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传播学,新闻游戏发展状况与伦理困惑初探

来源:http://www.aviodelta.com 作者:故事寓言 人气:176 发布时间:2019-05-13
摘要:   广州似乎无所谓初冬,一切还是秋凉的味道。记者石扉客在《南.方都.市报》的一篇寻找表弟罗炼的文章,苍凉而无奈的伤感让人顿时领悟,在这个所谓的媒介时代,所谓的无所不

    广州似乎无所谓初冬,一切还是秋凉的味道。记者石扉客在《南.方都.市报》的一篇寻找表弟罗炼的文章,苍凉而无奈的伤感让人顿时领悟,在这个所谓的媒介时代,所谓的无所不能的记者,面对自己的生活,显得越来越无力。石扉客对表弟的记忆通过媒介呈现,他的焦虑和心酸属于我们每一个人,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表弟“罗炼”。都市里光鲜体面的城里人,几乎都能找出距离自己不远的“另一个世界”的亲人亲戚们,他们在为生计奔忙,过着曾经被我们视为单纯麻木的生活,而我们也在为生计奔忙,只不过以另外一种方式,看似稍微体面些,实际上我们常常比那些被我们忘却在“另一个世界”的亲戚们更为麻木和茫然,当然,我们常常浑然不觉。
   
    忙碌而程序化的生活方式,让每一个个体越来越成为孤立的个体,无暇旁顾过去被我们视为温情的那部分生活内容。只有当生活发生了变故,我们才开始意识到这种温情的存在,但是让人沮丧的是,重拾这种温情的时候,我们竟然只能依赖着媒介的传播和媒介的话语方式,除此之外,我们几乎已经对生活无能为力。
   
    在这个人与人的关系由一堆媒介关联着的时代,技术手段将原子化的个人扔给了物质社会,并以一系列的符号为每个人贴了标签,取代了熟人社会的口口相传、心心相印,也掠走了曾经被传统中国人视为温情的乡族聚居、乡里亲情的生活方式。
   
    通过媒体呈现出来的罗炼,手机里仅有自己的姐姐等几个为数不多的联系电话,但几乎连姐姐们也不太知道罗炼在想什么,在异乡异地打工的罗炼,甚至找不到倾诉心事的对象。周围的人觉得他与一般的打工者有异,似乎也不太能够与他交流。于是,罗炼的世界,只有他自己的心灵以及给予他的心灵些许抚慰的冰冷的庄子。
   
    中国所谓的儒家传统,甚重家族关系,无论是《红楼梦》呈现的大家庭,还是孔子所说的:“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智”,“德不孤,必有邻”,都能够让现代人想象得到那样一种重亲情乡情的生活共同体的存在。亲人、邻里、乡党的关系既是基于人群自然聚居形成的时空关系,又是一种在生活上互相关切、互相激励的道德关系。而个体生命,往往能够依着伦理关系和“礼”的约束,在这种生活共同体当中,寻求到身心的安顿。个人的生老病死,在这个系统里都依照传统和习俗的惯性,被有序地安排。
   
    这种个体安身立命的生活方式,在现代社会,无疑是完全被瓦解了。一切物质的技术的手段,迅速替代了过往生活的那种礼俗的约束,也同时丢弃了互相体恤的亲族生活的伦理关系。现代人在媒介的关联中,时空距离看似更近了,便利的媒介似乎将个体完全无缝地连结了起来,生活的细枝末节,无不被这张媒介的大网笼罩其中。然而,如同石扉客的文字所追问的,我们每一个人所共同面对的,便是这样的喟叹:“仿佛只有在出事的时候,才会让人意识到这些沉默的大多数的存在。”是什么让这些生命个体在喧哗的媒体时代显得如此沉默?又是什么让我们的心灵在这个便捷的媒体时代显得如此冷漠?“沉默的大多数”或许忙碌得没有时间也没有条件像我们这样絮絮叨叨地写博客,或者是说,他们根本无力用这样的话语方式去构筑自己的精神生活,他们没有条件上网,他们没有时间写,也或者,我们常常以为,他们没有自己的精神生活。但罗炼的日记本,一笔一划地写着他的梦想,他的庄子,那一笔一划,比我们打字的这些冰冷的黑体字,显得凝重有力得多了,而此前,我们却一直轻飘飘地以为,他们或许只是那样沉默地、勤劳地以劳作在换取生活的基本必需。在他们面前,飞快地打字、拇指运动不歇的我们,的确显得轻飘飘,而且冷酷无力。有时候我们甚至找不到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我们互相之间沉默以对?让我们甚至连一个电话、一个短信也不曾给他们?生活的忙碌肯定不是唯一的解释,更多的似乎是,媒介时代的话语方式在改变我们,不同的话语方式在“我们”和“他们”之间划开一道巨大的鸿沟,让彼此之间的沟通产生了巨大的障碍,彼此之间听不懂对方的话语,不懂对方的生活。
   
    石扉客不无难过地写道:“在这样剧烈动荡又希望渺茫的现实中,越是心有梦想而存慧根,想守护着什么的人,越是自绝于这个环境”,所谓“越有梦越痛苦”。是的,在一个物质化的时代,心灵世界越是博大,越是与环境的冰冷单一格格不入。不知道庄子却照样“活得”好好的人,大有人在,像猪一样地“快乐”着,当然,庄子也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我们其实也不知道,“猪”到底是否快乐。
   
    这的确是一个“鸡同鸭讲”的时代。我们不仅仅无法知道有梦的人在何方、在怎样的活着,我们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生活方式,在这样一个即时通信时代,究竟被赋予了什么,被剥夺了什么。媒体通过只言片语的回忆,勾勒起两个月前骤然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的打工者罗炼的形象,但媒体的描述,依然无法真的走进罗炼的心灵世界。媒体只是多了一条关于打工者的社会新闻,对于冰冷的媒体来说,这没什么,它们就专事这种营生。
   
    而在这个冰冷的媒介大机器面前,我们这些所谓的新闻民工,与罗炼其实并无不同,尽管我们一直以为有所不同。
   
    前几日见一个朋友不无沉重地在博客写下这样一种感慨,他对忙碌于赚钱而无暇照顾自己孩子的朋友感到悲哀,孩子们的心灵世界中,父母便是整日忙碌的,甚至是一个不相干的存在,而只有保姆才是他们真实的伙伴和依靠,朋友担心,这样的孩子长大了,恐怕无法真正理解亲情伦理,他甚至担心,这样的孩子,是不是将来会产生什么心理的问题、人格的障碍。估计多数的都市人对这样的“危言耸听”不以为然,我的朋友生活在一个安逸的中等城市,生活节奏比广州悠闲,他和妻子每日陪伴着自己未满一岁的儿子玩耍,工作,对他们来说,是生活的陪衬。中小城市的悠闲,足以让他们即便在中午也回家吃饭,足以让他们在下班之后以几分钟的时间迅速回到家里,和孩子、父母一起,坐到餐桌前,享受一顿自在而缓慢的晚餐。
   
    而我们和罗炼一样,失去了缓慢地生活的条件。在一个所谓的抢新闻的媒介时代里,忙碌紧张不知所谓。“慢的乐趣怎么失传了呢?”“古时候闲荡的人到哪里去啦?民歌小调中的游手好闲的英雄,这些漫游各地磨坊、在露天过夜的流浪汉,都到哪里去啦?他们随着乡间小道、草原、林间空地和大自然一起消失了吗”
   
    随着缓慢一起消失的,还有我们的亲情伦理。当强大的工作压力和强烈的个人欲望将人们卷入不停息的所谓奋斗中时,整个社会的能量总和未必因此而剧增,因为,他们这是以燃烧自己而牺牲下一代及上一代本应获取的体贴关照为代价的。
   
    因母亲离去而不可承受失去亲情之痛苦的罗炼,在庄子的世界里试图寻求解脱,但庄子的逍遥和缓慢,让他更加剧烈地与这个快捷的媒介时代分裂乃至决裂。我们希翼着罗炼平安归来,但我们也深深地知道,我们无法给予罗炼温情,甚至,我们也无法给予自己温情。生活的轨道,依然会在这冰冷的新闻纸上飞速前行,不留一息喘息的空间,了无痕迹。

新闻舆论工作者的核心素质

来源:光明日报 2016-4-12 胡钰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的新闻舆论工作是“治国理政、定国安邦的大事”。在新的媒体格局和舆论生态下,广大新闻舆论工作者只有掌握更深的思想、更新的技术、更活的表达和更高的伦理,才能提高新闻舆论的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更好地完成自己的职责和使命。

一、掌握马克思主义新闻观

  新闻舆论工作面对的是纷繁复杂的社会现象,要能够通过现象看本质;面对的是多元的社会思潮,要能够保持思想定力。要做到这些,就需要新闻舆论工作者掌握思想利器,明确认识方向。

  什么是思想利器?首要的就是认识事物的科学方法。人类认识史上存在着大量形而上学的认识方法,突出表现在机械的反映论和主观的唯心论,这些认识方法脱离了实践,背离了辩证法,因而带来主观性、片面性、表面性的思维问题。以这样的思想方法来观察世界、报道新闻,是无法实现前瞻性、坚定性的思想引领的。

  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是科学的思想方法。毛泽东同志指出:“认识的真正任务在于经过感觉而到达于思维,到达于逐步了解客观事物的内部矛盾,了解它的规律性,了解这一过程和那一过程间的内部联系,即到达于论理的认识。”“这种基于实践的由浅入深的辩证唯物论的关于认识发展过程的理论,在马克思主义以前,是没有一个人这样解决的。”

  马克思主义对新闻工作的指导集中体现为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这是指导当代中国新闻舆论工作的灵魂。在新闻舆论工作中,需要培养一大批用理论武装头脑的新闻人才。这样的人才善于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观察问题、判断是非,能够一针见血地点出现象背后的本质,及时、有力地引导社会舆论。

二、掌握基于新技术的新闻生产能力

  当前,媒介技术发展迅猛,对新闻生产乃至社会运行产生了巨大影响。媒介理论家麦克卢汉说:“媒介即讯息。”意即媒介自身就是内容,任何新媒介都会对社会产生重大影响。这一判断在网络化、数字化媒介时代尤其显著。

  对新闻舆论工作者来说,要避免技术上的畏难情绪,以最大的热情拥抱新技术。既要学会用新的技术手段来生产新闻,带来新闻内容、新闻形态的新变化,又要推动新闻机构的流程再造,积极适应媒介融合的新趋势,更要从新闻生产观念上进行变革,实现新媒介条件下新闻生产的新突破。

  当前,无人机、传感器、虚拟现实等新技术正在逐步运用到新闻生产中,无人机新闻让新闻的场景感越来越突出,传感器新闻让新闻的数据化越来越突出,虚拟现实新闻让新闻的逼真性越来越突出。新闻生产源头的技术含量越来越高,对这些技术的熟练掌握已经成为新闻舆论工作者必备的能力。

  与此同时,由于各个新闻媒体都已经拥有了多个新闻终端,新闻媒体内部的新闻生产流程及其组织架构都在进行重大调整,这就对新闻工作者的综合技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从实践来看,新闻舆论工作越来越需要“新闻特种兵”,即能够熟练掌握文字、图像处理、新媒体产品制作等的全能型新闻人才。

三、掌握富有时代感的新闻表达

  在新闻舆论工作中,思想通过表达进行传递,表达基于渠道进行传播。思想再深刻,渠道再丰富,如果没有贴近受众的鲜活表达方式,新闻传播依然是“传而不通”。

  这种表达能力体现在传播态度上,就要求适应新媒体时代“传受平等”的特征,避免“教训口吻”,以真诚的姿态进行平等沟通。在基于社交媒体、聚合类媒体的新闻传播中,受众的自主性选择越来越突出,“板起面孔”的新闻很难进入受众视野。

  这种表达能力体现在话语体系上,就要求多以讲故事的方式来讲道理,多以时尚感的话语来写新闻。从中外新闻名篇来看,好新闻往往都是好故事。这种讲故事的能力在新媒体时代更加凸显。写出有人情味的作品,让新闻故事抓住受众的眼球,并且用鲜活的语言把故事讲出来,已成为新闻舆论工作者的核心能力之一。

  这种表达能力体现在表达手法上,除了基本的文字表达外,还要求学会数据化的内容挖掘,学会可视化的内容表达,以数据和“图说”的方式来传递新闻。

四、掌握新媒体传播中的新闻伦理

  新媒体特别是自媒体的快速发展,大大增强了个体的自我存在感,这种个性释放与个体声音传播从整体上推动了社会进步。但因其正在迅速发展变化中,不论个体与社会,对其问题与对策都缺乏充分的准备。这就对新闻舆论工作者的伦理素质提出了新要求。

  在新媒体的新闻传播中,一些核心的新闻伦理理念应该明确树立并达成共识。这些理念包括:尊重客观事实,不能为了求快而放弃新闻真实性要求;尊重知识产权,不能使用他人的新闻作品而忽视凝结在其中的劳动;尊重个人隐私,不能搜集、扩散他人隐私;尊重司法独立,不能充当新媒体舆论场中的“道德法官”;尊重社会公益,不能把新媒体平台作为个人牟利的工具;尊重国家利益,不能在新媒体中传播否定国家历史、政治的新闻内容。

  新媒体的高速发展,得益于技术进步,更源于人类的需求。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人的本质在其现实性上,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的社会性存在本质决定了人对社交行为的强烈需求,移动化、社交化、个性化的新媒体正是满足了人类的这一内在需求。这种行为有其自身合理性,但正如在现实中的社会交往行为要受伦理约束一样,新媒体中的社会交往行为也需要进行伦理约束。因此,主动开展新媒体传播中的新闻伦理研究,并以之作为自己的行为标准,应成为新闻舆论工作者的自觉追求。

  在新的时代,新闻舆论工作承担的使命、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对新闻的思想性、真实性、导向性要求也越来越高。对广大新闻舆论工作者来说,只有从思想、技术、表达、伦理四方面培养核心素质,才能真正成为党的政策主张的传播者、时代风云的记录者、社会进步的推动者、公平正义的守望者。

  

摘要:在科技高速发展的当下,新闻媒体不断对报道形式进行创新,新闻游戏就是其中之一。

本文以“‘信息方式’—‘伦理世界’”为诠释构架,认为现代信息高技术作为“信息方式”的第三种历史形态,透过特殊的语言构型和交往行动,改变了个体与实体、个体善与社会善同一的伦理逻辑和伦理方式;改变了伦理、伦理世界的存在性状及其建构和发展规律;改变了人们对伦理、伦理世界的文化态度和伦理感。一句话,改变了伦理世界。道德哲学研究,必须克服“乌托邦”情结和“歹托邦”心态,通过对科技发展的伦理规律的探讨,为信息高技术与伦理世界的合理互动提供哲学基础和价值指引。

民主需要一个不可爱的新闻界?

游戏;伦理;困惑;发展状况;初探

一、“信息方式”—“伦理世界”:一种科技道德哲学的诠释构架

- watch dog:(望风)监察者、守望者

摘要:在科技高速发展的当下,新闻媒体不断对报道形式进行创新,新闻游戏就是其中之一。新闻游戏的发展有其必然性与优势。但结合新闻专业主义观点,新闻游戏也存在着主题选择与呈现的主观性与新闻客观性相悖、游戏虚拟性与新闻真实性的对立,游戏娱乐化与社会责任要求的矛盾、游戏长周期与新闻时效性相违、游戏的引导和说服性与新闻构建公共领域的冲突等问题。

信息高技术影响现代文明的实态到底如何?学界使用的最具表达力的概念当属所谓“信息社会”或“信息化社会”。然而仔细追究便会发现,无论怎样“辩证”,这些概念都会陷入深刻的逻辑悖论之中。“信息社会”概念的合理性在于它是诠释信息高技术影响现代社会的一种“概念性图式”与“中轴原理”[1],但它只是揭示信息高技术“已经影响”现代文明的事实,而不能解释它到底“如何影响”现代文明及其价值合理性这个具有实践哲学意义的重大问题。

- guard dog:守门狗

关键词:新闻专业主义;新闻游戏;伦理困惑

美国学者马克·波斯特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提出的一个概念应当引起足够的学术关注:“信息方式”。“信息方式”是波斯特借鉴马克思的“生产方式”而提出的概念。马克思将生产方式当作社会发展的最终决定因素,“信息方式”的概念则暗示:“历史可能按符号交换情形中的结构变化被区分为不同时期,而且当今文化也使‘信息’具有某种重要的拜物教意义。” [2]波斯特从后结构主义理论出发,根据每个时代所采用的符号交换形式包含的不同意义结构,认为人类社会经历了三种不同的信息方式的发展阶段:“面对面的口头媒介的交换;印刷的书写媒介交换;以及电子媒介的交换。若说第一阶段的特点是符号的互应,而第二阶段的特点是意符的再现,那么第三阶段的特点则是信息的模拟。”[3]在口头传播阶段,自我处于面对面的总体性关系之中;在印刷阶段自我被建构成一个自律性的行为者;而在第三阶段即电子传播阶段,由信息虚拟所形成的持续的不稳定性则使自我去中心化、分散化和多元化。“信息方式”的哲学本质是一种交往方式而非马克思所说的生产方式,它既是一种语言构型,也是一种交往行动和交往方式,它透过语言/交往行动对主体的建构方式、主体与世界关系的建构方式、进而对社会文明发生影响,并因此具有直接而深刻的伦理意义。如是,以电子媒介为核心的信息高技术,只是一种新型的“信息方式”,或人类“信息方式”的第三个历史发展阶段。信息方式——语言/交往行为——文明形态与文化形态,就是波斯特所提供的解释信息方式,也是解释现代信息技术影响社会文明的哲学范式。根据这种范式,他认为,丹尼尔·贝尔的“后工业社会”理论犯了一个“总体化的严重错误”,导致了所谓“后工业社会”与“工业社会”之间的严重断裂,并使断裂以前的那些社会文明的意义变得无足轻重,因而虽然主观上想避开技术决定论,最后还是落入了技术决定论的陷阱。据此也可以推论:“信息社会”的概念和理论犯了与“后工业社会”同样的“总体化的严重错误”。

- lap dog:哈巴狗

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为媒体转型提供了坚实的基础,让媒体能够根植于此,尝试新的传播形式。借助数据存储技术和线上线下对接技术的发展,内容已经由数据时代的传播链条模式进入了场景时代。信息已经不只是文字、音频、视频借助一定的介质传播的链条式传播的样式,内容产品能为受众构建一个场景化的体验。而媒介作为人的延伸,进入了由视听延伸变为能够直接应用的体验阶段。新闻游戏就是其中之一。新闻游戏建立在计算机软件基础上,同时融合了电子游戏和新闻报道,带来的效果远超过仅仅是将纸质新闻数字化后的新闻模式。

- under dog:落水狗

一、新闻游戏的概念


简单来说,“新闻游戏”就是以社会热点、时事话题、公众议题为原型制作的小游戏,在完成新闻报道的同时,也向读者或玩家提供了具有娱乐性、强交互性的虚构体验场景。①通过新闻游戏,使用户接收信息的同时获得与报道相关的切身体验。“新闻游戏”尚未有一个统一的定义。但通过游戏的形式来呈现新闻,无疑是对新闻呈现和传播方式的一次重大改变。

自由主义的观念

二、新闻游戏的发展条件

- 意见的自由市场(marketplace of ideas)

新闻游戏发展的可能性分析

- 媒介作为立法、行政、司法之外的第四权

游戏和虚拟现实技术正在改变新闻媒体组织讲述新闻故事的方式,游戏作为新闻的表现手段可以将文字、图片、音频、视频、颜色等符号的传播优势整合为一种真正寓教于乐的新闻产品。

- 第一修正案

将游戏作为传媒介质,想要获得良好的传播效果,必须获得受众的理解和接受。从传统的纸质媒介到网络媒介的发展历程伴随着媒介话语语境的由高到低的下降过程,媒介的受众由精英人群逐步扩展为普通的社会大众。新闻游戏作为介质要求受众具备基本媒介素养及媒介技术素养。网络时代的青年受众则具有了新闻游戏所需要的媒介技术素养,也更乐于接受低语境、故事化、情节化的互动形式。


新闻游戏发展的合理性分析

新闻能为民主做什么?

游戏是大众艺术,是集体和社会对任何一种文化的主要趋势和运转机制做出的反应。麦克卢汉认为:“游戏是对日常压力的大众反应的延伸,因而成为忠实反映文化的模式。”[1]20任何游戏都是个体和群体的延伸,使群体或者个体尚未如此延伸的部分实现重构,成为一种经验的转换器,为人们提供了充分参与社会生活的直接手段。它容许人们从惯常的模式中得到休整,给各种紧张情绪提供发泄的机会,愉悦身心,全部释放天性,将生活压力于游戏中释放。

任何存在民主的地方,或是任何地方只要存在可能带来民主的力量,新闻业就能够提供各种不同的服务 —— Schudson, Six or seven things news  can do  for democracy

新闻游戏也是媒体融合语境下新闻体裁的延伸。“表面上,新闻游戏是新闻内容优势与游戏传播优势的结合,实质上,它是两种传播理念的结合。”[2]新闻传播遵循新闻信息的特定的传播规律,它以新闻性为价值取向,以传播信息、舆论引导等为传播目标。而游戏作为媒介具有互动式、高度参与等传播特点,对于达到新闻传播目标有着传统传播媒介所不具备的优势。新闻游戏具备了承载信息和传播信息的条件基础。因此,可以作为一种新闻体裁的延伸。

- 新闻与民主化的“历史性”——时间

- 不同的民主环境——空间

- 数字时代——媒介技术


告知公众

媒介的告知与教育功能

“信息纸”:轮船消息

政党报纸:观点而不是信息;早期

告知什么

Hard news vs. Soft news

受众对哪些报道跟感兴趣

- 强烈兴趣:幽默、性

- 强烈——人情味、娱乐界、火灾

- 超过一半:科学、灾难

- 一般——环境、健康、教育、能源、讣告


what do they need vs. what do they want?

who decide what they need or want?

是否应该由社会、政治精英与新闻精英来决定受众应该接受或需要什么样的信息?应该由谁来决定?

新闻记者从哪里获得反馈?inner circle of public

Journalists to consultants(experts,audience,research)

information → infortainment


调查报道

中国:从报告文学到调查报道

舆论监督的正当性与批评报道作为治理技术

舆论监督话语 vs. 调查性报道话语之间的重叠与冲突

- 范例:《每周质量报告》 vs. 财经

- 报道方式:局部揭露曝光 vs. 深入调查 长(精彩)文本

- 立场官方 vs. 专业或民间

- 价值观:混杂 vs. 西方专业主义

- 跟政府的关系:帮政府忙 vs, 对体制的批判

- 监督报道的对象:“不法奸商或腐败者” vs. 体制之殇

- 目标:将具体问题导入行政领域 vs. 市民社会


新闻分析

- 世界越来越复杂,技术与专业知识阻断了公众对于很多事情理解的可能(财政预算问题、CPI、刑法修正案)

- 媒体以便于公众理解的方式将复杂事件与议题分析呈现出来

- 谁在帮助我们解释/理解这个世界

- 解释性新闻(explanatory journalism)令沉寂者发声、让背景成为前景,为公共对话创造条件


“做样子”的新闻分析

- 布尔迪厄《关于电视》

- 新闻场域的操作规则:时间限制:观点的对立呈现

-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 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电视特约评论员

- 电视要什么:对话的姿态,而非对话的本质

- 说了什么?说了等于没说?

- CCTV都有哪些特约评论员?


社会共鸣(social empathy)

Empathy means "the ability to understand and share the feelings of another”,孟子所谓“恻隐之心”,不同于同情

- 大众传媒让你了解你的邻居——以及这个世界上不同的“生活方式”——同理心与换位思考

-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 人情味新闻(human interest stories)

- 灾难新闻报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an imagined community”

- 连接个体困境(private troubles)与公共议题(public issues)


公共论坛

- 读者来信与call in节目:谁被排除在外?谁会主动投书媒体?主动拨打热线?

- 群众路线:通讯员制度——“公民新闻”?

- 电视访谈节目(《实话实说》《一虎一席谈》)

- 媒体上的“代议者":专栏作家、时评人、学者

- 互联网作为公共论坛


社会动员

媒体动员

- 媒体动员谁?谁来动员(法轮功可以在媒体上发声吗)?

- 动员他们做什么?公共讨论?参与?参与什么?

- “我” vs. “我们” vs.  “你们”

- 媒体只是“动员平台”,还是媒体可以成为动员的一部分?

- 动员与鼓吹是否会削弱新闻业在信息提供与调查报道上的可信度?


· 党派新闻:党派赞助与党派吹鼓手

· 媒体的政治倾向(光谱)不 ≠ 党派媒体

· 区分新闻报道与言论(社论:专栏文章)

· 现代社会中的媒体动员:灾难之后

政治传播学,新闻游戏发展状况与伦理困惑初探。· 互联网上的社会动员:伊朗与茉莉花革命

· 手机动员与厦门PX“散步”

· “不伤大雅”的社会运动(熄灯一小时;低碳生活;垃圾分类)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政治传播学,新闻游戏发展状况与伦理困惑初探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