醉不禁笑她:“虚荣的小女人!”小两口的感情很好,所以丈夫并没有因为这愚人节的玫瑰而想更多,他以为自己平时忙于工作,也不太善于表达,不太会呵护女人,这朵愚人节的玫瑰,是妻子用来暗示自己她对于生活情趣的需要。觉察到这点之后,很多的日子里,他就记着给妻子买花,玫瑰、康乃馨、马蹄莲、百合花,甚至街边的一盆仙人球,都被他三天两头的带回了家。每次她开门接过他首先递过来的花,都觉得很温暖。女人天生是要花来陪衬的,他看着她柔美温婉的笑容,觉得这是自己最美的收获。
   可是,接下来的几年,家里已经不缺少花的后来的每一年里,妻子依然会在愚人节里收到娇艳欲滴的玫瑰,也依然会那样用整个灵魂去嗅花的香味,更让他诧异的是,最近这几年里妻子收到花的时候眼中竟然有泪。他觉得困惑,内心挣扎,他尝试着谨慎地问她,她却总是轻轻地笑笑,说:“一个朋友送的,别介意!”这么简单的敷衍他当然是不能信的,但是他看到妻子的眼里有沉沉的忧伤浮出,于是刚要出口的追问被咽下,他不忍心让妻子处于被逼问的状态。再后来他去找眉——妻子大学时代最好的朋友,眉说:“有些事情其实你不需要知道了,我答应过为她保密的。”过了一会又说:“她是个好女人,她值得你用男子汉宽大的爱情去包容她,这是你需要知道的,不要忘了!”他更加困惑了,心里的问号一点点蔓延,他又打114查询了那个几年来一直送花过来的花店:“爱情之约”。竟然发现这个花店离自己家很近,就和他们家隔着两条街道的距离。只是不在他上班下班的那条路上,所以平时没怎么在意。
   一个周五的傍晚,他下班后心情复杂地走过这两条街道的距离来到这个花店。花店不大,小小的空间却能看出布置者的精巧匠心。店主大概三十出头,打扮得干净利落,是个精明能干的女人。以为他是来挑花的,看他低着头不说话的样子知道是个不善言谈的人,于是就自己假设了几个送花对象,一一推荐。“对不起,我来——是想跟您打听点事儿!”店主停住了说话,笑容依旧在,询问的眼神投向他。当他支支吾吾地表达完整了他的来意后,这个女人想了半分钟,然后说:“我知道的其实不多,所以只能告诉你这不多的一些。”那是十年前的一个愚人节,店主那阵还是一个刚高中毕业的女孩。一大清早,一个穿一身白西装,打着一条红领带的男人,买了一束还带着清晨露珠的红玫瑰,并给一位小姐订了十年的愚人节的玫瑰。不过,此之后,那个男人再也没有来过花店。店主还说,到今年的愚人节,玫瑰也刚好就送满十年了。他沉默着听完店主的话,然后跟店主说:“我续定十年!”离开的时候,他抬头看天空,他对着似乎没有太多变化的天空长长地吁出一口气,他想把这件事情忘掉。
   不知与不觉中,时间过得也不知与不觉,又等来了一个愚人节。同样的时刻,同样的人,又送来了同样的愚人节的玫瑰。这一次,无法掩饰的惊讶出现在了她的脸上。她迅速地转身看他,他对她温暖地笑笑。她颤抖的嘴唇想要说些什么,他走过去搂住她颤抖的身体,任由她在肩头泪如雨下。许久许久,她渐渐平静下来,两个人搬过椅子,在被夕阳铺满红晕的阳台上坐下来。她靠着他的肩膀,看着远方的地平线,将那段哀婉的往事第一次述说。说着说着,泪水总是无声的流出,让他有点手足无措,只是紧紧地握着她的手。
   神秘的送花人,那个穿白西装,红领带的男人,是她大学的同学,叫伟。从大二起,就一直喜欢她。伟来自农村,踏实,刻苦,还有点内向。很多时候,很多场合,她都会感觉到那双眼睛里送来的温暖。她其实也是欣赏伟的。可内向的伟,似乎总是不敢表白给她。大学的四年,虽然也有不少的男孩追她,可她却一个都没有接受,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也许是在等伟吧,现在看来)。毕业之后,她和伟来到了一个城市工作,直到这时,他们的联系才多了起来。伟的目光总是让人心颤,可伟总是沉默着。
  那年的愚人节,一大清早,她的手机就早早的响了,是伟打来的。“丫头(后来伟一直这么称呼她),做我的女朋友吧!”
   “好啊,不过玫瑰呢?”她挺严肃地说。之所以要严肃的对伟说话,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虽然她真的希望伟是认真的。不长的时间之后,她的手机又响了,还是伟。
   伟让她到阳台上,往他家楼下街道的十字楼口看。他穿着一身白西装,捧着一大束红玫瑰。看见阳台上等待着的她,不禁忘情地拿着玫瑰向她挥舞。她笑了,她激动得喜极而泣,于是边擦眼泪边跟伟挥手,朦胧的泪眼中,她明明看见伟向她奔跑过来,带着她那么完美的爱情向她奔跑过来。但是……一辆汽车打碎了她马上就可以完整拥有的完美爱情,急着过马路的伟……
   “丫头,明天是愚人节,我要向你说出我的爱,可爱的愚人节,可以成全我。如果你接受了,我已经订了十年的玫瑰花,每一个愚人节都会有爱情。如果你不接受,我可以为自己找一个借口,呵呵,以一个聪明人的态度,和你开一个玩笑”这是伟给她的信里的一段话,伟在来见她之前把信投放到信箱里。收到的时候她哭得伤心欲绝,后来她把这信埋在了伟的坟前。
   故事讲完的时候,夜色已经正式降临了,他的手还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他轻轻对她说:“以后的愚人节还会有玫瑰送来的!”,然后扶她起身回屋。   

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 1

和我相恋三年的女友倩离我而去了。整个假期,我都无所事事,就在花店找了份送花的工作,希望借这繁重的工作来忘却失恋的痛苦。
  于是,在这个冬天,徜徉在城市里的我就成了一位天使,一位把温馨的祝福和殷殷的爱意传递的天使。天使是孤独的,孤独的天使没有一束花是属于自己的;天使又是快乐的,天使因了别人接花时的瞬间快乐而快乐。但这个孤独又快乐的天使却读不懂梅眼中的那一丝忧郁。
   梅是花店的店主,一位雅致而清纯的女孩,她的这间花店被她经营得井井有条。她的花插得也很有艺术品味。几枝普通的花经她双手的摆弄,就有了一种生气,就有了丰富的内涵。梅说,插花亦如装扮人生,如何把生命点缀得鲜艳生动,关键在于我们的一双手。
   梅在工作之余,还经常找我聊天。大概是我比较适合做听众,所以她说得非常坦诚。梅说,那个经常来找她的男人叫枫。三年前,她还是一位对生活充满幻想的女孩,她把少女的心事用篱笆圈了起来,像串珍珠一样串了起来,可是,又年轻又有风度的枫却穿过那道篱笆,不经意的一碰,就把她的心事碰落了,而且,遍地珠玑。于是,梅爱上了枫。但后来才知道枫已有家室,而梅只不过是枫的情人。梅说,三年来,她走过的全是雨季,虽也有雨过天晴的时候,但更多的时候,却是阴雨绵绵,她很痛苦,但却无力自拔。而今,只有这一间鲜花店才是她心灵的惟一寄托。确实,这间鲜花店在她的精心侍弄下 ,生意非常红火,尤其是情人节这几天。
  情人节这天,下着小雪。纷纷扬扬的雪把城市染成了童话中的城堡似的,一切都变得那么纯净,白得不染尘滓。各个花店的橱窗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鲜花,音箱里也飘出一阵阵迷人的音乐,使得冬天也有了生机,使得满街都充满了情歌,行人的心房都被淹没了,灌醉了。
   我和梅推着车,一路说笑地走在行人如织的大街上,按定单去送鲜花。车后座的花篮里是一束束娇艳欲滴的玫瑰、康乃馨、郁金香……花瓣上的水滴早已结成了亮晶晶的小冰珠儿,被阳光一照,变幻着五彩的光,宛如情人的眼泪。火红的、金黄的花儿再配上地上洁白的雪,怕是画家也难以调剂出如此出众的色彩,连冬天也被勾勒得鲜艳生动起来。
  一对对恋人从我们身边擦肩而过,他们的脸上都被幸福的微笑充满了。他们的眼睛都投注在我们的花篮上,都被花儿映亮了。卖花的小女孩穿梭于人群中,手中的花儿怒放得一如她的笑靥。情人节的大街,流淌着一种叫做诗的东西。
  我醉心于这初春的雪后,醉心于小女孩的一句“先生,来枝花嘛”的问候中。
   “嘀嘀……”,是梅的手机响了。
   “喂……”,梅的笑意还挂在唇边。
   “什么,不来了……”梅的笑容凝固住了。梅一路无语。
   又是枫,惟有枫才能令她如此的大喜、大悲、大痛。
  晚上9点多,顾客渐渐的少了,我和梅整理着剩下的残花。此时,收音机里正传出孟庭苇的那首《没有情人的情人节 》: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
   多少会有浪漫的感觉,
   为那爱过的人不了解,
   想念还留在心里面……“
   优美动听的旋律中,有一种淡淡的忧伤,让人沉浸其中,久久无语,久久回味。
  梅端过两杯啤酒,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为我们这两个没有情人的人,为这个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干杯!”
   酒最能唤起人的回忆。喝下一杯酒的梅,脸上的忧伤更浓了。梅说:“三年了,我拥有一间花店,但却没有一束花是真正属于我的……”梅的眼圈都红了,她的眼眸里有一种亮亮的东西,在灯下晶莹欲滴。
  而此时,我又能如何来安慰梅呢?我只能把我和同学们的趣事讲给她听,以转移她的注意,一直到她的唇边泛出笑意。
  夜色愈浓,酒意愈浓,后来,我对梅说:“梅姐,给我包一只玫瑰。”
  梅很惊讶:“你不是没有女朋友吗?”
  我说:“难道只有女朋友才送吗?”
  梅默默地把花精心包装好,还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她把花递给我。
  我付钱给梅,梅不要。我说:“梅姐,这是我送人的,我希望是自己买的。”
  梅理解地望着我,然后接过了钱。
  “梅姐,情人节快乐!”我真诚地双手递上花。
  梅先是惊愕,继而眼睛亮了起来,整个脸上都有了光彩。
  她双手捧着花,眼睛里有一大滴泪滴到了花瓣上。火红的玫瑰花瓣上,一大滴晶莹的泪挂在上面,看了让人心碎。在灯下,那泪仿佛是血,把夜色都染红了。
  梅说:“谢谢你,你是三年中第一个送花给我的男人。”
  第二天,我就回学校了,因为要开学了。
   两年多没有梅的消息了,不知她过的好不好?最近听朋友说,这个城市新开了一家大的鲜花连锁店,老板叫梅。在总店梅的办公桌上有一件工艺品:一个大的玻璃罩下,是一支已褪尽了颜色的、干了的玫瑰。人们对那支玫瑰充满了好奇,于是那支干了的玫瑰和美丽的梅成了这个城市的传奇。后来遇到过去花店的同事,她告诉我,我走的第二天,梅就和枫分手了。
  听到这一切,我心里感慨万千。我突然明白:其实,人世中有许多的爱,是可以盈手可握的,当我们摊开掌心,将那一份爱无偿赠予的时候,别人的风景会因了这一缕阳光的沐浴,这一丝雨露的滋润而生动、壮丽无比。
  梅,你是在用自己的双手点缀自己的人生,是吗?
  那一个没有情人的情人节,那一段苦涩的、关于玫瑰的往事在我的记忆里清晰如昨,挥之不去。   

  有编辑问冰冰,为什么如此偏爱紫色?冰冰在邮件里说:因为我的世界是紫色的。

情人节前一天,晓莉给我打来了电话,“明天情人节,你不是休息么?来我花店帮帮忙。怎么样?”

文/曹西西

  冰冰自己租住一套一室一厅的小房子,除了去超市,她很少出门。她每天伏在桌前画画,地上,床上,墙上,到处都是她的画。画累了,冰冰偶尔上网聊天。不久,她认识了一个铁杆粉丝,叫李家伟。李家伟几乎能说得出她所有的漫画,包括她刚出道时的作品。冰冰很感动,慢慢和他聊了起来。两人由陌生到熟悉,冰冰知道李家伟27岁,有一家生意不错的花店,闲时喜欢看漫画书,像个大男孩。

嘿!晓莉真鬼,竟打起了我的主意!作为好朋友,我。别无选择。

天气突然变得奇冷,婉若一个冬天。

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冰冰25岁生日那天,李家伟送来了蛋糕和花,一大束紫色的茑尾。冰冰十分高兴,说这是自己最喜欢的花。那天,她在家里为李家伟煮了咖啡,两人吃着蛋糕,聊了很久。也就是从那天起,李家伟每星期都为冰冰送来一束茑尾。冰冰拒绝,李家伟说他是开花店的,花的进价和卖价有时候是百倍的差距。所以,他送来的只是心意。

情人节那天,空气中也弥漫着浪漫的气息,我如约来到了花店。从我进花店那一刻起,就生意不断,大约在晚上十一点钟之后。生意才冷清下来。这时满面春风的晓莉对我说:“真感谢你今天来帮忙。”说完,晓莉从鼓鼓囊囊的钱包中取出一张百元大钞递到我手上,说,“给你,别客气!”

忙碌了一天,倍感疲惫。终于到了下班时间,挤进人满为患的公交车。在车上,突然想起,上一周的花已经凋谢,扔掉了。这一周,又该买新花了。

  冰冰默默地接受了。渐渐地,她习惯了每个周末为李家伟打开门,把花插进花瓶,两人坐下来喝一壶咖啡,聊聊天。每天都能看到美丽的花朵,冰冰过得很快乐。

经过一番相互推让,最后我拿了五十元。我收好钱,正准备走,蓦然看到玻璃窗外站着一个女孩。玫瑰灼灼的颜色,映红了女孩稚气的脸。我向那女孩走去。她大约十三四岁的模样,长得十分可爱。在我的印中,她好像上午来过店里,只是因为当时客人多生意忙,我没有同她搭上话。

想到要买新的花,一颗疲惫的心,便开始在这拥挤的车厢复活了起来,开始了漫无边际的浮想联翩......

  一晃半年过去了。又是一个星期天,李家伟再来,没有带来茑尾,而是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看到玫瑰的瞬间,冰冰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李家伟看着她说:“我一直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我早想送你一束红玫瑰,你能接受这份感情吗?”

我问:“小妹妹,你是来买花的吗?”女孩朝我望望点了点头。

喜欢花,喜欢每次都买不一样的花。因为这样,可以保持视野的新鲜和心灵的活泼。就算买到相同的花,也必然会想方设法买点别的花枝或绿植作点缀,以便将它插出不同于往常的模样。

  冰冰双手捧住脸,半晌,泪从指缝里渗出来。李家伟吓坏了,连问她怎么了。冰冰用纸巾擦干泪,摘下了浅紫色的眼镜,说:“你知道为什么我所有的漫画只有一种颜色吗?”

“请进来吧。”我热情地说。然后牵着女孩的手,把她领进了花店。我耐心地向女孩一一介绍着鲜花的品种。不想,她根本没听我的介绍,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束用紫色彩纸包装的红玫瑰前,眼光像凝固了似的定定地落在那紫色氛围中的九朵含苞待放的花朵上。

上一次买了玫瑰,这一次又该买什么好?在车里幻想着,要买的花的品种和颜色以及搭配。越想竟越是兴奋,因为又有新的花可看可赏了。

  李家伟摇头。

我立刻明白了女孩的心思,连忙上前两步,拿起这束红玫瑰,对女孩道:“哦!你看中了这束玫瑰?小姑娘你好眼光啊!”女孩朝我望了一眼,问:“这束玫瑰,要多少钱?”我答道:“九十九元。”

说到买花,有时候会按照自己预先想好的去买,有时候则可能被途中经过的某个橱窗的美丽花朵所吸引,从中得到灵感;有时候则依靠在花店时看到的花,和当时想买花的心情。总而言之,买花也婉如一场伟大的艺术创作,颇有些随机性。有时候买回来的花,插在花瓶里很美,有时候则完全不如自己所想象。一如,不是所有的艺术品都能够成为永世的经典,但偶然的一次却可能被经久流传。

  “你看着我的眼睛,仔细看我的眼睛。”

女孩没有吭声,显得很失望。她开始往门外挪动脚步,但刚走了两步,却又很不甘心似的转过脸来,低声问:“你们都要关门了,还卖这个价么?”

可见,买花也是需要灵感和机缘的。

  冰冰凑到了李家伟的眼前,李家伟盯着她的眼睛,蓦然,他发现冰冰的眼睛里有一片金沙。

我一怔,开始认真地打量眼前的女孩,很快被她的眼神打动了。我发现女孩的眼神中有一种企盼,一种出自心灵深处的企盼。难道她这么小,也有男朋友了吗?

在车上,想象着买花的情景,时间也流逝得分外快。一转眼间,便到站了。没有像往常一样,朝家里的方向走去,而是走向了与家相反的方向——走向了马路边那一家新开不久的花店。

  冰冰戴上眼镜说:“我的眼睛从十年前起就这样了。我只看得到紫色,除了紫色,我辨别不出别的颜色。医生说这种眼疾,有一天可能会丧失视力。”

我连忙问:“小妹妹,这鲜花你准备送给谁?”“送给我姐姐。”我惊奇地问:“送给你姐姐?”

不,几乎是飞奔过去的。因为,太兴奋啊!太期待了。

  李家伟惊呆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美丽智慧的女孩竟会有眼疾,而钟情紫色不过是她无奈的选择。李家伟呆了半晌,问有没有治愈的办法?冰冰摇摇头,说手术费十分昂贵,她负担不起。并且,即使手术,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女孩点了点头,慢慢地说:“我姐姐失恋了。以前我姐姐的男朋友一到情人节就送花给她。可是,今年,他不会送花了。他们分手了,他家人不同意,嫌我姐姐是残疾人……”

到花店时,只见黄的,红的,紫的,白的,绿的......花种玲琅满目,花枝繁多而美丽,花色鲜艳丰富。看着这么多的花,一时不知买什么好。虽然喜欢多头康乃馨,但在公司里女老板经常插,见得次数多了,便觉得它虽美,可是难免心生视觉疲劳感。看了看桔梗,又看了看单枝康乃馨和黄玫瑰,买什么好?

  李家伟默默地离开了。整整一个星期,冰冰再未见到他的影子。

女孩的叙述让我觉得心里酸酸的,我被她的这份亲情感动了。我注视着女孩,问:“小妹妹,你现在有多少钱?”女孩听我这一问,忙把一卷攥在手中的钱伸到我的面前,说:“我的钱,全在这里了。二共三十二元五角。”

这时,突然看到一种不太起眼的,被许多色彩鲜艳的花所遮掩的古怪花苞。正带着好奇心拿起它,想看看它到底是什么花?

星月咀嚼,买花终归是一件韵事。  冰冰又回到过去的生活中,她每天拼命地画画,她觉得自己的心像在滴血。她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可想不到伤害还是来了。

我接过她的钱,同时把那束红玫瑰递到她的手上。女孩惊诧地朝我瞪大了眼睛,说:“姐姐,我的钱不够啊!”我轻轻地扶着女孩的肩膀,低声说:“够了。我知道你上午来过花店,你硬是等到现在,不就是希望能打折吗?”女孩转忧为喜,突然笑了。我也笑了。看着她手中的玫瑰,红得像团火,似乎在散发着阵阵暖意。

“这是睡莲,很好看的,可以买回去插哦!”女老板见我拿起来,便说道。

  半个月后,当冰冰的卡上终于积累了二十万元,她停了下来。冰冰去了北京。这些年,她拼命地画画挣钱,只有一个目标——治好自己的眼睛。

女孩将玫瑰紧紧捧在胸前,兴高采烈地走了。我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长长地舒了口气。

哦?竟然是睡莲!说实话,还是第一次在花店里看到睡莲呢,也从未买过。一般的花店,鲜少有这种花。我拿起来仔细的看了看,只觉得它长得真是古怪和怪有个性的。在一大堆的花中,简直也太奇特了!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

我转过身,掏出那五十元“劳务费”把它跟女孩买花的钱一起放在柜台上,对晓莉说:“这是情人节最后一束玫瑰的钱,你收好!”说完,我离开了花店。

别的花,花枝都是笔直的,它的呢,则是弯弯曲曲的。而且由于还是花苞,整个花色暗淡得很,若不用心看,根本看不到它。

  当冰冰再回来的时候,眼睛清澈如水。她的手术很成功,出乎意料地成功。她走到门前,突然发现门口摆满了大束大束的茑尾,许多已经干枯。每束花的中间都有一张纸条:我在找你,你去了哪里?

夜深了,我抬头,发现满天的星星今晚显得格外明亮,空气中还弥漫着玫瑰的芳香。我的心情也格外的轻松、惬意。情人节真好!谁说情人节玫瑰只能装点爱情呢!

见有紫色和粉色两种,便问老板哪一种插起来更好看?

  冰冰笑笑,捧着一束茑尾进了屋。她拿起电话,拨通了李家伟的手机。听筒里传出李家伟又惊又喜的声音:“你在哪儿?这些日子你的手机一直关机,把我吓坏了,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

老板告诉我,紫色的。贪图它的这一份古怪的独特,买了三枝紫睡莲,还挑了一枝大红色康乃馨。拿着它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像开了一整个春天的花朵那般美好灿烂。

  冰冰很平静:“找我有事吗?”

每次买不一样的花,尤其是买到特别的花,都让人格外的惊喜和开心。许是,人性本就喜新厌旧吧,看到新的从未见过或买过的花,便会滋生出一份巨大的欣喜来,那原本无精打采的心,也在瞬间复活了!

  李家伟呼吸急促地说:“那天回来后,我急着将花店转让,一星期前,终于有人买下了花店,我卖了15万元。”

回到家,把这紫色的睡莲用透明的玻璃瓶插在了床头,因它那弯弯曲曲的模样,真是怪可爱,插在床头一定有意思极了。最最最重要的是,我想看看,明天清晨醒来,它们会在我的床头开出什么模样儿来?

  冰冰的身体颤了一下,问他为什么要卖掉花店?李家伟说:“为了替你治眼睛啊,我想叫你看到我穿黑西装、打红领带帅帅的样子。”

那一枝小小的康乃馨,则用一个迷你的透明玻璃小瓶,插着放在了餐桌上。为小小的桌餐做一点点美丽的点缀,为它添一点儿活色生香的情趣。

  冰冰的眼睛一下子潮湿了。她哽咽着说:“没有了花店,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是呀,一张餐桌,它也是需要情趣的啊。不需要多,哪怕只是一枝小小的花,也能使得它妙趣横生起来。这便是插花的妙趣之所在吧。

  李家伟在电话里笑:“你真傻。还有什么比你更重要?爱,就是要给你一个新世界。”

今夜,因着这几枝睡莲,使得心情格外的好。看着它们垂在床头的模样,恐怕连睡眠都略带着几分雅致的香。不晓得明天,明天清晨它们会开出什么样的花儿来?会开成什么样?

  冰冰笑了,笑着笑着,眼里流出了晶莹的泪。

会不会在醒来的时候,被它的美吓一跳?

  意林札记

谁知道呢?不知道才好。不知道,才能够留有一份想象。如此,甚好。就像读一个故事,你不知道它的结局,便一直有所期待,有所希翼,有所牵挂。最好是永远永远都不知道,那才好呢!

  真爱的内容一样,形式不同。不同的表达爱情的形式有各自的需要。真心相爱的两个人,面对对方的需要时,或许暂时能力不及,但是,只要你能把对方所需牢记在心,并为此而努力,哪怕等到时机成熟时,已经迟到了,但是你所付出的真心,一定会感动对方。(将来)

如果说,生活中有什么事情,是值得我们坚持去做的,并且在做的时候能够带给我们无限美好感受和体验的,那么买花这样一件小事,无疑就是了。

——说到底,买花终归是一件韵事。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星月咀嚼,买花终归是一件韵事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