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之灰鸟之死,虽然我不是处女

来源:http://www.aviodelta.com 作者:故事寓言 人气:146 发布时间:2019-06-01
摘要:时光是崖,我们在两岸。 时光是崖,我们在两岸。 她只说:“来不及了。”他们在网上相识,她不屑于相信这缥缈恋情,却感觉了那静悄悄空洞洞的吸力。他们聊得散漫,话头像两匹

  时光是崖,我们在两岸。

时光是崖,我们在两岸。 她只说:“来不及了。” 他们在网上相识,她不屑于相信这缥缈恋情,却感觉了那静悄悄空洞洞的吸力。 他们聊得散漫,话头像两匹闲荡的马,不离不弃,却没说过爱,这个词早已被败坏。这是四月,她忘了关窗,丁香碎的雨雾淋湿了她的手指,她没去过他的城市,却知道那里的葡萄不胜重负,枫树燃烧如维纳斯的红发,信天翁展翅飞过,像突然经过的乌云。她的四月不是他的四月,她不能不了解,时间与空间的隐喻。 而他的南半球,天已经全黑了,手边一杯咖啡,来不及在正热时一饮而尽,此时地狱那么黑,北极那么冷。他几乎绝望地想到,她那边,才是黄昏之后,日落之前。他对她的爱,比她对他的早了四个小时。 已经来不及了。这是他们之间永恒的和弦,仿佛幕后的歌队,在一咏三叹。她有婚约在身,也不准备背盟。他负笈万里,要回国不是容易的事。 她几天没上网,他只觉得电脑是永远的黑屏,听她“叮”的一声出现,问得很焦急:“你哪里去了?”她的手停在键盘上,每一颗键都成为刺莓,刺痛她,她很艰难地打出来:“赤峰。”他和她,同时想起,很久之前,她在论坛上兴奋地发过帖,她说她要在草原,在夕照、驼与羊之间,拍一组婚纱照,风吹草低,繁花似锦。 他说:“你花嫁那日,我去看你。” 键盘上的针刺穿透了她的手指,流出白色的血。她狠狠心,打出一行字:“来不及了。”婚期就在三天后。 那日霏霏有雨,婚礼长得仿佛永远不会结束。巴赫的音乐声中,忽然闯进一只受伤的灰鸽,在教堂里乱撞乱飞。“我愿意”三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就已经被打断。灰鸽惊惶地乱飞,一头扑向她怀里,片羽与血滴,缓缓落在她无瑕如雪的婚纱上…… 是他来了。 在等待婚礼开始的无聊间隙,她用手机上网,看到论坛上,他的室友发了一个惊惶失措的帖子,说他三天前昏迷,至今不曾醒来。而他的电脑屏幕上,还是她那一句永恒的话:“来不及了。” 从南半球到北半球,从他的城到她的城,有多少距离?她深深体会,他甘愿死在她怀里的决心。

很久没有用电脑写字了。除了工作。而现在已经没有了工作,又买来了新的笔记本,于是又有了写字的冲动。这个蝶式键盘打起字来确实没有机械键盘的快感。感觉好像是在以前自己在白纸上画的键盘上练习似的感觉。一片平板。

他们相识与电脑,他们相知与键盘,他们相爱与网络,他们受过同样的伤,他们有共同的话题。也许是日久生情,也许是缘分,也许是上天注定。至始至终不信命,不信缘分,不信日久生情的她也信了。她对他视乎动心了,但她始终没说,因为她一直认为,得不到是永远是最美的,得不到的永远不会失去,她愿意和他保持现在的距离。 她没和他说:小A,我爱你。他没和她说:小柒,我爱你。就这样着,他们还是每天聊天,每天在网络上嬉笑。一天复一天,一日复一日。 那次他们见面了,他们两个都是平平淡淡的人,男孩布是很帅,女孩也不是很漂亮,就那样,他们逛了一整天,到了快分开的时候才牵手,才拥抱,男孩送女孩上车,女孩停住了踏上车的脚步,转头回来说:“小A,我等下辆车好么”小A看出了女孩的不舍,上前拥抱了她,“好吧,小柒,我们等下辆车,下辆车来了你就走,已经很晚了,别让你家人着急。”“好,小A,我答应你,我等下辆车就走。”“嗯,小柒听话,我们还会见面的,我有时间我就会来的,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么。”“嗯。小A,你说的,不准耍我”“嗯,我说的”之后他们又紧紧地抱在一起了,直到小柒要等的车来了,才依依不舍的分开。时间久了,他们两个讨论着结婚,讨论的以后,讨论老了的时候。 从相识,相知,相遇,相爱,直到结婚,小A和小柒经历了多的苦难,经过了多少磨练,家人的不同意,家里的阻拦,小柒家里嫌太远了,怕小柒受委屈、小A家里嫌小柒太小,不会做家务,所以双方的家人都在之间作梗,不让小A和小柒两个在一起。也许是爱情的力量,最后还是没让小A和小柒分开,久而久之,小A和小柒的家人也成全了小A和小柒两个。 小柒还在天真的以为他们会永远在一起,小柒开始学着怎么布置家里,小柒之前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做,什么都有人为她准备好在那里,现在小柒在学着扫地、煮饭、炒菜、洗衣服,做所有家务,学着收敛自己的脾气,学着做个好儿媳妇、学着做个好老婆,现在小柒像一个完全变了一个人,真正的长大了,真的成了女人了。 那天小A和小柒结婚了、那天小A为小柒披上了婚纱,那天小柒为小A系领带,那天小柒挽着小A的手走进礼堂,那天小A是最帅气的新郎,那天小柒是最美的新娘,那天小A和小柒他们两个人是所有人的焦点,小A的白西装和小柒的白婚纱是那么的般配。 那晚,他们和所有人一样,婚礼结束后晚上就进去房间了,之后就听到小柒哭着对小A说对不起,不好意思,说了N遍,直到说的声音嘶哑,还在那里支支吾吾的在那里说对不起,不好意思。小A没去哄小柒,而是让小柒一个人在那里哭,自己却甩门出去了,他忘了,今天是他和小柒结婚的日子,他忘了他们两个之前经过多少苦难才有今天,他忘了给当初小柒的承若。小A的甩门而去,让小柒死的心都有了。之后小A回来,已经是凌晨4点多了,小柒也没睡,一直在等小A,可是等到的却是喝的醉醺醺的小A,小柒上前去扶小A,小A却一把把小柒推到门角,小柒重重的摔了一跤,膝盖都磕破了。小柒没顾自己的膝盖就去打水给他洗脸,可小A却布买小柒的帐,把洗脸盆丢到了一边,还扇了小柒1巴掌,大声的吼小柒:说了很多很多伤小柒的话。记得很清楚的那2句是:1、你不是处女,你很脏。2、当初你可以为了他割腕,永远也不会为我死。当时小柒没在哭了,她笑着说:“这个我不是处女的事情我之前都和你说过,你说没关系,你不在乎,你说只要我的心真的在乎你,真心陪你到老,现在你在说什么,呵呵..可笑..虚伪虚伪,男人都虚伪” 小A彻彻底底的伤透了小柒的心,那晚小柒一晚没睡,一直在回忆小A之前的好,一直以来,小A没吼过小柒,更加别说打了,小柒在电脑房里面待了一晚,在键盘上敲打着零零碎碎的字,她想把之前美好的回忆写成文字,泪水湿透了键盘。屏幕上的字也渐渐的多了起来了,里面全写着小A对他的好,一个坏字都没有,小柒写完了从他们第一次在网上聊天直到今晚,结局写着今晚我成了新娘,正式成了小A的老婆,我真的很幸福。她关电脑之前把QQ的个性签名改成了:“得不到的永远不会失去”,小柒默默的离开电脑房了,重新走到婚礼房,他在门口停留了几分钟,看着房间里面的东西,那是她的嫁妆,抚摸这他们的婚纱照,看这喝的醉醺醺的小A,小柒一直在想那时之前他们是多么的幸福快乐,现在怎么这样。

现在速录机对于我来说,当然一部分是作为赚钱的工具,但更重要的是用它来发挥到我日常的写作当中,当你树立了一个信念,也就是终身阅读和写作,你就不会去管别人太多的事情。因为它对于你是有用处的,而不仅仅练习速录只当一名速录师,希望有更多的速录师加入写作大军,写自己平常的点点滴滴也很值得。

  她只说:“来不及了。”

想起当年,学习五笔的时候,家里连电脑也没有。最初真是画个键盘在家练。然后父母又给买了小霸王学习机,上面有打字的游戏,就玩得不亦乐乎。直到98年,回到家里突然看到了一台台式机,那开心的程度,就好像天上突然掉下了一个馅饼。那时候拿起鼠标,不知道在电脑里可以做什么。总共才2G大的硬盘空空如也。像是开发新土地一样的把电脑里的每个可以打开的文件夹和程序都打开看了一遍。那时候的电脑还不能上网,唯一可以和外界扩展的接口是5元一张的盗版光盘。如果从谁那里借来了一张好的游戏光盘,那是可以玩到报病不去上课的。在WPS上面一点一点地练着五笔。进展却颇慢。

只要和文字打交道的,我们就可以发挥速录机的优势。而这段文字也是它所提供,我的思绪随着它展现出文字。听着它在我手指的驱动下哒哒哒发出声音,内心觉得特别踏实和舒心。

  他们在网上相识,她不屑于相信这缥缈恋情,却感觉了那静悄悄空洞洞的吸力。每天看到他MSN上日新月异的名字,像一扇一扇门轰然打开,一定有一扇,是不可开启的。她想退后,却把椅子又离电脑拉近了一点。

2000年高中毕了业,考上了大学。无所事事的一个暑假。终于学会了上网。那时候只能去网吧。记得有一次到了一个网吧,非让网管给装上五笔。等网管费了半天劲装上站我后面看了半天,说,就你这速度还让我装五笔?很鄙视地走了。从那之后五笔飞速进展,好像是开了挂。其实是聊天促进了打字的速度发展。突然发现原来五笔的字码都不用背全,也能打出字来了。

之前在大学的时候,我记得大一思想品德老师叫我们写一封信,是写给三年后的自己,想看到三年后的自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情形。有一点记得很清楚,就是要很熟练地在电脑键盘上打字。我刚上大一是刚刚买电脑,并不会在电脑上打字,对电脑键盘也很陌生,而且之前在老家我也很少去网吧上网,当时的网吧很火。

  他们聊得散漫,话头像两匹闲荡的马,不离不弃却没说过爱,这个词早已被败坏。这是四月,她忘了关窗,丁香碎的雨雾淋湿了她的手指,她没去过他的城市,却知道那里葡萄不胜重负,枫树燃烧如维纳斯的红发,信天翁展翅飞过,像突然经过的乌云。她的四月不是他的四月,她不能不了解,时间与空间的隐喻。

2005年去日本之前在易趣上买了一个二手的笔记本电脑。并由此认识了卖我电脑的男生的父亲,自那之后这位父亲就永远在我的QQ上面点赞,由于说话过多给我造成了一定的困扰,于是几次将他黑名单,却由于微信时代的来临,不知道为什么他又加上了我的微信。现在属于他发十次我回一次的君子点赞节奏。已比那时候舒服多了。、

有一次我跟着一位初中同学一起去网吧里面,她帮我申请了QQ,然后我坐在她旁边一直看着她在敲打键盘,两只手在键盘上敲打得很熟练,而电脑的右下角有一只企鹅一直在闪烁着。那时候就想着,如果我也能够熟练地打字那该多好。不过因为读高中的时候,学校距离家乡比较远,那里也没有电脑可以给我们上网。于是只有到了大学才拥有属于自己的笔记本。于是就很渴望能够不用看键盘打出字。

  而他的南半球,天已经全黑了,手边一杯咖啡,来不及在正热时一饮而尽,此时地狱那么黑,北极那么冷。他几乎绝望地想到,她那边,才是黄昏之后,日落之前。他对她的爱,比她对他的,早了四个小时。

2009年有了第一个iPad,从此之后入了苹果教。那时候种草的MacAir直到2017年才拔草。仿佛回到了当年在纸上练字的年代。

到了大学,我既然被学校调剂到文秘(速录)专业,不过那时候我也没有觉得很难过,既来之则安之。三年下来说实话我对速录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中间有一次好像是实训,我们去广外艺五山校区坐会,那是学校自己的领导开会,我们几个同学就一起过去帮他们记录。因为我们的技能还远远不够现场做会的要求,于是做得相当的痛苦。

  已经来不及了。这是他们之间永恒的和弦,仿佛幕后的歌队,在一咏三叹。她有婚约在身,也不准备背盟。他负笈万里,要回国不是容易的事。她几天没上网,他只觉得电脑是永远的黑屏,听她叮一声出现,问得很焦急:“你哪里去了?”她的手停在键盘上,每一颗键都成为刺莓,刺痛她,她很艰难地打出来:“赤峰。”他和她,同时想起,很久之前,她在论坛上兴奋地发过贴,她说她要在草原,在夕照、驼与羊之间,拍一组婚纱照,风吹草低,繁花似锦。他说:“你花嫁那日,我去看你。”

图片 1

我记得当时说了一句话,我相信我永远都不会再碰速录,当时头晕得狠。(而我现在竟然是一名专职的速录师,无泪)。我也一直在问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也有可能是由于生活所迫,但在我内心深处也是因为它能够带来我心灵的慰藉。当我拿起速录机的时候,我可以不用管外界什么事,我只有和它相处就行。特别是现在用在写作上,我觉得与它距离得更近了。

  键盘上的针刺穿透了她的手指,流出白色的血。她狠狠心,打出一行字:“来不及了。”婚期就在三天后。

速录师能写作吗?我也不知道,但是愿意学,愿意练也许可以。作家也是写出来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一个作家。

爱情故事之灰鸟之死,虽然我不是处女。  她一定是,最心不在焉的新娘。婚礼那么嘈杂,她满脸笑容迎向每一个宾客,寒暄、退回、再迎向下一个,这像是一个游戏的死循环,她是被卡死的灵魂。

有的人喜欢闻树枝烧出来的味道,有的人喜欢看色彩斑斓的画面,而有的人就喜欢听着机器碰撞出来的声音。其中我就是喜欢听着键盘敲打出来的声音,享受这个过程也就足够了。那你呢,在生活中,你的偏好是什么?

  那日靡靡有雨,婚礼长得仿佛永远不会结束。巴赫的音乐声中,忽然闯进一只受伤的灰鸽,在教堂里乱撞乱飞。“我愿意”三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已经被打断。灰鸽惊惶地乱飞,一头扑向她怀里,片羽与血滴,缓缓落在,她无瑕如雪的婚纱上……是他来了。

  在等待婚礼开始的无聊间隙,她用手机上网,看到论坛上,他的室友发了一个惊惶失措的帖,说他三天前昏迷,至今不曾醒来。而他的电脑屏幕上,还是她那一句永恒的话:“来不及了。”

  从南半球,到北半球,从他的城,到她的城,有多少距离?她深深体会,他甘愿死在她怀里的决心。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爱情故事之灰鸟之死,虽然我不是处女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