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的战争力从何而来,世界上下6000年

来源:http://www.aviodelta.com 作者:故事寓言 人气:73 发布时间:2019-05-04
摘要:“大人,您的这个方案无疑是大胆的、是会出奇制胜的,是一个绝好的方案!但是,极其危险的大圣伯纳德山口、充满死亡的阿尔卑斯山脉、人烟稀少的羊肠小道,等等等等,您想过没

  “大人,您的这个方案无疑是大胆的、是会出奇制胜的,是一个绝好的方案!但是,极其危险的大圣伯纳德山口、充满死亡的阿尔卑斯山脉、人烟稀少的羊肠小道,等等等等,您想过没有,我们如何通过?”

  1800 年5 月的一天,在终年积雪的阿尔卑斯山上,有一支军队正在陡峭崎岖的小道上艰难地行进着。小路的一边是高耸的山崖,一边是万丈深渊,行进中稍不留意,就会落入深谷,摔个粉身碎骨。强劲的山风,裹挟着雪花,肆无忌惮地抽打在士兵的身上。他们一个个用手臂护着脸,勉强睁着眼睛,小心翼翼地辨认着道路,生怕一失足便做了阿尔卑斯山的孤魂野鬼。
  走在这支队伍前面的,是一位矮个子将军。他骑着马,身穿一件灰色大衣,神情沉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灰色眼眼紧紧盯着前方,似乎要穿透这迷朦的风雪,看清远方的一切。他就是威名赫赫的拿破仑,此刻正带领他的远怔军,翻越阿尔卑斯山,赶赴意大利。
  若问这支法国远征军开往意大利去干什么?这还得先从拿破仑谈起。
  拿破仑是在法国的资产阶级大革命中崛起的年轻将领。
  1789 年,法国人民发动武装起义,攻占了象征封建统治的巴士底监狱。
  两年后,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及其王后被起义的人民逮捕,吊死在绞刑架上。
  从此,法国历史上延续了一千多年的封建君主制度被推翻,第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也随之诞生了。
  法国的大革命,引起了欧洲各国封建贵族的极度恐慌。他们生怕法国革命的影响会波及到自己的国家,威胁他们的统治。为了推翻刚刚建立的法国资产阶级政权,奥地利、普鲁士、英国、荷兰、西班牙等国的封建君主结成了反法联盟。他们用武力帮助法国的保皇势力占据了法国南部的军事要地土伦港和马赛等地,波旁王朝的白旗又在里昂城里高高挂起。在这内乱外患的紧要关头,拿破仑以他卓越的军事才干脱颖而出。迅速地平息了叛乱,粉碎了第一次反法同盟的阴谋。接着,他又果断地发动了“雾月政变”,登上了第一执政官的宝座。
  拿破仑上台时,法国正处在第二次反法联军的包围中。拿破仑很快就看清了形势。他认为,反法联盟中对法国威胁最大的是奥地利。当时奥地利己侵占了意大利,正准备从那儿向法国进攻。拿破仑决定先对付奥地利的军队。
  这天,拿破仑和他的秘书布尔里埃纳趴在一张地图上,正在研究如何出兵。拿破仑用一些粘着红蜡或者黑蜡的大头针,标志着双方兵力的分布形势,他对着那些红头、黑头的大头针沉思了一会,忽然向布尔里埃纳说道:“你猜猜,法军将在什么地方打败敌人?”
  布尔里埃纳困惑地耸耸肩,回答说:“天晓得!仗还没打,我怎么会知道呢?”
  拿破仑伸手扭了一下布尔里埃纳的耳朵,让他看着地图上的某个地方,说道:“苯蛋!你瞧瞧这儿。奥军统帅梅拉斯和他的大本营在亚历山大里亚。
  他会在那儿呆着的,一直呆到热那亚投降为止,因为他的军火库、军医院、炮兵、后备队都在那儿。我呢,我要从这儿,”拿破仑指着标示出阿尔卑斯山的大圣伯纳德山口的那个点,接着说,“越过阿尔卑斯山,突袭梅拉斯,把他同奥地利的交通线切断,然后在这儿,在圣吉里亚诺,在斯克里维亚河流过的平原上和他会战。这样就可出奇制胜,打他个人仰马翻。”
  布尔里埃纳的眼光跟着拿破仑的手指移动着。听完了拿破仑的叙述,他想了想说:“大人,您的这个方案无疑是个大胆的、出奇制胜的方案,可是您考虑过怎样翻越阿尔卑斯山吗?从大圣伯纳德山口过去,那条路很少有人走过。那可是条极端危险、充满死亡的路呀!我们还是从..”
  拿破仑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头,斩钉截铁他说:“不,只有从大圣伯纳德山口过去。走那条路,不容易被敌人发觉。那条路没人敢走,那么,就让我来创造个奇迹吧!”
  进军的路线确定了,可拿破仑还面临一道难题:他必须组建一支六万人的预备军团,最要命的是这一切都必须在不让敌人知道的情况下进行。当时,英国和奥地利的间谍几乎遍及法国的各个角落,他们时刻在关注法军的每一个行动。怎样才能瞒过这些间谍的耳目呢?
  拿破仑经过一番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个办法。他先把他的参谋部和几个征募来的新兵团召集到第戎城,摆出一副随时准备进攻意大利的架势。而真正要参战的部队则通过不同途径。悄悄地调柱瑞士的日内瓦,以便从那儿翻越阿尔卑斯山。同时,他又在巴黎公开声称,他将去第戎检阅预备军团。检阅的这天,大批间谍从欧洲各地赶到了第戎。他们惊讶地发现,站在拿彼仑面前接受检阅的竟然是一些老弱残兵和刚招来的娃洼兵。这些人穿着各色各样的衣裳,装备也不齐全,那些娃娃兵个儿比枪高不了多少。原来拿破仑所吹嘘的预备军团竟然是这样一批乌合之众!间谍们失望了。反法联盟的首脑们却高兴万分。检阅结束后,各式各样的讽刺画出现在欧洲的大街小巷,其中有一幅别出心裁:上面画着几个童子军和一个接假肢的残疾人,他们毫无生气,可怜兮兮地站着,肩上挎着清一色木制的儿童玩具枪,下面的标题是:
拿破仑的战争力从何而来,世界上下6000年。  “拿破仑的预备军团”。
  与此同时,许多手写的小传单也相继出现了。这些传单是法国情报机关按照拿破仑的意图精心策划撰写的。上面有的记载了有关拿破仑的一些不光彩的趣闻;有的夹杂着一些证明预备军团根本不存在的所谓证据..这些传单力图给敌人造成这样一种印象:拿破仑的预备军团完全是编造出来的,它不过是法国人为了欺骗和牵制奥地利人而故意设下的一个圈套而已。
  敌人果然上当了!差不多整个欧洲都在传说没有什么“预备军团”的消息。英、奥报纸为此对拿破仑大肆挖苦和讽刺。维也纳有家报纸载文认为拿破仑根本没有什么预备军团,他在虚张声势地吓唬人罢了。奥地利驻意大利军队的总指挥梅拉斯元帅更是喜形于色,他得意地对部将们说:“用来威胁我们的预备军团只是一群乌合之众。拿破仑希望利用它来迷惑我们,逼我们撤军。这个诡计多端的家伙,他希望我们像寓言中的狗一样,为了追一个影子,竟放过真正的猎物。过去我们上过他不少当,这次我们算是看穿了他的鬼把戏,不再上当了。”
  梅拉斯做梦也没想到,就在他嘲笑法国人的时候,拿破仑正带着一支人强马壮的队伍,翻越阿尔卑斯山,渐渐地向他逼过来了。
  法军像一条灰色的长蛇,在阿尔卑斯山的高山深谷中蜿蜒移动着。暴风雪已经停歇,可是道路却愈加险峻。在离山口还有十几公里的地方,路变得越来越窄,步兵和骑兵只能排成一路纵队勉强通过。车辆和笨重的火炮简直寸步难行,道路很决被炮车堵塞了。看见这情景,拿破仑在路边焦急地来回踱着,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正在这时,一些热情好客的山民闻风赶来了,在他们的建议下,炮兵指挥官马尔蒙想出了一个巧妙的办法。他让人先把松树干按一定的尺寸截断,再一锯两半,把中间掏空,然后从炮车上把炮管卸下,装在掏空了的树干中,捆绑好以后,使炮尾朝前,炮台朝后,再在炮尾环上系上绳索,由100 多个棒小伙子拖着它朝前走。至于原来架炮的车架,则拆卸下来由骡子驮着走。这个方法果然很灵。拿破仑立即命令士兵们砍树做木槽子,忙乎了一阵,部队总算顺利地到达了山口。
拿破仑的战争力从何而来,世界上下6000年。  站在高高的山口,意大利的皮埃蒙特平原已遥遥在望。再回头望去,阿尔卑斯山重重叠叠的山峦在阳光映照下熠熠闪光。拿破仑身边的一位随从情不自禁地赞叹道:“阿尔卑斯山真高啊!”拿破仑自豪他说:“可是我站在了它的头上,我比阿尔卑斯山还要高!”说着,他在马上挺了挺身子,仿佛真要跟阿尔卑斯山比个高低。
  当法军正为顺利地越过阿尔卑斯山而欢欣鼓舞时,却在通过多拉·巴蒂亚河谷时意外地遭到奥军的顽强阻击。多拉·巴蒂亚河谷上只有一条狭窄的通道,奥军扼守在河谷上方的堡垒里,居高临下,死死地卡住了法军的去路。
  拿破仑组织了几次进攻,都因山高坡陡无法攀登而败下阵来。难道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越过了阿尔卑斯山,“竟会因为这一条小小的河谷而前攻尽弃么?
  拿破仑下服输,他举起望远镜,仔细察看了一番地形,一条妙计跃上了心头。
  他命令大部队隐蔽休息,等待天黑。然后他派出小股部从,要他们轮番进攻,不给奥军任何喘息的机会。天一黑,他立即命令大部队在通道上铺一层厚厚的麦秸和畜粪,又用衣服被褥等把炮车轮子包裹起来。就这样,几万法军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奥军的鼻子底下溜了过去。等到奥军发现上当时,拿破仑已率领队伍走得无影无踪了。
  当梅拉斯发现法军已兵临城下时,这才如梦初醒。他立刻明白了眼前形蛰的严重性。奥军的交通线一旦被法军切断,奥军无疑将成为瓮中之鳖。他急忙发出紧急命令,叫分散在波河南岸的各部队,迅速向亚历山大里亚地区集中,同时派出一支轻旅,迎接法军,打通自己的交通线。
  两军争夺战很快展开了。6 月4 日至9 日,法军和奥军在喀斯特姆奥和尼斯两处交火。这两仗,法军大胜,以伤亡几百人的代价,消灭了奥军一万多人。
  旗开得胜的拿破仑,抓紧有利时机调整力量。然而,他这时却犯了一个错误,差点使全军覆没。他把自己的主力二万七千人集中在托尔托纳北面的沃盖腊附近,认为大会战将在那儿进行。他同时命令他的得力大将德赛率领一支部队前往托尔托纳以南,堵住奥军逃往热那亚的退路。他万没料到,会战是在亚历山大里亚东南的一个小村庄马伦哥打响的。6 月14 日,正当他在沃盖腊严阵以待,准备给奥军以迎头痛击时,从马伦哥却传来了法军大败的坏消息,马伦哥和卡斯特尔切利奥洛等战略要地失守。驻在亚历山大里亚的奥军倾巢出动,铺天盖地向法军压过来,形势对法军极为不利。拿破仑马不停蹄地赶往前线,指挥战斗。可是,由于他事先已把几支部队派到了别的地方,手头的兵力有限,面对人数占绝对优势的奥军的进攻,法军节节败退,眼看就要全军崩溃了。
  奥军统帅部里一片欢庆景象。梅拉斯以为大局已定,更是欣喜若狂。他得意洋洋地对参谋长说:“这个号称战无不胜的科西嘉人今天到底败在了我的手里。你立即派人回维也纳向皇帝陛下报捷,我马上回亚历山大里亚休息,这儿你负责指挥。”他看见参谋长似乎有点为难,就伸手拍拍参谋长的肩膀,满不在乎他说:“放心吧,拿破仑坚持不了多久了,他马上就会来求和的。”
  说罢,他真的收拾行装,回亚历山大里亚去了。
  再说法军确实是一片混乱,人心惶惶。有两团法军见奥军蜂拥而来,惊惶失措中,没进行什么抵抗就丢弃了阵地,匆忙后撤了。
  拿破仑却处惊不乱、镇定自若,仍在沉着地指挥战斗。他听到两团士兵放弃阵地的消息,便迅速赶赴那里。士兵们听说拿破仑来了,立即列队集合,大家面带愧色、准备接受拿破仑那暴风雨般的训斥。
  果然,拿破仑铁青着脸,怒气冲冲地斥责士兵们不该畏敌如虎,更不该丢掉自己的阵地。他吼道:“你们沾污了我的法国兵团。你们不配称为法兰西共和国的军队。”拿破合威严的目光扫视着他的士兵们,这些士兵羞愧地低着头,听着他的训斥。“我这就让参谋长在你们的团旗上写上‘他们不再属于法国兵团’几个字,让全军都知道你们是怯懦的胆小鬼。”
  周围一片静默,忽然,一个士兵喊道:“大人,请不要在我们的军旗上写上那几个字,那样我们将终身蒙受耻辱。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去把丢失的阵地寺回来。”话音一落,许多士兵都跟着叫喊起来:“对,我们去夺回阵地,我们要甩我们的鲜血来证明我们的勇气!”有几个士兵挤到拿破仑的战马前,仰着头,大声恳求道:“大人,请你千万不要写,我们将让你看到,我们并不是胆小鬼。”许多士兵附和着,叫喊着,他们的眼眶里都含着泪花。他们的恳求是那样的真切,拿破仑被感动了,他见自己的激将法达到了预期的效果,脸色渐渐缓和下来。他扬了扬手,示意大家安静;说道:
  “好,这几个字我暂时不写在你们的团旗上,我要看到你们用你们的勇气洗刷自己的耻辱。我已派人去调德赛的兵团了,他们很快就会来的。现在,我命令你们,为了法兰西的光荣,为了你们的荣誉,去打败奥地利人。——出发!”
  “为了法兰西的光荣,冲啊!”
  士兵们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吼声。刚才还是萎靡不振的士兵们,仿佛换了一个人,随着拿破仑的剑头所指,他们一个个如猛虎下山,向奥军的阵地扑去。
  这两个团的士气很诀感染了其他的部队,法军的士气大振,人人奋勇拼杀。不少士兵的子弹打完了,就用刀砍,用剑刺;剑折断了就扑上去用嘴咬、用手掐。战场上,到处是刀光剑影,到处是缠在一起扭打的人形。奥军的士兵倒下了一批又一批,但奥军的增援部队源源不断涌来,法军眼看要抵挡不住了。
  忽然,在枪炮声和喊杀声中,隐隐传来了一阵阵鼓声:咚、咚、咚、;咚、咚、咚咚..这是法军的进军鼓声!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我们的援军到了!”大家向鼓声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远方腾起一团烟尘,黑压压的法国骑兵以风扫残云之势疾驰而来,法国士兵们高兴得欢呼起来。
  转眼间骑兵们来到法军阵地前,德策向拿破仑报告。拿破仑兴奋地夸奖了他几句,他一眼看见了站在德赛身边的小鼓手。这孩子是德赛在巴黎街头收留的流浪儿,大家都叫他小流浪汉。
  拿破仑拍拍小流浪汉的头,命令道:“小流浪汉,快敲进军鼓!”
  小流浪汉应声道:“是!”咚咚的鼓声随即响了起来。
  拿破仑大声说:“敲得再响一些。”
  咚咚咚的鼓声更加激越。敲得人们热血沸腾,勇气倍增。法军随着德赛的剑光,踏着小鼓手激越的鼓声,向奥地利的军队横扫过去。突然,一排子弹射来,德策倒了下去,但是队伍并没有动摇。当弥漫的炮火消散时,人们看到那小流浪汉走在队伍的前面,仍旧敲着激昂的进军鼓。咚咚的鼓声激励着士兵们奋勇冲杀,形成了一条势不可挡的洪流。刚才还是胜利之师的奥军,一下子乱了阵脚。他们有的被霰弹击中,当场毙命;有的被马刀砍倒,血肉横飞;更多的是成批成批地跪在地上,缴械投降。奥军全面溃退了。
  梅拉斯做梦也未曾想到战场的形势会如此急转直下。他见大势已去,不得不派人向拿破仑求和。6 月15 日下午,拿破仑的代表与梅拉斯在亚历山大里亚签署了停战协议。
  马伦哥战役中,拿破仑以他卓越的军事才干,过人的胆识和勇气,反败为胜,创造了军事史上的奇迹。
  (沈彪)

  1800年春,欧洲反法同盟各国军队疯狂包围法国本土。法国上空,战争阴云笼罩。奥地利10万大军,重新抢占了拿破仑征服过的意大利地盘。法国大地,危机四伏。

1800年5月底,当拿破仑率法国预备军团,冒险翻过阿尔卑斯山的第一个险道——圣伯纳德山口,突然出现在皮埃特平原上奥军的后方时,奥军统帅梅拉斯才如梦初醒。他又一次被拿破仑欺骗了。 原来,梅拉斯和他的情报机构一直都认为,拿破仑的预备军团只不过是一支只有几千人的杂牌部队。那么,“几千人的杂牌部队”何以变成了越过天险,攻势如潮的数万大军呢?这要归功于拿破仑“以高明的泄密手段达到了保密的目的”。 1799年法国“雾月政变”后,奥军重新占领了意大利北部,不仅使拿破仑在意大利之战中所取得的胜利,前功尽弃,而且对法国本土也构成了极大威胁。综合权衡,拿破仑认为,法国必须及早地投入新的强大军团,才能打败奥军。由于其它军队无力向意大利战场行动,拿破仑决心秘密组训1个6万人的预备军团。 尽管已经采取了许多严格的保密措施,但英奥等国的间谍还是发现了这支预备军团的某些珠丝马迹。对此,拿破仑意识到:要对预备军团的组训绝对保密已无法办到,如果“辟谣”,难免欲盖弥彰,倒不如顺水推舟,设法给敌方以错觉。于是拿破仑断然决定,不仅由军政大臣亲自把组训预备军团的消息再次公布于众,而且把预备军团的编制、实力经加工后泄露出去。1800年4月,拿破仑又在巴黎正式宣布:预备军团正在第戎地区集结,他将亲往检阅这支新的生力军。与此同时,拿破仑将预备军团的主力秘密转移到新的便于隐蔽的集结地,第戒只保留少量供间谍“刺探”的部队。 为了达到预期目的,拿破仑不断地采取针对性很强的欺骗措施,以至在政府《通报》上登载“要闻”,在报刊上编发消息,引得大批间谍从欧洲各地赶到了第戒。虽然他们“证实”了预备军团的存在,却没有发现值得一提的正规军。除了刚刚招募来的、连军事常识都不懂的新兵,剩下的全是不堪一击的老弱残兵。至于那些所谓的军、师司令部,更象自由市场,编制不满、装备不齐、未经训练、军纪松懈。总之,这支预备军团毫无战斗力可言,根本不重视。 拿破仑倒是言行一致,如期赶到第戒检阅了他的预备军团。检阅刚一结束,拿破仑的预备军团就成了国内外绅士们的谈资笑料。拿破仑又下令法军谍报人员对此推波助澜:有的贴出讽刺画,上有12个童子军和1个装有木腿的残疾人,下标“拿破仑的预备军团”;有的则散发传单,披露拿破仑组训预备军团时的一些可笑故事。这样,许多人不得不认为,预备军团只不过是拿破仑为了牵制奥军,别有用心编造出来的圈套。就连奥军统帅梅拉斯也一再强调:“用来威胁我们的预备军团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法国人把我们看得太简单了。” 然而,就是这支预备军团,已在法国南部做好了进攻意大利的准备,并在拿破仑的亲自指挥下,于1800年6月进行的马伦戈决战中击败了梅拉斯,将奥军逐出意大利北部。最后,奥军被迫求和,结束了第二次反法联盟中的法奥战争,并使此次反法联盟趋于彻底瓦解。

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 1拿破仑 拿破仑时代的法国远征军是法国军事实力的一大认证,拿破仑指挥过多场战役的胜利,那么弄破伦的战斗力从何而来呢,在战场上又有什么奇谋呢? 拿破仑的战斗力从何而来 世界公认,法国人拥有独步于世界的一大强项:思想。思想会带给一个国家自由和浪漫,但是世间万物都此消彼长。凡是自由烂漫的人,组织纪律性往往不行。“天马行空”的“法才”,一直有个解不开的死结:散漫。此症导致“法才”影响世界有余,但控制欧洲乃至世界则不足。在近代历史,虽然法国仅此于英国,建立了世界第二大的帝国,但从坚挺度比较,法军的战斗力远不如英军坚硬。在清帝国垂死挣扎之际,尚能靠老将的匹夫之勇,取得大胜法军的镇南关大捷,可见法国人的战斗力,是何等不堪。所谓英法联军进北京,法军是“搭车”,锐不可当的主力还是英军,法兰西人的主要作为是趁火打劫。 然而,拿破仑那段“横扫欧罗巴”时光,历历在册,绝非虚构。拿破仑戎马一生,亲身指挥过的战役约计60次,比历史上著名的军事统帅亚历山大、汉尼拔和恺撒指挥的战役总和还要多。除了奈尔逊海战和滑铁卢战役,近乎百战百胜。人们称拿破仑为“战神”,但他终归是一个人不是神。然而他能在法国“浪漫”的历史上,留下征服欧洲大陆的辉煌,肯定具有不同凡夫俗子的“独门功夫”。世界上有两种力量强大,一种是思想,一种是剑,而思想将最终战胜剑。——拿破仑的这句名言,既是自己对“两把利器”的心得,也是对他成为无敌“欧洲王”的诠释。 作为近代新兴军事家,拿破仑那“两把利器”彼时天下无敌——最猛烈的武器:火炮,最锋利的思想:拿破仑法典。单项军事天才或者思想家都好找,但是二者合一就是难得的凤毛麟角人物。而拿破仑恰恰就是这样一个难得人物。地球人都知道,拿破仑是最早的炮兵司令。他有“炮兵皇帝”及“现代炮兵之父”的美誉。拿破仑的大炮在埃及的狮身人面像上留下了恒久的历史印记,人言他炮轰狮身人面,是为了向世界表达“击碎旧世界”的决心,其实,拿更是用此炮轰,向世界表现法国炮兵的威力。 18世纪末19世纪初,火炮对于欧洲不算新式武器。早在欧洲15世纪时,火炮已出现。 法军的炮兵是后起之秀。他们拥有其他炮兵军队无法超越的强项:炮兵官兵的素质。众所周知,拿破仑是“炮兵学校”科班出身。他在法国皇家炮兵中茁壮成长,拿破仑在炮兵史上,创造了很多个第一,诸如他改变部队编制,第一次使炮兵成为一个独立的兵种。法军因为具有一个大革命与炮兵“双料出身”的领导人,再加法国炮手都经过独一无二的大革命的实战考验,遂成为欧洲炮兵水平最高的“可怕”军队。 他们是一支不拘一格的“革命军”。正规的军营纪律是无关紧要的,士兵受到人道的待遇,绝对论功晋升的原则,产生了纯粹凭藉勇气的军队制度。凡此种种,再加上骄傲的革命使命感,使法国军队焕发了无穷的战斗力。威猛的法军,除了如火纯青地密集使用大炮这一杀手锏,还有一点超乎一般军队。这大概是历史上唯一支带着“学者和书库”打仗的军队。世界都对拿破仑那句著名指令耳熟能详:“让驴子和学者走在队伍中间。”这句话不仅说明拿破仑爱惜学者,而且道出他能打仗的另一秘诀:带着先进的思想前行。他的队伍中,有一支特别分队——数百名各行业的学者以及成百箱的书籍和研究设备,可谓别具一格的“学者”军队。 那里面不仅数学和文学书籍,更蕴藏着世界第一部民法典——《拿破仑法典》 ,这是宪政国家最早的民法典,也是拿破仑一生最大的骄傲。拿破仑临死前说:“我一生四十次战争胜利的光荣,被滑铁卢一战抹去了,但我有一件功绩是永垂不朽的,这就是我的法典。”思想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思想是万万不能的。关键是思想与剑如何有机地结合。植根于法国大革命土壤的拿破仑,从一个只有剑的旧军人成长为手握“思想和剑”两把利刃的新军人。从而把法国的战斗力推上历史顶峰。 士兵们 !你们没有炮,却赢得了这些战役;没有桥,却渡过了江河;没有鞋子,却还急行军,你们露宿,可没有烧酒,而且经常没有面包。只有共和主义的军队,自由的士兵,才能经受你们所经受过的艰苦。你们必须尊重将被你们解放的人民。不这样做,你们将不成为人民的解放者,你们将会是给人民造成灾难的人。你们就不会是法兰西人民的光荣:他们反而会否定你们。意大利各族人民们 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 法国部队将为你们挣断锁链,法兰西人民是全体人民的朋友,你们应该以信任的心情来迎接他们。你们的财产、宗教、习惯将受到尊重。我们是向共同的敌人作战,我们只是对奴役你们的暴君作战。 通过这段拿破仑对士兵的动员令,彼时法军战斗力非凡的强大内因昭然若揭——法国人不光要靠书籍,而且还要用大炮轰掉锁链,告诉世界人民怎样有尊严地生活。世界最强大的炮兵集团军,而且是自由之师、正义之师,让拿破仑率领的法国远征军所向披靡,横扫欧洲大陆,战无不胜。“拿破仑的神话”来自“思想与剑”完美结合。先进的武器,先进的思想,缺一不可。 18世纪,是大英帝国的世纪,也是法国人表演的世纪。上半叶启蒙,下半叶革命,这两件事做完之后,19世纪初叶拿破仑横空出世,令法国焕发了空前绝后的战斗力。 当然,法军由盛极而衰也发生在拿破仑时代。拿破仑后期,思想退化,开始单纯迷恋强权,忽略了自己是否代表最先进思想,其主动发动战争的行为与后来的希特勒无异,最终晚节不保。当“战神”思想一旦退化,那么武器也会生锈,领导者和军队一起,慢慢老去。当最先进的思想和最先进的武器脱节之后,法国的战斗力便又恢复较衰的常态。可见,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单一的武器,或者单一的思想,而是“思想与剑”结合得最完美的国家与军队。 战场上的奇谋 1800年5月底,当拿破仑率法国预备军团,冒险翻过阿尔卑斯山的第一个险道——圣伯纳德山口,突然出现在皮埃特平原上奥军的后方时,奥军统帅梅拉斯才如梦初醒。他又一次被拿破仑欺骗了。 原来,梅拉斯和他的情报机构一直都认为,拿破仑的预备军团只不过是一支只有几千人的杂牌部队。那么,“几千人的杂牌部队”何以变成了越过天险,攻势如潮的数万大军呢?这要归功于拿破仑“以高明的泄密手段达到了保密的目的”。 1799年法国“雾月政变”后,奥军重新占领了意大利北部,不仅使拿破仑在意大利之战中所取得的胜利,前功尽弃,而且对法国本土也构成了极大威胁。综合权衡,拿破仑认为,法国必须及早地投入新的强大军团,才能打败奥军。由于其它军队无力向意大利战场行动,拿破仑决心秘密组训1个6万人的预备军团。 尽管已经采取了许多严格的保密措施,但英奥等国的间谍还是发现了这支预备军团的某些珠丝马迹。对此,拿破仑意识到:要对预备军团的组训绝对保密已无法办到,如果“辟谣”,难免欲盖弥彰,倒不如顺水推舟,设法给敌方以错觉。于是拿破仑断然决定,不仅由军政大臣亲自把组训预备军团的消息再次公布于众,而且把预备军团的编制、实力经加工后泄露出去。1800年4月,拿破仑又在巴黎正式宣布:预备军团正在第戎地区集结,他将亲往检阅这支新的生力军。与此同时,拿破仑将预备军团的主力秘密转移到新的便于隐蔽的集结地,第戒只保留少量供间谍“刺探”的部队。 为了达到预期目的,拿破仑不断地采取针对性很强的欺骗措施,以至在政府《通报》上登载“要闻”,在报刊上编发消息,引得大批间谍从欧洲各地赶到了第戒。虽然他们“证实”了预备军团的存在,却没有发现值得一提的正规军。除了刚刚招募来的、连军事常识都不懂的新兵,剩下的全是不堪一击的老弱残兵。至于那些所谓的军、师司令部,更象自由市场,编制不满、装备不齐、未经训练、军纪松懈。总之,这支预备军团毫无战斗力可言,根本不重视。 拿破仑倒是言行一致,如期赶到第戒检阅了他的预备军团。检阅刚一结束,拿破仑的预备军团就成了国内外绅士们的谈资笑料。拿破仑又下令法军谍报人员对此推波助澜:有的贴出讽刺画,上有12个童子军和1个装有木腿的残疾人,下标“拿破仑的预备军团”;有的则散发传单,披露拿破仑组训预备军团时的一些可笑故事。这样,许多人不得不认为,预备军团只不过是拿破仑为了牵制奥军,别有用心编造出来的圈套。就连奥军统帅梅拉斯也一再强调:“用来威胁我们的预备军团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法国人把我们看得太简单了。” 然而,就是这支预备军团,已在法国南部做好了进攻意大利的准备,并在拿破仑的亲自指挥下,于1800年6月进行的马伦戈决战中击败了梅拉斯,将奥军逐出意大利北部。最后,奥军被迫求和,结束了第二次反法联盟中的法奥战争,并使此次反法联盟趋于彻底瓦解

  “您问得非常好!但是,只有这条路,才不易被敌人发觉,才容易创造奇迹。让我们与死神拼搏,创造奇迹吧!”

  这时,拿破仑的舆论机构突然公布出一个惊人的消息:法国已在巴黎组建了一个预备军团,将陈兵第戎,拿破仑决定亲自前往检阅!

  这是1800年法军统帅、威名赫赫的拿破仑同他的秘书布尔里埃纳的一次对话。原来这是他们在商讨对付强大的敌人奥地利的策略。这时,拿破仑刚以他卓越的军事才能登上了法国第一执政官的宝座,反法联盟正向法国步步进逼。在反法联盟中,奥地利威胁最大,而且它已经侵占了意大利,正准备从意大利向法国进攻。所以,拿破仑决定先打败奥地利,然后,击败反法联盟。但是,如何打败奥地利呢?拿破仑面对着一张地图在全神贯注地思考。终于,他似乎有了主意,问秘书布尔里埃纳:“你猜猜看,我们将在哪里取得胜利?”布尔里埃纳摇摇头,不知拿破仑在想什么。拿破仑却一指地图上的一个地方,对秘书说:“你看这里。”布尔里埃纳一看,不解地问:“阿尔卑斯山大圣伯纳德山口,这儿怎么了?”拿破仑笑道:“笨蛋,你再看这里。”“什么?亚里山大里亚,这是奥军统帅梅拉斯的大本营。”“对!正是,亚里山大里亚是梅拉斯的老窝,他的军火库、医院、炮兵、后备部队都在亚里山大里亚,他会在这里一动不动地呆下去的。”“这个我信,可是……”布尔里埃纳话未说完,拿破仑哈哈大笑:“我说你今天怎么象个孩子,什么也不知道!好,让我告诉你,我们从这里,大圣伯纳德山口越过阿尔卑斯山,突袭梅拉斯,截断他与奥地利的交通线,阻断援军,然后在这里——圣吉里亚诺,在斯克里维亚河流过的平原上和他会战,打他个出其不意,出奇制胜。”说完看着异常吃惊的布尔里埃纳,问道:“听懂了吗?”

  检阅开始,闻讯而至的间谍们却大失所望。他们纷纷议论:拿破仑在吹牛!所谓的预备军团,只有几个新兵团,大部分是毫无战斗力的老弱残兵。

  布尔里埃纳回过神来,提出了本文开头的问题。

  服装、装备都不足。司令部徒有虚名。

  这样,拿破仑就把他进军奥地利的路线确定下来了。但是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必须组建一支6万人的预备军团,而且不能让敌人知道任何蛛丝马迹。这谈何容易啊!须知当时英国和奥地利的间谍几乎遍及法国各个角落,只要法军稍有动静,他们就会立刻报告上级。那么,应该如何来偷偷组建一支庞大的军队呢?拿破仑深深陷入深思之中。终于,这位法兰西卓越的领导人以其非凡智慧开始了他又一次非凡的行动。

  这消息插翅飞到伦敦、维也纳等地。拿破仑的预备军团成了笑料。欧洲各地出现了一幅漫画,上面画着“十二个童子军和一个装着木脚的人”,下面写着“拿破仑的预备军团”。奥地利大军决策机构的头脑们愤怒了:你拿破仑检阅想瞒天过海投烟幕弹,想吓得我们十万大军不敢进攻?奥军元帅梅拉斯当即下令:分兵南下,围攻法军控制的热那亚城;乘胜追击猛攻法国本土!

  拿破仑先把他的参谋部和新兵团召集到第戎城,给人以随时准备进攻意大利的假象。而把真正翻越阿尔卑斯山脉的部队从各地悄悄调往日内瓦,那里更接近阿尔卑斯山的大圣伯纳德山口。另一方面,他又大造舆论,声言将要到第戎城检阅他的预备兵团——所谓预备兵团,实则是一批不堪一击的新兵,但当时外界并不知道任何消息。检阅的这一天,一批批的间谍从欧洲各国匆匆忙忙赶往第戎城,但到了第戎城之后,他们都吃惊地发现,这支预备兵团竟看不出有丝毫战斗力,全是老弱残兵和新兵娃娃,而且衣帽不整、装备不齐!间谍们非常懊丧,他们毫无兴趣地把消息报告给了上司。谁知这消息却使反法联盟的各个首脑异常高兴,他们认为,拿破仑吹嘘的预备兵团不过如此!他们不知道,这正是拿破仑所设的圈套!

  得到这个情报,矮个、精干的拿破仑笑了:梅拉斯,你终于上当了,我招集一支大部队会不被人知道?这才叫瞒天过海。公开检阅的预备军团是假的,真的预备军队早秘密备战呢。梅拉斯啊梅拉斯,你做梦也想不到,那些铺天盖地骂法军的传单和漫画,不少是我让手下谍报机关故意制造的!梅拉斯你等着看后头的好戏吧……奥地利10万大军正肆无忌惮地向前推进,甚至得意洋洋地企望能一举攻入法国、活捉拿破仓。拿破仑这时已亲自统帅数万法军,神不知鬼不觉绕道瑞士,飞速越过阿尔卑斯山的大小圣伯纳德山口,一下子插入奥地利军队的后方。拿破仑这示假隐真的巧计,再次粉碎了欧洲反法同盟军企图打败法国卷土重来的企图。

  与此同时,拿破仑还准备了另外一手:让法情报部门专门散发一些小传单,上面写上有关拿破仑的不光彩的事情和讽刺挖苦、甚至否认预备兵团存在的内容。这样,就很容易使敌人相信,拿破仑的预备兵团纯属子虚乌有!

  结果,拿破仑的目的达到了。反法联盟对拿破仑除了嘲笑,就是蔑视。认为他在唬人,根本就没有能力进攻我们,所以没有任何警戒的必要!梅拉斯元帅甚至得意忘形地对部下说:“拿破仑想借预备兵团吓唬我们搞撤军,过去我们多次上过他的当,这次我们再也不相信他、再也不会上他的当了!”就在梅拉斯自鸣得意的时候,拿破仑率领他悄悄调往阿尔卑斯山的精兵强将,翻越阿尔卑斯山,悄悄向梅拉斯袭来。拿破仑率领军队蜿蜒曲折地行进在山脉之中,风雪交加,道路险峻,部队只能排成一列行走,狭窄的地方还要侧身而过。离山口越来越近了,成功在望,士兵们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可是就在这时候,因为道路崎岖狭窄,车辆和苯重的火炮无法向前移动了。拿破仑和手下将士们焦急万分。正在他们无计可施的时候,一些山民赶来了,在他们的建议下,指挥官们终于有了办法。他们把松树主干截断,然后从中间锯开,挖成木槽,再把炮管卸下装入木槽捆扎结实,使炮头后尾朝前,在炮尾环上系上绳索,由士兵们拉着向前走。这样,他们终于越过了极其艰难的路程,走出了阿尔卑斯山脉,大步迈向了意大利皮埃蒙特平原。向敌人进军。

  就在法军兴高采烈的时候,却意外地遇上了奥地利军队。在多拉·巴蒂亚河谷上,只有一条狭窄的通道,奥军镇守上方,死死拦住了法军的前进道路。拿破仑强行突破敌军,终因地势险要而败了下来。法军将士们又一次遇上了困难,但是,历经千辛万苦才越过阿尔卑斯山,绝不能就此罢休。拿破仑和将领们经过研究,终于有了办法。他们让大部队隐蔽下来休息,然后让小股部队轮番进攻奥军,使他们不得喘息。到天黑的时候,大部队开始行动。为了不使敌人察觉,道路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麦秸和粪草等,用衣被包上炮车轮子,不让车有任何响声。这样他们又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敌人眼皮底下溜了过去。等到敌人察觉时,拿破仑已走得无影无踪了。法军迅速逼近奥军总部亚历山大里亚,这时梅拉斯才如梦初醒,他立刻布置部队向亚历山大里亚集结,同时,又派兵迎战法军。

  1800年6月4日至9日,法奥两军在喀斯特姆奥和尼斯两地展开激战,结果法军大胜,歼敌1万余人,自己却只伤亡几百人。拿破仑抓住时机,迅速调整力量,把主力2.7万人集中在托尔托纳北面的沃盖附近,认为那里将是法奥两军大战之地。同时,他又命令得力大将德赛率领一支部队前往托尔托纳以南,堵截奥军退路。这个计划差点使法军全军覆没,拿破仑没有想到,法奥两军大会战出乎其预料,在亚历山大里亚东南的一个小村庄马伦哥打响了,而他的部队却派往别处!6月14日,他在沃盖等奥军,马伦哥却传来消息:法军大败!战略要地马伦哥、卡斯特尔切利奥洛失守!奥军全军出动,向法军压了过来。拿破仑迅即赶往前线,指挥作战。但因兵力有限,法军处境危险。此时,奥军却一片欢腾,梅拉斯更是欣喜若狂。他当时就派人回维也纳向皇帝报捷,高兴地说:“拿破仑坚持不了多久了,胜利是属于我们的。”说完,他就离开战场,回到了亚历山大里亚。

  虽然法军面对危境一片混乱,拿破仑却镇定自若,沉着指挥战斗。当他听说战略要地失守,便赶到士兵那里,首先指责士兵不该丢掉阵地,说:“你们玷污法国兵团,你们不配称为法兰西共和国的军队!”然后训斥道:“我让参谋长在你们的团旗上写上:他们不再属于法国兵团。让全军都知道你们是胆小鬼!”

  士兵们听了拿破仑的训斥,谁也不敢言语,都感到羞愧难当。突然,一个士兵大声喊道:“我们不是懦夫,请不要写那几个字,我们不想终身受耻辱。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决心把丢失的阵地夺回来。”话音刚落,其他士兵也大声附和,表示要夺回阵地,拿破仑看到这种情况,内心感到很高兴,他同意了大家的请求,同时告诉大家,德赛兵团马上就会赶来援助!士兵们发出一阵怒吼,纷纷冲向敌人。其他兵团的士兵也受到了激励,人人奋勇拼杀。正当双方激战之时,德赛兵团及时赶到,法军士气大振,勇猛进击敌军。作战当中,德赛被击中身亡,但将士们不但没有动摇前进的信心,反而决心痛击敌军。终于,奥军大乱,人仰马翻,血肉横飞,全军溃败。法军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6月15日下午,奥军元帅梅拉斯在停战协议上签上了名字。

  马伦哥会战,拿破仑以其卓越的才能和过人的胆识,在十分不利的条件下,反败为胜,最终取得胜利,创造了军事史上罕见的奇迹。他也由此巩固了法兰西共和国的地位。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拿破仑的战争力从何而来,世界上下6000年

关键词:

最火资讯