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亚,第九四课

来源:http://www.aviodelta.com 作者:故事寓言 人气:86 发布时间:2019-05-13
摘要:这个故事,发生在十六世纪末的意大利。 犹太人夏洛克住在威尼斯意大利的城市,靠近亚得里亚海。,他是个放印子钱的。他靠着放高利贷给信基督教的商人,捞了很大一笔家私。这个

  这个故事,发生在十六世纪末的意大利。

犹太人夏洛克住在威尼斯意大利的城市,靠近亚得里亚海。,他是个放印子钱的。他靠着放高利贷给信基督教的商人,捞了很大一笔家私。这个夏洛克为人刻薄,讨起债来十分凶恶,所以善良的人都讨厌他。威尼斯有一个叫安东尼奥的年轻商人,特别恨夏洛克,夏洛克也同样恨他,因为安东尼奥时常借钱给遇到困难的人,而且从来也不收利息。因此,这个贪婪的犹太人就跟慷慨的商人安东尼奥结下了很深的仇恨。每逢安东尼奥在市场上碰到夏洛克,他总责备夏洛克不该放高利贷,对人不该那样刻薄。那个犹太人假装很耐心地听着,其实心里却暗自打主意报复。安东尼奥是世界上顶慈祥的人了,家境又好,总是乐意帮助人。老实说,所有生长在意大利的人,没有哪个比他更能发扬古代罗马的光荣了。大家都深深爱戴他,可是他最接近、最亲密的朋友是威尼斯的一个贵族巴萨尼奥。巴萨尼奥只有一点点产业,由于他毫不量力地挥霍(大凡位分高而财产少的年轻人,都有这样一种习气),他那点小小家当差不多都花光了。巴萨尼奥一缺钱用,安东尼奥就接济他,看来他们两人真是一条心,合用一只荷包。有一天巴萨尼奥来找安东尼奥,说他想讨一门阔亲事,好恢复他的家境,他想跟一位他十分爱着的小姐结婚。这位小姐的父亲新近死了,一大片产业都由她一个人继承。她父亲在世的时候,巴萨尼奥常常到她家去拜访,他觉得她有时候脉脉含情地望着他,好像是在说,如果他向她求婚,是会受到欢迎的。可是他没有钱来摆相称的排场,去跟继承了这么多产业的小姐谈恋爱,就恳求安东尼奥在过去帮过他的许多忙之外,再帮他一把:借给他三千块金币。安东尼奥身边当时没有钱借给他的朋友,可是不久他就会有些船只满载着货物开回来。他说他要找那个放高利贷的有钱的夏洛克去,用那些船只作担保,向他借笔钱。安东尼奥和巴萨尼奥就一道去见夏洛克。安东尼奥向这个犹太人借三千块金币,利息照他要的算,将来就用海上安东尼奥那些船只载的货物来还。这时候,夏洛克肚子里想着:“要是有一回我抓到他的把柄,我一定要狠狠报一报往日的怨仇。他恨我们犹太民族,他白白借钱给人,他还在商人中间辱骂我和我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他管那叫作利息。我要是饶了他,就让我们这个民族受咒诅吧。”安东尼奥望到夏洛克只管寻思,却不搭腔,他急着等钱用,就说:“夏洛克,你听见了吗?钱你究竟是借不借呀?”犹太人回答说:“安东尼奥先生,您在交易所时常骂我借钱给人是盘剥利息,我都耸耸肩膀,忍受下去了,因为忍受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特色。您又管我叫异教徒,一条能咬死人的狗,往我的犹太衣裳上啐唾沫,用脚踢我,我好像成了条野狗。哦,看来您现在也用得着我帮忙了,跑到这儿来对我说:夏洛克,借钱给我!一条狗能够有钱借吗?一条野狗借得出三千块金币来吗?我应不应该哈着腰说:好先生,您上星期三啐过我,又一回您管我叫狗。为了报答您这些好意,我得借给您钱。”安东尼奥回答说:“很可能我还会那样叫你,再啐你,而且还要踢你。你要是借钱给我,不要当作借给一个朋友,宁可当作借给一个仇人。要是到时候还不上,你就尽可以拉下脸来照借约惩罚好了。”“嗳哟,”夏洛克说,“瞧瞧您火气有多旺啊!我愿意跟您交朋友,得到您的友谊。我愿意忘掉您对我的侮辱。您要多少,我就借给您多少,一个大钱的利息也不要。”这个看来很慷慨的提议使安东尼奥大大吃惊。夏洛克依然假仁假义地说,他这样做全是为了得到安东尼奥的友谊。他又表示愿意借给他三千块金币,不要利息。可是有一样,安东尼奥得跟他到一个律师那里去,闹着玩儿地签一张借约:如果到期还不上,就罚安东尼奥一磅肉,随便夏洛克从他身上哪块儿割。“好吧,”安东尼奥说,“我愿意签这样一张借约,并且要对人说,犹太人的心肠真好。”巴萨尼奥劝安东尼奥这样的借约签不得,可是安东尼奥一定要签,因为到不了日子他的船就会回来的,船上货物的价值比债款要大许多倍呢。夏洛克听到这场争论,就大声说:“亚伯拉罕根据旧约,亚伯拉罕是以色列人的祖先。老祖宗啊!这些基督教徒疑心病有多重呀!他们自己待人刻薄,所以会怀疑别人有这种想法。请问你,巴萨尼奥,要是他到期付不出款子来,我向他逼一磅肉的处罚,对我有什么好处呀!人身上割下来的一磅肉,价钱还比不上一磅羊肉或是牛肉呢,也没羊肉或是牛肉有赚头。我是为了讨他的好才提出这么友善的一个办法来。他要是接受,就这么办;要是不呢,那么就再会吧!”尽管这个犹太人把他的用意说得这么仁厚,巴萨尼奥还是不愿意他的朋友为了他去冒这种可怕的处罚的险。可是安东尼奥不听巴萨尼奥的劝告,他终于还是签了借约,心里想,其实这不过是闹着玩儿罢了。巴萨尼奥想娶的那位小姐将要继承很大一笔遗产,她住在离威尼斯不远一个叫贝尔蒙脱的地方,她的名字叫鲍细娅。她在品貌和聪明上,都比得上我们在书上读过的那个鲍细娅——就是凯图凯图(公元前95~46年)是罗马的爱国志士。的女儿,勃鲁托斯勃鲁托斯(公元前78~42年)是罗马的军事家。的妻子。巴萨尼奥得到安东尼奥冒着性命危险给他的慷慨资助以后,就领着一簇衣着华丽的侍从,由一位名叫葛莱西安诺的先生陪着向贝尔蒙脱出发。巴萨尼奥求婚很顺利,没多久,鲍细娅就答应嫁给他了。巴萨尼奥老老实实地告诉鲍细娅说,他没有什么财产,他可以夸耀的只不过他生在上等家庭,祖上是贵族罢了。鲍细娅爱上他本来就是为了他那可贵的品德。她自己很有钱,因而不在乎丈夫有没有钱。于是她很谦逊大方地说,但愿她自己有一千倍地美丽,一万倍地富有,才配得上他。随后,多才多艺的鲍细娅很乖巧地贬低自己说:她是个没受过多少教育、没念过许多书、没有什么经验的女孩子,幸而她还年轻,还能学习,她要把自己柔顺的心灵委托给他,事事都受他的指导、管教。她说:“我自己和我所有的一切,现在都成为你的了。巴萨尼奥,昨天我还拥有这坐华丽的大厦,我还是自由自主的女王,这些仆人也听我指挥;我的夫君,现在这座大厦、这些仆人和我自己都是你的了。凭这只戒指,我把这一切献给你。”她送给巴萨尼奥一只戒指。富有而且高贵的鲍细娅竟用这样谦逊大方的态度来接受巴萨尼奥这样一个没什么钱的人的爱,使得他分外感激和惊奇。他不知道该怎样表示他的快乐,对这样尊重他的亲爱的小姐也不知道该怎样表示崇敬了,只断断续续说了一些爱慕和感谢的话,接过戒指来,起誓说:他永远戴着它不离手。鲍细娅这样落落大方地答应嫁给巴萨尼奥、成为他顺从的妻子的时候,葛莱西安诺和鲍细娅的丫环尼莉莎也都在场,各自伺候着他们的少爷和小姐。葛莱西安诺向巴萨尼奥和那位慷慨的小姐道了喜,要求准许他也同时举行婚礼。“我全心全意地赞成,葛莱西安诺,”巴萨尼奥说,“只要你能找到一个妻子。”葛莱西安诺就说,他爱上了鲍细娅的那位漂亮的丫环尼莉莎,她已经答应要是她的女主人嫁给巴萨尼奥,她也嫁给葛莱西安诺。鲍细娅问尼莉莎是真的吗?尼莉莎回答说:“是真的,只要您小姐赞成的话。”鲍细娅很高兴地同意了。巴萨尼奥愉快地说:“葛莱西安诺,你们这么一结婚,就给我们的婚宴更增添光彩了。”这时候两对情人的兴高采烈,不幸被进来的一个送信人打断了;他从安东尼奥那里带来一封信,里面写着可怕的消息。巴萨尼奥看安东尼奥那封信的时候,脸色十分惨白,鲍细娅担心是他的什么好朋友死了。她问起什么消息叫他这样难过,他说:“啊,可爱的鲍细娅,这封信里写的是落在纸上的最悲惨的话。好夫人,我最初向你表示爱情的时候,就坦白地告诉过你,我的贵族血统是我仅有的财产。可是我应当说,我不但什么都没有,而且还负着债哪。”然后巴萨尼奥把前边叙述过的一切经过告诉给鲍细娅,说到他怎样向安东尼奥借钱,和安东尼奥怎样从犹太人夏洛克那里通融;也说到安东尼奥签了张借约,债务哪天到期,如果付不出来,答应赔一磅肉。随后,巴萨尼奥就念起安东尼奥的信来,信里说:“可爱的巴萨尼奥,我的船全都沉了,跟犹太人签的那张借约,到期款子还不上,必须照上面规定的受罚。割去一磅肉以后,我估计性命保不住,我希望临死能见你一面。然而事情也要看你的兴致。要是咱们的友谊不足以邀你来,那么,你也不要因为这封信而来。”“啊,我亲爱的,”鲍细娅说,“把一切事情料理一下,立刻去吧。你可以带上比够还这笔债务多二十倍的钱,绝不能因为我的巴萨尼奥的过失,害这位好心肠的朋友损伤一根汗毛。你既然是用这么大的代价赎来的,我一定要格外珍爱你。”然后鲍细娅说,她要在巴萨尼奥动身之前跟他结婚,这样他才好取得使用她的钱财的合法权利。他们当天就结了婚,葛莱西安诺也娶了尼莉莎。巴萨尼奥跟葛莱西安诺刚行完婚礼,马上就匆匆忙忙地动身来到威尼斯。这里,巴萨尼奥在监牢里看到了安东尼奥。债务已经过期了,狠毒的犹太人不肯收巴萨尼奥的钱,坚持要讨安东尼奥身上的一磅肉,由威尼斯公爵审判这件骇人的案子的日子已经确定下来了,巴萨尼奥担心害怕地等候着这场审判。鲍细娅跟她丈夫分手的时候,很愉快地同他谈话,叫他回来的时候一定要把他的好朋友也带来,可是她担心安东尼奥会凶多吉少。等到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她就思量着能不能尽点力量,帮助去救救她亲爱的巴萨尼奥的朋友这条命。尽管鲍细娅为了尊重她的巴萨尼奥,曾经用一个贤慧妻子的那种温顺对他说,他比她明智,因此,在一切事情上她都听从他的指示;可是眼看她所敬重的丈夫的朋友就要送命,她非得去挽救一下不可。她一点儿也不怀疑自己的本领,而且单凭她自己那真实完美的判断力的指点,立刻就决定亲自到威尼斯去替安东尼奥辩护。鲍细娅有个亲戚是作律师的,名叫培拉里奥。她给这位先生写了一封信,把案情告诉他,征求他的意见,并且希望随同意见寄给她一套律师穿的衣裳。派去的送信人回来以后,带来培拉里奥关于进行辩护的意见和鲍细娅所需要的一切服装。鲍细娅和她的丫环尼莉莎穿上男人的衣裳,鲍细娅还披上律师的长袍,随身带着尼莉莎,作为她的秘书。她们马上动身,就在开庭的那天赶到了威尼斯。案子刚要当着威尼斯公爵和元老们的面在元老院开审的时候,鲍细娅走进这个高等法庭了。她递上那位有学问的律师培拉里奥写给公爵的一封信,说他本想亲自来替安东尼奥辩护,可是他因病不能出庭,所以他请求允许让这位学识渊博的年轻博士包尔萨泽代表他出庭辩护。公爵批准了这个请求,一面望着这个陌生人的年轻相貌纳闷:她披着律师的袍子,戴着很大一具假头发,乔装得很好看。这时候,一场重大的审判开始了。鲍细娅四下望望,看到那个毫无仁慈心的犹太人;她也看到了巴萨尼奥,他却没认出乔装的鲍细娅来。他正站在安东尼奥旁边,替他的朋友提心吊胆,十分痛苦。温柔的鲍细娅想到自己担任的这件艰巨工作有多么重要,勇气就来了。她大胆地执行了她所承当下来的职务。她先对夏洛克讲话,承认根据威尼斯的法律,他有权索取借约里写明的那一磅肉,然后她说起仁慈有多么高贵,说得那样动听,除了毫无心肝的夏洛克以外,随便什么人也会心软下来。她说:仁慈就像从天空降到地上的甘雨。仁慈是双重的幸福,对别人行仁慈的人感到幸福,受到别人仁慈的人也感到幸福。仁慈是上帝本身的一种属性,对君王来说,它比王冠还要相称。施用世俗威权的时候,公道之外仁慈的成分越多,就越接近上帝的威权。她要夏洛克记住,我们既然都祷告上帝,恳求他对我们仁慈,那么这个祷文也应当教我们对别人仁慈。夏洛克还是用一味讨借约上规定的那一磅肉来回答她。“难道他拿不出钱来还你吗?”鲍细娅问。于是巴萨尼奥表示三千块金币以外,随便他要加多少倍的钱都可以给。可是夏洛克拒绝了这个建议,还是一口咬定要安东尼奥身上的一磅肉。巴萨尼奥央求这位学问渊博的年轻律师想法变通一下法律条文,救一救安东尼奥的命,可是鲍细娅很庄重地说,法律一经订了,那是绝对不能变动的。夏洛克听到鲍细娅说起法律是不能变动的,觉得她好像站在他这方面说话了,就说:“但尼尔以色列人古代著名的法官,见《旧约》。下世来裁判啦!啊,聪明的年轻律师,我多么敬重你呀!你的学问比你的年纪要高多啦!”这时候,鲍细娅要求夏洛克让她看一看那张借约。看完之后,她说:“应该照借约规定的来处罚。根据借约,这个犹太人能够合法地要求从安东尼奥的胸脯最靠近心脏的地方割下一磅肉来。”然后她又对夏洛克说,“还是发发慈悲,接过钱来,让我撕掉这张借约吧。”可是狠毒的夏洛克是不肯发慈悲的。他说:“凭着我的灵魂起誓,谁也不能用辩才改变我的决心。”“那么,安东尼奥,”鲍细娅说,“你就得准备让他的刀子扎进你的胸膛。”夏洛克正兴奋地磨着一把长刀,好来割那一磅肉,鲍细娅对安东尼奥说,“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安东尼奥带着很镇定豁达的神情回答说,他没什么可说的,因为他早就准备死了。然后他对巴萨尼奥说:“把你的手伸给我。巴萨尼奥,再会吧!不要因为我为了你而遭到这种不幸就难过。替我问候尊夫人,告诉她我怎样爱过你!”巴萨尼奥的心里痛苦万分,就回答说:“安东尼奥,我娶了一个妻子,她对我来说,就跟我自己的生命一样宝贵;可是我的生命、我的妻子和整个世界在我眼里还没有你的生命宝贵。为了救你的命,我情愿丢掉这一切,把所有的都送给这个恶魔。”善良的鲍细娅听到她丈夫用这么强烈的言词来表示他对象安东尼奥这样忠实的朋友所负的友情,尽管一点儿也没气恼,可是她不禁说了一句:“要是尊夫人在这儿听到您这话,她不见得会感激您吧。”随后,一举一动都喜欢模仿他主人的葛莱西安诺,觉得他也应该说几句像巴萨尼奥那样的话。扮作律师秘书的尼莉莎这时候正在鲍细娅身边写着什么,葛莱西安诺就当着她说:“我有一个妻子,我是爱她的;可是只要她能求求神灵改变这个恶狗似的犹太人的残忍性格,我希望她升天堂去。”“亏了你是背着她这么希望,不然的话,你们家可一定会闹得天翻地覆的,”尼莉莎说。夏洛克这时候不耐烦了,大声嚷:“咱们在浪费时间呢。请快点儿宣判吧!”法庭里充满了一种可怕的期待心情,每颗心都在替安东尼奥悲痛着。鲍细娅问称肉的天秤预备好了没有,然后对那个犹太人说:“夏洛克,你得请一位外科大夫在旁边照顾,免得他流血太多,送了命。”夏洛克整个的打算就是叫安东尼奥流血好要他的命,因此就说:“借约里可没有这一条。”鲍细娅回答说:“借约上没有这一条又有什么关系呢?行点儿善总是好的。”夏洛克对这些请求只干脆回答一句:“我找不到。借约里根本就没这一条。”“那么,”鲍细娅说,“安东尼奥身上的一磅肉是你的了。法律许可你,法庭判给了你。你可以从他胸脯上割这块肉。法律许可你,法庭判给了你。”夏洛克又大声嚷:“又明智又正直的法官!一位但尼尔来裁判啦!”随后他重新磨起他那把长刀,急切地望着安东尼奥说:“来,准备好吧!”“等一等,犹太人,”鲍细娅说,“还有一点。这张借约可没许给你一滴血。条文写的是‘一磅肉’。在割这一磅肉的时候,你哪怕让这个基督教徒流出一滴血来,你的田地和产业就要照法律规定的充公,归给威尼斯官府。”既然夏洛克没法子割掉一磅肉又不让安东尼奥流点血,鲍细娅这个聪明的发现——就是借约上只写了肉而没有写血——救了安东尼奥的命。大家都钦佩这位想出这条妙计的年轻律师的惊人机智,元老院里四面八方都响起了欢呼声。葛莱西安诺就用夏洛克的话大声嚷:“啊,又明智又正直的法官!犹太人你看吧,一位但尼尔来裁判啦!”夏洛克发觉他的毒计一败涂地了,就带着懊丧的神情说,他愿意接受钱了。巴萨尼奥因为安东尼奥出乎意外地得了救,非常高兴,就嚷着:“钱拿去吧!”可是鲍细娅拦住他说:“别忙,慢点儿!这个犹太人不能接钱,只能割肉。因此,夏洛克,准备好割那块肉吧。可是你当心别让他流出血来。你割得不能超过一磅,也不能比一磅少;要是比一磅多一点点或者少一点点,分量上就是相差一丝一毫,那就要照威尼斯的法律判你死罪,你全部财产就都充公,归给元老院。”“给我钱,让我走吧!”夏洛克说。“我准备好了,”巴萨尼奥说,“钱在这里。”夏洛克刚要接过钱来,鲍细娅又把他拦住了,说:“等一等,犹太人。你还有个把柄在我手里。根据威尼斯的法律,因为你布置诡计,想谋害一个市民的性命,你的财产已经充公归给官府了。你的死活就看公爵怎么决定了。因此,跪下来,求他饶恕吧。”然后公爵对夏洛克说:“为了让你看看我们基督教徒在精神上跟你的不同,我不等你开口请求就饶你的命。可是你的财产一半要归给安东尼奥,另外一半要归给官府。”慷慨的安东尼奥说,要是夏洛克肯签个字据,答应在他临死的时候把财产留给他女儿和他女婿的话,安东尼奥情愿放弃夏洛克应该归给他的那一半财产。原来安东尼奥知道这犹太人有个独养女,她新近违背他的意思跟一个年轻的基督教徒结了婚,这个人名叫罗兰佐,是安东尼奥的朋友。他们的结婚大大开罪了夏洛克,他已经宣布取消他女儿的财产继承权了。犹太人答应了这个条件。他想要报复的阴谋失败了,财产又大大受了损失,就说:“请让我回家去吧,我不大舒服。字据写好送到我家去好了,我签字,答应把我的财产分一半给我的女儿。”“那么你去吧,”公爵说,“可是你一定要签那张字据。要是你悔悟你为人的狠毒,变成一个基督教徒,国家还会赦免你,把那一半财产也发还给你。”公爵这时候把安东尼奥释放了,宣布审判已经结束。然后他大大夸奖这个年轻律师的才智,邀他到家里去吃饭。鲍细娅一心想赶在丈夫前头回到贝尔蒙脱去,就回答说:“您这番盛情我心领了,可是我必得马上赶回去。”公爵说,律师没有空闲,不能留下来一道吃顿饭,他觉得很遗憾。然后他转过身来,对安东尼奥补了一句说:“好好酬劳酬劳这位先生吧,我认为你欠他很大的一份情。”公爵和他的元老们退庭了。巴萨尼奥对鲍细娅说:“最可尊敬的先生,多亏您的机智,我和我这位朋友安东尼奥今天才免掉一场痛苦的惩罚,请您把本来应该还给那个犹太人的三千块金币收下吧!”“除了送给您这点薄酬,我们对您还是感恩不尽的,”安东尼奥说,“您的恩德,您替我们出的力,我们是永远也忘不了的。”鲍细娅不管怎样也不肯收那笔钱。赶到巴萨尼奥再三恳求她接受点报酬的时候,她就说:“那么把你的手套送给我吧,我要戴着作个纪念。”于是,巴萨尼奥就把手套脱下来,她一眼望到他手指上戴着她送给他的那只戒指。原来这位乖巧的夫人是想把那只戒指弄到手,好在见到巴萨尼奥的时候跟他开开玩笑,因此,她才向他要手套。她看见那戒指,就说:“你既然对我表示厚意,那么就把这戒指送给我吧。”巴萨尼奥十分为难,因为律师要的是他惟一不能撒手的东西。他神色慌张地说,这只戒指实在不便奉送,因为这是他妻子给他的,他已经发过誓,要终身戴着它。可是他愿意把威尼斯最贵重的戒指弄来送给他,并且去公开征求。听到这话,鲍细娅故意装作很不高兴的样子。她走出法庭去,一边说:“您这是教给我怎样对付一个乞丐了原剧对话是:“您原来是个把慷慨挂在嘴上的人。您先叫我来讨,如今我想您又来教我怎样回答一个乞丐了。”!”“亲爱的巴萨尼奥,”安东尼奥说,“戒指就送给他吧!看在我的友情和他给我帮忙的分上,就开罪一次你的夫人吧。”巴萨尼奥很惭愧自己显得这样忘恩负义,就让步了。他派葛莱西安诺拿着戒指去追上鲍细娅。随后,曾给过葛莱西安诺一只戒指的秘书尼莉莎,就也照样向他要戒指。葛莱西安诺随手就给了她(他在慷慨上不甘心落在主人的后头)。两位夫人想到丈夫回家以后,她们可以怎样责备他们一顿,一口咬定说他们把戒指当作礼物送给别的女人了,就大笑起来。一个人做了件好事,心里总是畅快的。鲍细娅回家以后,就是这样。在这种快乐的心情下,她看到什么都觉得好,月光从来没有比那晚上再皓洁了。当那轮叫人看了喜欢的月亮隐到云采后面的时候,从她贝尔蒙脱的家里透出来的一道灯光,也使她奔放的幻想更加愉快起来。她对尼莉莎说:“咱们看见的这道灯光是从我家门厅里射出来的。小小一支蜡烛,它的光辉可以照得多么远呀!同样,在这个罪恶的世界上,做一件好事也能发出很大的光辉。”听到家里奏着音乐,她说:“我觉得那乐声比白天的更好听多了。”这时候,鲍细娅和尼莉莎就进了房间,各自换上原来的装束,等着她们的丈夫归来。一会儿,他们就带着安东尼奥一道回来了。巴萨尼奥把他亲密的朋友介绍给他的夫人鲍细娅,鲍细娅刚刚祝贺完安东尼奥脱险,并且表示欢迎,就看到尼莉莎跟她的丈夫在一个犄角拌起嘴来了。“已经拌起嘴来啦?”鲍细娅说,“为了什么呀?”葛莱西安诺回答说:“夫人,都是为了尼莉莎给过我的一只不值几个大钱的镀金戒指。上面刻着诗句,就跟刀匠刻在刀子上的一样:爱我,不要离开我。”“你管它什么诗句,什么值钱不值钱?”尼莉莎说,“我给你的时候,你对我起誓说,你要戴在手上,一直到死的那天。如今,你说你送给律师的秘书了。我知道你准是把它给了旁的一个女人。”“我举手向你起誓,”葛莱西安诺回答说,“我给了一个年轻人,一个男孩子,一个矮矮的小男孩子,个子不比你高。他是那位年轻律师的秘书,安东尼奥的命就是靠那位律师的聪明的辩护救出来的。那个罗哩罗嗦的孩子向我讨它作为酬劳,我无论如何也不能不给呀。”鲍细娅说:“葛莱西安诺,这件事是你做错了,你不应该把你妻子送你的第一件礼物给了别人。我也给过我丈夫巴萨尼奥一只戒指,我敢说,不管怎样他也不会跟它分手的。”为了掩饰自己的过失,葛莱西安诺这时候说:“我的主人巴萨尼奥把他的戒指给了那位律师啦,然后那个费了些力气抄写的孩子才把我的戒指也要了去。”鲍细娅听见这话,假装很生气,责备巴萨尼奥不该把她的戒指送给旁人。她说,她相信尼莉莎的话,戒指一定是给了个什么女人。巴萨尼奥为了这样惹恼他亲爱的夫人,心里很难过。他十分恳切地说:“我用我的人格向你担保,戒指并不是给了什么女人的,而是给了一位法学博士。他不肯接受我送的三千块金币,一定要那只戒指。我不答应,他就气鼓鼓地走了。可爱的鲍细娅,你说我怎么办好呢?看起来我好像对他忘恩负义,我惭愧得只好叫人追上去,把戒指给了他。饶恕我吧,好夫人。要是你在场的话,我想你一定也会央求我把戒指送给那位可敬的博士的。”“啊,”安东尼奥说,“你们两对夫妻拌嘴,都是为了我一个人。”鲍细娅请安东尼奥不要为那一层难过。尽管是这样,他还是受欢迎的。然后,安东尼奥说:“我曾经为了巴萨尼奥的缘故,拿自己的身体向人抵押。要不是亏了那位接受了您丈夫的戒指的先生,如今我已经送命了。现在我敢再立一张字据,用我的灵魂担保,您的丈夫再也不会做出对您背信的事了。”“那么您就是他的保人了,”鲍细娅说,“请您把这只戒指给他,叫他保存得比那一只当心些。”巴萨尼奥一看,发觉这只戒指跟他送掉的那只一模一样,他很奇怪。随后,鲍细娅告诉他说,她就是那个年轻的律师,尼莉莎是她的秘书。巴萨尼奥知道原来救安东尼奥的命的,正是他妻子的卓越的胆略和智慧,心里真是说不出地又惊又喜。鲍细娅重新对安东尼奥表示了欢迎。她把几封刚巧落到她手里的信念给他听,信里说起安东尼奥原来以为全部损失了的船只,已经顺顺当当地开到港口里了。于是,这个富商的故事的悲惨开端,就在后来出乎意料的好运气中间被遗忘了。他们有的是悠闲去笑那两只戒指可笑的经历,和两个认不出自己妻子的丈夫。葛莱西安诺快快活活地用一种押韵的话来起誓说:——他活着一天,不怕别的事,顶怕丢了尼莉莎的戒指。

第十四课 戏剧与莎士比亚


众所周知,西方文学在中世纪以后迎来了一个发展的高峰时期,这个时期被称为文艺复兴时期。而英国文豪莎士比亚作为文艺复兴时期最杰出的戏剧家和诗人,至今仍被人崇拜。他的38部戏剧被翻译成了各种语言,以多种形式在全世界各地上演。我们今天就来学习一下莎士比亚的名作《威尼斯商人》选段。

1.故事梗概

第一场威尼斯。法庭公爵、众绅士、安东尼奥、巴萨尼奥、葛莱西安诺、萨拉里诺、萨莱尼奥及余人等同上。公爵安东尼奥有没有来?安东尼奥有,殿下。公爵我很为你不快乐;你是来跟一个心如铁石的对手当庭质对,一个不懂得怜悯、没有一丝慈悲心的不近人情的恶汉。安东尼奥听说殿下曾经用尽力量劝他不要过为已甚,可是他一味坚执,不肯略作让步。既然没有合法的手段可以使我脱离他的怨毒的掌握,我只有用默忍迎受他的愤怒,安心等待着他的残暴的处置。公爵来人,传那犹太人到庭。萨拉里诺他在门口等着;他来了,殿下。夏洛克上。公爵大家让开些,让他站在我的面前。夏洛克,人家都以为——我也是这样想——你不过故意装出这一副凶恶的姿态,到了最后关头,就会显出你的仁慈恻隐来,比你现在这种表面上的残酷更加出人意料;现在你虽然坚持着照约处罚,一定要从这个不幸的商人身上割下一磅肉来,到了那时候,你不但愿意放弃这一种处罚,而且因为受到良心上的感动,说不定还会豁免他一部分的欠款。你看他最近接连遭逢的巨大损失,足以使无论怎样富有的商人倾家荡产,即使铁石一样的心肠,从来不知道人类同情的野蛮人,也不能不对他的境遇发生怜悯。犹太人,我们都在等候你一句温和的回答。夏洛克我的意思已经向殿下告禀过了;我也已经指着我们的圣安息日起誓,一定要照约执行处罚;要是殿下不准许我的请求,那就是蔑视宪章,我要到京城里去上告,要求撤销贵邦的特权。您要是问我为什么不愿接受三千块钱,宁愿拿一块腐烂的臭肉,那我可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回答您,我只能说我欢喜这样,这是不是一个回答?要是我的屋子里有了耗子,我高兴出一万块钱叫人把它们赶掉,谁管得了我?这不是回答了您吗?有的人不爱看张开嘴的猪,有的人瞧见一头猫就要发脾气,还有人听见人家吹风笛的声音,就忍不住要小便;因为一个人的感情完全受着喜恶的支配,谁也做不了自己的主。现在我就这样回答您:为什么有人受不住一头张开嘴的猪,有人受不住一头有益无害的猫,还有人受不住咿咿唔唔的风笛的声音,这些都是毫无充分的理由的,只是因为天生的癖性,使他们一受到刺激,就会情不自禁地现出丑相来;所以我不能举什么理由,也不愿举什么理由,除了因为我对于安东尼奥抱着久积的仇恨和深刻的反感,所以才会向他进行这一场对于我自己并没有好处的诉讼。现在您不是已经得到我的回答了吗?巴萨尼奥你这冷酷无情的家伙,这样的回答可不能作为你的残忍的辩解。夏洛克我的回答本来不是为了讨你的欢喜。巴萨尼奥难道人们对于他们所不喜欢的东西,都一定要置之死地吗?夏洛克哪一个人会恨他所不愿意杀死的东西?巴萨尼奥初次的冒犯,不应该就引为仇恨。夏洛克什么!你愿意给毒蛇咬两次吗?安东尼奥请你想一想,你现在跟这个犹太人讲理,就像站在海滩上,叫那大海的怒涛减低它的奔腾的威力,责问豺狼为什么害母羊为了失去它的羔羊而哀啼,或是叫那山上的松柏,在受到天风吹拂的时候,不要摇头摆脑,发出谡谡的声音。要是你能够叫这个犹太人的心变软——世上还有什么东西比它更硬呢?——那么还有什么难事不可以做到?所以我请你不用再跟他商量什么条件,也不用替我想什么办法,让我爽爽快快受到判决,满足这犹太人的心愿吧。巴萨尼奥借了你三千块钱,现在拿六千块钱还你好不好?夏洛克即使这六千块钱中间的每一块钱都可以分做六份,每一份都可以变成一块钱,我也不要它们;我只要照约处罚。公爵你这样一点没有慈悲之心,将来怎么能够希望人家对你慈悲呢?夏洛克我又不干错事,怕什么刑罚?你们买了许多奴隶,把他们当作驴狗骡马一样看待,叫他们做种种卑贱的工作,因为他们是你们出钱买来的。我可不可以对你们说,让他们自由,叫他们跟你们的子女结婚?为什么他们要在重担之下流着血汗?让他们的床铺得跟你们的床同样柔软,让他们的舌头也尝尝你们所吃的东西吧,你们会回答说:“这些奴隶是我们所有的。”所以我也可以回答你们:我向他要求的这一磅肉,是我出了很大的代价买来的;它是属于我的,我一定要把它拿到手里。您要是拒绝了我,那么你们的法律去见鬼吧!威尼斯城的法令等于一纸空文。我现在等候着判决,请快些回答我,我可不可以拿到这一磅肉?公爵我已经差人去请培拉里奥,一位有学问的博士,来替我们审判这件案子;要是他今天不来,我可以有权宣布延期判决。萨拉里诺殿下,外面有一个使者刚从帕度亚来,带着这位博士的书信,等候着殿下的召唤。公爵把信拿来给我;叫那使者进来。巴萨尼奥高兴起来吧,安东尼奥!喂,老兄,不要灰心!这犹太人可以把我的肉、我的血、我的骨头、我的一切都拿去,可是我决不让你为了我的缘故流一滴血。安东尼奥我是羊群里一头不中用的病羊,死是我的应分;最软弱的果子最先落到地上,让我也就这样结束了我的一生吧。巴萨尼奥,我只要你活下去,将来替我写一篇墓志铭,那你就是做了再好不过的事。尼莉莎扮律师书记上。公爵你是从帕度亚培拉里奥那里来的吗?尼莉莎是,殿下。培拉里奥叫我向殿下致意。巴萨尼奥你这样使劲儿磨着刀干吗?夏洛克从那破产的家伙身上割下那磅肉来。葛莱西安诺狠心的犹太人,你不是在鞋口上磨刀,你这把刀是放在你的心口上磨;无论哪种铁器,就连刽子手的钢刀,都赶不上你这刻毒的心肠一半的锋利。难道什么恳求都不能打动你吗?夏洛克不能,无论你说得多么婉转动听,都没有用。葛莱西安诺万恶不赦的狗,看你死后不下地狱!让你这种东西活在世上,真是公道不生眼睛。你简直使我的信仰发生摇动,相信起毕达哥拉斯⑩所说畜生的灵魂可以转生人体的议论来了;你的前生一定是一头豺狼,因为吃了人给人捉住吊死,它那凶恶的灵魂就从绞架上逃了出来,钻进了你那老娘的腌-的胎里,因为你的性情正像豺狼一样残暴贪婪。夏洛克除非你能够把我这一张契约上的印章骂掉,否则像你这样拉开了喉咙直嚷,不过白白伤了你的肺,何苦来呢?好兄弟,我劝你还是让你的脑子休息一下吧,免得它损坏了,将来无法收拾。我在这儿要求法律的裁判。公爵培拉里奥在这封信上介绍一位年轻有学问的博士出席我们的法庭。他在什么地方?尼莉莎他就在这儿附近等着您的答复,不知道殿下准不准许他进来?公爵非常欢迎。来,你们去三四个人,恭恭敬敬领他到这儿来。现在让我们把培拉里奥的来信当庭宣读。书记“尊翰到时,鄙人抱疾方剧;适有一青年博士鲍尔萨泽君自罗马来此,致其慰问,因与详讨犹太人与安东尼奥一案,-稽群籍,折衷是非,遂恳其为鄙人庖代,以应殿下之召。凡鄙人对此案所具意见,此君已深悉无遗;其学问才识,虽穷极赞辞,亦不足道其万一,务希勿以其年少而忽之,盖如此少年老成之士,实鄙人生平所仅见也。倘蒙延纳,必能不辱使命。敬祈钧裁。”公爵你们已经听到了博学的培拉里奥的来信。这儿来的大概就是那位博士了。鲍西娅扮律师上。公爵把您的手给我。足下是从培拉里奥老前辈那儿来的吗?鲍西娅正是,殿下。公爵欢迎欢迎;请上坐。您有没有明了今天我们在这儿审理的这件案子的两方面的争点?鲍西娅我对于这件案子的详细情形已经完全知道了。这儿哪一个是那商人,哪一个是犹太人?公爵安东尼奥,夏洛克,你们两人都上来。鲍西娅你的名字就叫夏洛克吗?夏洛克夏洛克是我的名字。鲍西娅你这场官司打得倒也奇怪,可是按照威尼斯的法律,你的控诉是可以成立的。你的生死现在操在他的手里,是不是?安东尼奥他是这样说的。鲍西娅你承认这借约吗?安东尼奥我承认。鲍西娅那么犹太人应该慈悲一点。夏洛克为什么我应该慈悲一点?把您的理由告诉我。鲍西娅慈悲不是出于勉强,它是像甘霖一样从天上降下尘世;它不但给幸福于受施的人,也同样给幸福于施与的人;它有超乎一切的无上威力,比皇冠更足以显出一个帝王的高贵:御杖不过象征着俗世的威权,使人民对于君上的尊严凛然生畏;慈悲的力量却高出于权力之上,它深藏在帝王的内心,是一种属于上帝的德性,执法的人倘能把慈悲调剂着公道,人间的权力就和上帝的神力没有差别。所以,犹太人,虽然你所要求的是公道,可是请你想一想,要是真的按照公道执行起赏罚来,谁也没有死后得救的希望;我们既然祈祷着上帝的慈悲,就应该按照祈祷的指点,自己做一些慈悲的事。我说了这一番话,为的是希望你能够从你的法律的立场上作几分让步;可是如果你坚持着原来的要求,那么威尼斯的法庭是执法无私的,只好把那商人宣判定罪了。夏洛克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当!我只要求法律允许我照约执行处罚。鲍西娅他是不是无力偿还这笔借款?巴萨尼奥不,我愿意替他当庭还清;照原数加倍也可以;要是这样他还不满足,那么我愿意签署契约,还他十倍的数目,拿我的手、我的头、我的心做抵押;要是这样还不能使他满足,那就是存心害人,不顾天理了。请堂上运用权力,把法律稍为变通一下,犯一次小小的错误,干一件大大的功德,别让这个残忍的恶魔逞他杀人的兽欲。鲍西娅那可不行,在威尼斯谁也没有权力变更既成的法律;要是开了这一个恶例,以后谁都可以借口有例可援,什么坏事情都可以干了。这是不行的。夏洛克一个但尼尔⑾来做法官了!真的是但尼尔再世!聪明的青年法官啊,我真佩服你!鲍西娅请你让我瞧一瞧那借约。夏洛克在这儿,可尊敬的博士;请看吧。鲍西娅夏洛克,他们愿意出三倍的钱还你呢。夏洛克不行,不行,我已经对天发过誓啦,难道我可以让我的灵魂背上毁誓的罪名吗?不,把整个儿的威尼斯给我,我都不能答应。鲍西娅好,那么就应该照约处罚;根据法律,这犹太人有权要求从这商人的胸口割下一磅肉来。还是慈悲一点,把三倍原数的钱拿去,让我撕了这张约吧。夏洛克等他按照约中所载条款受罚以后,再撕不迟。您瞧上去像是一个很好的法官;您懂得法律,您讲的话也很有道理,不愧是法律界的中流砥柱,所以现在我就用法律的名义,请您立刻进行宣判,凭着我的灵魂起誓,谁也不能用他的口舌改变我的决心。我现在但等着执行原约。安东尼奥我也诚心请求堂上从速宣判。鲍西娅好,那么就是这样:你必须准备让他的刀子刺进你的胸膛。夏洛克啊,尊严的法官!好一位优秀的青年!鲍西娅因为这约上所订定的惩罚,对于法律条文的涵义并无抵触。夏洛克很对很对!啊,聪明正直的法官!想不到你瞧上去这样年轻,见识却这么老练!鲍西娅所以你应该把你的胸膛袒露出来。夏洛克对了,“他的胸部”,约上是这么说的;——不是吗,尊严的法官?——“附近心口的所在”,约上写得明明白白的。鲍西娅不错,称肉的天平有没有预备好?夏洛克我已经带来了。鲍西娅夏洛克,去请一位外科医生来替他堵住伤口,费用归你负担,免得他流血而死。夏洛克约上有这样的规定吗?鲍西娅约上并没有这样的规定;可是那又有什么相干呢?肯做一件好事总是好的。夏洛克我找不到;约上没有这一条。鲍西娅商人,你还有什么话说吗?安东尼奥我没有多少话要说;我已经准备好了。把你的手给我,巴萨尼奥,再会吧!不要因为我为了你的缘故遭到这种结局而悲伤,因为命运对我已经特别照顾了:她往往让一个不幸的人在家产荡尽以后继续活下去,用他凹陷的眼睛和满是皱纹的额角去挨受贫困的暮年;这一种拖延时日的刑罚,她已经把我豁免了。替我向尊夫人致意,告诉她安东尼奥的结局;对她说我怎样爱你,又怎样从容就死;等到你把这一段故事讲完以后,再请她判断一句,巴萨尼奥是不是曾经有过一个真心爱他的朋友。不要因为你将要失去一个朋友而懊恨,替你还债的人是死而无怨的;只要那犹太人的刀刺得深一点,我就可以在一刹那的时间把那笔债完全还清。巴萨尼奥安东尼奥,我爱我的妻子,就像我自己的生命一样;可是我的生命、我的妻子以及整个的世界,在我的眼中都不比你的生命更为贵重;我愿意丧失一切,把它们献给这恶魔做牺牲,来救出你的生命。鲍西娅尊夫人要是就在这儿听见您说这样话,恐怕不见得会感谢您吧。葛莱西安诺我有一个妻子,我可以发誓我是爱她的;可是我希望她马上归天,好去求告上帝改变这恶狗一样的犹太人的心。尼莉莎幸亏尊驾在她的背后说这样的话,否则府上一定要吵得鸡犬不宁了。夏洛克这些便是相信基督教的丈夫!我有一个女儿,我宁愿她嫁给强盗的子孙,不愿她嫁给一个基督徒,别再浪费光阴了;请快些儿宣判吧。鲍西娅那商人身上的一磅肉是你的;法庭判给你,法律许可你。夏洛克公平正直的法官!鲍西娅你必须从他的胸前割下这磅肉来;法律许可你,法庭判给你。夏洛克博学多才的法官!判得好!来,预备!鲍西娅且慢,还有别的话哩。这约上并没有允许你取他的一滴血,只是写明着“一磅肉”;所以你可以照约拿一磅肉去,可是在割肉的时候,要是流下一滴基督徒的血,你的土地财产,按照威尼斯的法律,就要全部充公。葛莱西安诺啊,公平正直的法官!听着,犹太人;啊,博学多才的法官!夏洛克法律上是这样说吗?鲍西娅你自己可以去查查明白。既然你要求公道,我就给你公道,而且比你所要求的更地道。葛莱西安诺啊,博学多才的法官!听着,犹太人;好一个博学多才的法官!夏洛克那么我愿意接受还款;照约上的数目三倍还我,放了那基督徒。巴萨尼奥钱在这儿。鲍西娅别忙!这犹太人必须得到绝对的公道。别忙!他除了照约处罚以外,不能接受其他的赔偿。葛莱西安诺啊,犹太人!一个公平正直的法官,一个博学多才的法官!鲍西娅所以你准备着动手割肉吧。不准流一滴血,也不准割得超过或是不足一磅的重量;要是你割下来的肉,比一磅略微轻一点或是重一点,即使相差只有一丝一毫,或者仅仅一根汗毛之微,就要把你抵命,你的财产全部充公。葛莱西安诺一个再世的但尼尔,一个但尼尔,犹太人!现在你可掉在我的手里了,你这异教徒!鲍西娅那犹太人为什么还不动手?夏洛克把我的本钱还我,放我去吧。巴萨尼奥钱我已经预备好在这儿,你拿去吧。鲍西娅他已经当庭拒绝过了;我们现在只能给他公道,让他履行原约。葛莱西安诺好一个但尼尔,一个再世的但尼尔!谢谢你,犹太人,你教会我说这句话。夏洛克难道我单单拿回我的本钱都不成吗?鲍西娅犹太人,除了冒着你自己生命的危险割下那一磅肉以外,你不能拿一个钱。夏洛克好,那么魔鬼保佑他去享用吧!我不打这场官司了。鲍西娅等一等,犹太人,法律上还有一点牵涉你。威尼斯的法律规定:凡是一个异邦人企图用直接或间接手段,谋害任何公民,查明确有实据者,他的财产的半数应当归受害的一方所有,其余的半数没入公库,犯罪者的生命悉听公爵处置,他人不得过问。你现在刚巧陷入这一条法网,因为根据事实的发展,已经足以证明你确有运用直接间接手段,危害被告生命的企图,所以你已经遭逢着我刚才所说起的那种危险了。快快跪下来,请公爵开恩吧。葛莱西安诺求公爵开恩,让你自己去寻死吧;可是你的财产现在充了公,一根绳子也买不起啦,所以还是要让公家破费把你吊死。公爵让你瞧瞧我们基督徒的精神,你虽然没有向我开口,我自动饶恕了你的死罪。你的财产一半划归安东尼奥,还有一半没入公库;要是你能够诚心悔过,也许还可以减处你一笔较轻的罚款。鲍西娅这是说没入公库的一部分,不是说划归安东尼奥的一部分。夏洛克不,把我的生命连着财产一起拿了去吧,我不要你们的宽恕。你们拿掉了支撑房子的柱子,就是拆了我的房子;你们夺去了我的养家活命的根本,就是活活要了我的命。鲍西娅安东尼奥,你能不能够给他一点慈悲?葛莱西安诺白送给他一根上吊的绳子吧;看在上帝的面上,不要给他别的东西!安东尼奥要是殿下和堂上愿意从宽发落,免予没收他的财产的一半,我就十分满足了;只要他能够让我接管他的另外一半的财产,等他死了以后,把它交给最近和他的女儿私奔的那位绅士;可是还要有两个附带的条件:第一,他接受了这样的恩典,必须立刻改信基督教;第二,他必须当庭写下一张文契,声明他死了以后,他的全部财产传给他的女婿罗兰佐和他的女儿。公爵他必须履行这两个条件,否则我就撤销刚才所宣布的赦令。鲍西娅犹太人,你满意吗?你有什么话说?夏洛克我满意。鲍西娅书记,写下一张授赠产业的文契。夏洛克请你们允许我退庭,我身子不大舒服。文契写好了送到我家里,我在上面签名就是了。公爵去吧,可是临时变卦是不成的。葛莱西安诺你在受洗礼的时候,可以有两个教父;要是我做了法官,我一定给你请十二个教父⑿,不是领你去受洗,是送你上绞架。公爵先生,我想请您到舍间去用餐。鲍西娅请殿下多多原谅,我今天晚上要回帕度亚去,必须现在就动身,恕不奉陪了。公爵您这样贵忙,不能容我略尽寸心,真是抱歉得很。安东尼奥,谢谢这位先生,你这回全亏了他。(公爵、众士绅及侍从等下。)巴萨尼奥最可尊敬的先生,我跟我这位敝友今天多赖您的智慧,免去了一场无妄之灾;为了表示我们的敬意,这三千块钱本来是预备还那犹太人的,现在就奉送给先生,聊以报答您的辛苦。安东尼奥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是永远不忘记的。鲍西娅一个人做了心安理得的事,就是得到了最大的酬报;我这次帮两位的忙,总算没有失败,已经引为十分满足,用不着再谈什么酬谢了。但愿咱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两位仍旧认识我。现在我就此告辞了。巴萨尼奥好先生,我不能不再向您提出一个请求,请您随便从我们身上拿些什么东西去,不算是酬谢,只算是留个纪念。请您答应我两件事儿:既不要推却,还要原谅我的要求。鲍西娅你们这样殷勤,倒叫我却之不恭了。把您的手套送给我,让我戴在手上留个纪念吧;为了纪念您的盛情,让我拿了这戒指去。不要缩回您的手,我不再向您要什么了;您既然是一片诚意,想来总也不会拒绝我吧。巴萨尼奥这指环吗,好先生?唉!它是个不值钱的玩意儿;我不好意思把这东西送给您。鲍西娅我什么都不要,就是要这指环;现在我想我非把它要来不可了。巴萨尼奥这指环的本身并没有什么价值,可是因为有其他的关系,我不能把它送人。我愿意搜访威尼斯最贵重的一枚指环来送给您,可是这一枚却只好请您原谅了。鲍西娅先生,您原来是个口头上慷慨的人;您先教我怎样伸手求讨,然后再教我懂得了一个叫化子会得到怎样的回答。巴萨尼奥好先生,这指环是我的妻子给我的;她把它套上我的手指的时候,曾经叫我发誓永远不把它出卖、送人或是遗失。鲍西娅人们在吝惜他们的礼物的时候,都可以用这样的话做推托的。要是尊夫人不是一个疯婆子,她知道了我对于这指环是多么受之无愧,一定不会因为您把它送掉了而跟您长久反目的。好,愿你们平安!(鲍西娅、尼莉莎同下。)安东尼奥我的巴萨尼奥少爷,让他把那指环拿去吧;看在他的功劳和我的交情份上,违犯一次尊夫人的命令,想来不会有什么要紧。巴萨尼奥葛莱西安诺,你快追上他们,把这指环送给他;要是可能的话,领他到安东尼奥的家里去。去,赶快!来,我就陪着你到你府上;明天一早咱们两人就飞到贝尔蒙特去。来,安东尼奥。第二场同前。街道鲍西娅及尼莉莎上。鲍西娅打听打听这犹太人住在什么地方,把这文契交给他,叫他签了字。我们要比我们的丈夫先一天到家,所以一定得在今天晚上动身。罗兰佐拿到了这一张文契,一定高兴得不得了。葛莱西安诺上。葛莱西安诺好先生,我好容易追上了您。我家大爷巴萨尼奥再三考虑之下,决定叫我把这指环拿来送给您,还要请您赏光陪他吃一顿饭。鲍西娅那可没法应命;他的指环我受下了,请你替我谢谢他。我还要请你给我这小兄弟带路到夏洛克老头儿的家里。葛莱西安诺可以可以。尼莉莎大哥,我要向您说句话儿。我要试一试我能不能把我丈夫的指环拿下来。我曾经叫他发誓永远不离手。鲍西娅你一定能够。我们回家以后,一定可以听听他们指天誓日,说他们是把指环送给男人的;可是我们要压倒他们,比他们发更厉害的誓。你快去吧,你知道我会在什么地方等你。尼莉莎来,大哥,请您给我带路。

  安东尼奥是个慷慨的年轻人,家住威尼斯。他有个好朋友叫巴萨尼奥。

名篇精读

威尼斯商人

莎士比亚

第四幕

第一场 威尼斯。

法庭

公爵、众绅士、安东尼奥、巴萨尼奥、葛莱西安诺、萨拉里诺、萨莱尼奥及余人等同上。

公爵: 安东尼奥有没有来?

安东尼奥: 有,殿下。

公爵: 我很为你不快乐;你是来跟一个心如铁石的对手当庭质对,一个不懂得怜悯、没有一丝慈悲心的不近人情的恶汉。

安东尼奥: 听说殿下曾经用尽力量劝他不要过为已甚,可是他一味坚执,不肯略作让步。既然没有合法的手段可以使我脱离他的怨毒的掌握,我只有用默忍迎受他的愤怒,安心等待着他的残暴的处置。

公爵: 来人,传那犹太人到庭。

萨拉里诺: 他在门口等着;他来了,殿下。

夏洛克上。

公爵: 大家让开些,让他站在我的面前。夏洛克,人家都以为——我也是这样想——你不过故意装出这一副凶恶的姿态,到了最后关头,就会显出你的仁慈恻隐来,比你现在这种表面上的残酷更加出人意料;现在你虽然坚持着照约处罚,一定要从这个不幸的商人身上割下一磅肉来,到了那时候,你不但愿意放弃这一种处罚,而且因为受到良心上的感动,说不定还会豁免他一部分的欠款。你看他最近接连遭逢的巨大损失,足以使无论怎样富有的商人倾家荡产,即使铁石一样的心肠,从来不知道人类同情的野蛮人,也不能不对他的境遇发生怜悯。犹太人,我们都在等候你一句温和的回答。

夏洛克: 我的意思已经向殿下告禀过了;我也已经指着我们的圣安息日起誓,一定要照约执行处罚;要是殿下不准许我的请求,那就是蔑视宪章,我要到京城里去上告,要求撤销贵邦的特权。您要是问我为什么不愿接受三千块钱,宁愿拿一块腐烂的臭肉,那我可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回答您,我只能说我欢喜这样,这是不是一个回答?要是我的屋子里有了耗子,我高兴出一万块钱叫人把它们赶掉,谁管得了我?这不是回答了您吗?有的人不爱看张开嘴的猪,有的人瞧见一头猫就要发脾气,还有人听见人家吹风笛的声音,就忍不住要小便;因为一个人的感情完全受着喜恶的支配,谁也做不了自己的主。现在我就这样回答您:为什么有人受不住一头张开嘴的猪,有人受不住一头有益无害的猫,还有人受不住咿咿唔唔的风笛的声音,这些都是毫无充分的理由的,只是因为天生的癖性,使他们一受到刺激,就会情不自禁地现出丑相来;所以我不能举什么理由,也不愿举什么理由,除了因为我对于安东尼奥抱着久积的仇恨和深刻的反感,所以才会向他进行这一场对于我自己并没有好处的诉讼。现在您不是已经得到我的回答了吗?

巴萨尼奥: 你这冷酷无情的家伙,这样的回答可不能作为你的残忍的辩解。

夏洛克: 我的回答本来不是为了讨你的欢喜。

巴萨尼奥: 难道人们对于他们所不喜欢的东西,都一定要置之死地吗?

夏洛克: 哪一个人会恨他所不愿意杀死的东西?

巴萨尼奥: 初次的冒犯,不应该就引为仇恨。

夏洛克: 什么!你愿意给毒蛇咬两次吗?

安东尼奥: 请你想一想,你现在跟这个犹太人讲理,就像站在海滩上,叫那大海的怒涛减低它的奔腾的威力,责问豺狼为什么害母羊为了失去它的羔羊而哀啼,或是叫那山上的松柏,在受到天风吹拂的时候,不要摇头摆脑,发出谡谡的声音。要是你能够叫这个犹太人的心变软——世上还有什么东西比它更硬呢?——那么还有什么难事不可以做到?所以我请你不用再跟他商量什么条件,也不用替我想什么办法,让我爽爽快快受到判决,满足这犹太人的心愿吧。

巴萨尼奥: 借了你三千块钱,现在拿六千块钱还你好不好?

夏洛克: 即使这六千块钱中间的每一块钱都可以分做六份,每一份都可以变成一块钱,我也不要它们;我只要照约处罚。

公爵: 你这样一点没有慈悲之心,将来怎么能够希望人家对你慈悲呢?

夏洛克: 我又不干错事,怕什么刑罚?你们买了许多奴隶,把他们当作驴狗骡马一样看待,叫他们做种种卑贱的工作,因为他们是你们出钱买来的。我可不可以对你们说,让他们自由,叫他们跟你们的子女结婚?为什么他们要在重担之下流着血汗?让他们的床铺得跟你们的床同样柔软,让他们的舌头也尝尝你们所吃的东西吧,你们会回答说:“这些奴隶是我们所有的。”所以我也可以回答你们:我向他要求的这一磅肉,是我出了很大的代价买来的;它是属于我的,我一定要把它拿到手里。您要是拒绝了我,那么你们的法律去见鬼吧!威尼斯城的法令等于一纸空文。我现在等候着判决,请快些回答我,我可不可以拿到这一磅肉?

公爵: 我已经差人去请培拉里奥,一位有学问的博士,来替我们审判这件案子;要是他今天不来,我可以有权宣布延期判决。

萨拉里诺: 殿下,外面有一个使者刚从帕度亚来,带着这位博士的书信,等候着殿下的召唤。

公爵: 把信拿来给我;叫那使者进来。

巴萨尼奥: 高兴起来吧,安东尼奥!喂,老兄,不要灰心!这犹太人可以把我的肉、我的血、我的骨头、我的一切都拿去,可是我决不让你为了我的缘故流一滴血。

安东尼奥: 我是羊群里一头不中用的病羊,死是我的应分;最软弱的果子最先落到地上,让我也就这样结束了我的一生吧。巴萨尼奥,我只要你活下去,将来替我写一篇墓志铭,那你就是做了再好不过的事。

尼莉莎扮律师书记上。

公爵: 你是从帕度亚培拉里奥那里来的吗?

尼莉莎: 是,殿下。培拉里奥叫我向殿下致意。(呈上一信。)

巴萨尼奥: 你这样使劲儿磨着刀干吗?

夏洛克: 从那破产的家伙身上割下那磅肉来。

葛莱西安诺: 狠心的犹太人,你不是在鞋口上磨刀,你这把刀是放在你的心口上磨;无论哪种铁器,就连刽子手的钢刀,都赶不上你这刻毒的心肠一半的锋利。难道什么恳求都不能打动你吗?

夏洛克: 不能,无论你说得多么婉转动听,都没有用。

葛莱西安诺: 万恶不赦的狗,看你死后不下地狱!让你这种东西活在世上,真是公道不生眼睛。你简直使我的信仰发生摇动,相信起毕达哥拉斯所说畜生的灵魂可以转生人体的议论来了;你的前生一定是一头豺狼,因为吃了人给人捉住吊死,它那凶恶的灵魂就从绞架上逃了出来,钻进了你那老娘的腌臜的胎里,因为你的性情正像豺狼一样残暴贪婪。

夏洛克: 除非你能够把我这一张契约上的印章骂掉,否则像你这样拉开了喉咙直嚷,不过白白伤了你的肺,何苦来呢?好兄弟,我劝你还是让你的脑子休息一下吧,免得它损坏了,将来无法收拾。我在这儿要求法律的裁判。

公爵: 培拉里奥在这封信上介绍一位年轻有学问的博士出席我们的法庭。他在什么地方?

尼莉莎: 他就在这儿附近等着您的答复,不知道殿下准不准许他进来?

公爵: 非常欢迎。来,你们去三四个人,恭恭敬敬领他到这儿来。现在让我们把培拉里奥的来信当庭宣读。

书记: (读)“尊翰到时,鄙人抱疾方剧;适有一青年博士鲍尔萨泽君自罗马来此,致其慰问,因与详讨犹太人与安东尼奥一案,徧稽群籍,折衷是非,遂恳其为鄙人庖代,以应殿下之召。凡鄙人对此案所具意见,此君已深悉无遗;其学问才识,虽穷极赞辞,亦不足道其万一,务希勿以其年少而忽之,盖如此少年老成之士,实鄙人生平所仅见也。倘蒙延纳,必能不辱使命。敬祈钧裁。”

公爵: 你们已经听到了博学的培拉里奥的来信。这儿来的大概就是那位博士了。

鲍西娅扮律师上。

公爵: 把您的手给我。足下是从培拉里奥老前辈那儿来的吗?

鲍西娅: 正是,殿下。

公爵: 欢迎欢迎;请上坐。您有没有明了今天我们在这儿审理的这件案子的两方面的争点?

鲍西娅: 我对于这件案子的详细情形已经完全知道了。这儿哪一个是那商人,哪一个是犹太人?

公爵: 安东尼奥,夏洛克,你们两人都上来。

鲍西娅: 你的名字就叫夏洛克吗?

夏洛克: 夏洛克是我的名字。

鲍西娅: 你这场官司打得倒也奇怪,可是按照威尼斯的法律,你的控诉是可以成立的。(向安东尼奥)你的生死现在操在他的手里,是不是?

安东尼奥: 他是这样说的。

鲍西娅: 你承认这借约吗?

安东尼奥: 我承认。

鲍西娅: 那么犹太人应该慈悲一点。

夏洛克: 为什么我应该慈悲一点?把您的理由告诉我。

鲍西娅: 慈悲不是出于勉强,它是像甘霖一样从天上降下尘世;它不但给幸福于受施的人,也同样给幸福于施与的人;它有超乎一切的无上威力,比皇冠更足以显出一个帝王的高贵:御杖不过象征着俗世的威权,使人民对于君上的尊严凛然生畏;慈悲的力量却高出于权力之上,它深藏在帝王的内心,是一种属于上帝的德性,执法的人倘能把慈悲调剂着公道,人间的权力就和上帝的神力没有差别。所以,犹太人,虽然你所要求的是公道,可是请你想一想,要是真的按照公道执行起赏罚来,谁也没有死后得救的希望;我们既然祈祷着上帝的慈悲,就应该按照祈祷的指点,自己做一些慈悲的事。我说了这一番话,为的是希望你能够从你的法律的立场上作几分让步;可是如果你坚持着原来的要求,那么威尼斯的法庭是执法无私的,只好把那商人宣判定罪了。

夏洛克: 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当!我只要求法律允许我照约执行处罚。

鲍西娅: 他是不是无力偿还这笔借款?

巴萨尼奥: 不,我愿意替他当庭还清;照原数加倍也可以;要是这样他还不满足,那么我愿意签署契约,还他十倍的数目,拿我的手、我的头、我的心做抵押;要是这样还不能使他满足,那就是存心害人,不顾天理了。请堂上运用权力,把法律稍为变通一下,犯一次小小的错误,干一件大大的功德,别让这个残忍的恶魔逞他杀人的兽欲。

鲍西娅: 那可不行,在威尼斯谁也没有权力变更既成的法律;要是开了这一个恶例,以后谁都可以借口有例可援,什么坏事情都可以干了。这是不行的。

夏洛克: 一个但尼尔来做法官了!真的是但尼尔再世!聪明的青年法官啊,我真佩服你!

鲍西娅: 请你让我瞧一瞧那借约。

夏洛克: 在这儿,可尊敬的博士;请看吧。

鲍西娅: 夏洛克,他们愿意出三倍的钱还你呢。

夏洛克: 不行,不行,我已经对天发过誓啦,难道我可以让我的灵魂背上毁誓的罪名吗?不,把整个儿的威尼斯给我,我都不能答应。

鲍西娅: 好,那么就应该照约处罚;根据法律,这犹太人有权要求从这商人的胸口割下一磅肉来。还是慈悲一点,把三倍原数的钱拿去,让我撕了这张约吧。

夏洛克: 等他按照约中所载条款受罚以后,再撕不迟。您瞧上去像是一个很好的法官;您懂得法律,您讲的话也很有道理,不愧是法律界的中流砥柱,所以现在我就用法律的名义,请您立刻进行宣判,凭着我的灵魂起誓,谁也不能用他的口舌改变我的决心。我现在但等着执行原约。

安东尼奥: 我也诚心请求堂上从速宣判。

鲍西娅: 好,那么就是这样:你必须准备让他的刀子刺进你的胸膛。

夏洛克: 啊,尊严的法官!好一位优秀的青年!

鲍西娅: 因为这约上所订定的惩罚,对于法律条文的涵义并无抵触。

夏洛克: 很对很对!啊,聪明正直的法官!想不到你瞧上去这样年轻,见识却这么老练!

鲍西娅: 所以你应该把你的胸膛袒露出来。

夏洛克: 对了,“他的胸部”,约上是这么说的;——不是吗,尊严的法官?——“附近心口的所在”,约上写得明明白白的。

鲍西娅: 不错,称肉的天平有没有预备好?

夏洛克: 我已经带来了。

鲍西娅: 夏洛克,去请一位外科医生来替他堵住伤口,费用归你负担,免得他流血而死。

夏洛克: 约上有这样的规定吗?

鲍西娅: 约上并没有这样的规定;可是那又有什么相干呢?肯做一件好事总是好的。

夏洛克: 我找不到;约上没有这一条。

鲍西娅: 商人,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安东尼奥: 我没有多少话要说;我已经准备好了。把你的手给我,巴萨尼奥,再会吧!不要因为我为了你的缘故遭到这种结局而悲伤,因为命运对我已经特别照顾了:她往往让一个不幸的人在家产荡尽以后继续活下去,用他凹陷的眼睛和满是皱纹的额角去挨受贫困的暮年;这一种拖延时日的刑罚,她已经把我豁免了。替我向尊夫人致意,告诉她安东尼奥的结局;对她说我怎样爱你,又怎样从容就死;等到你把这一段故事讲完以后,再请她判断一句,巴萨尼奥是不是曾经有过一个真心爱他的朋友。不要因为你将要失去一个朋友而懊恨,替你还债的人是死而无怨的;只要那犹太人的刀刺得深一点,我就可以在一刹那的时间把那笔债完全还清。

巴萨尼奥: 安东尼奥,我爱我的妻子,就像我自己的生命一样;可是我的生命、我的妻子以及整个的世界,在我的眼中都不比你的生命更为贵重;我愿意丧失一切,把它们献给这恶魔做牺牲,来救出你的生命。

鲍西娅: 尊夫人要是就在这儿听见您说这样话,恐怕不见得会感谢您吧。

葛莱西安诺: 我有一个妻子,我可以发誓我是爱她的;可是我希望她马上归天,好去求告上帝改变这恶狗一样的犹太人的心。

尼莉莎: 幸亏尊驾在她的背后说这样的话,否则府上一定要吵得鸡犬不宁了。

夏洛克: 这些便是相信基督教的丈夫!我有一个女儿,我宁愿她嫁给强盗的子孙,不愿她嫁给一个基督徒,别再浪费光阴了;请快些儿宣判吧。

鲍西娅: 那商人身上的一磅肉是你的;法庭判给你,法律许可你。

夏洛克: 公平正直的法官!

鲍西娅: 你必须从他的胸前割下这磅肉来;法律许可你,法庭判给你。

夏洛克: 博学多才的法官!判得好!来,预备!

鲍西娅: 且慢,还有别的话哩。这约上并没有允许你取他的一滴血,只是写明着“一磅肉”;所以你可以照约拿一磅肉去,可是在割肉的时候,要是流下一滴基督徒的血,你的土地财产,按照威尼斯的法律,就要全部充公。

葛莱西安诺: 啊,公平正直的法官!听着,犹太人;啊,博学多才的法官!

夏洛克: 法律上是这样说吗?

鲍西娅: 你自己可以去查查明白。既然你要求公道,我就给你公道,而且比你所要求的更地道。

葛莱西安诺: 啊,博学多才的法官!听着,犹太人;好一个博学多才的法官!

夏洛克: 那么我愿意接受还款;照约上的数目三倍还我,放了那基督徒。

巴萨尼奥: 钱在这儿。

鲍西娅: 别忙!这犹太人必须得到绝对的公道。别忙!他除了照约处罚以外,不能接受其他的赔偿。

葛莱西安诺: 啊,犹太人!一个公平正直的法官,一个博学多才的法官!

鲍西娅: 所以你准备着动手割肉吧。不准流一滴血,也不准割得超过或是不足一磅的重量;要是你割下来的肉,比一磅略微轻一点或是重一点,即使相差只有一丝一毫,或者仅仅一根汗毛之微,就要把你抵命,你的财产全部充公。

葛莱西安诺: 一个再世的但尼尔,一个但尼尔,犹太人!现在你可掉在我的手里了,你这异教徒!

鲍西娅: 那犹太人为什么还不动手?

莎士比亚,第九四课。夏洛克: 把我的本钱还我,放我去吧。

巴萨尼奥: 钱我已经预备好在这儿,你拿去吧。

鲍西娅: 他已经当庭拒绝过了;我们现在只能给他公道,让他履行原约。

葛莱西安诺: 好一个但尼尔,一个再世的但尼尔!谢谢你,犹太人,你教会我说这句话。

夏洛克: 难道我单单拿回我的本钱都不成吗?

鲍西娅: 犹太人,除了冒着你自己生命的危险割下那一磅肉以外,你不能拿一个钱。

夏洛克: 好,那么魔鬼保佑他去享用吧!我不打这场官司了。

鲍西娅: 等一等,犹太人,法律上还有一点牵涉你。威尼斯的法律规定:凡是一个异邦人企图用直接或间接手段,谋害任何公民,查明确有实据者,他的财产的半数应当归受害的一方所有,其余的半数没入公库,犯罪者的生命悉听公爵处置,他人不得过问。你现在刚巧陷入这一条法网,因为根据事实的发展,已经足以证明你确有运用直接间接手段,危害被告生命的企图,所以你已经遭逢着我刚才所说起的那种危险了。快快跪下来,请公爵开恩吧。

葛莱西安诺: 求公爵开恩,让你自己去寻死吧;可是你的财产现在充了公,一根绳子也买不起啦,所以还是要让公家破费把你吊死。

公爵: 让你瞧瞧我们基督徒的精神,你虽然没有向我开口,我自动饶恕了你的死罪。你的财产一半划归安东尼奥,还有一半没入公库;要是你能够诚心悔过,也许还可以减处你一笔较轻的罚款。

鲍西娅: 这是说没入公库的一部分,不是说划归安东尼奥的一部分。

夏洛克: 不,把我的生命连着财产一起拿了去吧,我不要你们的宽恕。你们拿掉了支撑房子的柱子,就是拆了我的房子;你们夺去了我的养家活命的根本,就是活活要了我的命。

鲍西娅: 安东尼奥,你能不能够给他一点慈悲?

葛莱西安诺: 白送给他一根上吊的绳子吧;看在上帝的面上,不要给他别的东西!

安东尼奥: 要是殿下和堂上愿意从宽发落,免予没收他的财产的一半,我就十分满足了;只要他能够让我接管他的另外一半的财产,等他死了以后,把它交给最近和他的女儿私奔的那位绅士;可是还要有两个附带的条件:第一,他接受了这样的恩典,必须立刻改信基督教;第二,他必须当庭写下一张文契,声明他死了以后,他的全部财产传给他的女婿罗兰佐和他的女儿。

公爵: 他必须履行这两个条件,否则我就撤销刚才所宣布的赦令。

鲍西娅: 犹太人,你满意吗?你有什么话说?

夏洛克: 我满意。

鲍西娅: 书记,写下一张授赠产业的文契。

夏洛克: 请你们允许我退庭,我身子不大舒服。文契写好了送到我家里,我在上面签名就是了。

公爵: 去吧,可是临时变卦是不成的。

葛莱西安诺: 你在受洗礼的时候,可以有两个教父;要是我做了法官,我一定给你请十二个教父,不是领你去受洗,是送你上绞架。

(夏洛克下。)

公爵: 先生,我想请您到舍间去用餐。

鲍西娅: 请殿下多多原谅,我今天晚上要回帕度亚去,必须现在就动身,恕不奉陪了。

公爵: 您这样贵忙,不能容我略尽寸心,真是抱歉得很。安东尼奥,谢谢这位先生,你这回全亏了他。

(公爵、众士绅及侍从等下。)

巴萨尼奥: 最可尊敬的先生,我跟我这位敝友今天多赖您的智慧,免去了一场无妄之灾;为了表示我们的敬意,这三千块钱本来是预备还那犹太人的,现在就奉送给先生,聊以报答您的辛苦。

安东尼奥: 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是永远不忘记的。

鲍西娅: 一个人做了心安理得的事,就是得到了最大的酬报;我这次帮两位的忙,总算没有失败,已经引为十分满足,用不着再谈什么酬谢了。但愿咱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两位仍旧认识我。现在我就此告辞了。

巴萨尼奥: 好先生,我不能不再向您提出一个请求,请您随便从我们身上拿些什么东西去,不算是酬谢,只算是留个纪念。请您答应我两件事儿:既不要推却,还要原谅我的要求。

鲍西娅: 你们这样殷勤,倒叫我却之不恭了。(向安东尼奥)把您的手套送给我,让我戴在手上留个纪念吧;(向巴萨尼奥)为了纪念您的盛情,让我拿了这戒指去。不要缩回您的手,我不再向您要什么了;您既然是一片诚意,想来总也不会拒绝我吧。

巴萨尼奥: 这指环吗,好先生?唉!它是个不值钱的玩意儿;我不好意思把这东西送给您。

鲍西娅: 我什么都不要,就是要这指环;现在我想我非把它要来不可了。

巴萨尼奥: 这指环的本身并没有什么价值,可是因为有其他的关系,我不能把它送人。我愿意搜访威尼斯最贵重的一枚指环来送给您,可是这一枚却只好请您原谅了。

鲍西娅: 先生,您原来是个口头上慷慨的人;您先教我怎样伸手求讨,然后再教我懂得了一个叫化子会得到怎样的回答。

巴萨尼奥: 好先生,这指环是我的妻子给我的;她把它套上我的手指的时候,曾经叫我发誓永远不把它出卖、送人或是遗失。

鲍西娅: 人们在吝惜他们的礼物的时候,都可以用这样的话做推托的。要是尊夫人不是一个疯婆子,她知道了我对于这指环是多么受之无愧,一定不会因为您把它送掉了而跟您长久反目的。好,愿你们平安!

(鲍西娅、尼莉莎同下。)

安东尼奥: 我的巴萨尼奥少爷,让他把那指环拿去吧;看在他的功劳和我的交情份上,违犯一次尊夫人的命令,想来不会有什么要紧。

巴萨尼奥: 葛莱西安诺,你快追上他们,把这指环送给他;要是可能的话,领他到安东尼奥的家里去。去,赶快!(葛莱西安诺下)来,我就陪着你到你府上;明天一早咱们两人就飞到贝尔蒙特去。来,安东尼奥。(同下。)

作者简介

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是英国文学史上最杰出的戏剧家,也是西方文艺史上最杰出的作家之一,全世界最卓越的文学家之一。他流传下来的作品包括38部戏剧、155首十四行诗、两首长叙事诗和其他诗歌。他的戏剧有各种主要语言的译本,且表演次数远远超过其他戏剧家的作品。

作品简介

威尼斯商人安东尼奥(Antonio),为帮助好友巴萨尼奥(Bassanio)娶得鲍西娅(Portia),而与仇家——放高利贷的犹太人夏洛克(Shylock)借钱。答应若无法还钱,就割下自己的一磅肉抵债。不料,他的商船在海上遇险,因而无法如期还款,被夏洛克告上了法庭。
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一再遭对方侮辱歧视,女儿洁西卡(Jessica)又跟罗伦佐(Lorenzo)私奔,因此夏洛克怀着深仇大恨,来到威尼斯法庭。他斩钉截铁的拒绝和解,坚决按照借据条款,从安东尼奥身上割下一磅肉,这时剧情达到扣人心弦的最高潮。
另一方面,在幽雅的贝尔蒙庄园,美丽富有的少女鲍西娅(Portia)发出叹息:她的终身大事必须取决于父亲生前设置的金、银、铅三个彩匣,选中正确彩匣的求婚者就是她的丈夫。鲍西娅被父亲剥夺了婚姻自主权,为此感到苦恼。所幸她情意所钟的巴萨尼奥选中了铅盒,有情人终成眷属。
以上的两条情节线在‘法庭诉讼’一幕中汇合在一起,装扮成法学博士的鲍西娅在千钧一发之刻大呼‘等一下!’并向夏洛克指出,借据上只说他可取安东尼奥的一磅肉,但可没说他能拿安东尼奥的一滴血。夏洛克自然无法只割安东尼奥的肉而不令他流血,聪慧的鲍西娅运用机智救了丈夫好友的性命。
打赢官司后,鲍西娅恶作剧的向没认出她的丈夫,讨了结婚戒指作为胜诉的酬劳,回家后再假意责怪他,引起一场喜剧性的吵嘴。最后在巴萨尼奥的恍然大悟中,本剧圆满落幕。

威尼斯商人安东尼奥为了帮助好友巴萨尼奥去贝尔蒙特向犹太商人夏洛克借了三千钱,答应三个月后归还,并立下字据——若不能如期归还,夏洛克将从安东尼奥胸前割下一磅肉。后来安东尼奥商船遇海难,破产,无法还债。夏洛克和安东尼奥对簿公堂,夏洛克为报复安东尼奥以往对他的言语侮辱以及争强生意,一定要割下安东尼奥的肉。

  有一天,巴萨尼奥来向他诉苦说,他和一位小姐要结婚了,但缺三千块金币。

技能稳拿

【戏剧主要人物评析】

我们读完了《威尼斯商人》全剧中最具有戏剧性的部分。这部剧围绕着一个永远不过时的话题——“金钱”,而《威尼斯商人》也是莎士比亚喜剧的巅峰作品。我们读了作品选段就知道,戏剧主要是靠人物的语言来表现人物的特点的。我们之前已经再三复习过分析人物形象的方法——这次主要靠分析人物语言特点,从而看到人物的心理活动和性格特征,最后概括出人物形象特点。

我们来看看选段中的鲍西亚这个角色。在莎士比亚笔下.女性的感情与理智平分秋色。女性是以与男性平等的形象出现的。这在鲍西娅这一角色身上表现最为突出。鲍西娅美丽温柔、忠贞不渝、善良可爱、机智勇敢、足智多谋。她掌握着自己的命运.不仅在自主选择丈夫方面,而且在与夏洛克的斗争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就在戏剧冲突发展到了不可开交的关口.讲义气、才智非凡的鲍西娅女扮男装以法律博士的身份出场了.使剧情有了戏剧性的转折。在贵族男子们都一筹奠展、束手无策的情况下,她略施小计。不被困难所吓倒,巧妙地击败了夏洛克。她以请君人瓮的方法让夏洛克自己钻进死胡同;对矛盾冲突的剧烈变化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她仍委婉地劝导夏洛克。从表面上看.鲍西娅似乎是为夏洛克打算.而实际上一步步使夏洛克在不知不觉中陷入她的计策,将夏洛克一步步地逼向绝路。夏洛克等于当众表示自己要杀人.这就为鲍西娅宣判他有意谋害威尼斯公民的罪名提供了依据。她成功的妙计足以显示出其学问深厚、机智敏锐、足智多谋、见义勇为、有胆有识的特点。这种女性形象也是莎士比亚所认同和赞赏的。

所以,鲍西亚是个美丽、善良并且足智多谋的女性形象。

下面,请你联系选文的相关内容,来分析一下夏洛克、公爵或者安东尼奥是怎样的形象吧。

夏洛克:

公爵:

安东尼奥:

巴萨尼奥此时正在贝尔蒙特迎娶富家女鲍西娅。得知后赶回威尼斯救友。鲍西娅私下同侍女尼莉莎到威尼斯假扮律师救了安东尼奥,并将夏洛克财产收走,赠予杰西卡与罗兰佐,成全这对恋人。

  安东尼奥的商船出海还没有回来,一时没这么多钱借给朋友,就带着他去找专放高利贷的犹太商人夏洛克,表示愿意以商船作为抵押,向他借三千金币。

披沙拣金

字词
  • 心如铁石
  • 告禀
  • 癖性
  • 辩解
  • 豺狼
  • 恳求
  • 甘霖
  • 祈祷
  • 契约
  • 袒露
  • 暮年
  • 履行
  • 殷勤
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

第十八

我怎么能够把你来比作夏天?
你不独比它可爱也比它温婉:
狂风把五月宠爱的嫩蕊作践,
夏天出赁的期限又未免太短:
天上的眼睛有时照得太酷烈,
它那炳耀的金颜又常遭掩蔽:
被机缘或无常的天道所摧折,
没有芳艳不终于凋残或消毁。
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凋落,
也不会损失你这皎洁的红芳,
或死神夸口你在他影里漂泊,
当你在不朽的诗里与时同长。
只要一天有人类,或人有眼睛,
这诗将长存,并且赐给你生命。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2.剧本主要故事情节记录

  夏洛克十分贪婪,他与慷慨的安东尼奥早已暗暗结下深仇,他见对方有求于己,立刻假仁假义地说:“我不要你一分利息。但是,我们要到律师那儿去签一张借约,如果你到期还不出这笔钱,我就要割下你身上的一磅肉来,随便由我从哪儿割!”安东尼奥见惯了夏洛克的鬼把戏,无所谓地说:“好吧,我们去签约吧,我还要告诉大家,犹太商人夏洛克的心肠真好。”巴萨尼奥却竭力反对去签这种血淋淋的借约,但他的朋友安慰他说,商船上的货物价值超过借款好几倍,没问题。

第一幕

  安东尼奥跟着夏洛克去签了约,在他看来,这张借约不过是犹太商人一时心血来潮,闹着玩儿的。

巴萨尼奥向安东尼奥借钱准备去贝尔蒙特去向鲍西娅求婚。

  巴萨尼奥相娶的小姐名叫鲍细娅,住在离威尼斯城不远的地方,她继承了一大笔财产,到她家去求婚的人很多,但她只看中了诚实的巴萨尼奥。巴萨尼奥告诉她,自己没有什么财产,可以夸耀的只是出生在上等家庭,受过很好的教育。鲍细娅谦逊大方地说:“我看上你的就是这可贵的品德,但愿我有一千倍的美丽,一万倍的富有,这样才配得上你。我受的教育太少了,幸运的是还年轻,又遇上了你!”鲍细娅接受了他的求婚,还给了他一只戒指。巴萨尼奥激动地说:“我无法形容自己有多么幸福,我只能向你起誓,这只戒指永远不会离开我的手!”正当他们兴高采烈地商量着举行婚礼的时候,有人送来了安东尼奥的一封信。巴萨尼奥打开一看,脸色顿时变得十分惨白。鲍细娅大吃一惊,忙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巴萨尼奥就将向犹太商人借钱的事细说了一遍,还将安东尼奥的来信读给她听。信上说:“我的船全部沉入海底,我已无法准时偿还借款。按照规定,他要割去我身上一磅肉,他盼望的也正是这一磅肉。我的性命保不住了,希望临死前能见你一面..”听到这里,鲍细娅立刻说:“你快准备一下,带上比债务多二十倍的钱,去救你那个好心肠的朋友!不过,我们今天就举行婚礼,明天一早,你就出发去威尼斯。”第二天一早,巴萨尼奥带上大笔金币,告别了爱妻,跳上了前往威尼斯的马车。

鲍西娅面对父亲给她定下的取签成婚方法的苦恼。以及对前来求婚者的讽刺。

  但是,安东尼奥因为拖欠债务,已被夏洛克控告,投入了监牢。

安东尼奥做担保,巴萨尼奥向夏洛克借钱,并立下字据,不如期还钱便从安东尼奥身上割下一磅肉。

  巴萨尼奥到监牢探望过朋友后,立即找到犹太商人夏洛克,愿意出比债务多二十倍甚至更多的金币,来换取夏洛克要割安东尼奥一磅肉的要求,但是,狠毒的商人不肯收钱,坚持要割下安东尼奥身上的一磅肉。

第二幕

  这一骇人听闻的案子震惊了整个威尼斯,公爵也决定在元老院公开进行审理。这时,大律师写来了一封信,说他因病不能出庭,特地推荐了一名年轻的博士包尔萨泽前来,为被告安东尼奥辩护。

摩洛哥亲王向鲍西娅求婚。

  事实上,这个“年轻的博士”是鲍细娅乔装扮成的。她披着律师的袍子,戴着假发,显得很有学问。当她走进法庭时,引起全场人的注目。

朗斯洛特忍受不了夏洛克的“暴行”决定投奔巴萨尼奥门下。

  鲍细娅先对夏洛克说:“根据威尼斯的法律,你有权索取借约里写明的那一磅肉。但是,仁慈是一种美德,对君王来说,它比王冠还重要。对百姓来说,它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安东尼奥的朋友愿意为他偿还比债务还多出二十倍甚至更多的金币,难道你还要抱着那个残忍的割人肉的要求吗?”狠毒的夏洛克不肯对仇人发慈悲,他说:“凭着我的灵魂起誓,谁也无法用言辞来改变我的决心!”这时,鲍细娅扮成的年轻博士要求夏洛克让自己看一看借约。看完后,她说道:“根据借约,这个犹太人能够合法地从安东尼奥胸脯最靠近心脏的地方割下一磅肉!”夏洛克高兴地欢呼起来,大声说:“聪明的年轻律师,你的学问比你的年纪高得多了,真像是古代的但尼尔法官下世来裁判呀!”说完,他拿出刀子,在一块随身带来的砂石上磨了起来。

杰西卡决定携带家产和罗兰佐私奔。

  鲍细娅转身对安东尼奥说:“你得准备让他将刀子扎进你胸脯。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安东尼奥一点也没料到律师会这么帮倒忙,但他已无所谓了,他对站在附近的巴萨尼奥说:“朋友,把手伸给我。不要为我的不幸难过。替我问候尊夫人,告诉她,我们是生死之交!”巴萨尼奥点点头,说:“我爱我的妻子胜过生命,但你比这一切更宝贵!” 这时候,夏洛克等得不耐烦了,他大声嚷道:“别浪费时间了,我要动手了!”年轻的博士点点头,问道:“天平预备好了吗?”左右告诉她说,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巴萨尼奥与杰西卡罗兰佐等人启程去贝尔蒙特。

  夏洛克将刀子使劲地在砂石上刮了最后两下,嚷道:“明智正直的法官,终于使我如愿以偿了!”法庭里的空气一下子变得十分紧张。

摩洛哥亲王选择金盒子,失望而归。

  正在这时,鲍细娅又大声说道:“等一等,犹太人,还有一点得说明白。

萨莱里诺与萨莱尼奥得知安东尼奥商船失事。

  借约里没写着要给你哪怕一点血,这里写的只是‘一磅肉’。我宣布,在你割这一磅肉时,如果让被告流出哪怕一滴血来,你就违法了,你的田产和住宅就要充公,交给威尼斯官府!”顿时,自以为受到偏袒的夏洛克愣住了:谁能在割活人的肉时,不弄出一滴血来呀?!

阿拉贡亲王开向鲍西娅求婚,选择了银盒子。失望而归。

  元老院法庭的四面八方也立刻欢呼起来,人们十分钦佩这个年轻律师的惊人机智。

夏洛克得知杰西卡与异教徒私奔与安东尼奥破产。找同乡人商量如何对付安东尼奥。

  有人还模仿着夏洛克的话喊道:“明智正直的法官,你是古代的但尼尔下世来裁判呀!”这时,夏洛克左思右想,觉得没法对安东尼奥下手了,只得丢掉刀子,懊丧地说:“就照年轻律师以前要求我的,给我钱吧。”巴萨尼奥一下子跳起来说:“我的朋友得救了,钱算什么?你拿去吧!”但是,鲍细娅拦住他说:“这个犹太人不能接钱,只能割肉,这是法律!

巴萨尼奥选铅盒子与鲍西娅有情人终成眷属。

  夏洛克,你开始动手吧,割得不能超过一磅,也不能少于一磅,这里有天平会计量的。如果你割得比一磅多或少,分量上相差一丝一毫,按照威尼斯法律,将判你死罪,并将你的财产充公!”夏洛克现在已完全服输了,他只是说:“给我钱,让我走吧。”巴萨尼奥正要给他钱,鲍细娅又拉住说:“不,这个残忍的犹太商人,他设下诡计,想置一个市民于死地,他已犯了人罪。他的财产要充公,他的死活由公爵来决定!”夏洛克吓坏了,忙向公爵跪了下来。

安东尼奥与夏洛克对簿公堂。双方矛盾激化。

  公爵说:“我恕你死罪,但是,你的财产一半要给安东尼奥,另一半充公。”这时,善良的安东尼奥大声说:“我不会要他的财产的。但是,我希望他签一个字据,答应在临死时把财产留给他的女儿和女婿。”原来,安东尼奥知道,夏洛克有个独养女儿违背他的意愿,嫁给了一个她爱的青年。

鲍西娅威尼斯法庭救安东尼奥。

  犹太商人答应了这个条件,灰溜溜地回家去了。安东尼奥被无罪释放。

巴萨尼奥携同安东尼奥一同去贝尔蒙特与爱妻鲍西娅团聚。

  已萨尼奥一定要将那三千块金币送给“年轻的律师”作报酬。

3.对精彩片段、台词摘抄

  鲍细娅望着他手上的戒指说:“如果真要感谢我,就将你手上的戒指送给我吧。”这一下,巴萨尼奥倒慌了起来,他一点也没发现“年轻的律师”就是自己的妻子化装的,他记得自己曾发过誓,永远不会让戒指离开自己,这可怎么办呢?最后,他只能说:“我愿意把威尼斯最贵重的戒指买来送给你,但是,这一只,我却..”安东尼奥一点也不知道其中的奥妙,他劝朋友说:“看在年轻律师帮忙和我的情份上,你就开罪一次夫人吧。”巴萨尼奥点点头,让仆人带着戒指追上了“ 年轻的律师。”鲍细娅接过戒指,飞快地回到家里,换上了原来的服装。没多久,巴萨尼奥和安东尼奥一起回来了。

(1)

  当鲍细娅拿出那只戒指,说出自己就是那个年轻的律师时,巴萨尼奥又惊喜又惭愧,他没想到,救出自己朋友性命的,竟是自己智勇双全的妻子!

巴萨尼奥:……他的道理就像藏在两桶砻糠里的两粒麦子,你必须费去整天工夫才能把它们找到,可是找到了它们以后,你会觉得得费这许多气力找它们出来,是一点不值得的。

  使大家兴奋的还有几封信,它们也是鲍细娅拿到的,原来,安东尼奥的船队并没有沉没,它们只是遇上了风暴,稍微耽搁了一些时间,现在,这些船已停怕在风平浪静的港口里了。

(2)

  (方选之)

尼莉莎:……可是照我的愚见看来,吃的太饱的人,跟挨饿不吃东西的人,一样是会害病的,所以中庸之道才是最大的幸福:富贵催人生白发,布衣蔬食易长年。

(3)

鲍西娅:倘使做一件事情就跟知道应该做什么事情一样容易,那么小教堂都要变成大礼堂,穷人的草屋都要变成王侯的宫殿了。

(4)

鲍西娅:既然上帝造下他来,就算他是个人吧。……什么人的坏处他都有一点,可是一点没有他自己的特色。

(5)

葛莱西安诺……谁在席终人散以后,他的食欲还像初入座时候那么强烈?哪一匹马在冗长的归途上,会像它起程时那么长驱疾驰?对于世间的任何事物,追求时候的兴致总要比享用时候的兴致浓烈。

(6)

巴萨尼奥:外观往往和事物的本身完全不符,世人却容易为表面的装饰所欺骗。

(7)

安东尼奥:请你想一想,你现在跟这个犹太人讲理,就像站在海滩上,叫那大海的怒涛减低它的奔腾的威力,责问豺狼为什么害母羊为了失去它的羔羊而哀啼,或是叫那山上的松柏,在受到天风吹拂的时候,不要摇头摆脑,发出谡谡的声音。要是你能够叫这个犹太人的心变软——世上还有什么东西比它更硬呢?——那么还有什么难事不可以做到?……

(8)

公爵:你这样一点没有慈悲之心,将来怎么能够希望人家对你慈悲呢?

(9)

夏洛克:……你们买了许多奴隶,把他们当做驴狗骡马一样看待,叫他们做种种卑贱的工作,因为他们是你们出钱买来的。我可不可以对你们说,让他们自由,叫他们跟你们的子女结婚?为什么他们要在重担之下流着血汗?让他们的床铺得跟你们的床同样柔软,让他们的舌头也尝尝你们所爱好的东西吧,你们会回答说:“这些奴隶是我们所有的。”……

(10)

鲍西娅:慈悲不是出于勉强,它是像甘霖一样从天上降下尘世;它不但给幸福于受施的人,也同样给幸福于施与的人;它有超乎一切的无上威力,比皇冠更足以显出一个帝王的高贵不:御杖不过象征着俗世的威权,使人民对于君上的尊严凛然生畏;慈悲的力量却高出于权力之上,它深藏在帝王的内心,是一种属于上帝的德行,执法的人倘能把慈悲调剂成公道,人间的权力就和上帝的神力没有差别。

(11)

夏洛克:……你们拿掉了支撑房子的柱子,就是拆了我的房子;你们夺去了我的养家活命的根本,就是活活要了我的命。

(12)

鲍西娅:一个人做了心安理得的事,就是得到了最大的酬报。

(13)

鲍西娅:在无人欣赏时,乌鸦的歌声也就和云雀一样动听;要是夜莺在白天杂在群鹅的聒噪里唱歌,人家决不以为它比鹪(jiao)鹩(liao)唱得更美。多少事情因为逢到有利环境,才能够达到尽善的境界,博得一声恰当的赞赏!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莎士比亚,第九四课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